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如何鑒別綠釉瓷器

            綠釉瓷早在我國的漢朝時期就有了燒制,當時的工匠通過使用銅來做為著色劑,便可以燒制出鉛綠釉的陶制品,發展到宋朝時期已經非常普遍了,樣式以及花紋圖案更加的豐富多彩,而明清兩朝則是綠釉瓷器發色更為的明亮,出現了許多代表性的釉色,例如:郎窯綠、蘋果綠等。宋代的磁州窯以及定窯都有著綠釉的大量燒制,定窯所燒制的綠釉被稱之為“綠定”,較為的珍貴,存世量較少,其收藏空間較大。

            每個時期都有著綠釉的燒制,但其特征以及特色都有著較大的差別。從其燒制的特色上看,在我國的金代以及元代都有著綠釉釉下彩褐彩的制作,發展至元朝時期的景德鎮則是在優質的瓷胎上燒制成了孔雀綠釉釉下青花的新品種,受到廣泛的傳播,而明代時期的綠釉則是以孔雀綠色釉為主的,之間在色澤以及工藝制作的特色上都存在著較大的差別。

            以明代成化年間的孔雀綠翡翠綠釉為例,在其釉色上主要分為兩種,深色的釉色較為的鮮艷亮麗,色調以蔥綠為主,使用醬白為底,瓷器的釉內會存在著細碎的片紋,還在彩繪中有著大量的使用,例如:青花等瓷器上會加入孔雀綠,青花的色調會變黑;淺色的色澤稍淺,色調主要是以淺綠為主,色澤的鮮明感較為的強烈。

            明代的成化時期以孔雀綠釉最為典型,從其燒制的工藝上看,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就是在素胎上直接進行了掛釉的燒制,這樣的釉面容易產生開片脫落,另一種就是在白釉的瓷器上罩上了一層釉燒制而成,這樣的燒制過程使其瓷器穩固效果更佳,釉面的脫落較少。

            從其工藝特色上看,主要突破了宋元時期以來的綠釉色調以及深暗的原始色調,在孔雀尾上翡翠羽毛,綠釉與黑藍色的魚藻紋進行相互映襯,別具一番特色,這是正德時期的獨特之處。而在嘉靖時期,則是在瓷器的胚胎上加入含有銅釉的料,經過高溫氧化分為燒制呈翠綠色的釉,色澤較為的鮮艷且光潤度較高。

            從其燒制的工藝上看,在早期的孔雀綠釉瓷器大多都是直接在其胚胎上施加孔雀綠釉一次性低溫燒成,這樣的色澤偏藍,而元代后期則是在其高溫燒制其胚胎之后在上面施加孔雀綠釉,然后進行低溫燒制,這樣的耐受程度較高,色澤光潤度也就更高。

            綠釉瓷器在色澤以及制作的工藝上都是瓷器史上重要的一頁,它的加入使其制作的工藝以及樣式、色澤都有了較大的變化。

            taoci52.com延伸閱讀

            清代綠釉瓷器鑒賞


            雍正時期的綠釉瓷器,施釉勻凈,釉面肥腴,平整光潤,堅致細密,玻璃質感強。較之康熙時期釉色深且濃。

            雍正款錐拱八寶綠釉盤

            錐拱八寶綠釉盤為敞口,淺壁,圈足露胎,胎體較厚。瓷器里外均施綠釉,盤里為素地無紋飾,盤外壁錐拱暗刻纏枝花卉、八寶圖案,將佛教法物寶輪、法螺、寶傘、白蓋、蓮花、寶罐、金魚、盤腸等借用纏枝花形完美表現在外壁,雍容華貴,端莊秀麗;盤底為白釉地,中央有青花雙圈,內楷書“大清雍正年制”6字2行款。 此時的綠釉器常見刻、印花卉紋飾,有纏枝蓮、八寶、如意云頭等。此件綠釉盤為典型的雍正綠釉器。

            康熙款綠釉夔龍紋蒜頭瓶

            綠釉夔龍紋蒜頭瓶小唇口,圓形蒜頭,細頸,溜肩,垂腹,底部圈足較矮,足底露胎。蒜頭瓶施深綠色釉,其色碧綠,如純正之翠,釉面光潤,色沉安穩;瓶底亦施以綠釉,中間為黑色楷書“大清康熙年制”6字3行款。瓷器胎體較厚,造型淳樸,在頸部、腹部中央分別有兩條帶狀凸雕裝飾性圖案,頸部雕刻一條螭龍,腹部雕刻兩條首尾相銜的螭龍,龍身之下均淺劃蓮花紋飾。

            淡綠釉暗花螭紋杯碟

             淡綠釉暗花螭紋杯碟,清康熙,杯高3.5厘米,口徑5.7厘米,足徑2.4厘米;碟高1.6厘米,口徑12.7厘米,足徑10厘米。

            杯、碟合為一套。杯口微撇,深腹,圈足,兩側對稱置戟耳。里施白釉,外施淡綠釉。外壁暗刻四只螭虎。外底署青花“大清康熙年制”雙行六字楷書款。碟撇口,淺弧壁,圈足。碟內底有一周凸起,放置杯子時可以卡住杯足。碟心暗劃二螭龍紋。

            足內施白釉,外底亦署青花“大清康熙年制”雙行六字楷書款。

            康熙淡綠瓷器杯碟成套,杯碟小巧秀雅,這種淡綠釉是隨著康熙時畫琺瑯料從歐洲的傳入而創燒的釉色,值得收藏和鑒賞的釉色。

            定窯綠釉瓷


            說起瓷器收藏,人們馬上想到五大官窯瓷器,而且言必說五大,“汝、官、哥、定、鈞”瓷器成為瓷器收藏品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得不到這類瓷器的時,某些企業禮品定制公司轉向陶企開始定做仿制品。

            定窯是以燒制白釉器物為主的窯場,古代文獻中關于定窯特殊產品的記載有“紫定”、“黑定”和所謂“定州紅瓷器”。其實這些大體都是鐵呈色的所謂黑釉系產品,只不過由于配方、燒成溫度和燒成曲線的不同而呈色不同而已。至于綠釉的定窯瓷器,古代文獻并無記載。表明在古代人的眼里,并不將綠釉器物視為定窯產品。進入20世紀以后,隨著對古代窯址開展實地的考古調查和發掘,人們才認識到定窯也生產綠釉瓷器。馮先銘先生在《中國陶瓷·定窯》一書中首先提到了1957年在調查定窯遺址時發現了綠釉瓷片,其中有瓶的殘片,并且指出:“胎質潔白,與白定白胎相同”。此后在許多關于定窯的著述中都提到了定窯的綠釉瓷器,并簡稱為“綠定”。

            事實上,定窯生產綠釉瓷器應該不是什么特別的現象,因為從唐代開始,主要是從中、晚唐時期開始,隨著白釉瓷器生產技術的成熟,北方地區的許多瓷窯開始生產綠釉瓷器,直至明清相延不絕。考察北方地區生產的綠釉瓷器,我們大體可以從燒成工藝上將其分為三類。

            第一類,先在高溫下燒制素胎坯件,出窯后再施添加了鉛等助融物質的低溫彩釉,入窯進行低溫彩燒,大體在700℃至900℃的溫度下燒成。這類器物有單色的黃釉、綠釉器物,也包括黃綠兩色或三色的器物,常常被稱為三彩器或琉璃器。此類器物包括有瓷胎和陶胎兩種,因此人們或稱其為三彩瓷器,或稱為三彩釉陶,其實是難以嚴格區分的。如果除去唐代的俑類器物,僅從器皿類器物看,用這種方式燒制的低溫釉器物在中唐時期就已相當成熟了。從考古發現的材料看,這種器物的燒成中心區域早期主要在河南,北宋末到金代逐漸轉移到河北南部和河南北部地區,元代以后又以山西地區為中心。這種制作方法一直到明清仍然使用,是北方地區生產彩釉瓷器的主流方法。在河北定州發掘的兩座北宋早期的塔基中,出土了幾件單色低溫釉瓷器,包括綠釉凈瓶(圖13)、黃釉蓋罐和鸚鵡形壺等。學界現在對這幾件器物還有不同觀點,有人認為是遼窯的產品,也有人將其視為定窯產品,較新的觀點認為其應是河南中部窯場的產品。根據低溫釉器物生產的總體情況,筆者認為第三種觀點更可信。這種低溫釉器物的特點是,為了在二次燒成時易于施釉和掛釉牢固,在素燒階段窯溫往往要低于正常的燒瓷溫度。因此,素燒坯件不夠堅硬,吸水率較高,二次燒成時吸收釉汁,使器物的呈色常常不太均勻。又因為這些低溫彩釉的透明性較高,難以遮蓋住較深的胎色,因此大部分器物色彩顯得比較深重和晦暗,常常呈深綠色或墨綠色。為此,北宋以后許多窯場開始在素燒階段加施一層白色化妝土,以改善成品的釉色,有時也在胎面上加劃花、刻花等裝飾。目前由于定窯的窯址資料相對匱乏,我們還難以斷定定窯是否曾采用這種方式燒制彩釉瓷器。

            第二類,在已燒成的白釉器物上加施低溫彩釉,再入窯低溫燒制而成。這種方法燒制的器物主要是綠色單色釉器物,另有少量黃釉器物,極少有多彩的。由于其是在白釉瓷器上加施彩釉,因此可以明確地稱為低溫釉瓷器。這類瓷器大體產生于北宋后期,最早在磁州窯創制,以后在定窯和其他窯口也有生產,較流行的時期是金代。這類彩釉瓷器有兩個特點:一、由于第一次燒成的白釉瓷器可能已經有了各種裝飾,如劃花、刻花、剔花、印花和黑彩繪畫等,因而燒成的顏色釉器物也有相應的裝飾。如綠釉劃花、綠釉剔花、綠釉黑剔花、綠釉黑花等等,不一而足,舉凡白釉器物上有的裝飾都可以成為綠釉或黃釉器物的裝飾。二、由于第一次燒成的白釉瓷器有光潔的釉面和潔白的釉色,因此燒成低溫綠釉器物以后,彩釉常常比較淡薄。又因為底色的潔白,映襯得綠釉的色彩淺淡、明麗,常常呈翠綠色,十分美觀。當然,我們在磁州窯發掘時發現許多準備施綠釉的白釉瓷器在第一次燒成時有意將溫度調低,使第一次燒成的白釉瓷器生燒,目的是為了使彩釉易于附著,否則在彩燒時很容易出現滾釉、剝釉等現象。白釉器物燒成的溫度決定了綠釉器物色彩的深淺。這類彩釉瓷以磁州窯生產的最多,也最有特點,如日本大阪市立東洋陶瓷美術館收藏的一件綠釉黑剔花牡丹紋長頸瓶就是很好的例證(圖14)。河南地區的窯場也有生產,但所見例證不多。定窯大約是在磁州窯的影響下,從北宋后期也有生產,最好的例子是北京市海淀區南辛莊金代前期墓葬中出土的一件綠釉劃花如意頭形瓷枕。此墓出土了成批的定窯白瓷器,這件枕從胎質看亦屬定窯,但造型和紋飾都與磁州窯十分相似。

            第三類,在器物上先施一層白釉作為地釉,在白釉上加施一層較薄的含有氧化銅的綠色彩釉,在氧化氣氛中高溫一次燒成。這類綠釉器物過去一向不太被人們認識,在以往的考古發掘中,北方地區的許多窯場都發現了晚唐到北宋時期的所謂“白釉綠彩”器物。其制作方法與上述的工藝流程是一致的,只是大部分器物上的綠彩僅僅作為紋飾在局部地區小面積使用。如發掘磁州窯遺址中,從最早期地層中出土的白釉綠彩香爐(圖16)和瓶、罐(圖17)等器物,僅在沿面和器腹裝飾一些綠色的彩斑。但在陜西銅川耀州窯早期的地層中和湖南長沙窯都發現較多的白釉綠彩瓷器,而且有些器物裝飾的綠彩斑面積很大,覆蓋了器物表面的大部,這些器物都是高溫一次燒成的。由此可見,在白釉上施綠彩一次燒成在工藝上基本不存在問題。至于燒成溫度是多少,是否比一般的白釉瓷器要低一些,現在由于沒有很好的測試數據,我們還不得而知。最好的例證是近年來在印度尼西亞外海勿里洞島打撈出水的唐代黑石號(BatuHitam)沉船中的瓷器,從這條沉船中發現了帶有唐代寶歷二年(826年)紀年的瓷器,這條船沉沒的年代大致不會晚于這個年代太多。黑石號中出水了6萬余件瓷器,其中有數百件北方地區生產的白釉綠彩瓷器,這些瓷器上多有大面積的綠色彩斑,暈散流淌,覆蓋了大部分器表(圖18),當器表的綠釉充分多的時候,綠色覆蓋了整個器表,就成了綠釉瓷器了(圖19)。臺灣私人收藏的一件被認為是河南鞏義窯產品的綠釉瓶,其上部可以稱為綠釉器物,但腹部還可看出綠彩斑的施用方式(圖20)。這件器物是繁密的綠彩斑變為綠釉器物的一個很好例證。這類綠釉器物的特點是綠色相對淺淡鮮亮,在三種綠釉器物中色彩最為清麗明艷,但綠色明顯存在斑駁不勻的現象,而且總體上也有較稀薄的特征。目前這類綠釉器物主要發現在晚唐時期,但磁州窯和河南中西部地區一些窯場,如新密西關窯、鶴壁集窯等生產的白釉綠彩瓷器在北宋初期曾大為流行,并一直延續生產到北宋后期。因此北宋后期采用這種方式生產綠釉器物也應是合理的。2005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再次大面積發掘了位于北京門頭溝區的遼代龍泉務窯址,筆者在遼代晚期地層的出土物中看到了與這件綠釉梅瓶施彩釉方式相同的綠釉瓷片,成為這種綠釉瓷器延續生產到北宋后期的很好例證。以往我們對于定窯是否生產這類綠釉器物并不了解,這件梅瓶由于有可靠的測試數據,可以作為定窯生產這類綠釉瓷器的征據。

            郎窯綠釉瓷器的特征


            郎窯瓷是郎廷極(字紫蘅)督造的成功產品,他在康熙年間曾任江西巡撫,由于他酷愛古陶瓷,對陶瓷很有研究,于是康熙皇帝發揮了他的特長,在康熙44年——51年的7年中,肩負景德鎮督瓷官之職,所以在這期間景德鎮御窯廠產品,當時都稱為郎窯。清代官窯器必定會有本朝款,唯獨郎窯綠、郎窯紅沒有留下官窯款,但收藏界認可它是一種獨特無款官窯器。

            郎窯綠是用含氧化銅石灰釉,在氧化氣氛中呈現綠色,屬于銅綠釉。通常掛釉后經1300度左右高溫燒制而成,但由于工藝復雜,燒制溫度極難控制,要燒出理想翠綠色釉面瓷器,成品率極低,所以存世量非常少,而且產品往往以小件為主。從現存瓷片、實物來看,郎窯綠有以下幾個明顯特征:

            一、郎窯綠釉層均勻較薄,釉色穩定,呈翠綠色,鮮明艷麗,釉面上有較強玻璃般光澤,似有一種翡翠玉般的感覺。在同類郎窯綠釉中是一件上乘之作。

            二、在釉下緊貼胎體處布滿細紋片,俗稱“蒼蠅翅”。用10倍放大鏡細看,在釉面上可見密集細小的小點點,我想這也許是在高溫燒制過程中,由釉內小氣泡所形成。

            三、在器底近足處有一圈不過足垂釉,俗稱“郎不流”,但垂釉非常自然整齊,似有一種釉流至底足前曳然而止的感覺,厚釉處釉色加深,呈現深綠色。

            四、圈足呈泥鰍背,內墻為內弓,底足內施白中閃青釉,低款青花雙圈足見。

            五、器內施青白釉,釉層較厚,無開片,其釉色與底足內白色閃青釉有較明顯區別。口沿處有一圈明顯粉白釉俗稱“燈邊草”。

            明清紅釉瓷器鑒別


            紅釉瓷器的眾多名稱,實際上指的都是同一種“銅紅”高溫燒制的瓷器,因器物燒成后的呈色色階各異有所分別,人們分別對其稱謂而已, 單色純紅釉瓷器到明代永樂、宣德朝時,才真正燒制成功!明清二代的“銅紅”釉瓷器的燒制,都是由朝廷直接設立的“御窯”進行作業,其產品是供皇室專門用來祭祀祖先、天地的御用祭器(以青、黃、紅、白四色象征天、地、日、月),十分珍貴。

            明代項子京(項元汴字號子京。明萬歷年間的大收藏家,著有《蕉窗九錄》《古瓷圖說》,浙江嘉興人),所著流傳至今《古瓷圖說》中的論斷為據:. . . . . 遂以有紋無款之寶石紅為祭紅,而以無紋有款之鮮紅為積紅,俗亦有以積紅作醉紅者,又謂之雞紅不知語其血、其冠、其羽也,大氐隨其品色以定名稱。

            明代晚期,對永宣紅釉瓷器鑒定有二種結論:

            一、 有開片紋,永宣年款的器物定為寶石紅器。

            二、 無開片紋,永宣年款的器物定為鮮紅器。

            開片紋無年款的器物,釉層肥厚,發色均勻,深沉純凈極似紅寶石的顏色:有款無開片紋的器物,釉層較薄,發色鮮艷,呈大紅色階,無深沉感。因此,不是任何紅釉器都能適合“寶石紅”的稱謂!紅釉器的呈色必須符合“紅寶石”的色階——純凈深沉!否則只能用其它“紅”冠之。

            明清二代紅釉瓷器傳統鑒定手段,必須掌握好對胎釉及工藝特征和紋飾、造形等方面加以綜合鑒別

            一、明永宣純紅釉瓷器:永樂的坯胎較薄,胎土細膩潔白純凈,器口釉薄處呈“燈草口”,御窯器的胎腳是兩邊很規整,在圈足內外各削一刀,呈“鯽魚背”狀。(民窯器的削足,有平削,有在腳內削一刀,胎腳呈尖狀),器物有開片紋和無開片紋,有年號款和無年號款二種器物,色調純正,釉厚如脂,瑩潤鮮艷如雞血被稱為“鮮紅器”。品種有:盤、碗、僧帽壺、小梨壺、高足碗等:宣德紅釉器坯胎較厚,胎土細膩潔白純凈,有燈草口,制作工藝與永樂相同,同樣是有開片紋和無開片紋,有年號款和無年號款二種器物,但由于宣德紅釉的呈色比永樂的呈色深沉,紅而不鮮,均勻純凈,更顯凝重和靜穆,釉色中閃現如同紅寶石的光澤。因此,宣德的紅釉器在當時被稱之“寶石紅器”。品種有:僧帽壺、蓮瓣壺、大小高足碗、蓮瓣洗、葵口洗、碗、盤等器物。永宣紅釉器的紋飾以云龍紋為主。

            二、永宣時的紅釉器是多次上釉的器物,有的內外施紅釉,有的外施紅釉內施青白釉或白釉,釉面特征肥厚如脂,溫潤如玉,釉不流淌(無流動痕跡),裂紋不出(有開片紋,但都在釉內,釉表面看不見),燒成后呈色較為深沉(發色比郎窯紅器深沉),釉內的氣泡稀少(應與釉內含寶石有關)寥寥無幾(可從局部放大的釉中察看,如同汝器的氣泡寥如辰星),由于多次上釉入窯燒制,有的器物的胎腳會掛釉(參看桃式把壺、梅瓶、永樂暗龍紋盤的胎腳),而且釉厚的器物都會在釉內開冰片紋,凡器內外施青白釉的器物,聚釉處都會呈深淺的綠色,器物胎釉交界處都會呈現自然均勻的年代風化干燥狀和火石紅圈線。

            三、清代康熙“郎窯紅”紅釉瓷器的坯胎較厚,胎土細膩、潔白純凈,官窯器物的腳修成很規整的半圓型“泥鰍背”(不見竹刀修過的痕跡),釉面都開冰片紋還有不規整的牛毛紋顯現,器物有年號款識和無年號款二種,發色鮮艷呈大紅色階,因此郎紅器被冠以“牛血紅”的名稱,燒成后釉面的玻璃光感強烈,釉內的氣泡多(此永宣器多得多),釉的流動性極大(在釉面能明顯見到)器口釉薄處呈燈草口,而且釉的垂流不過足(有脫口垂足,郎不流之稱),釉的垂流部份色濃釉厚呈蝦青色,都停止在器物的胎腳之上,整齊如刀削。這些狀況都是在鑒定郎窯紅器時的重要依據。器物有:觀音尊、棒槌尊、穿帶瓶、膽式瓶、梅瓶、僧帽壺、高足杯等。

            清代康熙高溫銅紅釉瓷器分幾種?如何鑒別


            紅釉自古受中國人喜愛,因為中國人干什么事情都要有美好寓意,圖著喜慶,尤其是紅色更是中國人認為大吉大利的顏色,在中國瓷器釉色種類最多的清朝自然少不了紅釉瓷器,其中康熙時期的紅釉瓷器最多,有霽紅釉、郎窯紅和豇豆紅三種。

            古代紅釉都是天然著色劑的,康熙時期的紅釉瓷器以銅為著色劑,康熙時期的高溫銅紅釉瓷器主要有霽紅釉、郎窯紅釉、豇豆紅釉,其中霽紅釉和郎窯紅釉是康熙仿宣德

            豇豆紅釉瓷器

            豇豆紅釉清康熙時期是創燒的高溫銅紅釉,豇豆紅釉是一種呈色多變的高溫顏色釉,其基本色調如成熟豇豆的紅色,但是有時候呈深淺變化的粉紅色,有時摻雜綠斑或色暈,有時候似大紅袍色澤,因為不穩定所以也叫“桃花片”、“美人醉”、“娃娃臉”等美名。豇豆紅燒成難度很大,只能由官窯少量生產,僅供皇室內廷使用,且無大件器物瓷器。

            豇豆紅釉瓷器等級

            豇豆紅釉瓷器分為三個等級,一等豇豆紅釉為“大紅袍”;

            略次者,豇豆紅釉色中含有深淺不一的斑點及綠苔,又稱“美人醉”或“美人霽”

            第三等級的豇豆紅釉呈色暗褐,稱“驢肝”、“馬肺”。為下品瓷器。

            霽紅釉瓷器

            霽紅釉是康熙仿明代宣德紅釉的瓷器品種,霽紅釉以銅、紫英石合成,兼配碎器、寶石、瑪瑙等珍貴材料,以銅為著色劑,高溫燒成康熙時期霽紅釉瓷器胎體堅硬細密,有的釉面有細小橘皮皺紋,有的因釉層較厚而呈垂流狀,但紅釉色澤多泛黑紅,足邊往往因垂流積釉而呈黑褐色。但個別的霽紅釉瓷器較為淺淡鮮亮,色調都很均勻。

            康熙郎窯紅釉瓷器

            郎窯紅也是仿前朝紅釉瓷器,但是也有創新,是清代康熙時期名貴的銅紅釉中呈色最鮮艷的一種。郎窯紅以銅為著色劑,在1300℃以上的高溫還原氣氛中燒成。清代的郎窯紅對燒成氣氛和溫度要求很嚴,燒制一件成功的郎窯紅釉瓷器十分困難,所以又有“若要窮,燒郎紅”。

            康熙郎窯紅瓷器特點和鑒別方法

            1.康熙郎窯紅具有玻璃質光澤,所以雖然仿造的是宣德紅釉瓷器,但是但比宣紅釉更鮮亮,釉色鮮紅濃艷宛若初凝牛血;

            2.郎窯紅因為施釉汁厚,所以在釉面除大片紋外還有不規則的牛毛紋,器物脛下部至底邊由于釉汁的流垂凝聚而近于黑紅,器物口部釉薄露骨,多呈粉白、淡青或淺紅色,世有“脫口垂足郎不流”之說。“脫口垂足郎不流”也成為鑒定康熙郎窯紅的一種常見方法;

            3.郎窯紅釉在高溫下流動性大,器物口沿處因釉薄而呈現自然白色,底部釉厚色濃甚至釉凝成堆。

            4.郎窯紅釉的器物在底足處理上都有刀削外足跟。

            如何鑒別民國瓷器


            民國瓷器是1911年至1949年這段時間內燒制的瓷器的總稱。在這38年內,江西景德鎮仍然是中國的制瓷中心。民國建立后,專為皇室燒制瓷器的景德鎮御窯廠停辦,為了生計,一些制作瓷器的名匠高手流落到民間,在百業蕭條、唯有古玩行業興旺的背景下,為中國的制瓷業的發展做出了貢獻。民國雖不足40年,但以景德鎮為代表的瓷器生產幾乎遍及全國,燒造了大量不同風格的瓷器,其中比較精致的有洪憲瓷、新粉彩瓷、仿古瓷以及一些書堂款的瓷器。

            民國初年景德鎮所制瓷器中不乏精品,而洪憲瓷更是光彩奪目,堪稱這一時期的官窯瓷。袁世凱為復辟帝制活動的需要,命郭葆昌為陶務署監督,赴景德鎮燒造御用瓷器。郭葆昌到景德鎮時袁世 凱尚未稱帝,最初即按袁世凱在中南海的寓所居仁堂的稱謂先燒“居仁堂制”款瓷器。居仁堂即清代慈禧太后修建的海晏堂。“居仁堂制”款瓷器是郭葆昌邀集了清朝御窯廠的各路高手,由著名陶瓷家鄢儒珍負責,以雍正、乾隆朝最優秀的粉彩、琺瑯彩為藍本,制作的一批高質瓷器。同時郭葆昌在景德鎮利用職權也為自己燒制了一些同類器,這些瓷器和“居仁堂制”款作品統稱為“洪憲瓷”,其胎質白潤,繪畫細膩,色彩清淡,玲瓏輕巧。

            目前所能見到的傳世洪憲瓷中有書“洪憲年制”和“洪憲御制”款的器物,它們都是民國時期古董市場泛濫,為迎合收藏者獵奇的心理,一些瓷商、高匠燒造出來的,主要是粉彩、琺瑯彩碗、盤、瓶一類作品,有的很精美,有的水平很差。因為據郭葆昌本人透露,未曾燒過帶“洪憲”款的瓷器。當時袁世凱稱帝總共只有83天,全國反袁之勢日盛,郭葆昌在遙遠的景德鎮根本來不及燒制署款為“洪憲”的瓷器,帝制政權就已被聲勢浩大的革命洪流沖垮了。

            新粉彩瓷是民國瓷中的一大亮點。其畫師都出身藝匠,以工見長,作品濃艷俏麗,更符合市民的欣賞習慣。新粉彩在傳統的基礎上,把書、畫、詩、文發揮到了極致,與傳統粉彩相比,在造型、線條、色彩、光彩、意境等方面,吸收了近代畫的技法,實現了“瓷”與“畫”的完美結合。新粉彩的全盛時期是在1912年至1940年間,其代表為第一代新粉彩畫師潘匋宇和汪曉棠。潘匋宇民國初年曾任江西省立甲種窯業學校圖畫教員。汪曉棠曾為袁世凱畫過洪憲瓷,與潘匋宇同為民國初年的新粉彩大師。第二代新粉彩畫師是“珠山八友”。

            龍泉青瓷|官窯珍珠扁瓶

            珠山系景德鎮市中心的一個小丘,是前清御窯廠所在地。1928年瓷板畫開始流行,為了便于接受訂貨,在王琦倡導下8位畫師成立月圓會,稱為“珠山八友”,前后共10位畫師參加,分別是王琦、王大凡、程意亭、汪野亭、何許人、徐仲南、鄧碧珊、田鶴仙、畢伯濤和劉雨岑。第三代新粉彩畫師活躍于30年代以后,有的到五六十年代仍在創作,大多師承珠山八友,有方云峰、劉希任、萬云巖、汪小亭、張沛軒、王錫良等人。這幾代畫師以瓷當紙,作品題材包括山水、人物、花卉等,筆法、墨韻、色彩極為精妙,加上題款、印章,構成了完整的繪畫作品,恰好當時流行繪瓷名家個人用印,因而留下一批藝術個性非常強烈的作品,有些作品甚至在當時就已超過清代官窯瓷器的價格。

            各種仿古瓷是這一時期的又一看點。為了適應市場的需求,景德鎮的仿古瓷紅極一時,所仿古瓷不僅數量多,而且范圍廣,從仿三國、兩晉、南北朝的青瓷,隋、唐、五代的白瓷,到宋代汝、官、哥、定、鈞窯瓷,以及元、明、清的青花、五彩、斗彩、粉彩、琺瑯彩及單色釉瓷等等,其中清雍正、乾隆兩朝的彩繪瓷器是最為熱門的仿制對象。因為沒有了官方限制,民國仿古瓷中隨意書寫明清兩代紀年款的瓷器大量出現,而且有的款識仿寫得惟妙惟肖,不仔細分辨,一般是看不出來的。世界上很多博物館都把這些民國仿品看作清代官窯瓷,這在無意中抬高了民國瓷的檔次。此外,署“靜遠堂制”款的瓷器,為徐世昌所定制,專門摹仿清代雍正瓷器釉面精細的特點,其風格大體與“居仁堂”款器物相同。署“延慶樓”款的,為曹錕定燒的瓷器,以北京中南海延慶樓為名,品種較少。

            隨著整個藝術品市場的一路走高,民國瓷在近幾年的拍賣會上也表現出強勢,日益受到國內藏家重視,甚至超過了晚清官窯精品瓷。民國瓷器精品之所以被逐漸看好,是因為無論從燒造技術上,還是圖案設計、繪畫技法上,它都不亞于晚清官窯瓷器,加之民國距今也不過百年,有不少仿品也完全可以和清三代官窯媲美,這些都為民國瓷的收藏和升值拓展了更大的空間。

            淺談郎窯綠釉瓷鑒賞


            郎窯瓷是郎廷極(字紫蘅)督造的成功產品,他在康熙年間曾任江西巡撫,由于他酷愛古陶瓷,對陶瓷很有研究,于是康熙皇帝發揮了他的特長,在康熙44年——51年的7年中,肩 負景德鎮督瓷官之職,所以在這期間景德鎮御窯廠產品,當時都稱為郎窯。清代官窯器必定會有本朝款,唯獨郎窯綠、郎窯紅沒有留下官窯款,但收藏界認可它是一種獨特無款官窯器。

            筆者藏有一件全品相康熙郎窯綠釉蘋果尊見高12.6cm,口徑8cm,足徑7.3cm,它器形規正,做工考究,胎體精細,厚薄均勻,內腹中上部可見橫向接胎痕,露胎處呈現“火石紅”。由于此尊是傳世品,所以在釉面上留下了無數歲月擦痕。

            郎窯綠是用含氧化銅石灰釉,在氧化氣氛中呈現綠色,屬于銅綠釉。通常掛釉后經1300度左右高溫燒制而成,但由于工藝復雜,燒制溫度極難控制,要燒出理想翠綠色釉面瓷器,成品率極低,所以存世量非常少,而且產品往往以小件為主。從現存瓷片、實物來看,郎窯綠有以下幾個明顯特征:

            一、郎窯綠釉層均勻較薄,釉色穩定,呈翠綠色,鮮明艷麗,釉面上有較強玻璃般光澤,似有一種翡翠玉般的感覺。在同類郎窯綠釉中是一件上乘之作。

            二、在釉下緊貼胎體處布滿細紋片,俗稱“蒼蠅翅”。用10倍放大鏡細看,在釉面上可見密集細小的小點點,我想這也許是在高溫燒制過程中,由釉內小氣泡所形成。

            三、在器底近足處有一圈不過足垂釉,俗稱“郎不流”,但垂釉非常自然整齊,似有一種釉流至底足前曳然而止的感覺,厚釉處釉色加深,呈現深綠色。

            四、圈足呈泥鰍背,內墻為內弓,底足內施白中閃青釉,低款青花雙圈足見。

            五、器內施青白釉,釉層較厚,無開片,其釉色與底足內白色閃青釉有較明顯區別。口沿處有一圈明顯粉白釉俗稱“燈邊草”。

            這件綠釉蘋果尊,從它胎體、器形、青花發色以及多種釉色都明顯帶有康熙瓷特征,可是目前基本上沒有關于郎窯綠瓷器的詳細介紹文章,專家們也極少提到,但我認為康熙綠釉與郎窯綠釉還是有明顯區別的。在我藏品里就有一個康熙綠釉鼻煙壺,整個壺從口部至足際都施綠釉,釉層厚薄不均,并有多處漏釉點;釉色與郎窯綠基本一致,但釉下無細紋開片。

            我歷來喜歡單色釉,這件郎窯綠釉瓷蘋果尊,于30多年前收藏,從實物口沿處看,它的“燈邊草”工藝做法是:先在口沿掛白釉,再在外部罩綠釉,最后在尊內施青白釉,是分多次上釉完成。當然,由于官窯綠釉瓷是特定年代創燒瓷,我推測“燈邊草”工藝也是在燒制過程中逐步改進、提高,達到完美。康熙郎窯綠釉瓷具有“蒼蠅翅”、“郎不流”、“燈邊草”三大特征,這是鑒定真品的重要依據。我相信隨著上海古陶瓷學術研討的深入探索,古陶瓷神秘面紗終將問世于天下。

            宋代瓷器款識如何鑒別


            宋代瓷器審美偏向于文人瓷,因為 宋代中國文化發展到頂峰,具有文人氣息的美,屬于柔性美,也反應出中國文人氣息和文化氣息。

            宋代瓷器的款識比前代也開始增多,形式各種各樣,內容豐富多彩。款識的主要內容有作坊標記、工匠姓名、制作年份、吉祥語、宮殿名稱和宮廷用瓷專用款銘等。總的特點是款識文字簡明扼要,仍以刻劃款為主書寫款較之以往有所增多,模印款前期增加,字體精瘦有力,具有宋代風格。以下是宋代瓷器主要款識內容:

            宋代汝窯瓷器款識鑒別

            汝窯青瓷為宋代青瓷之冠,傳世品很少,全世界僅有幾十件。汝窯瓷器僅見三種款識。

            一為“奉華”字樣,為宮廷玉工制作。奉華堂是南宋高宗時德壽宮的配殿,如汝窯出戟樽、汝窯瓜棱注碗及汝窯紙槌瓶,這三件器物的底部均刻有“奉華”二字。又如汝窯粉青釉樽,仿銅器樽等,底部都刻“奉華”二字。

            另一種款識是于器底刻一“蔡”字,刻“蔡”字款的無疑是物主的姓氏。如宋代汝窯青瓷碟和青瓷盤均刻有“蔡”字。這可能系蔡京父子所用。蔡京是宋徽宗時的宰相,居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其子蔡修貴為當朝附馬,徽宗曾七次到其府第,贈予無數珍寶,其中有汝瓷是理所當然的事。還有一種刻“甲”、“乙”、“丙”、“丁”字樣,以劃分器物的等級。

            宋代定窯瓷器款識鑒別

            定窯瓷器是進奉皇帝的,所以,宋代瓷器款識多與宮廷有關。其中數量最多的是帶“官”字款的。“官“字款白瓷在晚唐及五代都曾出土,宋代更為多見。大多是盤、碗、瓶、壺和罐。其中有'官”字款刻花蓮瓣碗、“官”字款凈瓶、“官”字款蓋盒等,還有“新官”字樣的,如“新官”字款蓮瓣口碗等。這些出土器物均為精工制作,是為上層人物制作的。另外,遼寧博物館也藏有“官”字款碗、“官”字款鎏金口劃花鳳紋洗以及“官”字款葵口碗等。在出土及傳世定窯瓷器中有刻“尚食局”、“尚藥局”款識的。帶“尚食局”款識的多為大型盤類器物,字體有粗細兩種,河北曲陽出土一件白瓷印花云龍紋盤,上面刻有“尚食局”三字。宋定窯白釉瓷碗,刻有”食局官區正七字”款識。宋定窯白釉瓷碗,其外壁由右向左橫刻“尚藥局”款識。據記載,宋代宣徽院下設六局,其中尚食局掌管膳食之事,尚藥局掌管和劑診候之事。故刻這些款識的器物是宮廷內食用及藥用之器。另外,定窯瓷中還有底刻“五王府”三字,這是某五王府定燒的器物。在博物館收藏的定窯瓷器中有一些銘文是宮廷玉工鐫刻的。這類款識多為宮殿建筑的名稱,有“奉華”、“風華”、“慈福”、“聚秀”、“禁苑”、“德壽”。如一件宋定窯白釉折腰盤及白釉碗,其底足內均刻“奉華”款識。

            定窯瓷器款識除刻劃以外,還有模印和書寫款識。如一件宋定窯白瓷盤,盤心印陰文:“定州公用”。這是專門為定州府衙燒制的瓷器。

            宋代越窯瓷器款識鑒別

            宋代越窯瓷器款識以刻劃的紀年款為主,所見款識基本上是北宋的紀年有“太平戊寅”(公元978年)、“太平二年”、“端拱元年”(公元988年)、“熙寧四年”、“淳化二年”、“元豐三年”(公元1080年)、“大中祥符五年”等。還有款識是一個字的,如宋越窯青瓷款識“供”字。

            宋代鈞窯瓷器款識識別

            宋代鈞窯瓷器帶款識的很少,主要以數字為主。即在器物底部刻一至十的數據。數目字的確切用意是,即數目字越小,器物越大,就是說刻“一”字是同類器物中最高或口徑最大的,刻“一十一”字是最低或口徑最小的。

            其款識常見于洗、盤、碗、爐蹲等器物底部。這種數碼款識在宋瓷中獨具特色。刻數字款的器物有一件宋鈞窯葵式三足洗,葵口折沿,腹分六瓣,底支撐三個如意形足,外壁玫瑰紫釉,色彩絢麗,底芝麻醬釉,底刻有“六”字。鈞窯器還有底刻“奉華”、“重華宮芝蘭室用”、“重華宮漱芳齋用”等款識。如博物館藏宋鈞窯天青葵花式盆托,刻“重華宮芝蘭室用”款字。宋鈞窯天藍海棠式水仙盆,器底刻“重華宮漱芳齋用”款字。這些瓷器專供宋內府使用。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