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行業協會深圳“收編” 不再擔任“二政府”角色

            已經是下午5時,下班時間快到,深圳市行業協會服務署綜合協調處處長鐘禮銀還在和他的上司討論有關行業協會的各類問題。

            新的《深圳市行業協會暫行辦法》(以下稱《辦法》)于7月1日正式實施,鐘禮銀這些天一直奔走于各協會之間。去年5月,深圳創造性地成立“行業協會服務署”后,共“收編”了200多個行業協會,全市行業協會“九九歸一”。

            各行業協會回歸為企業服務的“本位”,不再擔任“二政府”角色。據稱,這是深圳實施行業協會“民間化”的計劃之一。

            在上海、大連、浙江等地,“收編”工作還在進行之中,但這一工作進展得并不順利。《廣東省行業協會條例》擬以法規的方式治理處于混亂中的各類行業協會,此《條例》六易其稿仍未出臺——不是所有的協會都情愿被“收編”。

            強制解除協會“割據”

            鐘禮銀交給記者幾份資料,這些資料顯示,深圳市的各類行業協會在“收編”前分別歸屬31個部門管理。多頭管理的一個結果是,同一行業出現了兩個、三個甚至是更多的同類行業協會。

            這類現象并不只是在深圳存在,一些地區還存在“一業6會”的奇特“景觀”。廣東省佛山以出產陶瓷而聞名于國內,在整合之前,佛山共有陶瓷協會、陶瓷商會、陶瓷工業協會等區、鎮一級6家協會,業內企業為此深感其痛。

            廣東蒙娜麗莎陶瓷有限公司董事張旗康說,佛山“早就應該對陶瓷協會進行整合了”。以前的陶瓷協會“諸侯割據”,各管一方,佛山陶瓷業像一盤散沙。另有企業負責人說,以前的陶瓷協會以往只知召集企業開會、吃飯,不能實際地組織,反而成了企業的負擔。

            佛山市政府決定治理佛山陶瓷協會多頭管理的混亂局面,將6家同類協會整全成一家。據稱,新成立的佛山陶瓷協會沒有行政級別,當地政府下放了一批職能給行業協會,使協會能發揮應用作用。

            與佛山的單一行業的多家協會的整合行動相比,深圳的“整合”更為徹底。深圳市這次收編的行業協會包括各類商會、聯合會、同業公會等,深圳市市長許宗衡簽發的《辦法》要求,全市各行業原則上“一業一會”。

            如《廣東省行業協會條例》(以下稱《條例》)的類似規定一樣,這樣的規定曾引發行業的“動蕩”。行業人士對《條例》爭論的焦點集中在“一業一會”還是“一業多會”上。如果《條例》獲得通過,有相當一批行業商會將被列入“非法”行列。面臨被取締的尷尬境地,各行業商會在據理力爭,他們贊同“一業多會”。

            深圳的“收編”之舉再次引發紛爭,但在深圳各部門的協調下,紛爭很快結束。深圳市行業協會服務署(副局級建制)作為全市各行業協會的惟一指導機構,對各協會行使指導及監管職能。

            深圳市行業協會服務署副署長肖葵葵說,紛爭得以很快平息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政府下放了很多職能給各行業協會。鐘禮銀則告訴記者,原來歸屬深圳市經貿部門及各部門的行業協會現已全部“獨立”,深圳市行業協會服務署也不是這些協會的“婆婆”,而是為各協會提供服務,指導協會發展。

            破除協會“二政府”色彩

            “把政府不該管的事讓給協會管,而政府以前沒做好的服務則由行業協會服務署來做。”肖葵葵說,行業協會應該回歸其“本位”——維護行業企業的利益,為企業提供服務。

            之前,因為一些協會服務不到位,內業企業便合力“造反”。廣東省五金機電商會會長勞健斌在接愛記者采訪時抱怨說,廣東五金制品協會這個“二政府”早已是名存實亡,它不能很好地為企業提供服務。因此,他聯合一些企業發起成立了“廣東省五金機電商會”。

            與企業界的意見相似,專家亦認為,一些協會成了其主管單位的“養老院”。河北省工經聯會長岳宗泰認為,協會“二政府”的作用曾得到重視,現在這種體制所產生的弊端越來越明顯:條塊分割帶來重復建設、盲目發展;企業間的客觀經濟聯系被割斷,阻礙行業、產業健康發展;政企職責不分,極大地阻礙了生產力的發展等。

            專家說,行業協會回歸“本位”后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比如參與國際貿易談判的協調等。有協會負責人認為,要使協會真正“回歸”,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行政管理體制改革的突破口。

            深圳市行業協會服務署負責人說,深圳市政府將屬于協會的職能全部下放。今后,政府在委托協會提供一些服務時,還需要向協會支付相應費用。

            行業協會的國際化努力

            與深圳的“收編”行為相似,國內一些地區也在進行業協會的“整合”工作,行業協會的作用越來越被各地政府所重視。業內人士認為,協會的“本位”應該是維護企業的利益,重視協會的作用是國際“大趨勢”。

            而中國民間石油商會的成立被認為是“大趨勢”的一種體現,它甚至受到國外同行業的高度關注。去年12月11日,籌備一年多的全國工商業聯合會石油業商會(CCPI)成立。“石油商會成立的一個直接目的,就是利用商會這個平臺,欲籌資近百億元,打造石油產業基金。50多家民營油企希望通過石油商會聚集百億資金進軍海外,獲取更多的油源。”石油商會會長龔家龍說。

            在國際市場中扮演重要角色被專家認為是行業協會國際“大趨勢”的另一體現。在中歐、中美紡織品貿易摩擦中,各地的紡織服裝行業協會、商會在試著引導企業進行突圍,努力使企業減少損失。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中國紡織工業協會等協會負責人說,他們代表的就是企業的利益。

            雖然行業協會的作用逐漸在放大,但有專家說“這還遠遠不夠”。與國際上的一些行業組織相比,國內的行業組織力量還很弱。比如歐盟紡織服裝協會,它能使中美貿易出現激烈爭端。該協會主席菲利普。利貝特FiliepLibeert說,他們代表歐盟紡織品廠商,向歐盟委員會表達自己的立場,以維護生產商的利益。

            我們從深圳的“收編”行為中,也看到了國內行業協會的“國際化”努力,這種努力有理由讓業內人士感到樂觀。《深圳市行業協會暫行辦法》明確規定,行業協會“代表行業內相關經濟組織提出反傾銷、反補貼調查或者采取保障措施的申請,參與反傾銷應訴活動。”另外,行業協會還“參與制訂業界標準、發布產業損害預警”等職責,協會的國際作用得到強調。

            現在問題是,我們國家還沒有一部有關行業協會的法律。業內專家稱,深圳率先出臺試驗性的地方文件,或可以為行業協會立法積累經驗。而鐘禮銀及肖葵葵等人告訴記者,深圳也沒有現行的方案,行業協會完全“民間化”還有一段路要走,“我們也在摸索之中。”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