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解析陶瓷衛浴行業現階段轉型危機

            陶瓷衛浴行業現階段轉型危機“不再只追求量的增長,而是要在外貿結構調整、產業升級的大背景下,推動外貿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培育自主品牌,拓展營銷渠道,延伸產業鏈條。”這是商務部對首批外貿轉型升級示范基地提出的明確目標。福建省德化陶瓷基地、廣東省佛山建筑陶瓷基地、廣東省潮州陶瓷基地、湖南省醴陵陶瓷基地、河北省唐山衛生陶瓷基地等國內5大陶瓷產區,成為商務部認定的首批國家外貿轉型升級專業型示范基地。

            我國作為陶瓷出口大國,陶瓷行業面對全球化背景下的后危機時代,急需轉變外貿發展方式,這是時代的強音,更是發展的需要。這已經成為陶瓷業界的共識。

            福建省德化陶瓷盡管這些年生機勃勃,但是整個產業也面臨很多問題。近年來,由于受原材料漲價、能源緊缺、運輸費用增加等壓力影響,陶瓷企業陷入高成本、低利潤的困境,隨之而來的“用工荒”,對陶瓷出口企業更是雪上加霜。業內人士表示:“中國作為世界第一陶瓷出口大國,不能以低價、低質形象示人。我們希望通過建立外貿轉型升級示范基地來推動提高‘中國制造’的聲譽、形象,優化產品結構,推動外貿由大變強。”據介紹,輕工企業目前平均利潤率只有3%~5%,因此轉型升級也更為迫切。

            同時被列入名單的廣東省潮州陶瓷產區,其衛生陶瓷主要依賴出口和貼牌。早期企業的研發技術和品牌意識都比較薄弱,因此出口的量雖然很大,利潤卻并不高。隨著出口環境的變化和國內市場需求的增加,潮州企業逐漸把重心轉到國內。相關人士說:“為了改變外界對潮州衛生陶瓷的印象,潮州市政府和協會聯合企業做了大量的工作,一方面幫助企業增加在出口方面的談判技巧和議價能力,另一方面提升整個潮州陶瓷產區的形象,幫助企業打開國內市場。”

            業內人士認為,其他產區陶瓷企業爭相把總部和展示中心設在佛山,說明佛山陶瓷產業基地是有實力的,佛山陶瓷前期發展充分,產業鏈完善,各種色釉料、裝備等上下游產業都發展得比較成熟。據佛山市對外貿易經濟合作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國家在確定外貿轉型升級專業型示范基地后,還將對研發基地、檢測機構、信息公布平臺、公共展示平臺等進行相應的扶持。

            taoci52.com擴展閱讀

            陶瓷衛浴遭遇瓶頸轉型升級受制約


            日前,在2011中國陶瓷衛浴創新(廈門)論壇上,與會嘉賓對中國陶瓷衛浴行業創新的瓶頸和出路等問題和話題進行了深入探討和交流。創新有瓶頸,作為'十二五'重點工作之一的陶瓷衛浴業的轉型升級也存在著各種瓶頸和難題。

            轉型升級是'十二五'期間,我國陶瓷衛浴業面臨的頭等重任。面對新一輪更為猛烈、更具殺傷力的市場危機,在成本上漲、用工短缺、市場低迷、節能減排、出口遇冷、反傾銷、人民幣升值等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陶瓷衛浴業既面臨著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和有利條件,又存在著諸多制約瓶頸和發展難題。

            陶瓷衛浴業存在產業集中度低、產品附加值低、科技含量低、價格低以及高能耗、高排放、高污染特征,轉型升級是今后很長一段時間陶瓷衛浴業的主要任務。對此,陶瓷衛浴企業要增強轉型升級的主動性、創造性,把握轉型升級的主攻方向和突破口,從而有力地推進陶瓷衛浴業的轉型升級。

            制約陶瓷衛浴業轉型升級的瓶頸主要是:

            資源瓶頸。陶瓷衛浴業屬于典型的資源消耗型產業,多年來對各種不可再生礦產資源的消耗,已令一些陶瓷原料面臨枯竭,如黑泥、球粘土、優質高嶺土、優質長石等。而且陶瓷衛浴業是能耗大戶,是節能減排的關注對象,隨著國家節能減排力度的加大,一些陶瓷產區備受拉閘限電之苦。據介紹,國內陶瓷企業一年內消耗約2億噸陶瓷原料,燃燒4000億噸煤炭。對此,陶瓷衛浴企業要力推創新促進節能減排扎實有效,推進產品創新向薄型化、輕型化、輕量化、節水型等節能、節水、節材、降耗產品方向發展。

            成本瓶頸。受通貨膨脹和經濟過熱的影響,我國陶瓷衛浴業的生產成本不斷上漲,原材料價格、運輸費用、物流成本、倉儲費用、市場拓展與維護成本等都大幅上漲,據業內人士透露,今年陶瓷衛浴企業的物流成本平均上漲了5-10%,一些衛浴潔具產品的運輸成本上漲高達30%。受用工荒的影響,陶瓷衛浴企業的用工成本不斷上漲。業內人士認為,陶瓷衛浴業長期'低工資、低投入、低價競爭'的'三低'發展思路已是窮途末路,低成本擴展的策略已難以為繼,應改變'以量取勝'作法,通過創新加快發展低碳及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產品,提高市場競爭力。

            節能減排瓶頸。陶瓷衛浴企業推進轉型升級的挑戰之一就是節能減排,包括在低碳經濟、循環綜合利用、清潔生產、綠色產業、環保產品等方面推進陶瓷衛浴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節能減排是攸關陶瓷衛浴企業生存的大計,因此要重點轉變以消耗資源為經濟增長點的發展模式,推進節能環保在企業方方面面的開展和推廣,以建設資源節約型、環境友好型企業,打造'兩高兩自'型產品為主導,本著生態立企、環保立市的發展理念,從點到面、從內而外,不斷創新,共同推進行業、企業的轉型升級和可持續發展戰略。

            人力資源瓶頸。首要是用工的短缺,作為勞動密集型產業,陶瓷衛浴業的生產作業條件、環境及福利待遇等已越來越得不到年輕一代用工主體的青睞。其次是國際化管理、營銷人才缺乏,特別是職業經理人、國內、國際營銷精英方面的人才,研發創新及產品設計人才。陶瓷衛浴企業創新不給力,原因之一就是研發創新及產品設計人才缺乏。人力資源瓶頸不僅關乎陶瓷衛浴業的發展腳步和前景,更影響著陶瓷衛浴業轉型升級的進度和質量,涉及用工理念和發展理念,陶瓷衛浴企業要加大創新,推行機械化、自動化在企業的推廣應用。

            品牌瓶頸。品牌是陶瓷衛浴企業綜合素質的集中體現。我國陶瓷衛浴企業對品牌的認識有限,缺乏有效的品牌戰略,主要以OEM為主,自主品牌之路任重道遠。品牌不僅是企業或產品的'臉',更是體現企業和產品素質的'魂',打造品牌需要時間的積淀,需要誠信的支撐,需要執著的努力,更需要創新的動力和給力。我國的3000多個陶瓷衛浴品牌,但在國際市場上的影響力、知名度,微不足道甚至鮮有人知。一些陶瓷衛浴企業將打造國際品牌、成就民族自主衛浴品牌提上議事日程,但口號雖亮,但信心不足;目標雖大,但措施不力。

            結構瓶頸。這里所說的結構瓶頸,主要包括陶瓷產區結構不合理,產業結構不合理,產品結構不合理。遍地開花式的產區發展模式,耗費了大量寶貴的資源、能源和人力,導致產能過剩,加劇市場競爭,使產業發展的初級階段被無限期延伸拉長。由于行業準入門檻不高導致企業數量眾多,行業集中度不高,市場話語權微弱,缺乏在市場上一呼百應的領導型企業和品牌;產業鏈短,多處于'微笑曲線'的底端,沒能形成完整加長型的產業鏈條。受研發創新和市場環境的影響、制約,陶瓷衛浴產品存在嚴重的同質化、模仿盛行、產品雷同等現象。

            創新瓶頸。陶瓷衛浴業的創新瓶頸體現在:缺乏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和品牌,使得產品附加值低、競爭力弱;科技成果轉化推廣體系尚不完善,創新研發經費投入和科技人員比重偏低,資金投入結構和分配結構不合理;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新產品、新材料難以得到推廣;創新資源的有效整合和綜合利用不到位,各自為戰,相互封閉;缺乏必要的、科學的產業政策和行業規約,使陶瓷衛浴業的發展缺乏必要的正確的引導或導向。中國建材聯合會日前發布的《建筑材料行業'十二五'科技發展規劃》中,提出了建筑衛生陶瓷行業的創新發展目標:建筑衛生陶瓷設計和制造實現世界知名品牌的突破,藝術時尚高端產品原創設計制造水平與比例顯著提高,建筑陶瓷磚薄型化、衛生陶瓷潔具輕量化發展取得實質性進展,實現單位產品平均減少資源消耗10%以上。進一步體現出創新對于陶瓷衛浴企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性、迫切性和關鍵性。

            我國陶瓷衛浴業在轉型升級中存在的瓶頸問題,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依靠創新,加速轉型升級步伐,通過創造性地推進發展來解決。開創陶瓷衛浴業轉型升級的新局面,需要解決瓶頸問題。而只有突破這些制約陶瓷衛浴業發展的瓶頸問題,才會更有力地推進陶瓷衛浴業增強核心競爭優勢,實現由'中國制造'向'中國創造'質的躍進。

            唐山陶瓷界人士熱議陶瓷行業轉型升級


            市委書記姜德果8月8日就唐山市陶瓷行業發展情況進行調研時強調,要找準比較優勢,明確發展方向,加快陶瓷產業發展步伐。講話精神在全市陶瓷行業中引起強烈反響。

            唐山素有“北方瓷都”之稱,陶瓷工業歷史悠久,在全國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為唐山經濟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但不可否認,唐山陶瓷也有歷史遺留的負擔和現實存在的困難,使得唐山陶瓷在全國陶瓷行業群雄并起、不斷創新的競爭中步履艱難。

            作為全國規模最大的衛生陶瓷生產企業,惠達衛浴股份有限公司表示將以市委書記姜德果視察為動力,加快項目建設,今后三年企業的項目投資將突破10億元,使企業規模實力進一步增強。惠達衛浴股份有限公司辦公室主任蘇印成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惠達公司雖“貴為”全國最大,但是面對市場需求由高峰到低谷的嚴峻形勢,面對國內外同行業先進企業呈現迅猛發展的態勢,仍深深感到加快發展與轉型升級的雙重壓力。目前,惠達正在由國內最大的陶瓷衛浴生產商向國際化大型綜合生活家居集團轉型,正在打造的“惠達家居館”項目,就是企業完善產業鏈,由過去單一的陶瓷生產商,向整體衛浴服務商的一個轉型和轉變。另外,惠達還謀劃進行老廠區改造四期、五期項目,完成后惠達的衛生瓷產量可增加260萬件,產值達4億元。根據目前瓷磚的銷售現狀,惠達計劃在今年下半年對瓷磚生產線新進擴建,完工后墻地磚年產量可達450萬平方米,實現產值1.8億元。“完善企業產業鏈,從衛浴企業向綜合家居企業轉型,打造中國的宜家家居,成為世界級家居企業”成為惠達的宏偉目標。

            “姜書記的講話切中當前陶瓷企業的弊端,讓我們這些陶瓷人倍感責任重大,姜書記指明的方向也正是我們下一步整體提升的努力方向。”隆達骨質瓷有限公司相關負責人表示,生產工藝落后、設備老化,許多工廠還停留在來樣制作的低端水平上,已經嚴重制約陶瓷企業深層次發展。骨質瓷在價格上遠遠高于普通日用瓷,沒有與眾不同的特色就會失去現有市場。作為主要從事高檔骨質瓷生產和銷售的企業,隆達骨質瓷有限公司將發揮自身優勢,繼續在高、精、尖上多做文章,上檔次、出精品,讓老百姓覺得物有所值。同時,公司還將進一步提升產品品質,著力打造引領市場消費潮流的世界級知名品牌。

            唐山北方瓷都陶瓷集團第一時間召開專門會議,圍繞今后一個時期集團公司改革發展工作進行了討論。大家一致認為,認真分析自身的優勢和劣勢,按照宜進則進、宜退則退的原則,做好今后改革和發展是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集團將全力做好豐南陶瓷工業園區生產基地的建設與經營,依托現有行銷了幾十年并且已經被市場廣泛認可的“唐陶”“紅玫瑰”等知名品牌和新生產基地先進的裝備,努力開發生產高附加值、高技術含量的產品,不斷提高品牌產品的市場占有率。依托新園區良好的基礎設施和投資環境,推進企業產權制度改革,積極引進戰略合作伙伴,向新興產業、高技術產業滲透和轉移。加快企業改革,推進企業內部經營管理體制改革,建立現代企業管理制度體系,不斷提高企業的活力、市場競爭力和影響力。

            藝術+生活 引發陶瓷行業向創意產業轉型


            2009第一屆上海國際陶瓷生活藝術博覽會已于11月6日在上海世貿商城拉開序幕。博覽會以“chinaUnlimited,陶瓷無極限”為主題,集藝術與生活、文化與產業、傳統與當代、欣賞購藏與體驗互動為一體,在國際都市上海為中國陶瓷產業與藝術相結合、向創意產業轉型、打造國際品牌作出了成功嘗試。

            在博覽會展區內,國際館、名家館、新銳館、藝術館、生活館與體驗館等6個主題館將展出來自中國大陸、中國臺灣、日本、韓國、新加坡、美國、意大利、法國、西班牙、英國、拉美等國家和地區的知名陶瓷品牌和名家藝術作品。中國地區更有五大美院、著名陶瓷工作室、華光等國內品牌生活陶瓷企業聯手組成的強大陣容。正如展覽主辦方上海春季藝術沙龍有限公司總經理葛千濤所表示的,這是一個集藝術與生活、文化與產業、傳統與當代、欣賞購藏與體驗互動為一體的陶瓷生活藝術的博覽會。

            博覽會呈現出全新的模式,葛千濤在展覽現場向記者表示,他這樣做就是要努力做到藝術與生活相結合。而中國陶瓷要做到藝術與生活的結合,關鍵是設計。所以博覽會不僅把許多知名陶藝大師請來,還把許多知名的陶瓷品牌請來,更進一步請來了五大藝術院校陶藝專業的師生的作品,引入學院的、實驗的元素;也把漢光陶瓷等剛剛形成品牌的國內陶瓷企業引入。

            他表示,中國陶瓷這一古老悠久的文化,近幾年受到了來自西方文化的沖擊,許多國家的陶瓷正以時尚多變的器形與設計對傳統的陶瓷文化提出挑戰。而中國陶瓷行業的突出問題是產業結構不夠合理,產地之間互相排斥、缺乏溝通交流與學習,產品定位不清晰,低端陶瓷產品充斥市場。而目前國內大型陶瓷博覽會,還只停留在將陶瓷作為地方的工業產品推廣,一些企業缺乏品牌意識,缺乏獨立的銷售和展示終端,如品牌專賣、“城市”家具或藝術延伸品。但在日本、英國、意大利、西班牙,陶瓷已成為了創意文化產業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他認為,上海國際陶瓷藝術博覽會作為一個平臺,承載了中國文化復興的一部分夢想。如何構建激活當下中國文化,有層次、遞進式的傳播中國元素將成為上海國際陶瓷藝術博覽會的訴求。她將會讓世人看到一個由制造變為創造的理念轉型,將為陶瓷文化品牌的建立與傳播提供最佳的舞臺。

            他還透露,博覽會在他心目中的范本是米蘭國際家具博覽會。不管是巴塞爾藝博會、威尼斯雙年展等,他都覺得沒法和米蘭家具博覽會比。他要仿照米蘭打造上海的陶博會,讓中國以及全球企業家、藝術機構、藝術家、設計師能進行一場平等、自由的對話。他認為陶博會就像其主題“陶瓷無極限(chinaUnlimited)”一樣,會前途無量。

            宜興工業陶瓷變身行業“尖兵” 產業科技轉型


            近日,九榮特種陶瓷有限公司的“振蕩熱壓爐”研制成功并通過驗收。該技術填補了工業陶瓷生產的一大空白,將九榮的生產提升到國際領先水平。近年來,宜興加大工業陶瓷落后產能的淘汰力度,鼓勵企業把科技成果“嫁接”到產業提速轉型中,致力于把丁蜀打造成全國工業陶瓷產業高地。

            宜興工業陶瓷一直處在紫砂等藝術陶瓷的鋒芒之下,不過現在情況在逐步改變,例如宜興紫砂行業一年上百億的產值中,高技術的紫砂新材料已經占據了半壁江山。丁蜀鎮政府一位工作人員總結工業陶瓷近年“變身”的訣竅:一邊淘汰落后產能,一邊注入高科技不斷轉型升級。在關閉污染企業、淘汰落后產能的同時,為產業科技轉型打開了門。

            從2010年至今,丁蜀鎮堅決淘汰和整治落后產能,徹底關閉了380多家琉璃瓦生產企業,完成了宜興市琉璃瓦生產企業3年行動計劃,拆除瓷件生產傳統排蠟窯爐239座。“淘汰落后低效產能對整個地區行業來說,可以有效減少低水平的惡性競爭,使企業獲得喘息機會,加大科技投入,作出長遠規劃。”丁蜀鎮政府相關工作人員說。

            在淘汰落后產能的同時,企業科技創新成為主流。九榮特種陶瓷新研制出具有國際水平的“振蕩熱壓爐”,目前很多外企向他們伸出了橄欖枝;一方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投入1.2億元開發先進建筑陶瓷,利用太湖淤泥制造不燃型建筑墻體保溫材料,填補了國內建筑保溫無機材料的空白,該項目預計年銷售收入可達2億元;宜興非金屬化工機械廠有限公司實施的“大尺寸陶瓷高溫過濾管的制備”、“柴油車微粒捕集器壁流式陶瓷過濾體”等項目,被列入國家“863計劃”項目,企業擁有國家專利50多項,“宇星”牌產品被評為省名牌產品。從2010年開始,丁蜀鎮每年對陶瓷企業發展情況進行梳理,有針對性地“牽線搭橋”,推進政產學研活動。瑞爾精機與武漢科技大學簽訂了全面戰略協議,就產品研發、人才培養、科技轉化等方面開展全方位合作;宜興電子器件總廠、吉泰電子、陶都電力等企業“抱團”加強與科研院校的合作,并參與了國家相關行業標準的制訂,在同行業中獲得了“話語權”。其中,宜興電子器件總廠生產的金屬封裝外殼在“神六”工程中配套使用。目前,該鎮億元以上的陶瓷規模企業達14家,在建的單體投資規模在億元以上的陶瓷工業重點項目有6個,全面建成投產后將新增年銷售約15億元。一批行業“尖兵”的涌現,有力地助推丁蜀鎮成為工業陶瓷的產業高地。

            從材料到藝術 陶瓷行業進入轉型期


            今年以來,陶瓷行業遭遇了巨大的危機和考驗,市場低迷、需求下滑、出口受阻、成本高企,整個行業陷入了低谷當中。與此同時,推進建陶產業結構調整,加快轉變發展模式,實現產業轉型升級的呼聲越來越高。那么,行業該如何調整、如何轉型、如何升級?

            第一,從產業布局的角度做好產業轉型升級的科學規劃。行業協會和地方政府應進一步加強行業規劃從布局規劃階段就做到科學合理,不要讓陶瓷產業成為流動的污染產業。

            第二,從大規模低成本的數量型增長向質量效率型轉變。行業必須由過去簡單的數量型增長方式向科學合理的發展方式轉變。這就需要加強行業管理,實現總量控制,遏制新增產能和低水平重復建設,提升行業進入門檻,加快淘汰落后產能,以新技術、新工藝、新裝備為支撐,提升產品的附加值,向著質量效益型發展方式轉變。

            第三,大力推行建筑陶瓷保型化,利用廢渣生產輕瓷板或輕瓷磚。建陶行業"十二五"規劃當中,把陶瓷保型化列為重點發展項目,這對陶瓷行業資源的節約與利用是有益的。

            第四,凝聚行業力量,加強推進陶瓷原料設備施改項目。陶瓷行業是一個高能耗行業,能耗在生產成本中的比重相當高,約占40%左右。借鑒國外陶瓷生產先進經驗,陶瓷行業需要積極尋求技術上的升級改造。

            第五,由節能減排、清潔生產向循環經濟、生態文明建設轉變。十八大提出了生態文明建設,對于建陶行業而言可以說是具有特殊的意義。我們不僅僅要進一步加強環境污染整治力度,做到相對平臺化,更高保護和修護生態系統,加強與自然生態的和諧相處。

            陶瓷衛浴行業“瓶頸”聚焦 如何破局?


            我國衛浴行業從年初就受到央行加息,緊接著又是宏觀宏觀調控政策,房地產政策,還有原材料漲價的問題,所有的這些都讓陶瓷衛浴行業受到大大小小的打擊,這種情況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呢?

            一:低端市場堵塞擁擠高端市場順暢空曠

            現今那些小型的陶瓷衛浴企業普遍存在規模小、設備陳舊、產品單一、缺乏市場競爭力甚至靠貼牌生存等明顯劣勢。而幾個國外大品牌不僅把控高端市場,在價格上也越來越具備競爭力,逐漸在向中低端市場滲透,對中小陶瓷衛浴企業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考驗。

            有人說,中國陶瓷衛浴市場是中國人自己“讓”出去的,相互傾軋的中國企業讓國外企業坐收漁翁之利。很多土生土養的中國企業的壓力更多是來自本身,外部環境給企業的機會是平等的,自己內功不深、基礎不牢、營銷、成本控制不好,壓力才會大。只有占領高端市場,品牌才有地位;相反占據的份額越小,地位則越低。

            分析:據了解,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陶瓷衛浴消費市場,許多國內陶瓷衛浴品牌的性能和質量達到甚至超過了外國品牌,然而國外陶瓷衛浴品牌利用強大的資金實力和較高的品牌知名度,幾乎壟斷了中國高端陶瓷衛浴市場。除歷史原因外,國內企業品牌意識不強是導致這種局面的重要原因。

            陶瓷潔具不斷發展提升,越來越多的消費者在購買陶瓷衛浴產品時不僅關注產品價格、質量、售后服務,更關注品牌的知名度和商家的美譽度。如果企業還是停留在過去賣方市場的經營理念中,肯定會在市場競爭中處于不利地位,甚至被市場無情地淘汰,陶瓷衛浴行業進入品牌營銷時代。

            時評:中國陶瓷衛浴行業為何難做大


            前不久,應邀參加美國福祿(FERRO)公司佛山辦事處在陶瓷總部基地的成立慶典儀式,除了頗具歐式風情的自助酒會令人輕松愉悅外,還有福祿公司悠遠的歷史與龐大的規模引起了筆者的深思。

            眾所周知,今年的國內外市場大環境清淡,據說在第一季度,無論國內的空調還是汽車的銷量均急速下滑,連家電龍頭美的集團也大量裁員,而德國奔馳、寶馬汽車正通過全面降價來促銷,以減少歐洲車廠大批的庫存。在眾多行業大嘆生意艱辛之際,為何美國福祿反而加快拓展廣東佛山的業務呢?想必是看好佛山建陶乃至中國建陶的未來前景,因為高端建陶衛浴產品一直處在供不應求的狀態,而如何提高產品的檔次,除了引入一流的裝備之外,高水平的工藝技術與色釉料是生產高品質瓷磚衛浴必不可少的選擇。

            縱觀全球建陶業,陶機裝備以意大利SACMI執牛耳,實力超卓,但近年來廣東科達機電通過上市、并購、擴張,其整體實力與日俱增,不斷縮小與意大利SACMI在陶機裝備領域的距離。再看一看全球建陶色釉料業,以美國FERRO為老大,其年銷值接近200億元人民幣,在20多個國家進行生產制造,行銷網絡遍布全球100多個國家和地區,即使將國內前十名的化工色釉料企業的年銷值加起來,也可能不到其15%的規模。可以肯定地說,未來中國建陶品牌要邁向國際化,必須大大提升色釉料以及原料的生產規模與標準化,否則單靠裝備的規模化、標準化還是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產品穩定性的問題。

            此外,福祿公司為何能由美國走向世界,延續近百年歷史而屹立不倒呢?除了對品質苛嚴的要求成為公司一以貫之的經營理念外,還有一段詳細的關于“環境、健康和安全方針聲明”格外搶眼。無論國內的配套企業還是陶瓷衛浴生產企業,在下不才,幾乎從未見到過有如此詳盡的關心環境、健康和安全的企業聲明。反過來,時常聽聞的是某企業漠視員工的身心健康,連基本的安全保護措施都未做足,結果導致外來務工者既付出了青春,又付出了寶貴的生命。

            捫心自問,中國的制造業為何難以做大做強,為何難以邁出國門走向世界?其道理并不深奧,如果我們的企業老板只關心產值、利潤,而不關心環保與人身健康,不追求人與自然的和諧,這樣的企業即使在中國能找到野蠻生長的土壤,贏家通吃,但如果想將這樣不計后果的粗放式發展模式復制到全球各地,那恐怕是癡人說夢。

            深度觀察:陶瓷衛浴行業的候鳥遷徙路徑


            遷徙的候鳥和洄游的魚,在路途中來來回回,都是為尋找一個適合生存的環境。隨著佛山等老牌陶瓷產區產業轉移和升級,全國的新興產區如雨后春筍般興起,這不僅給承接產業的城市帶來了發展機遇,更是帶動了陶瓷行業人才的流動。行業內大批管理、營銷、技術人才,由沿海產區奔赴內地,尋找發展的機遇和平臺。因為新興產區企業管理機制不夠完善等原因,乘興而去的他們,大部分敗興而歸,回到“老根據地”,繼續找尋屬于他們的職業樂土。

            背景分析:產業轉移催化人才流向新興產區

            地域的發展政策和比較優勢,會引起產業轉移,產業轉移會給行業帶來發展變化,這是不可逆轉的趨勢。佛山產業轉移的熱潮,讓新興產區幾乎一夜之間在全國各地崛起,陶瓷產區遍地開花,陶瓷產業在全國風生水起。

            企業要發展,首先就要解決人才問題。產業的流動,自然也帶動了人才的流動。陶瓷行業是勞動密集型產業,落地生根于內地新興產區,在招收普通勞工方面占據一定的優勢,在營銷、管理、技術人才這一塊,則成為發展的短板。有行業人士表示,新興產區產業發展的前途,取決于這些企業能夠招募到多少有良好素質的管理、營銷人才。

            于是,這些新興產區的企業,紛紛上演了“筑巢引鳳”的好戲,用豐厚的待遇,廣闊的發展平臺等優越條件,吸引老牌產區的中高層人才。

            實際上,在大城市房價居高不下、生活壓力持續增長,二三線城市房價低、開銷小、壓力小、發展空間激增的情況下,大城市職場人士的就業觀念已經發生轉變,對生活品質的追求,在都市白領中興起了逃離“北上廣”的熱潮,紛紛到二三線城市去尋找青春安放之地。

            陶瓷產業向內地轉移,以及內地企業給行業中高層人才開出的優厚待遇、承諾的廣闊發展平臺,無疑是促使這些從內地到沿海產區“闖天下”的中青年高層人才流向新興產區的催化劑。

            32歲的孫振峰,從事陶瓷行業近8年,他前兩年從佛山輾轉到云南易門,現在又回到佛山。孫振峰告訴記者,他當初選擇去易門,因為佛山的產業轉移,導致當時所在的企業遭遇發展瓶頸,企業的人才流失嚴重,而當時內地新興產區發展如火如荼,他跟公司同事都認為,去內地會有更好的平臺和發展機遇,所以就去了易門。

            遷徙現象:就這樣飛來飛去

            俗話說得好,鳥要吃蟲,魚要覓食,哪兒滋潤就奔著哪兒去。“孔雀東南飛”似乎已經成為過去,像孫振峰這樣,因為在沿海老產區的企業遭遇發展瓶頸,奔著內地新興產區的發展機遇和平臺而去的,并不在少數。

            進入陶瓷行業近八年的徐湘軍,也屬于往內地飛的“職場候鳥”中的一員。徐湘軍畢業后,因聽說做陶瓷銷售有前途,便只身奔赴佛山。他從最基層的銷售做起,大大小小的企業去過好幾個,做到了營銷老總的位置。后來湖南岳陽產區的崛起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加上本身是湖南人,大學也是在湖南上的,便選擇去岳陽一家企業。在那家企業,他不少同事都是從佛山過去的,有的是為了離家近些,有的是因為企業給了很好的承諾,有的則是因為自認為有良好的發展空間。

            遷徙的地域不同,原因卻極為相似。46歲的程世平,從事陶瓷品牌策劃工作已經11年。他告訴記者,當時決定離開佛山到江西主要是考慮到離家近,程世平是景德鎮人,到高安工作,離家只有三小時路程。次要原因是高安的建筑陶瓷產業發展形勢很好,作為在佛山工作多年,且具有專業經驗的行業人士,工作起來得心應手,也可以將佛山的工作經驗帶到高安去,并期望短時間內有成效,在家鄉的陶瓷行業內做出點名堂。程世平說,內地建筑陶瓷產業發展潛力巨大,發展形勢良好。就他個人的經驗來看,內地陶企相關專業人才之間的競爭遠沒有佛山激烈,發展空間也足夠,而個人的工資和在佛山為同一水平。

            陶瓷職場人才的遷徙現象,除了從老牌產區到新興產區外,還有老產區之間的遷徙。現任職晉江市彩菱陶瓷工業有限公司銷售總經理的朱宏亮,就是2008年從佛山去福建的。他當時看好的是福建仿古磚發展的迅猛勢頭,對于人才從老產區流向新興產區這一現象,他認為,其實和他們從佛山去福建是一個道理:佛山人才濟濟,且處于飽和狀態,發揮空間有限;去到一個產業發展并不是那么成熟的地方,不僅可以高職位入職,而且個人能力可以充分發揮,進而實現人生價值。

            總結來說,職場候鳥們從沿海老產區遷徙到新興的產區,有四個方面原因:一是想找尋更好的事業發展平臺,實現人生價值;二是為更好的福利和待遇,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是生活的必須,人才因薪酬而流動,不只是陶瓷行業存在的問題;三是為避開老產區“人才濟濟”,尋找一片可伸展拳腳的新天地;四是往離家近的地方挪動,常言道,在家萬事好,出門步步難。

            然而,為著種種原因飛往內地新興產區的候鳥們,大多數未能找到期待的樂園,在失望中回到了原來的地方。徐湘軍告訴記者:“我認識的朋友中,從佛山等地去到內地的,大部分都沒找到自己所期待的平臺,找到了期待的歸屬,應該不會超過10%。”

            是水土不服,還是另有原因?

            問題解析:水土不服還是期待成空?

            對于企業來說,人才的流失,是一種損失,尤其是中高層人才的流失,更是企業發展原動力的一種廢棄,說得嚴重一點,就是扼殺企業的一種頑疾。對于個人來說,“遷徙”雖然對增加閱歷有幫助,但過于頻繁的遷徙,往往會打亂學習和工作的節奏,不利于職業道路的發展。所以,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都不希望發生這種“遷徙”現象。事與愿違,終究還是基于種種不可避免的現實原因。

            “職場候鳥”不能適應內地企業的環境,徐湘軍說了兩個原因:“一是內地企業機制的原因;二是內地企業老板做企業和用人的價值觀原因。”簡練的概括,不愿意詳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候鳥”補充了他的說法:“內地企業的機制比較陳腐,不注重人本身的價值,太注重企業內部的利益關系。老板做企業更關注短期的利益,不注重企業的長期發展,對人才缺乏清晰的認識。”

            孫振峰的說法與以上兩位幾乎一致。讓他失望的是:“內地企業的管理制度不完善,企業發展思路不明確。”與老產區企業相比,他認為,新產區“企業文化方面,內地一般架構簡單,側重生產、銷售。受資金、環境影響,更側重于眼前利益。沿海企業相對架構完善,制度完善,市場培養程度成熟、服務意識強,品牌化運作。用人方面更專業,崗位分工明確。”更重要的是,有一部分人已經習慣于這種模式,而管理制度的完善和企業文化建設,靠一兩個中高層去努力,是無法完成的。

            看一個企業有無發展前途,要看企業的管理水平和競爭、創新能力。企業經營者的市場分析與機會識別能力、重大決策能力等與企業的發展也休戚相關。有著一定工作經驗和人生閱歷的中高層職場人士,自然懂得甄別一個企業的優與劣,也會將自己的職業規劃與企業的發展相結合。當發現自己與企業不能共進退的時候,決裂在所難免。

            程世平告訴記者:“高安陶企最大的問題是企業家或高層管理者的思想意識。高安陶瓷企業對品牌的重視程度不夠,也不愿意投入,作為品牌策劃者,對這方面的感覺尤為突出。”當初是為了尋找一展拳腳的舞臺,體現自身價值,價值得不到體現的時候,即使要再次離鄉背井,他仍考慮離開:“我在高安工做了四個月便離職,原因是公司營銷總經理和董事長均沒有真正重視品牌的力量和品牌策劃以及市場推廣工作在建陶公司經營中的作用。這樣,原先對個人的承諾和對品牌發展的規劃,均有很隨意調整的可能性。對于這一點,感覺佛山陶企成熟很多,如有好的機會,會考慮重新回到佛山。”

            對于“承諾”,徐湘軍也深有感觸,他說:“當初去的原因應該是比較看好這個平臺,但實際上留不住人才的企業基本都是沒有給予一個真正的平臺。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待遇,但實際上待遇也被忽悠了。”他認為,“職場候鳥”這種遷徙現象在現階段的陶瓷行業來說是正常的:“轉出去是因為有待遇和平臺,轉回來是因為待遇和平臺與承諾的出入太大。”

            正應了成語“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當初選擇去內地發展,是為了發展的平臺和機遇,福利和待遇;后來選擇離開,也是為了這些。只不過剛開始是懷抱著對這些事物的期待,后來是因為期待不能達成而失落。

            候鳥之聲:我們找尋的,只是一個平臺

            這是一個物質的時代,也是一個理想的時代。在溫飽已不成問題的時候,人會將更多的精力投入到精神上,去追尋理想。當然,也有人說,現實的重壓將現在的人壓得難以喘息,在壓迫中迷茫地被潮流帶著走。事實上,每個時代,人要生活都不容易,現代人,特別是企業中的中高層,正因為對物質和理想的雙重追求,才會倍感壓力。

            從沿海老產區到內地新興產區的那部分人,多是企業的中高層人才,有豐富的經驗和專業知識的積累。這部分人,是企業“待遇留人”的對象,而實際上,更能留住他們的,是平臺。他們看待事物比職場菜鳥們有更長遠的眼光,把事業看成生活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想通過自己的努力在一個平臺上得到自己想要的,實現自身價值,而不會過分追求眼前的“金錢”,把事業看淡。“事業留人”比“待遇留人”更重要,因為追求事業的人會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二位。一個擁有清晰的事業發展規劃,能夠讓員工看見光明未來的陶瓷企業,對于追求事業成功的人,無疑是一片扎根成長的肥沃土壤,愿意留下來與企業一起迎接事業的成功。只是,這些“職場候鳥”,鮮有找到這樣土壤的。

            朱宏亮是“鮮有”的幸運兒。他所在的是個相對比較成熟的產區。不過,這個產區的企業也存在著跟新興產區相同的弊端:“企業對品牌不夠堅持,對‘空降兵’在思路、信任度方面有缺失,需要有耐力去跟企業磨合;在談品牌規劃時比較默契,但在實施過程中常常會與股東意見不統一,為職業經理人工作開展增加了難度,企業對經理人的期望也就有落差。還有就是家族氣氛比較濃,企業制度有待完善。”他愿意堅持下去,是因為他看見了未來的發展前景,在這個地方找到了適合自己事業發展的土壤:“我會堅持在福建。因為福建區域品牌、企業規模以及仿古磚發展潛力都在上升,營銷理念也在更新,加上第二代的接班,管理理念等都有改變和提升,對職業經理人工作的開展也更加有利,前景更加看好。”

            接受采訪調查的其他“候鳥”,則沒有那么幸運。孫振峰告訴記者,他跟他的一些朋友,有做管理的,有做技術的,有做營銷的,從沿海輾轉到內地,無不是胸懷理想,想干一番事業。不敢說為企業發展增磚添瓦,最起碼的要求是,自己要在企業中實現價值,并能與企業一起成長。但到了新的企業后,由于管理制度不完善,分工不明確,要么沒事可干,要么繁雜小事纏身。時間長了,就感到想干事業卻沒有用武之地,最終選擇了離開。換言之,就是內地企業把巢筑好,引來了鳳凰,結果鳳凰發現,那個巢其實是麻雀窩。要想把鳳凰留住,還得有名副其實的“鳳巢”。

            徐湘軍也說:“純粹的內地企業和佛山的陶瓷企業,在企業管理機制和企業老板自身等方面,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有,有很多方面需要完善。比如開闊視野,提升品牌,樹立誠信等等,否則,很難留住人才。”他對內地企業在近幾年的發展持樂觀態度,目前走中低端路線,這種定位還是基本契合市場定位和陶瓷產區區域特點的,“但是我分析,這幾年來,低價競爭越來越激烈,不謀求改變,以后會很艱難。”他也知道,成長中的企業比成熟的企業有更多的發展機會,只是在自身無力去改變環境的時候,等待環境的改變是很艱難的,更便捷的是去找尋一個更好的環境。

            他方觀點:企業老板:不調整心態,難適應水土

            上文提到,人才流失對于企業來說,是阻擋發展、扼殺企業生命力的頑疾。有眼光的企業管理者與經營者都懂得“愛才”、“憐才”,然而,“留才”確實是一門深刻的學問。看著好不容易招來的,具有專業知識和專門技能,素質較高的人才流失出去,企業老板未嘗不心疼。只是,這種“空降兵”式的高素質人才來到新的企業,必定會經歷種種不適。企業在發展中求變,卻不可能在瞬間應少部分人的理想狀態而變。大自然的土壤也是經過風蝕雨浸、滄海桑田,才逐漸形成的,而且并不是土壤生來就適合所有的種子成長。

            云南易門盛凌瓷業的總經理凌東旭曾跟記者提過,盛凌是云南唯一一家衛浴企業,他想讓云南的衛浴品牌走出去,在中高端市場占領一席之地。因此,他親自去廣東尋找專業的管理和技術人才,也有所收獲,只是這些人才到了易門之后,多數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現象。要么是因為沿海地區的生產技術跟云南高原地區有所差別,不能調整適應,做出創新;要么就是用從沿海地區帶來的管理方式,急切地想改變公司狀況,導致公司大部分員工不適應,進而有抗拒情緒,讓這些想一展抱負的管理者倍感孤獨。

            易門意達陶瓷也曾通過陶城報的招聘廣告,從廣東招攬了兩位管理人才,個人能力當然是過硬的。意達在云南屬于老牌企業,企業的實力也不算弱。但是,這些人才跟企業自身、跟企業其他員工的磨合,都成為問題。

            易門滇源瓷業總經理紀植強也跟記者提過,他愿意花高薪聘請有專業知識和技能的人才,但招聘人才難,留住人才更難。

            在這種情況下,云南南鷹陶瓷總經理林時躍甚至表示,高薪聘請人才他是贊同的,但他不會這樣做,他們公司從基層到管理層,大多數都是本地人,因為工資相對較低,人員也相對穩定。

            與以上幾家企業不同,貴州紅楓瓷業有限公司算是跟外來人才磨合得比較好的。公司總經理林厚榮表示,他們公司的管理層人才大部分都是從外地招聘來的。他說:“要在貴州這樣一個比較偏僻貧困的地方吸引人才,只有靠高工資。另外,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由于肯來的人比較少,所以人才之間的競爭沒多大,工作也就比較穩定。”當記者問到是否有來一段時間,感覺不適應又回原來的地方去的現象時,林厚榮笑道:“我們廠的管理層人員有一部分是以前跟我在其他地方干的,已經干了四五年了。新來的,工資給得高,公司又給他們提供了發展平臺,自然就很少有倒回去的現象。”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解析陶瓷衛浴行業現階段轉型危機》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解析陶瓷衛浴行業現階段轉型危機》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衛浴瓷器質量鑒別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