<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古陶瓷真偽的鑒別方法

            中國陶瓷,歷史悠久,品種繁多,它是我國歷代文化的結晶。喜愛古陶瓷藝術品的人不少,但是懂得陶瓷鑒定的人卻為數不多。因為,古陶瓷鑒定是一門綜合的技術,要掌握它,需要下一番功夫。例如,要鑒定一件陶瓷古董的真假,首先要對中國幾千年各地陶瓷的生產有所了解,才能從胎質、釉色、造型、紋飾、款識甚至重量等方面入手,作出準確的判斷。對初學者來說,如能潛心鉆研,循序漸進,掌握一些古陶瓷的鑒別方法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

            現將古陶瓷鑒定方法介紹如下:

            一般來說,從胎質、釉色可以看出其年代和窯口。例如,距今4000年前的商周時代的青釉瓷器,又稱原始青瓷,是青瓷的低級階段,其胎為灰白色和灰褐色,胎質堅硬,瓷化程度較高;其釉色青,釉層較薄,厚薄不均。這是因為當時采用瀝釉方法進行施釉的緣故。

            又如,五代時的釉色為天青色。據傳說,五代后周柴世宗指雨過天晴的天空,對向他請示御用瓷釉色的官員說:“雨過天青云破處,這般顏色作將來。”所以,五代的瓷釉便被欽定為天青色。這種釉釉色瑩潤,施釉較薄,青中閃著淡淡的藍色。

            又如,宋代龍泉窯的梅子青釉。這是宋代龍泉的最佳色,是青釉中的代表作。其色可與高級翡翠媲美。釉層較厚,釉面光亮,玻化程度高,釉面不開紋片,質瑩如玉,其色近似梅樹中生長著的“梅子”。

            明代永樂、宣德、清代康熙的江西瓷器的胎釉各具特色。永樂時期白釉最負盛名,釉質肥厚,潤如堆脂,純白似玉,釉面光凈晶瑩;胎色純白,胎質細膩,并且有厚薄不均現象。如在強光下透視可以看到胎釉呈一種粉紅、肉紅或蝦紅色的傾向。這一特征,是其它瓷器中所沒有的。

            明代宣德年間,與明永樂年間時間雖近,但瓷胎釉色卻迥然不同。同一器皿,永樂胎厚,宣德胎薄。宣德時大件琢器底部多無釉,露胎處常有紅色點,俗稱“火石紅斑”,還有鐵銹斑點。清康熙、雍正時的仿宣德瓷器則無此特征。

            清代康熙時瓷器的胎釉,胎色細白,胎質純凈,細膩堅硬,與各朝代的同一器皿相比,它的胎體最重。此外,這一時期的同一件器,往往施兩種白釉,器內、口緣、器外底施粉白釉,其釉較稀薄,往往見有小縮釉現象;底部還現有坯胎中旋紋痕跡。器身施亮青釉,其釉瑩潤光亮,胎釉結合極堅密。一件器皿施兩種釉,是清代康熙年間生產的瓷器的最大特點。

            掌握好各朝陶瓷瓷胎、色釉的主要特點,是我們鑒別古陶瓷的年代和窯口的可靠的依據。

            taoci52.com精選閱讀

            明正德瓷器真偽鑒別方法


            正德瓷器是明代正德年間(公元1506-1521年)景德鎮生產的瓷器。以素三彩最為著名。正德瓷器的胎體較為厚重,釉色閃青。早期青花瓷一度采用國產平等青,呈色較淡。正德朝景德鎮瓷器又開始了大量的燒造,無論在瓷器的器形還是品種上,較明弘治朝更為豐富。正德朝正處于明代中晚期交替的過渡時期,上乘成化、弘治朝,下啟嘉靖、萬歷朝,器物逐漸改變了前朝的精致、纖細、小巧的風格,更多生產出造型凝重的大件器物。正德皇帝深受伊斯蘭文化的影響,所以裝飾阿拉伯文字的瓷器在正德時期大量集中出現,是這一時期的典型的時代特征。

            弘治四年九月,宮中傳出喜訊,張皇后的皇子誕生了,孝宗欣喜異常,取其名為朱厚照,希望他以后能照耀后世,他就是明武宗正德皇帝,明朝第十位皇帝,在位16年。可以說武宗從一出生就注定要做皇帝,因為孝宗就只有武宗這么一個皇子,弘治皇帝對朱厚照非常溺愛,5個月后就將其冊封為皇太子。14歲即位后由于武宗自幼貪玩,加上身邊許多宦官的慫恿,正德皇帝整天玩樂,不理朝政。他皇宮住膩了,就大興土木,建設了由兩百多間宮室組成的建筑群,名曰豹房,里面有辦公場所、密室、游樂場所,其中還有進行宗教活動的場所,里面還養了不計其數的女人,供其享用;由于正德皇帝奢侈的生活需求,加上宮中人口的大量增加,使得景德鎮瓷器開始了大量生產。

            朱厚照崇信伊斯蘭教

            明武宗朱厚照崇信伊斯蘭教,曾對當時中國社會的各個宗教進行過評述,他認為:“儒者之學雖可以開物成物,而不足以窮神知化。佛老之學,似類窮神知化而不能復命歸真。蓋諸教之道各執一偏,唯清真認主之教,深源于正理,此所以乘萬世與天壤久也。”可見其對伊斯蘭教的推崇。他還親自寫了許多贊美伊斯蘭教的詩,后來被編輯成了《御制尊真主事詩》。在這里,舉其中一首作為例子,詩曰:“一教玄玄諸教迷,其中奧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真主卻尊誰?” 朱厚照還有一個阿拉伯文的名字,叫作妙吉敖蘭(mejid-Allah),意思為安拉的榮耀。由于正德皇帝崇信伊斯蘭教,正德時期瓷器上大量用波斯文和吉祥圖案作為主體紋飾。

            正德時期瓷器造型

            正德時期瓷器造型除了繼承前朝的盤、碗、罐、尊、壺外,增加了許多新品種和大型器物,瓶類有梅瓶、雙獸耳瓶、雙耳瓶、出戟瓶、長頸瓶、葫蘆瓶;罐類有多種器形,罐類有蓋罐、方罐、小口罐等;花盆類有長方、六方、八方、菱花形等;供器類有燭臺、扁腹四方形香爐、花瓣形香爐、筒形爐、象耳爐、出戟花觚等多種;文房用具有筆架、筆盒、四層式圓盒、圓筒式多層盒、硯臺、水滴、花插、書桌插屏等;盤類有撇口式、收口式;壺類有軍持、背壺、執壺、梨形壺等;碗類有雞心碗、大碗、高足碗、諸葛碗,最著名的是“宮碗”,其器型為口沿外撇,腹部深寬,這種碗也被叫作“正德碗”,初燒于宣德朝,正德朝盛行,享有很高的聲譽。

            正德瓷器多裝飾阿拉伯文

            人物故事的題材比成化、弘治朝更為廣泛。具體紋樣有穿花龍、翼龍、團龍、夔龍、雙龍、五龍、云龍、團鳳、穿花鳳、鳳穿牡丹、人物故事、松下高士、攜琴訪友、淵明愛菊、園林觀畫、仙人朝圣、真武大帝、西廂拜月、十六子嬰戲、仕女、南極仙翁、花鳥、蟠螭、海馬、犀牛望月、魚蟹、蓮荷魚藻、松竹梅、月影梅、纏枝蓮托八寶、纏枝靈芝、三果、海棠、枇杷、荔枝、石榴、櫻桃、葡萄、芭蕉、寶相花、百合、蓮蓬、蔓草、八寶、園景花卉、龜背錦、藏文、回紋等。大量用波斯文和吉祥圖案作為主體紋飾是當時盛行的一種風氣,波斯文內容大多是吉祥語句。

            正德青花原料分 “石子青”、“回青”兩種

            正德朝的青花瓷分為兩個時期:正德早期青花與弘治晚期青花相仿,青花色料是采用產自江西上高縣的石子青,又叫無名子。色澤藍中泛灰黑,不如宣德朝的濃翠,也不像成化朝的幽雅。雖不濃重,但發色很穩定,只有少部分發色深沉,有暈散帶褐色鐵銹斑,分水只有濃淡兩色;晚期青料改用回青,青花發色藍中泛紫。成書于萬歷十九年的(1591年)的黃一正《事物紺珠》記載:“回青者,出外國。正德間,大擋鎮云南,得之,以煉石為偽寶。其價,初倍黃金,已知其可燒窯器。用之果佳。”其青花色澤與之后的嘉靖青花相同。

            正德素三彩

            正德素三彩的裝飾技法以黃、綠、藍、紫為主。其制作方法是在器物的瓷坯上刻劃出圖案紋飾,不施釉,高溫燒成素瓷,再在澀胎上以彩釉填繪早已刻劃好的紋樣,再經低溫燒成。與唐三彩、宋三彩制作工藝相似,惟澀胎成瓷。素三彩釉色除黃、綠、紫外,尚有黑、白。因不用紅色,故稱素三彩。素三彩始于見于明代成化朝。從目前的資料看,景德鎮素三彩的燒制始于明代成化朝,正德時的最好,其釉面亮青肥腴,彩料細潤,色澤濃艷厚實,紋飾灑脫自然。清代康熙年間最為盛行,對成化、正德兩朝的三彩瓷工藝多有繼承,還燒成了釉上墨地素三彩。“素三彩”一詞首先出現在清末寂園叟《陶雅》中:“西人以康熙黃、茄、綠三色之瓷品為素三彩”,其中的“三”代表多數,無特定含意。之后,中華民國初年的許之衡在《飲流齋說瓷》中也提到:“茄、黃、綠三色繪成花紋者謂之素三彩”。 “素三彩”中的“素”可以歸結為兩種含意:一種為該器使用“素胎”(又稱“素燒胎”)燒制。“素胎”是陶瓷生坯沒有上釉前預燒的胎,它既可增強坯體機械強度,使其在搬運時不容易損壞,又可在上彩釉時不會因浸濕坯體而導致坼裂。出于以上原因,該工藝在陶瓷制作中經常使用。另一種是古代有“紅為葷色,非紅為素色”之說,該器所用色釉以“素色”為主,故名。

            方法一:辨胎釉

            釉中氣泡較多

            正德瓷器胎質較白、細密、干澀;釉表光亮瑩澈,釉色白中泛青灰,釉中氣泡小而密集,呈魚子狀;器物底面的釉色泛青

            方法二:辨紋飾

            紋飾布局比較繁密

            正德時期紋飾線條纖細柔和,多用雙勾填色法,以平涂為主,不分陰陽,畫面缺少層次感,紋飾布局比較繁密。這一時期龍紋與弘治時期差別不大:龍身漸瘦,龍睛圓睜,兩眼距離很近,并且在一側,俗稱“比目龍”。此時蓮花畫法比較具有時代性,花心為一個“人”字

            方法三:辨工藝

            琢器類器物腹部可見明顯接胎痕

            正德時期器物正處于瓷器由細致、輕薄向粗糙、厚重過渡的階段,小件器物胎體依舊秀美而輕薄,大件器物則較厚重,琢器類器物(瓶罐類立件器物稱為琢器),由于當時是分段拉坯成型,腹部可見明顯接胎痕;大器底足遠不如永、宣時期的細膩光滑。圓器腹壁較弘治的淺坦,圈足較淺,微向內收攏;由于胚質較軟,且底薄,盤子多有塌底現象,器物底足墻較窄,足脊較圓;足跡露胎處可見黃溢;器物里釉、底釉平滑細膩;火石紅痕有較多出現;

            方法四:辨款識

            正德官窯款以“大明正德年制”兩行六字和“正德年制”兩行四字雙圈楷書款為多見。有青花款、礬紅款和暗刻款。青花款多書于器物外底,均為雙行排列,外圍雙圈。其中四字款多出現在高足碗上,自右向左環形排列于器物內沿;也有書于器物頸部的,還有寫在器物口沿處的。以礬紅彩書寫的正德官窯年款,只見四字款,雙行排列,書于五彩瓷的外底。正德官窯暗刻款多用于素三彩上,只見四字楷書款。正德官窯年款的字體較弘治略大,結構略顯松散,但書寫工整,筆中藏鋒,素有“正德款恭”的說法。其年字兩橫間的一小豎,除正常寫法外,還常寫成斜點或一短橫;德字的心上無一橫。已故中國古陶瓷鑒定家孫瀛洲先生總結正德官窯年款歌訣為“大字橫短頭非高,明字日月平微腰。正字底豐三橫平,德字心寬十字小。年字橫劃上最短,制字衣橫少越刀”。

            古陶瓷和仿古陶瓷的三大鑒別方法


            古陶瓷和仿古陶瓷的三大鑒別方法,仿古陶瓷如果制作手法高超,幾可亂真,那么怎樣區別它們呢?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鑒別:

            1.古瓷紋飾,運或刀法自然流利;仿造者生硬,做作,呆板,絕無真品紋飾那種揮灑自如的流暢感,而處處留下臨摹痕跡。

            2.古瓷釉面無耀眼的浮光(燥光),光澤靜穆;新瓷則有耀眼的浮光,仿古瓷往往做假去掉浮光。去掉浮光的方法主要有:

            (1)用酸浸涂去光,用這種方法處理的,釉色蒼白,與古瓷不同。

            (2)用獸皮打磨,用這種方法處理的,在放大鏡下觀察,釉面可見無數平行的細條紋。

            (3)用茶水加少量堿久煮,用這種方法處理的,釉色不正,仔細比較,即可識其破綻。

            3.出土的古瓷土銹進入釉里,一般土銹都在釉薄之處;仿者土銹附于表面,用水洗之即可。

            雙手將坯泥拉成所需的形狀。輪制法始于新石器時代大汶口文化晚期,制作的器物器形規整,厚薄一致。

            瓷器的鑒別方法


            瓷器的鑒別方法:購買瓷器有個“四字訣”,即“看”、“聽”、“比”、“試”。

            “看”就是要將瓷器上下內外細細觀察一遍。一看瓷器釉面是否光潔潤滑,有無擦傷、小孔、黑點和氣泡;二看形狀是否規整,有無變形;三看畫面有無損缺;四看底部是否平整,須放置平穩,無毛刺。

            “聽”就是聽輕輕彈叩瓷器時發出的聲音。如聲音清脆、悅耳,則說明瓷胎細致密實,無裂損,在高溫燒成時,瓷化完全。如聲音喑啞,就可斷定瓷胎有裂損,或者瓷化不完全,這類瓷器經冷熱變化,易開裂。

            “比”就是比較。對配套瓷器,要比較各配件,看其造型及畫面裝飾是否協調一致。尤其是成套的青花或青花玲瓏瓷,因為青花呈色隨燒成溫度不同而發生變化,所以同是青花瓷,顏色有深有淺,一套幾件乃至數十件的成套冷瓷器,如各件青花呈色有明顯差異,這套瓷器就大為遜色了。

            “試”就是試蓋、試裝、試驗。有的瓷器帶蓋子,有的瓷器由幾個元件組合而成,在挑選瓷器時,別忘了將蓋子試蓋一下,將元件試組裝一下,看看是否合適。另外,有的瓷器具有特殊功能,如滴水觀音,能自動滴水;九龍公道杯,酒斟滿到某一位置,會全部漏光。所以要試驗一下,看其功能是否正常。

            以上內容,是精心為廣大初識瓷器的瓷友及網友辨識瓷器的幾項基本要素做的一個簡單概括。

            瓷器簡易鑒別方法


            作為購買者,總是希望買到好的瓷器,那么,購買中怎么鑒別瓷器的檔次呢?民間收藏委員會文玩分會的楊克貴先生和馬冀良先生針對不同購買群體分別介紹了不同的鑒別方法。

            高檔瓷器鑒別法

            1、瓷器胎質:胎質一定要疏松,敲打時,聲音必須清脆。買仿古瓷的時候,一定要分年代判斷胎體的薄厚程度。比如,定窯分為南定和北定,北定的胎體一定是厚的,南定的胎體是薄的。

            在購買瓷器的時候最好攜帶電筒。鑒別時,不要從里往外照(一般商家的做法),而是要從外往里照,然后觀察瓷器內部的投影,用手摸瓷器,如果看到里面的影子是隨著手而動的,就證明瓷器的胎薄。

            馬先生還介紹了怎樣區分手工和機械制造的簡單方法:手工制造瓷器,胎壁不均勻,摸的時候會有一棱一棱的感覺;機械制造的瓷器,表面非常均勻,薄厚程度相同。此外,機械制造瓷器的足非常低;人工制造瓷器的足比較高,而且沿內側底部可以摸到一道足漿槽。

            2、釉色:釉色必須準確、均勻。所謂釉色準確是指,民國以后制造的瓷器釉色為白色,清代生產的瓷器釉色為豆青色,這點在買仿古瓷的時候要注意。

            3、畫風:畫風好。特別是在購買體積較大的瓷器時要注意區分手繪和貼花。貼花圖案呆板,線條比較死。小器形的青花瓷器,可以用手摸出棱角,這是由于貼花時使用膠水造成的。瓷器的邊沿圖案經常使用貼花,在貼花的結合處有時會出現接縫,或者左右兩部分圖案不均勻的現象。

            4、器形:獨特為好。

            低檔大型陳設瓷器鑒別法

            1、瓷器胎體:胎體要均勻,不要出現塌胎的現象。

            2、釉色、畫風:只要掌握以上鑒別貼花和手繪的技巧即可。

            即使購買貼花瓷器的時候也要注意仔細鑒別貼花質量的好壞,不要購買一些過于粗制濫造的貼花瓷器。

            3、器形:瓷器的口平,底平即可。

            另外,馬先生還提醒顧客們注意,盡量選擇固定、可靠的瓷器專賣店購買瓷器,一般商家不會欺騙這些固定的購買群。

            汝瓷的基本鑒別方法


            汝瓷是我國宋代“汝、鈞、官、哥、定”五大名瓷之一,因產于汝州而得名,在中國陶瓷史上素有“汝窯為魁”之稱。汝瓷始燒于唐,興盛于北宋(公元1086-1106年的二十年間),因專為宮廷燒造御用瓷器,亦稱“汝官瓷”。汝瓷 制作工藝精湛,用料考究,配方獨特,燒成技藝高超,由于鐵還原達到了最佳效果,超越了當時所有的窯口,是中國青瓷發展史上劃時代的創舉。北宋后期,由于宋金戰亂而失傳。元以來,歷代仿燒不斷均難成功,所以彌足珍貴,成為稀世珍寶。汝瓷的基本鑒別方法,從傳世品看,主要有以下幾點特征:

            一、胎色:汝瓷胎質細膩,胎土中含有微量銅,迎光照看,微見紅色,胎色灰中略帶著黃色,俗稱“香灰胎”,多見汝州蟒川嚴和店、大峪東溝,汝州文廟、清涼寺等窯址;汝州張公巷汝窯器,胎呈灰白色,比其他窯口的胎色稍白,是北宋官窯的主要特征。

            二、釉色:汝瓷為宮廷壟斷,制器不計成本,以瑪瑙入釉,釉色呈天青、粉青、天藍色較多,也有豆綠、青綠、月白、桔皮紋等釉色,釉面滋潤柔和,純凈如玉,有明顯酥油感覺,釉稍透亮,多呈乳濁或結晶狀。用放大鏡觀察,可見到釉下寥若晨星的稀疏氣泡,釉面撫之如絹,溫潤古樸,光亮瑩潤,釉如堆脂,素靜典雅、色澤滋潤純正、紋片晶瑩多變為主要特征。視之如碧峰翠色,有似玉非玉之美。釉中多布紅暈,有的如晨日出海,有的似夕陽晚霞,有的似雨過天晴,有的如長虹懸空,世稱“天青為貴,粉青為尚,天藍彌足珍貴。”汝州張公巷汝瓷,釉呈天青、粉青,釉色滋潤,手感如玉。有青如天 、面如玉、晨星稀的典型特征。

            三、支釘:宋代宮廷用汝窯器物一般均采用滿釉支燒,為了避免窯爐內雜質的污染,需用匣缽裝好,并將器物用墊圈和支釘墊起,防止與匣缽粘連。高濂的《遵生八箋》說汝窯“底有芝麻細小掙針”。在器物底部可見細如芝麻狀的支釘痕三、五、七個,六個支釘的很少,痕跡很淺,大小如粟米。張公巷的器物呈圓形支釘。蟒川嚴和店、大峪東溝一帶汝窯器多無支釘痕,個別碗、套盒、凹足缽、洗、器蓋等用墊餅支燒工藝。

            四、器型:汝窯器有瓶、尊、盞托、碗、盤、洗、奩、水仙盆等日用器,少數還有堆花、印花等裝飾,底部更有青花年號款,多是用刀筆刻畫,和印花、模印等工藝。如:天青花草紋鵝頸瓶、粉青履蓮盞托、天青蓮花瓣深腹盂、天青牡丹花龍紋缽、蓮花紋缽、輻射紋荷葉器座、輻射紋斂口花缽(藏河南),暗花雙魚盤(藏英國)。另外,在傳世品的個別器物上還出現有文字。如:“奉華”二字多見于尊、瓶、碟之上。“蔡丙”、“寧”則是見于小碟與洗上。文字雖不是裝飾,但仍提高了對器物的鑒賞意趣,其中“奉華”應是宋奉華宮的專用物。器形又分裹足、平底、三足、凹足、葵口、窄板沿和寬板沿諸種。盤分有裹足、凹足、平底、直口和荷花口數種。還有三足洗、弦紋尊(奩)、套盒、尊、方壺、圓壺等,還有為數不多的蓮花器座、荷葉器座、鏤孔器、鳥、龍等瓷塑工藝品。也用花、鳥、蟲、魚裝飾來滿足皇親貴族們的閑情逸趣。

            五、開片紋:汝瓷開片堪稱一絕,開片的形成,開始時是器物于高溫焙燒下產生的一種釉表缺陷,行話叫“崩釉”。汝窯的藝術匠師將這種難以控制的、千變萬化的釉病,通過人為地操作轉換為一種自然美妙的裝飾,而且控制的恰到好處,可謂巧奪天工的絕活。釉面開片較細密,多呈斜裂開片,深淺相互交織疊錯,象是銀光閃閃的片片魚鱗,或呈蟬翼紋狀,給人以排列有序的層次感。釉中細小沙眼呈魚子紋、芝麻花和蟹爪紋。并有典型的桔皮釉、冰片釉、茶葉沫,部分柳條紋狀的開片是因手拉坯轆轤旋轉時,使泥料分子排列結構朝一定方向而形成的現象。

            對青白瓷的鑒別方法


            青白瓷,俗稱影青,又名隱青、映青,因其地釉的外觀白中微微閃青而得名,是我國宋代窯場分布較廣、產量很大、工藝精湛的一個瓷器品種,在眾多的產地中,景德鎮的湖田、湘湖、勝梅亭、南市街、黃泥頭、柳家灣等窯口所產青白瓷最佳,被世人稱之為“假玉器”,備受青睞。景德鎮這個古老的制瓷重鎮,千年窯火不息,能夠生產青白瓷的能工巧匠代有傳人,在當今難以計數的個體制瓷作坊中,有不少都可以仿制出幾可亂真的宋、元時期的青白瓷。許多收藏同好不可能有機會經常接觸到各類的仿制品,更無緣能經常到這些作坊去仔細觀察,有的人在收藏過程中,按圖索驥,“打眼”屢有發生。筆者得地理之便,有空常去作坊集中的地方瀏覽探訪,窺到幾許“貓膩”,現不避絮叨之嫌,作些介紹,供藏友們參考。

            一、看表釉。宋代青白瓷的工藝以湖田窯“領銜”,因此,現代作坊大多以此為“標型”,千方百計在釉色白中泛青、“瑩縝如玉”上下功夫,但往往過猶不及。宋代青白瓷是高鈣釉瓷器,釉中氧化鈣含量高達14%左右,在1300℃左右的高溫下燒成時,釉的流動性大,因此,在器物的刻劃印花、轉角、折彎等處聚釉較厚,釉色呈湖青色,有少許聚沫似的釉珠,釉薄的地方則顯白,釉面光澤亮潤。而仿品大多為石灰堿釉,釉中氧化鈣含量低,在高溫下流動性弱,少有明顯的聚釉特征,器物通體釉色比較一律,且釉面失透。有的采取人為聚釉,即在刻畫印花、轉角、折彎等處多噴釉,使釉層增厚,釉色加深,但這種人為聚釉,釉中難以形成聚沫似的小釉珠,且聚釉看起來不自然,形似色塊。有的仿品玻璃質感特強,光亮刺眼,與古器“寶光”相去甚遠。還有少數作坊采用酸蝕手段去光,結果輕者手感滯澀,重者釉面酸孔累累,只要稍加留意,不難察覺。

            二、看胎質。眾多書籍和專著介紹宋代青白瓷的胎質,都說是潔白堅致細膩,瓷化程度高,這只是相對那個時代的生產力和工藝水平而言,它與現今瓷器胎質的潔白堅致細膩和瓷化程度相比較,不能類同。宋代湖田窯青白瓷的胎質,其實以淡淡的糙米黃和淺灰白為多,由于當時還沒有采用瓷石加高嶺土的二元配方(元代才發明),胎質比不上現代瓷器堅密,這從殘器的剖面可以觀察領悟,嚴重的還可以看到細密的孔隙。另外,宋時瓷土采用碓、碾粉碎,人工淘煉,坯土不可能十分精細。很多器物的露胎處(尤其是器底)會有顆粒狀土渣。現代仿制的青白瓷,胎質雪白光滑,十分堅挺,這一點是很容易辨別的。為了掩人耳目,有的作坊采取在瓷土中摻入微量的色土和細沙粒,以改變胎質顏色和結構;有的則在成品瓷的露胎處,抹上黃土或黑泥,以充出土之器。這些只要稍具常識,即可“捉襟見肘”。

            三、看底足。從傳世器物和出土標本看,宋代青白瓷基本上采用芒口覆燒、澀圈疊燒和墊餅置燒三種方法,當代仿品均采用之。前兩種因為芒口和澀圈都有露胎,只要掌握好前述看胎質的知識,是不難識別的。而墊餅置燒,有不少人卻真偽不辨。需要注意的是,真品的墊餅痕呈淡淡的土黃色或褐黃色,且深淺不一,而仿品實際上并非用墊餅置燒,而是在匣缽中(有的甚至不用匣缽,直接在氣窯中裸燒)燒出成瓷后,再人工采用釉料、顏料以及雜料做出餅痕,這種“餅痕”顏色為黃黑色或醬色,特別的深,甚至高出器底,與真品餅痕自然滲出吸附明顯不相同。有的更簡單,用淡淡的黃色漿水或黃泥涂滿器底,以“丑”遮“俊”。還要注意的是,有些有圈足的器物,足根無釉,器底滿釉卻有餅痕;有的既有餅痕,又有支釘痕,根本不符窯藝,仿制者一知半解,“狗尾續貂”,自露馬腳。

            四、看器型。由于青白瓷的生產窯口眾多,歷時長久,因此其器型十分豐富,日用品、陳設品、禮器、明器中的品種難以計數,需要認真掌握各個時期不同品種的基本造型以及演變規律與特征。現代作坊中生產的青白瓷,大多數是按照正式出版物的圖譜或存世品進行仿制,但那畢竟是仿品,具備一定常識還是容易鑒別的。讓人較為頭痛的是少數似是而非的器型,稍不注意,就會弄錯。一藏友購得一只青白瓷塔式蓋罐,晶瑩透亮的色澤、冰裂如砌石般的開片(深埋土層形成的典型特征)、白中微黃的胎質、罐內壁粗拙的胎泥連接條疤、平底墊燒的褐黃色餅痕、外壁刻花低凹處積釉呈淡淡的湖青色,都不是現代仿品所能企及的,這些均為“開門”的宋代青白瓷特征。然而,此罐卻是一件既真又“假”的器物,這是因為:在宋代,景德鎮的湖田窯、浙江的龍泉窯和陜西的耀州窯等,都曾經生產過塔式蓋罐,從出土和存世的器物看,塔式蓋罐的罐身一般都為長體形,配上高高的塔蓋,比例十分協調;圓體的罐子,其蓋一般為扁圓形,有齊邊的,有花邊的(如荷葉形);有的有鈕,有的無鈕。而藏友的這只罐,罐身高9cm,腹徑10cm,基本上呈圓形;而塔蓋高7.5cm,差不多與罐身的高度相接近,上下比例不適當,看起來很別扭。再仔細觀察,還會發現,罐身和罐蓋的青釉雖然都有開片,但開片的紋路并不相同,而一器物深埋于同一土層中,卻形成兩種不同紋片是不可能的。那么,這將作何解釋呢?我認為,這應該是同一地點出土的兩件器物張冠李戴了:圓罐身存蓋破,塔蓋罐身碎蓋存,它們重見天日后,被人為地搭配在一起了,因此,此罐應算作一件既真又“假”的器物。

            當然,除了上述四個方面,還有宋代與元代、湖田窯與其他窯口、裝飾技法以及窯藝等方面,需要比較區別的地方還很多,古瓷收藏愛好者要努力通過實踐加以掌握。比如宋代青白瓷的胎壁,普遍比元代的要薄,佳器幾近脫胎。如宋代青白瓷刻折枝蓮紋碗,器高6.5cm,口徑17cm,口沿厚只有1毫米強,圈足厚只有2毫米。紋飾刀法恣肆,線條流暢,疏朗空靈,迎光照之,兩朵折枝蓮花透亮美奐。器口包銀,由于年代久遠,包銀已氧蝕發黑剝落,多處有灰白或綠色銹斑。在如此薄的胎體上刀刻紋飾,刻輕紋飾不顯,刻重則坯破胎廢,可用宋人許之衡《飲流齋說瓷》所言:“宋瓷之佚麗者,莫如粉定,粉定雕花者,窮研極麗,幾于鬼斧神工。”而仿制的薄胎青白瓷,雖然胎體也薄,有的甚至可以薄到半毫米,但采用的是現代制模灌漿法,與宋時手工拉坯成型的器物截然兩樣,顯得規整、匠氣、呆板,缺乏靈性與韻致。同時,仿制薄胎青白瓷,其裝飾只能是印花或劃花,絕無刻花,因為能在如此薄的胎體上刻花者,實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現代瓷工豈能望其項背?

            成化年制瓷器的鑒別方法


            成化年制是明代瓷器發展的里程碑,尤其是成化年制款斗彩雞缸杯讓成化年制成為瓷器拍賣又一次創造了歷史記錄明代成化年間官窯瓷器款識有書“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和“天”字款兩種,不見“成化年制”款,且只有楷書款,不見篆書款。那么明代成化年間“成化年制”官窯瓷器怎么鑒別呢?

            辨瓷器底足成化年制款識

            成化款肥

            明代成化年間官窯瓷器款識有書“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款和“天”字款兩種,不見“成化年制”款,且只有楷書款,不見篆書款。成化官窯瓷器年款主要體式為青花楷書“大明成化年制”六字雙行款圍以青花雙重圓圈或雙重方框,也有極個別無邊欄的。落款位置多在器物外底。另見有以青花料自右向左橫書的六字楷款,落在盤類的口邊或高足杯的的足內沿,另成化彩瓷均屬青花款。特點是字體深沉,無漂浮感。筆法蒼勁有力,中鋒運筆,筆道粗,字體肥,故有“成化款肥”的說法。字體并不嚴謹規范,似為兒童所書,透著稚拙之氣,成化官窯款識的藍本似出自一人之手,也為歷代仿寫所不及。已故古陶瓷鑒定家孫瀛洲先生總結成化款識,作有歌訣“大字尖圓頭非高,成字撇硬直到腰。化字人匕平微頭,制字衣橫少越刀。明日窄平年應悟,成字三點頭肩腰。”就是說款識中的“大”字的第二筆上端有尖有圓,出頭并不很高; “成”字第五筆的撇直而生硬;“化”字左邊單人旁和右邊“匕”上端幾乎持平;“制”字中下半部分的“衣”字一橫一般不越過右方的立刀;“明”字左邊的“日”多是上窄下寬或上下相同;“成”字最后一筆的一點,有的點在橫以上,有的點在與橫持平部位,有的點在橫以下,但以點在與橫持平部位多見;另還有個別“成”字沒有一點。“天”字款只見于成化斗彩罐上,落款位置在器物外底。已故古陶瓷鑒定家孫瀛洲先生總結“天”字款,作有歌訣為“天字無欄卻為官,字沉云蒙在下邊。康雍乾仿雖技巧,字浮云淡往上翻。”是說成化時期有一種官窯斗彩罐,外底書寫一“天”字,字外無邊欄;因釉質肥厚,青花書寫“天”字不是很清晰,有云遮霧障若隱若現的感覺。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均仿燒過天字罐,仿款字體較成化時顯得漂浮。

            從胎釉上鑒別成化瓷器

            釉質肥腴,潤如凝脂

            成化瓷器胎質潔白、細密、干澀;胎體秀美而輕薄,迎光透視呈牙黃色或肉紅色;釉色微微閃青,釉質肥腴,潤如凝脂,上手撫之如同嬰兒的肌膚一樣,為成化官窯器所特有風格,這種釉色是鑒定明成化瓷器的重要特征之一。

            辨瓷器紋飾

            紋飾線條纖細柔和,多用雙線勾勒填色法

            成化時期紋飾線條纖細柔和,多用雙線勾勒填色法,填色較淡,青花之淡雅之態如輕歌漫舞,畫意飄逸瀟灑。成化斗彩器物裝飾講究濃淡搭配,以平涂為主,不分陰陽,畫面缺少層次感。花朵和人物衣服以平涂法繪畫施彩,樹葉、花朵無陰陽向背之分,人物衣服,只繪單色外衣,無內衣襯托,故有“成窯一件衣”之說,山石也無凹凸之感。

            鑒別成化瓷器彩料

            “姹紫”一色獨具特色,色如赤鐵

            成化色彩具有清雅的色彩效果,曠絕古今。色彩特征是:“鮮紅色,艷如血,厚薄不勻;鵝黃色,嬌嫩透明而閃微綠色;杏黃色,閃微紅;水綠、葉綠、山子綠色,皆透明而閃微黃;蜜蠟黃,色稍透明;赭紫色暗;姜黃色濃光弱;姹紫色,色濃而無光。而彩色中的“姹紫”一色獨具特色,色如赤鐵,表面干澀無光,后代很難模仿,可謂成化一代的標志。

            鑒別工藝

            器物砂底呈褐黃色,俗稱“米糊底”

            成化瓷器修胎規整,琢器類器物(瓶罐類立件器物稱為琢器),由于當時是分段拉坯成型,腹部可見接胎痕,由于成化時期工藝非常好,瓶、罐、壺等琢器,接胎痕不明顯;盤子多有塌底現象,碗、盤類底足較直而且較高。官窯青花瓷器分底施釉和砂底兩種。以帶釉居多,器物底部釉色和器身釉色一致,砂底呈褐黃色,俗稱“米糊底”,上手撫之,溫潤細滑,無粗糙感,為成化官窯器所特有風格。器物底足墻較窄,足脊較圓;足跡露胎處可見黃溢;器物里釉、底釉平滑細膩;足外墻大多圍以兩或三道弦紋,一道靠上,兩道靠近足底部邊緣,靠近足根那條圈線較深,上面一條則談。

            斗彩團蓮紋高足杯,明成化,高7.2cm,口徑6.7cm,足徑3.4cm。

            杯口微撇,深弧腹,瘦底,下承以中空高足。內、外近口沿處各有青花弦紋一道,近足處有青花弦紋兩道。杯外壁斗彩裝飾,腹部均勻分布團蓮紋四組,間以上下對稱的變形花葉紋。足內沿署青花楷書“大明成化年制”六字橫排款。

            此杯紋飾采用勾勒平涂施彩,色彩均勻,微微凸起,富有寫實感,時代特征鮮明。故宮博物院珍藏數件成化斗彩高足杯,制作皆秀美,圖案新穎,除了畫團蓮紋以外,尚見有畫纏枝蓮、花鳥紋者。

            明成化斗彩的胎質潔白細膩,薄輕透體。其釉色乳白柔和,更能襯托出斗彩的鮮麗清雅。它的色彩豐富,青花呈色幽倩淡雅并有透明感,釉上彩色則有紅、黃、綠、紫四大類十幾種,彩色配制靈活自如。

            唐、宋、明等朝代古瓷器收藏的鑒別方法


            在古代陶瓷生產中,在選料、配釉、燒窯等方面全憑窯工們的經驗去把握,同時由于釉對窯溫和窯內氣氛較敏感,因而燒成的產品,在釉色、釉質等方面會存在一定的差異。甚至胎釉成份完全相同的器物,因在窯內的位置不同,燒成后有時也會呈現不同的釉色,即所謂“同窯不同器”現象。以陜西黃堡耀州窯為例,其青釉的色調就有幾十種之多,如蟹殼青、葡萄青、蛋青、蝦青、豆青等。此外,古代瓷窯通常同時生產多種釉色的產品,如宋代耀州窯除生產青瓷外,還生產白瓷、黑瓷、醬色釉瓷等;宋代定窯除生產白瓷外,還生產黑瓷(黑定)、醬色釉瓷(紫定)和綠釉瓷(綠定)等。

            雖然器物釉的特征為我們提供了有關器物窯口、時代和真偽等信息,在古陶瓷鑒定中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它不是唯一的鑒定依據,同時還需要結合器物的胎、造型、紋飾、款式等其它方面的特征進行綜合分析,這樣才能保證鑒定結論具有更高的準確性和科學性。

            收藏景泰藍知識

            景泰藍在歷史上是國寶級的重器,曾經比玉石珠寶都貴重。長期以來,由于品種單調,批量生產,在市場上一度冷寂。近年來,景泰藍在創新中重放異彩,作品精湛,極具收藏價值。

            在北京的旅游紀念品商店中,景泰藍經常擺在顯眼的地方。也難怪,景泰藍是京城工藝美術的奇葩,也是與玉雕、牙雕、花絲鑲嵌、金漆鑲嵌、雕漆、內畫、漆畫齊名的工藝美術“燕京八絕”之一。

            發揚光大阿拉伯人的發明

            景泰藍,也叫琺瑯。古代生產景泰藍的工廠就叫琺瑯廠。琺瑯是譯音,琺瑯的工藝最早是由阿拉伯人發明的。琺瑯自元代傳入中國,先進入廣州,廣州人當時把琺瑯也稱為“佛郎”、“佛林”,后來逐漸地稱為“琺瑯”,琺瑯也傳到了日本,日本叫“七寶燒”。到了明代,中國在琺瑯制作上有了很大發展,尤其是在景德年間,由于皇帝酷愛琺瑯,其制造工藝日趨成熟,形成了具有中國工藝特色的琺瑯藝術。琺瑯的品種也日漸豐富,除了盒、盆、碗、燭臺等日用品以外,還有花觚、鼎、尊等大的擺件;裝飾圖案更是多姿多彩的人物、花鳥、動物、果實、風景等;最為重要的是創造了許多新的釉色,僅藍色就有鈷藍、天藍、寶藍、普藍、粉青等。釉質優美沉穩、堅實濃郁、潤澤光亮。由于許多器物多以藍釉打底,創造了以藍為主色調的風格,所以被稱為“景泰藍”,景泰藍隨后逐漸取代了琺瑯的叫法。

            景泰藍曾是明、清兩代宮廷名貴重器,當年宮里專設生產景泰藍的機構,明代由內務府監造局掌管,清代由宮廷造辦處內專門設有的“琺瑯作”,專司景泰藍制作。景泰藍名貴一時,是皇家和王府的專用品,尋常百姓家里是見不著的。皇帝偶爾把它作為贈品賞給大臣,王公大臣以家里能擺件景泰藍而炫耀恩寵和尊貴。因此,景泰藍“比珠寶玉石更珍貴”。

            據史料記載,景泰藍到清中后期才傳入民間。北京的景泰藍民間作坊最早是清咸豐、光緒年間才有的,當時有名的字號有老天利、楊天利、德興成等,他們制作的景泰藍不遜于宮內的“琺瑯作”。北京的景泰藍在1904年美國芝加哥世界博覽會和1915年巴拿馬萬國博覽會上兩次獲獎。

            新中國成立后,景泰藍在發展中不斷創新,在掐制和紋飾上不僅增添了上百余種工藝,而且在造型和題材上又創新了200多個品種。景泰藍已成為北京工藝美術的重要代表,也是國家領導人贈送外國國家元首的國禮之一。

            制作工序有108道

            出北京天壇南門,過景泰橋,穿景泰街,便是中國生產制作景泰藍最具權威的企業——北京市琺瑯廠,現在許多游客都來這里觀看景泰藍制作的神秘過程。

            景泰藍制作工藝繁復,有制胎、掐絲、燒焊、點藍、燒藍、磨光、鍍金等十余道主要工序,如果連小的工序也算上,一件制品要經過108道工序,且全部用手工精制而成。最讓人叫絕的是掐絲與點藍。掐絲的師傅僅憑手中的一把小鑷子,就能把柔軟而有韌性的扁絲七折八擰,彎來彎去變成了一條龍身、一只鳳頭、一朵牡丹、一株蘭花。然后將一根根扁絲粘在銅胎上,就像繪畫中的白描,它不是用筆勾線,而是用絲來表現。一個光禿禿的銅胎經過掐絲藝人“心運其靈,手熟其巧”的裝扮,山水人物、四季花開、龍飛鳳舞等千姿百態的圖案便躍然胎上,儼然一幅沒有上色的立體畫卷。景泰藍在歷史上是國寶級的重器,曾經比玉石珠寶都貴重。長期以來,由于品種單調,批量生產,在市場上一度冷寂。近年來,景泰藍在創新中重放異彩,作品精湛,極具收藏價值。

            在北京的旅游紀念品商店中,景泰藍經常擺在顯眼的地方。也難怪,景泰藍是京城工藝美術的奇葩,也是與玉雕、牙雕、花絲鑲嵌、金漆鑲嵌、雕漆、內畫、漆畫齊名的工藝美術“燕京八絕”之一。

            明宣德青花瓷的特點

            經過了明永樂時期的創新和發展,宣德朝成為明代青花瓷器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宣德時政局也比較穩定,經濟發展較快,天下較為富足,為制瓷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社會環境。加上宣德帝本身喜愛藝術,擅長書畫,在他的倡導下,藝術風氣激蕩,對青花瓷的創作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器形

            宣德青花瓷的造型凝重敦厚,制作精致。底足多為圈足,以淺圈足為多,盤、碗等器的底足多有棱邊感。后仿者底足處理的過于圓滑,足端滾圓,無棱邊感。

            紋飾

            宣德青花瓷一改永樂的纖細風格,畫意豪放生動,筆法遒勁甜暢,內容題材豐富,具有明顯的時代特征。尤以龍紋威猛雄健,為明清兩代之最。還有一些特征性畫法,例如筆畫相連的回紋;蕉葉中經用較粗雙線勾成,不到葉間相聚成三角形狀;蓮瓣邊框不填色,而蓮瓣滿色等。現代仿品多筆法呆拙,全無自然豪放甜暢之感。

            胎體

            胎體堅致細白,大器多為厚胎,盤底為光滑無釉的白砂底,沒有旋痕。后仿器的胎體處理生硬而顯得嬌柔造作,砂底處常見清晰的旋紋。琢器的胎體一般分段橫接而成,雖然制作精細,仔細觀看仍然能看出銜接痕跡。清代所仿扁壺則采用對開模制,前后臺模而成,因此在器身兩側可見或摸到拼縫痕跡。現代仿品的器身則沒有橫向的銜接痕。

            釉面

            多橘皮紋是宣德青花瓷的突出特征,釉質肥厚細潤,釉面多白中泛青,在器身器足的邊際、棱角等轉折處,常有呈水綠色的積釉。有的釉面氣泡密集,大小不一,呈乳濁狀。琢器的器里釉汁流淌不均,可見垂流痕。清代仿宣德器中,特別多乳濁現象。雍正時仿宣德器最多,但釉色青中泛白,釉泡大小一致而無層次,橘皮紋過于規整,也不自然,現代仿器的釉色過深,釉層卻薄,有的沒有橘皮紋。

            鑒定明洪武紅釉瓷

            紅色是明王朝的吉祥之色,受到明太祖朱元璋的推崇,因此紅釉瓷的生產極受朝廷重視。洪武三年,朱元璋正式頒布了“以紅色為貴”的旨意,并要求宮中內外皆以紅色作為裝飾。但因燒造技術的原因,洪武朝的高溫紅釉器傳世較少,釉里紅器物反而較多。

            一是造型及成型工藝與元代基本相同,現傳世的洪武朝紅釉主要有盤、碗類器物。用印花紋飾裝飾的,多為龍紋。

            二是紅釉呈色紅中偏黃,釉多呈暗紅色,釉面有雜志,施釉不均。

            三是品字云或折帶云為洪武的時代特征。

            四是同一器物施有兩種顏色,紅或藍,或紅配以其他高溫釉色。明洪武紅釉瓷傳世完整器十分稀少,僅發現有盤、碗、高足杯等品種,應該都是官窯燒造的御用品,故其收藏價值當遠遠高于其他品種。

            香港利豐古董私下交易中心

            聯系人;市場部王經理聯系方式18217770742

            聯系地址上海市虹口區紀念路488號榮振大廈13樓

            QQ1617989614

            QQ郵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號碼736521162

            公司網址

            辨別明永樂青花瓷與宣德青花瓷

            元末明初連年戰爭,導致明初制瓷業蕭條,但隨著經濟的恢復,永樂、宣德兩朝,形成了明代瓷器制作的第一個高峰。宣德朝的青花瓷和永樂時期的差別不大,有“永萱不分”的說法。但景德鎮永樂與宣德官窯發現后,這個難點已基本解決。

            款識

            從款識看,永樂青花僅見壓手杯一種有四字篆款,其他均無款識,宣德青花多有款,常見者為六字楷款。

            胎釉

            永樂青花胎體輕巧,紋飾纖細,釉面無橘皮紋,宣德青花胎體厚重,釉面有橘皮紋,紋飾粗放,同一種造型,永樂輕,宣德重。

            紋飾

            永樂青花紋飾明顯帶有元代遺風,宣德青花完全擺脫了元代遺風,自成風格。永樂鳳紋較少,宣德則鳳紋多見,或龍鳳并用,或鳳紋與番蓮、云紋相配。

            工藝

            永樂官窯做工精細,瓶、罐等立體造型接痕修整細致,不像元代以及明初那么明顯,而宣德時則少有接痕。永樂大盤底足多細沙底,修整的十分細膩,僅泛出小塊的鐵紅斑,一般器物以釉底為主,釉底白釉勻凈,釉薄處泛黃色,厚處呈漿白色或閃青白色,有一部分底釉開有細片紋。宣德亦如此,但砂底比永樂略欠細膩,且火石紅斑重于永樂。

            鑒識明永樂與明宣德紅釉瓷

            永樂時期,由于紅釉燒造技術逐漸成熟,器物比前朝明顯增多,這是成功燒造出的鮮紅釉器色調純正,光瑩鮮艷,。宣德時紅釉瓷器技術得到進一步發展,不僅成型工藝比永樂時更好,而且燒造出的數量和器形也比永樂時期增加許多。這時的紅釉器釉色光彩耀眼,紅如寶石,后世稱之為寶石紅。

            典型器

            在明永樂紅釉器的傳世品中,以帶有永樂官窯款的器物最為典型。宣德朝的紅釉器形豐富,傳世品也多,其中以無款的紅釉僧帽壺和景德鎮珠山出土的鮮紅釉暗刻花梅瓶最為典型。前者壺口形狀如僧帽,器物施鮮紅釉,光澤度高,底部無款識。后者器表紅釉經高溫熔融后,稍有垂流,但垂流不過足,與足邊齊削。

            器形

            明永樂、宣德時期紅釉器造型有梅瓶、盤、碗、洗、高足碗、僧帽壺、蓮瓣鹵壺、梨形小執壺、鳳首壺、爐等,均造型規整。其中宣德紅釉梨式壺與永樂器形基本相同,只是壺腹略顯肥厚,頸部蓋上的系及寶珠頂較大,圈足較高。

            胎釉

            明永樂紅釉是以銅為著色劑,用高溫石灰釉在還原氣氛中焙燒而成。一改元代暗紅色調,鮮艷如初凝的雞血,且呈色穩定,因色澤鮮紅而名“鮮紅”。宣德紅釉器胎體較厚,釉層不流不裂,色調莊重肅穆,釉面勻稱,艷如寶石。這時因高溫熔融狀態下釉層垂流,致使口沿多有一道自然形成的圓潤白邊,俗稱“燈草口”。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