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器型——博山爐

            博山爐

            博山爐又叫博山香爐、博山香薰、博山薰爐等名,是中國漢、晉時期漢族民間常見的焚香所用的器具。爐體呈青銅器中的豆形,上有蓋,蓋高而尖,鏤空,呈山形,山形重疊,其間雕有飛禽走獸,象征傳說中的海上仙山——博山而得名。使用時,燃香料于爐中,香煙從蓋上鏤孔冒出,有如云霧繚繞。漢代一般為陶質,南北朝時有青瓷博山爐。

            精選閱讀

            陶瓷器型——賁巴壺


            賁巴壺——磨盤口,細頸,彎曲的和流,球腹下承下喇叭形足。系清乾隆時創制的宮廷供器,傳世品有紅彩、金彩和各種色地粉彩等。

            壺,盛酒器,亦可盛水。《儀禮?聘禮》:“八壺設于西序”。注:“酒尊也。”《周禮?挈壺氏》: “掌挈壺以令軍井”。注:“盛水器也。”殳季良父壺銘:“用盛旨酒。”伯陭壺銘:“用自作醴壺。 ”都十分清楚地說明了壺在青銅禮器組合中的用途。青銅壺的制作上起殷商,下至秦漢, 商代前期方壺較少見,隨著時代的變遷,形制也不斷變化,大多為圓形。壺亦為瓷器主要品種之一。瓷制壺自漢代開始流行,器型多樣,用途有多種。 常見的有西晉的扁壺,三國至隋的盤口壺、唾壺、雞首壺,遼的雞冠壺,元、明的多穆壺、 僧帽壺以及沿用至今的酒壺、水壺、茶壺、鹵壺等。

            陶瓷器型——壓手杯


            壓手杯:杯的一種式樣,為明代永樂時期景德鎮御窯廠創燒,制作精細,形體古樸淳厚,造型為口平坦而外撇,腹壁近于豎直,自下腹壁處內收,圈足。其形體端莊大方,凝重中見靈巧,手握杯時,于虎口處相貼,給人以穩重貼合之感。故有“壓手杯”美稱。

            陶瓷器型——唾壺


            唾壺——衛生用壺,作為吐唾液的容器。洗口,短頸,鼓腹平底。三國時吳、晉初越窯已大量燒造青瓷唾壺。宋代龍泉窯、定窯亦燒造,造型有所變化,上部洗口增大,淺圈足。

            壺,盛酒器,亦可盛水。《儀禮?聘禮》:“八壺設于西序”。注:“酒尊也。”《周禮?挈壺氏》: “掌挈壺以令軍井”。注:“盛水器也。”殳季良父壺銘:“用盛旨酒。”伯陭壺銘:“用自作醴壺。 ”都十分清楚地說明了壺在青銅禮器組合中的用途。青銅壺的制作上起殷商,下至秦漢, 商代前期方壺較少見,隨著時代的變遷,形制也不斷變化,大多為圓形。壺亦為瓷器主要品種之一。瓷制壺自漢代開始流行,器型多樣,用途有多種。 常見的有西晉的扁壺,三國至隋的盤口壺、唾壺、雞首壺,遼的雞冠壺,元、明的多穆壺、 僧帽壺以及沿用至今的酒壺、水壺、茶壺、鹵壺等。

            陶瓷器形之賞瓶


            賞瓶,其器形為雍正督窯官唐英“參古今之式,動以新意,備儲巧妙”而奉旨審定的款式。初名“玉堂春瓶”,作歷代君主賞賜之用。

            纏枝蓮花賞瓶,撇口,細長頸,頸肩處、斜肩處、腹部分別凸起一棱,圓鼓腹,圈足稍高微外撇,整體弧度曲折自如,舒展而挺拔,給人以端莊雋秀之感。

            一般采用這樣固定模式的紋飾,頸部裝飾青花蕉葉紋,腹部裝飾纏枝蓮紋。

            青花纏枝蓮花其意喻深刻,“青”表“清”,“蓮”表“廉”,“青”“蓮”合在一起,包含著清中晚期社會的意愿,希望時政“清廉”。

            古代瓷器:中國古陶瓷之絞胎陶瓷器


            唐素面絞胎脈枕

            本欄目摘選自著名古陶瓷鑒賞家樓鋼的著作《中國古陶瓷鑒賞手冊》,為讀者提供了一種閱讀古陶瓷的方式。絞胎陶瓷器物枕呈長方形,以切片貼合技術制作,素身無釉;胎體以絞胎形式制作,呈褐、白雙色混合,紋飾層層疊疊,在枕面上做出菊花般的紋路,在兩側做出水波紋,具有樸素的美。絞胎陶瓷器物自唐代開始出現,延及宋代,宋之后就已消失,直到清代乾隆時期才又再出現仿制品,而其時絞胎技術已經失傳,只好采用人工描繪的方式畫上絞胎紋理。唐、宋時河南當陽峪窯、登封窯、鞏縣窯、扒村窯,山東淄博窯等窯口都有制作這類瓷器,同時還發展出絞釉貼面、絞化妝土飾面等技術。大部分絞胎瓷器表面施以亮青釉,少部分采用素面無釉的形式,直接顯示絞胎紋飾的魅力。唐代絞胎瓷器的出現,恐怕與唐代的外來文化,特別是外來的玻璃制作工藝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中國很早的時候就出現了原始的玻璃制品,古代稱為琉璃,也就是最早的含鉛玻璃。英國人李約瑟在他的《關于中國古代的玻璃》一書中將這類琉璃稱為paste,認為在東周以后中國人就已經開始制作玻璃了。現實考古發掘中,在新石器時代晚期、戰國和漢代的墓葬中都有古代琉璃制作的器物出土,如1975年湖南長沙楊家山18號墓出土的楚國谷粒紋琉璃壁、1959年安徽淮南蔡家崗出土的戰國谷粒紋壁等等。但是在唐代,人們卻認為玻璃是外來的,《冊府元龜》就曾記載西方使團來朝時以玻璃為貢,唐人段成式在其《酉陽雜俎》中說:玻瓈,西國之寶也。玉、石之類,生土中。或云千歲冰所化,亦未必然也。將玻璃列為與玉石相似的自然生成之物,可見其時對玻璃的認識相當膚淺。古羅馬時期西方的玻璃制作技術已經非常發達,1948年在河北省景縣北魏封氏墓曾出土一件網紋玻璃杯,杯壁僅有0.2厘米厚,內壁光滑,外壁有明顯的水平紋理,顯然是采用有模吹制方法制成的,且經科學測定為鈉鈣玻璃,是拜占庭帝國的產品,足可證明當時確有西方人帶來中原的玻璃制品。東羅馬制作的玻璃包括了純凈的無色玻璃和各類鮮艷的有色玻璃,還有以不同顏色的玻璃絞接起來的雙色或者三色玻璃,這在今天的威尼斯仍然能夠看到,而這種絞接玻璃所使用的技術與絞胎、絞釉陶瓷器如出一轍。因此,絞胎陶瓷器與絞接玻璃制品之間一定有著必然的因果關系,孰先孰后雖一時難以考證,但卻足以證實中國與西方悠久的文化、技術交流歷史。

            中國古陶瓷之絞胎陶瓷器


            唐 素面絞胎脈枕

            本欄目摘選自著名古陶瓷鑒賞家樓鋼的著作《中國古陶瓷鑒賞手冊》,為讀者提供了一種閱讀古陶瓷的方式。 絞胎陶瓷器物枕呈長方形,以切片貼合技術制作,素身無釉;胎體以絞胎形式制作,呈褐、白雙色混合,紋飾層層疊疊,在枕面上做出菊花般的紋路,在兩側做出水波紋,具有樸素的美。 絞胎陶瓷器物自唐代開始出現,延及宋代,宋之后就已消失,直到清代乾隆時期才又再出現仿制品,而其時絞胎技術已經失傳,只好采用人工描繪的方式畫上絞胎紋理。唐、宋時河南當陽峪窯、登封窯、鞏縣窯、扒村窯,山東淄博窯等窯口都有制作這類瓷器,同時還發展出絞釉貼面、絞化妝土飾面等技術。大部分絞胎瓷器表面施以亮青釉,少部分采用素面無釉的形式,直接顯示絞胎紋飾的魅力。 唐代絞胎瓷器的出現,恐怕與唐代的外來文化,特別是外來的玻璃制作工藝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中國很早的時候就出現了原始的玻璃制品,古代稱為琉璃,也就是最早的含鉛玻璃。英國人李·約瑟在他的《關于中國古代的玻璃》一書中將這類琉璃稱為“paste”,認為在東周以后中國人就已經開始制作玻璃了。 現實考古發掘中,在新石器時代晚期、戰國和漢代的墓葬中都有古代琉璃制作的器物出土,如1975年湖南長沙楊家山18號墓出土的楚國谷粒紋琉璃壁、1959年安徽淮南蔡家崗出土的戰國谷粒紋壁等等。但是在唐代,人們卻認為玻璃是外來的,《冊府元龜》就曾記載西方使團來朝時以玻璃為貢,唐人段成式在其《酉陽雜俎》中說:“玻瓈,西國之寶也。玉、石之類,生土中。或云千歲冰所化,亦未必然也。”將玻璃列為與玉石相似的自然生成之物,可見其時對玻璃的認識相當膚淺。 古羅馬時期西方的玻璃制作技術已經非常發達,1948年在河北省景縣北魏封氏墓曾出土一件網紋玻璃杯,杯壁僅有0.2厘米厚,內壁光滑,外壁有明顯的水平紋理,顯然是采用有模吹制方法制成的,且經科學測定為鈉鈣玻璃,是拜占庭帝國的產品,足可證明當時確有西方人帶來中原的玻璃制品。東羅馬制作的玻璃包括了純凈的無色玻璃和各類鮮艷的有色玻璃,還有以不同顏色的玻璃絞接起來的雙色或者三色玻璃,這在今天的威尼斯仍然能夠看到,而這種絞接玻璃所使用的技術與絞胎、絞釉陶瓷器如出一轍。因此,絞胎陶瓷器與絞接玻璃制品之間一定有著必然的因果關系,孰先孰后雖一時難以考證,但卻足以證實中國與西方悠久的文化、技術交流歷史。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