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西安歹徒凌晨哄搶展銷瓷器 展銷商滿臉鮮血

            夏先生頭部被砸傷

            昨日凌晨,十多名歹徒沖到西安市電子商城附近的江西景德鎮瓷器展銷區,搶走了價值14萬元左右的瓷器產品,一名商戶在與哄搶者搏斗時受傷,頭部縫了10多針。警方目前已經介入調查。

            昨日凌晨1時30分,在西安市電子商城附近的瓷器展銷攤點的經營者大都已回去睡覺,只留下4名商戶代表在值勤,負責50多家的瓷器展銷點的安全保衛工作。這時從太白路上過來了15人左右,一開始在東面的路邊看瓷器,隨后向西走,快要走到瓷器展銷區的盡頭時,他們紛紛下手“拿”瓷器,抱的抱,扛的扛,看到有人看守就向西跑,一名商戶看到后,急忙叫醒同伴追趕。一名62歲的看守者被來人一腳踢中右肋,30多歲的夏某頭部被瓷器擊傷,他的頭上、臉上滿是鮮血。

            夏某告訴記者,他看到有人搶瓷器時立即制止,并在后面追趕,對方掄起一個瓷器就砸,他急忙向后躲,并掏出手機準備報警。誰知兩個人將他抱住不放,并搶奪他的手機,這時另外一人掄起的瓷瓶剛好砸到他的頭上,血立即流了下來,幸好另一個同伴及時追來,否則連手機也會被搶。隨后他們報了警。

            一位姓謝的商戶告訴記者,他們都是江西景德鎮的,半月前在當地瓷器協會的組織下到西安展銷。經初步清查,被搶的瓷器除一只大水牛(約2萬元)外,還有8個大花瓶(每個約7000元)以及其他產品共30多件,共涉金額約14萬元,涉及到10多個展銷戶。目前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電子城派出所已介入調查。

            taoci52.com精選閱讀

            展銷 長治展區揮淚砸瓷器


            在長治展銷景德鎮瓷器的瓷商,眼看著瓷器展覽場地的租期已到,可瓷商們連回家的運輸費用都未賺到,無奈之下,他們5月22日在萬博裝飾城附近的展覽現場上演了令人心碎的“砸瓷秀”。

            22日上午,本報記者接到讀者熱線,反映景德鎮的瓷商紛紛砸毀展銷瓷器的情況后,立即趕到現場。只見一名瓷商手舉一只精致的花瓶高聲喊道:“原價200多元的瓷器,現在80元有人要嗎?”見無人應聲,瓷商兩手一松,花瓶落地變成了碎片。其他瓷商紛紛仿效,頃刻間百余件大小不一的精美瓷器粉身碎骨。記者在現場看到,展位上的瓷器大量堆積,盡管瓷商們已經將瓷器的價格大幅度調低,但是購買的人依然很少。

            據了解,前來展銷瓷器的商人中有不少是下崗工人,進貨的錢是通過東挪西借才湊起的,由于先期對市場了解不充分,營銷策略不對頭,除了降價甚至虧本出售,他們沒有別的辦法。瓷商已經決定將所有沒有包裝材料的瓷器給錢就賣,沒有人買就砸碎,因為沒包裝運回景德鎮也會成為碎片。

            誰冷落了瓷器展銷


            遠道而來的江西萬余件瓷器,近日在省體育場拉開展銷帷幕,然而,與以往展銷相比,無論是購者還是觀者均少得可憐,展銷會呈現出“門庭冷落車馬稀”的凄涼景象。那么,是誰造成這一尷尬局面,砸了瓷展的買賣呢?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這樣的瓷展在本市先后舉辦過十幾次,平均一年兩次,均以來自江西的瓷器為主。隨著市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瓷器已從以往單一的實用性拓展到收藏、觀賞領域,應當說,在本市還是有很大市場的。參展商也正是看準了這一行情才不遠千里而來。可是,在以往的這類展銷中,商家放出的“口風”均是“聽信傳言,輕率來并,賠本甩賣……”對此說法,省城的其他媒體還以同情的筆調發過報道……一而再,再而三,怎么每次都是輕率來并?有過購買或參觀經歷的人首先感到了其中的貓膩,他們對商家失去了信任,而后敬而遠之。雖然,挑選一件上好的瓷器,應當是非常專業的事,多數市民對此較為陌生,但他們完全可以鑒別商家的報價,至少是價位高的為“優”,反則為“劣”吧?那么,商家的報價又有多大的準確性呢?居住在太原銅業公司的一位李師傅說,去年他在同類展銷會上花260元買了一對花瓶,就是商家號稱的“輕率來并”價,這次還是這些外地商家,但同樣的花瓶僅要價200元。

            記者在現場看到,空曠的賣場上購者寥寥無幾,還沒有經營者多。一位30多歲的女商家說,展銷三天賣下的不夠1000元,連場地租賃費也不夠。另一位經營商說,來過太原幾次,這次是最差的一次。

            一位市民說,賣家一會兒說是“賠本價”,一會兒說是“最低價”,對此他不敢貿然掏腰包。誠信待客,是任何商家都該遵守的原則,幾年的市場經濟,消費者已逐步成熟,如果只為眼前利益而急功近利,市場的報復肯定也是無情的。

            內蒙展銷 遭遇暴徒打砸


            5月5日,讀者王先生向本報記者反映:“我們是來自江西省景德鎮市的瓷器經銷商。不知什么原因,今天凌晨有一伙人手持砍刀、斧子將我們展銷的瓷器砸爛。事發后,我們報了警。”

            當日10時30分左右,記者來到內蒙古自治區商品交易中心北廣場,看到這里展銷著大大小小各類瓷器,其中一部分瓷器被砸爛,地上到處都是陶瓷碎片。據一些瓷器經銷商介紹,這里共有來自江西省景德鎮市的24家瓷器經銷商展銷瓷器。在此次事件中,11家瓷器經銷商的100多件瓷器遭到不同程度的打砸,被砸爛的瓷器價值20多萬元。吳女士對記者說:“事發時間為5月5日零時50分左右,當時我和其他3個人正在值班看管瓷器,突然來了一輛白色面包車,車上下來六七個男子。他們手持砍刀、斧子先將北廣場附近一間辦公室的兩塊玻璃砸爛,隨后又將展銷的瓷器砸爛后逃走。在打砸過程中,他們還對我們進行追打,幸虧我們跑的及時,才沒有受傷。”對此,不少經銷商表示,他們已經在這里展銷瓷器10多天了,期間并沒有得罪過什么人,此事的發生讓他們感到意外和擔憂。

            隨后,記者從新城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直屬四中隊了解到,目前他們已經受理此案,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廈門“景德鎮瓷器展銷”未經審批


            近日,一些廈門市民趕到體育東村某大廈前挑選質量低劣的瓷器。他們樂此不疲地和商販討價還價,把高額的價格壓低數倍后,得意地從錢包里掏出鈔票,好像自己占了很大的便宜。一中年女士說,買件價格低的瓷器做裝飾品,效果和正品差不多。一陳姓老先生卻非常氣憤地說:“我去了景德鎮廈門陶瓷藝術中心后,才發現這些商販的玩意完全是下三濫的東西,一點價值也沒有。”

            當天中午,一右肩挎一個黑色小皮包的中年女士相中了一件瓷盤。商販出價700多元,她最后講到幾十元的價錢就買到了。記者問她是否懷疑瓷器的質量,她卻說,能湊合就行了,反正是個擺設。記者又問了幾個買主,他們都一致認為,價格能講多少就看你眼光了,買個玩玩也無所謂啊。

            景德鎮駐廈門辦事處負責人說,這些無證非法展銷的商販是社會上的閑雜人員,大多不是景德鎮人。他們根本就沒有小作坊,沒有小工廠,而是從全國各地產瓷區低價收購偽劣產品,然后打著景德鎮的招牌到處蒙騙。像這樣的展銷在廈門不是第一次,大家都明白是一場騙局。“我們從一些公安部門那里就拿到了收繳的8000多個護照,一些不法商販在國外已經制造了惡劣的影響。”

            記者從市工商局獲悉,凡要在廈門展銷的活動都要經過市工商局審批。然而,這次展銷并沒得到市工商局的審批就布置在人行道上,已經三天了卻沒人來管管。

            從事藝術的魏先生說,是一種文化,它不僅屬于景德鎮,更屬于一個民族,一個國家,甚至是世界的文化遺產。對于那些買主,魏先生很奇怪說,正宗的陶瓷會擺在地攤上嗎?只要動動腦子就明白啊。他們這種葉公好龍式的愛,完全曲解了擺設的價值。

            景德鎮瓷器展銷又鬧糾紛


            11月8日來廈門的景德鎮民間瓷器展銷團,昨日又與場地方——濱北某大廈物業發生糾紛。原來信誓旦旦表示不會有問題的中介人故伎重演,再度失蹤,留下瓷商和物業保安差點發生沖突。

            本報11月9日曾發表文章,關注4·26世貿廣場那出鬧劇是否會重演。當時一名組織者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曾表示他們會守法經營,爭取給廈門人民留個好印象。但展銷時間臨近結束,不該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據筼筜工商所介紹,得知這個展銷團在轄區內辦展銷后,他們隨即到現場調查。根據國家工商總局的《商品展銷會管理辦法》規定,由單位舉辦的展銷會需向舉辦地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申請辦理登記;縣、地級人民政府舉辦的展銷,應向舉辦地更高一級的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申請辦理登記。經核發《商品展銷會登記證》后方可進行。這個展銷團因不能提供相關手續,筼筜工商所當即對其下發《責令改正通知書》。瓷商以補辦手續為由得以拖延,同時還主動寫下不鬧事的保證書。

            場地出租方的物業部門得知展銷團沒有相關手續、被工商部門責令整改后,根據合同條款,提出終止場地租賃合同協議,中介人也簽字同意。但瓷商們并沒有履行協議,而是繼續在該場地展銷。

            22日是原定場地租賃合同的結束期,但瓷商們依然沒有撤展跡象。而此時中介人也突然不見蹤影,瓷商們以生意不好、押金在中介人身上、現在以無錢打包和雇車回家為由要求繼續拖延。場地方不同意,并于當晚采取斷電手段。昨天上午,場地方再次催促瓷商打包撤展,仍遭拒絕。大廈保安欲關上卷閘門時,瓷商情緒失控,一度險些和保安發生沖突。大廈物業方面只好報警,現警方已介入調查。

            廣州展銷 產品真假難辨


            訊:“清貨空鋪,最后1天,黃金當鐵賣”、“全場一折起”……如此瘋狂的廣告語貼滿店面,近年來多家“展銷會”店鋪在廣州街頭巷尾冒出。這些瓷器是貨真價實的嗎?展銷會上能淘到名家真品嗎?展銷會背后是何種經營模式?日前,記者走訪了多家展銷會,并采訪到業內人士和知情者,發現里面暗藏不少貓膩。

            展會主力:多為景德鎮周邊農民

            “民間組織的景德鎮瓷器展銷本地俗稱‘跑會’,足跡遍布國內各大城市”。江西景德鎮某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洪林(化名)深諳這一行的經營模式。他說,這一行由來已久,興起于1990年左右,特別是在景德鎮十大國營陶瓷廠改制后,大批下崗工人湊在一起,打著景德鎮千年名鎮招牌走南闖北,去各地租空地、鋪位搞展銷會賣陶瓷。

            今年49歲的景德鎮人吳軍(化名),曾一度加入跑會大軍。吳軍曾是景德鎮某國營陶瓷廠工人,2001年下崗后幫妻弟“跑會”。2002年,吳軍開始單干,這次一跑就是兩年,最長的一次在外面轉了8個月,最初從景德鎮瓷器市場拿了1000元的貨,兩個多月下來凈賺1.8萬。

            拉到外地的瓷器賣不完怎么辦?吳軍表示,賣不完的貨就會被跑會的景德鎮同鄉“一槍打”,就是對尾貨估個價,然后全部買走,價格低得可憐。

            據吳軍了解,現在景德鎮人“跑會”已轉低潮。一是因為城市租金太貴,“跑會”的經營風險增大;二是人們對展銷會參差不齊的貨源有了認知,各種不當營銷手段也引發質疑,讓散落城市街頭的展銷會日漸蕭條。

            吳軍表示,現在“跑會”的人主要有兩類,一類是最初參與“跑會”的陶瓷廠退休工人,另外一類則是景德鎮鄰市鄰縣的農民,例如上饒市、九江市、撫州市,這些農村人口是現在在全國各地辦陶瓷展銷會的主力軍。

            “開始我真的賺到了不少錢,一次‘跑會’多則兩三萬,少則也有一萬元進賬。”吳軍對于“跑會”初期收入相當滿足,但現在常聽“跑會”的朋友抱怨“錢越來越難賺了”。

            近日,記者在體育東路、濱江東路等多家景德鎮瓷器展銷店鋪走訪,不少店主都一邊拍胸脯,一邊掏出身份證,向記者保證瓷器絕對是景德鎮的。

            “跑會瓷器中40%~50%不是正牌景德鎮瓷器,展銷會貨源主要由景德鎮瓷、福建德化瓷、潮州瓷等組成。”吳軍表示,在外地瓷中,跑會者最愛拿潮州瓷搞展銷,因為它外形好看。“各地展銷會上潮州瓷比重很大,在景德鎮批發市場上都可以直接拿到潮州瓷。到了展銷會就被貼上景德鎮標簽,混在一起,不是行家根本無法區分。”

            洪林告訴記者,現在很多景德鎮的陶瓷廠熱衷從潮州、福建德化等地引進白胎,然后進行粉彩、手繪、包裝成品后返銷出去。

            “有的只是簡單加工,有的沒有加工就直接批發,這一進一出,身價比原來高出數倍。”吳軍直言,簡直就像“鍍金”一樣,潮州瓷白胎經景德鎮作坊加工,或者以成品瓷直接進入批發市場,被跑會者收購,搖身變成景德鎮瓷器,運往各地銷售。“各地展銷會上潮州瓷過去占30%左右,現在也不少于10%。”吳軍表示。

            對此,江西協會一位工作人員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景德鎮有大量陶瓷手工作坊,因此瓷器質量參差不齊。“景德鎮是瓷器之都,但不要認為景德鎮的瓷器都是高檔瓷器”。他表示,打著景德鎮精品瓷器名號的展銷應該到協會登記,但廣州的展銷會基本都無記錄,不排除假冒可能。

            證書真偽:“收藏證書”印刷店可買到

            記者走訪多家景德鎮瓷器展銷會時,不時有店主向記者推薦“大師瓷器”,并拿出一份“收藏證書”大力推銷。

            在濱江東路一家景德鎮瓷器展銷會店鋪,只見一個青瓷花瓶旁放著一份封皮皺皺巴巴的“收藏證書”。記者發現,這些證書印刷粗糙,多為相紙打印。證書左側一般印著“名家”簡介,右側則是一幅或多幅瓷器作品的照片。記者在網上搜索,發現一些作品確實能與這些名家的作品相對應,但卻無法辨別真偽。

            對于各式真假證書,吳軍也毫不避諱。他表示,不排除在展銷會上淘到名家真品,但是可能性微乎其微。有些攤檔附送的“收藏證書”一看就是假的,都是批量印刷的。“其一,在景德鎮批發市場附近的印刷店可以隨意買到,簽名有的是跑會者自己填上的;其二,瓷器批發商為了配合瓷器銷售,有時也為待售瓷器配一個假收藏證書。”

            吳軍表示,在展銷會上買瓷器,最重要的是看瓷器本身,證書不具說服力。

            現場調查

            “大甩賣”:店主不看標牌隨意給價

            經過幾天的走訪,記者發現,廣州街頭的這些展銷會多分布在天河商圈、江南西商圈、上下九商圈等旺地,多是短期租賃經營,店內店外懸掛著的促銷廣告也都如出一轍,不是“清貨空鋪,最后1天,黃金當鐵賣”,就是“全場一折起”等。

            在濱江東路與下渡路交界處的一幢居民樓下,就有一家商鋪掛著“展銷會”的橫幅。60多平方米的店鋪,沒有任何裝修,僅擺放著一些貨架和各式瓷器。記者發現,這家“展銷會”的展品分為內外兩層。外層主要是一些千元左右的瓷器品,以貼花制造為主。內層則是一些上萬元的瓷器,其中有一款自稱是某位名家之作的,標價高達6.8萬元,附帶一份收藏證書。

            半小時內,只有記者一人光臨該店。記者詢問一個標價為7800元的青花瓷的售價,店主表示2000元可以拿走,轉了一圈返回再問,他又表示可以再打5折。

            記者多次問價發現,店主根本沒有看標價牌,每次價格都是隨意給出,或者直接詢問記者“你說多少錢,合適就給你”。他告訴記者,自己是景德鎮人,在廣州做展銷會的,基本都是老鄉,這些作品都出自“景德鎮大師之手”。

            不過,在這些“展銷會”內,像這些標價過萬的所謂的“大師作品”,問詢的人并不多。一些師奶挑選的,多數都是幾十元到一百多元的瓷器。“看中的不是收藏價值,這么大一個花瓶,圖案也挺好看的,所以就買下了。”花了300多元買下一個花瓶的林伯說。

            業內揭底

            溫馨提醒:景德鎮名家作品可上網或致電查詢

            江西協會工作人員介紹,景德鎮的瓷器分為日用瓷(家用的茶具等)和藝術瓷(觀賞花瓶等),對于價位較高的藝術瓷來說,判斷其優劣的主要標準是畫家的名氣,另外就是造型、畫工、質地等等,景德鎮的主要名人名家在協會里都有記錄。“消費者可以上網查詢,也可以致電咨詢”,該工作人員表示。

            對于想購買景德鎮瓷器的消費者,該工作人員還提醒說,如果想購買高檔的景德鎮藝術瓷器,最好由懂行的人陪同購買,并且到信譽度高的店里購買。對于打著“甩賣清倉”旗號的景德鎮精品瓷器展銷會,他提醒消費者,這種店面多為短期經營,陶瓷是否為景德鎮真品難辨,要謹慎購買。

            冒牌“景瓷”深圳大展銷


            “39名景德鎮市民在深圳陶瓷展銷失敗后,有展銷商哭訴急需錢來安葬家中死亡多日的老父親,以此博取顧客同情。”3月27日上午,深圳周先生告訴記者這樣的消息。記者立即向景德鎮市瓷局求證,瓷局認為這是外地陶瓷展銷商在破壞景德鎮的聲譽。

            27日上午,深圳市民周先生致電記者,有39人自稱是景德鎮市民在深圳羅湖區春風路展銷陶瓷數日。3天前,展銷商為了銷售陶瓷,通過各種坑蒙拐騙的方式哄抬陶瓷價格。從26日開始,由于展銷即將結束,一些展銷商竟然跑到馬路上攔截深圳市民,用一副痛苦的表情訴說家里遭遇種種不幸。甚至有展銷商在攤位前掛起白布和麻袋,說家中老父已經病亡多日,無錢安葬,如果陶瓷不能推銷出去,就不能回家辦喪事,以此博取深圳市民的同情。展銷商的這種做法引起了深圳市民的強烈不滿,當地媒體在報道中說展銷商如此行為與乞討沒有區別。

            記者隨即致電深圳的朋友,確認此事屬實。27日中午11時,記者和景德鎮市政府副秘書長、瓷局局長黃康明取得聯系。黃局長告訴記者,他也聽說了類似的事情。景德鎮對陶瓷展銷有著嚴格的規定,按理說這種事是不可能發生的。經查,這些陶瓷展銷商果然都不是景德鎮市民,而是外地人打著景德鎮的旗號在破壞景德鎮的聲譽,景德鎮市瓷局將會對這件事情展開深入調查。

            景瓷展銷已成眾矢之的


            八年多來,瓷都景德鎮由于陶瓷品種豐富多彩、品位高雅,自發地形成了一支又一支展銷大軍,他們將景瓷配套成龍,活躍在我國各大中城市進行展銷,后來還發展到國外,形成了一道道奇異的風景線。這些“游擊隊”在早幾年也碰到過一些好運氣,但現在由于他們幾乎已經對全國的大中城市都逐一進行了“掃蕩”,再也不能激發當地市民的新鮮感和好奇感。而負面影響已充分暴露,所以景瓷展銷已成眾矢之的并顯示出日暮途窮的困境,展銷隊伍的營利可能和營利水平越來越低。

            由于展銷隊伍素質低,展銷時間有限,布展形式簡陋,即使許多名瓷器也往往在限定時間內賣不出去,最后只好低價甩賣。

            這就使得這塊閃閃發光的金字招牌不斷貶值,一位知名潔具品牌的老板在一次有景德鎮市分管陶瓷的副市長等領導出席的聯誼會上動情地說:“我們一個馬桶賣幾千元錢,而景德鎮那么好的花瓶只賣幾百元錢,甚至幾十元錢,那怎么干得下去?景德鎮的牌子都給他們賣掉了,看到他們在風雨之中、烈日之下守生意,又覺得他們可憐!”

            作為展銷隊伍的衣食父母,廣大消費者現在也被展銷隊伍教“刁”了,許多消費者發現展銷前期的價格遠遠高于后期的甩賣價格,不少消費者產生了上當受騙的感覺,有些人怨氣頓生,對景德鎮人產生了不可信賴的感覺,產生展銷前期大家看而不買,等到展銷隊伍真的要轉移,揮淚大甩賣的時候才買,這就使得展銷隊伍陷入困境,難以盈利。

            現在的景瓷展銷隊伍已由盛轉衰、士氣低落,許多人繼續展銷只是出于無奈,找不到其他工作而已,大家知道展銷的黃金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他們只能是做一次算一次。

            許多地方的新聞媒體對景瓷展銷隊伍的到來給予了關注,甚至連續報道了展銷情況,而這些報道幾乎無一例外都是負面報道。將展銷隊伍的困境和狼狽狀況公諸于眾。的如雷貫耳和展銷的困境對比豈不是良好的新聞素材?敏感的記者難免聞風而動。

            展銷隊伍用以包裝瓷器的稻草和飯后遺棄的一次性飯盒也污染了環境,引起當地群眾的不滿,展銷隊伍的低價傾銷也嚴重打擊了當地的景瓷經銷商,不僅如此,展銷行為甚至還傷害了景德鎮客居各地的居民的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一千多年來,景德鎮人民都為家鄉生產出的精美瓷器感到自豪。而最近幾年,他們看到景瓷展銷的尷尬處境都非常傷感。湖北宜昌的《三峽商報》就連續報道了景瓷展銷的困境,其中就有如下標題“誰能破解名瓷銷售困局”、“景德鎮瓷展被困宜昌”、“貨沒賣出十分之一”等等,一位客居宜昌的女子將這些報道復印后寄給景德鎮市市長,并寫了一封令人感動的信,她說:十年以來一直為家鄉而自豪,連續報道讓她“如鯁在喉”,呼吁展銷隊伍“莫讓蠅利玷污瓷都的品牌”!

            景瓷的出國展銷也產生過不良影響。遠的不說,今年八月份,景德鎮市政府大力扶持陶瓷企業走向國際市場。分管陶瓷的副市長親自帶隊前往德國開拓市場,遺憾的是:一支景瓷展銷隊伍同時在德國展銷,并公開廣告因簽證受限、特價處理拋售,兩支隊伍形成鮮明對比,“游擊隊”嚴重沖擊了“正規軍”。景德鎮的金字招牌被潑盡了臟水,讓人痛心疾首。

            是屬于全國人民的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千年大品牌,品牌價值難以估量!而展銷行為對她的傷害已形成共識,許多有識之士對此痛心疾首,展銷沒有出路也已成為共識,但展銷現象還遲遲沒有消失。這一方面是展銷人員的短視,另一方面是一些地方舉辦活動為增添氣氛和人氣,邀請展銷隊伍并提供條件所致。因此,為了盡快消除展銷現象,一方面需要景德鎮政府加強管理和教育,另一方面各地政府也應該停止邀請展銷隊伍,不為他們提供方便,并依法征稅,否則即是瀆職。隊伍陷入困境。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西安歹徒凌晨哄搶展銷瓷器 展銷商滿臉鮮血》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西安歹徒凌晨哄搶展銷瓷器 展銷商滿臉鮮血》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鑒別瓷器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