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南宋龍泉窯梅子青鬲式爐

            在古代青瓷乃至整個中國陶瓷歷史中,有一種青瓷不以華麗繁復的紋飾為炫耀,而以施釉肥厚、釉色蒼翠、淡雅溫潤而見長,追求一種含蓄內斂、大器天成的自然之美。其窯火延續千年,一直為世人,尤其是文人雅士所追逐賞識,這就是位于浙江龍泉甌江之畔的龍泉青瓷。

            龍泉窯始燒于三國兩晉時期,結束于清代,延續時間長達1600多年,是中國制瓷歷史上最長的一個瓷窯系。www.ft-86.com

            浙江龍泉地區山嶺連綿,森林茂密,瓷土等礦藏資源極為豐富,甌江水穿流而過,使其不僅有充足的原料、燃料,還有便利的水路運輸,自然條件得天獨厚。早在三國兩晉時期,當地的老百姓取甌窯、婺州窯之制瓷經驗,開始燒制青瓷。

            到了五代和北宋早期,龍泉窯青瓷迅速發展起來。這其中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曾經為宮廷燒制貢品的浙江上林湖越窯由于原料、燃料耗盡等原因逐漸走向衰敗,大批越窯窯工轉向龍泉地區尋求發展,帶來了先進的制瓷工藝,這為正處于上升階段的龍泉青瓷提供了重要的發展契機。龍泉青瓷的質量迅速提高,從北宋開始逐漸取代越窯成為南方青瓷中的翹楚。

            早期的龍泉青瓷不論從器型以及刻劃花裝飾手法,都明顯烙有北宋時期其他優秀窯口如越窯、耀州窯以及湖田窯的印記,如早期的針刻劃牡丹花紋瓶與剔劃牡丹花紋瓶等。到南宋時期,龍泉窯在胎釉配方、造型設計、上釉方法、裝飾藝術及裝窯燒成上有了重大的改變和提高,器型種類更是大大豐富。由于熟練掌握了胎釉配方、多次上釉技術以及燒成氣氛的控制方法,南宋龍泉釉色純正,釉層加厚。

            到南宋晚期燒制成功粉青釉和梅子青釉。粉青以鐵為主要著色元素,施釉較厚,入窯后經高溫還原焰燒成,釉色青綠之中顯粉白,有如青玉;梅子青以鐵為主要著色元素,采用多次施釉法,釉層比粉青更厚,入窯后經高溫強還原焰燒成,釉色瑩潤青翠,猶如青梅。梅子青是南宋龍泉窯創制的杰出青釉品種,達到青瓷釉色之美的頂峰,在我國瓷器史上譜寫下光輝的篇章。

            南宋龍泉梅子青代表作包括琮式瓶、鬲式爐、渣斗、水洗等。龍泉窯青瓷的琮式瓶、鬲式爐等器型是古代封建王朝青銅禮器的器型,這類器型以及制作工藝在龍泉窯自身發展脈絡中是找不到相應軌跡的。而粉青、梅子青釉等清淡恬靜的審美傾向也與南宋當時整個王朝的審美情趣相吻合。在等級森嚴的古代封建社會,很難想象民間瓷窯敢于私自仿制與當時南宋官窯型制的、釉色相同的產品,最大的可能性是南宋龍泉窯與宮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隨著南宋王朝的滅亡,龍泉青瓷經歷元、明、清幾朝發展,終究由巔峰走向衰敗。

            明清時期景德鎮御窯廠曾大量仿制龍泉產品,但無論是工藝水平,抑或器型與釉色把握終究無法超越南宋龍泉青瓷。南宋龍泉窯的粉青、梅子青釉也成為中國青瓷史上一段空前絕后的回響。

            這件龍泉窯梅子青鬲式爐,出自南宋龍泉(大窯),高11.5厘米,口徑13厘米。胎體灰白,堅硬。施梅子青釉,釉面光滑肥厚,色澤清淳滋潤,有玉質感。平口,短頸,扁腹。腹底有等距離三足,呈三足鼎立。肩部有一道出筋,三足外側有突棱。鬲爐造型端莊古樸,色澤典雅,紋飾簡潔,給人一種堅實有力之感,充分表現了南宋龍泉窯高超的制瓷技藝。李家明

            taoci52.com擴展閱讀

            南宋龍泉窯鬲式爐


            南宋龍泉窯青釉鬲式爐

            不久前,安徽博物院推出了一個名為“幽香氤氳——香具、香品、香文化”的展覽。展覽以中國傳統香文化為主題,展出了眾多古代香具和香料。展品中不乏精致的文物,其中一件秀雅的南宋龍泉窯青釉鬲式爐(見圖)格外引人注目。該爐高8、口徑11.6厘米,上世紀50年代由繁昌縣文化部門上交入藏安徽博物院。爐作敞口,折沿,束頸,鼓腹,腹下有三足,足內中空與爐體相連,三足外側各有一道出筋,也稱扉棱。爐通體施青釉,三足足尖部不施釉,露出深褐色胎體。器身釉面布滿細密而自然的冰裂紋,沁色十分別致,平添幾分神秘的美感。

            鬲式爐俯視圖和底圖

            中國人對香的使用,至少有四千年以上的歷史。古人在祭祀、禮佛、文房陳設中都會使用到各式精巧的香具,比如漢代人使用的博山爐,明清時期的宣德爐,都非常經典。而鬲式爐則是南宋時期一種經典的香具造型。所謂“鬲式爐”,是一種仿商周青銅鬲造型的香爐。鬲是商周青銅器中一種常見的器型,原先的用途是炊粥器,起初造型最大特點就是足空與器腹相通,也稱為袋狀足或袋形腹,以增加腹部的容量和擴大受火面積,便于較快地煮熟食物。宋代是一個好古之風興盛的時代,北宋中晚期以后,皇室與士大夫皆熱衷于古物收藏,比如宋徽宗趙佶就曾組織人員編寫《宣和博古圖錄》,歐陽修撰有《集古錄》、呂大臨寫過《考古圖》、趙明誠著有《金石錄》等。在這一背景下,北宋晚期和南宋時期出現了很多仿古造型的瓷器,瓷質鬲式爐就是其中之一。

            宋元時期是香文化相當繁盛的時期,香已遍及到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著名的北宋張擇端《清明上河圖》中就繪有“劉家上色沉檀揀香”招牌的店鋪。宮廷宴飲、婚禮慶典、酒肆茶館、書房閨閣等各類場所都會用香。焚香、煮茶、掛畫、插花是那時文人的“四藝”,當鬲式爐中焚香的青煙裊裊升起時,文士們或品茶、或賞畫、或插花,舉止的優雅與內心的寧靜,共同編織出一幅意境完美的畫面。

            龍泉窯位于浙江省西南部的龍泉縣,是宋元明時期著名的青瓷窯場。龍泉窯創燒于北宋,南宋時達到鼎盛。南宋龍泉窯在北宋石灰釉的基礎上發展出石灰堿釉,使釉層變得更厚,獲得青玉般的效果。另外,龍泉窯瓷器胎色普遍較深,是因當地瓷土含鐵量較高,有的摻入紫金土,胎體呈深褐色或黑色。

            宋代瓷器有著名的“汝、官、哥、定、鈞”五大名窯,而其中最為珍貴的首推汝窯瓷器。汝瓷以其絕美的天青色而為世人稱道,另外很大一部分汝窯瓷器燒造時,窯內溫度略低于正燒溫度,一般稱之為“生燒”,這使得它們的釉面局部會呈現青灰色以及米黃色的斑點,同時汝瓷釉面也布滿自然天成的開片紋理,又稱為“冰裂紋”,這些共同讓汝瓷更具神秘的美感。而這件南宋龍泉窯青釉鬲式爐與汝瓷有異曲同工之美,其釉面的開片,釉色青中閃米黃的斑駁,讓人領略瓷釉的變幻莫測,這或許才是古瓷最大的魅力所在。

            上海君道現南宋官窯青釉鬲式爐


            北宋"靖康之難",宋高宗趙構遷移東南,定都臨安(今杭州)。于紹興十三年,由皇家投資并由宮廷內務府的窯務機構主持,在杭州鳳凰山設立了"修內司官窯",并在杭州烏龜山八卦田郊壇下附近另建新官窯。南宋官窯集中南北的精工巧匠,燒造宮廷及達官貴人所需的青瓷,這是北宋汴京官窯的延續,歷史上稱之為南宋官窯。

            南宋官窯,紫口鐵足,為曠世摯珍,歷來聲價奇巨,明初曹昭的《格古要論》云:“官窯瓷宋修內司燒者土脈細潤,色青帶粉紅,濃淡不一,有蟹爪紋紫口鐵足”。明高濂在《遵生八箋》對其評定等級曰“色取粉青為上,淡白次之,油灰色之下也;紋取冰裂鱔血為上,梅花片墨紋次之,細碎紋之下也。”至今南宋的兩處官窯—杭州烏龜山郊壇下和老虎洞修內司的遺址均已經考古發現。官窯瓷器中青釉鬲式爐是南宋時期燒制,專供皇帝祭祀或陳設之用,存世罕少,此鬲式爐即為異常難得的雋品。

            宋官窯傳世品很少,其器物主要有碗、瓶、洗等。造型古樸莊重,釉質如脂如玉,所裂紋片靈動飄逸,形如龜背,色如鱔血,釉面瑩瑩冰片極富美感

            南宋官窯燒制的鬲式爐(鬲,音同“立”,古代炊具),專供皇帝祭祀或陳設之用。南宋龍泉窯同樣燒制鬲式爐,但由于官窯為貢品,極其珍貴,故龍泉窯鬲式爐其收藏價值和觀賞價值一直在官窯之下。曾經在2003年香港蘇富比拍賣會上,一南宋龍泉窯粉青鬲式爐成交價近340萬元人民幣。 目前市場上官窯青釉鬲式爐出現的極少,成交的更是罕見。

            此次上海君道藝術展覽有限公司征集的就是宋代官窯青釉鬲式爐,口徑:7.3cm 通高:7.2cm,鬲式爐表面青釉依稀還留有青釉的痕跡,大部分已脫落。此爐式樣古樸,三足等距,雅致大方,胎體應是黑褐,自有歷千年而不泯之風骨,其特征與歷代文獻記述相符合。此器以釉色取勝,以造型見長,以紋片著稱,體現出淡恬古雅的獨特藝術風格,一展宋人崇尚純凈一色的審美品味。可惜青釉脫落,已不見當日之繁華與輝煌,若是恢復原樣必是價值連城。

            空靈靜雅的南宋龍泉窯梅子青瓷器


            南宋都城南遷造就了龍泉窯瓷器的空前發展,這時期龍泉窯瓷器有很多創新品種,梅子青就是這個時期創新的釉色,這種釉色給人感覺一種空靈靜雅的感覺,而且也是宋人翠滴滴喜歡的單色釉,粉青和梅子青成為龍泉窯最具代表性的瓷器釉色。

            梅子青瓷器釉色始創于南宋時的龍泉窯,其色澤可與翡翠媲美,又恰似青梅色而得名,一經創燒就備受南宋人的追捧,尤其是文人雅士,使得梅子青為南宋龍泉窯最為經典、稀有的釉質。

            梅子青以鐵為主要呈色劑,含有少量的錳、鈦,用1300℃的高溫還原焰氣氛中生成的一種石灰堿釉,南宋時期龍泉窯以石灰堿釉替代以往的石灰釉釉面光澤亦較強,而且石灰堿釉的特點是高溫粘度大,燒成時不易流釉。梅子青釉的釉層厚達1.5毫米以上,釉色青翠,光澤柔和。

            南宋龍泉窯梅子青瓷器特征

            南宋龍泉窯梅子青胎體潔白,釉薄處科顯現潔白的胎骨,可見龍泉窯坯土的白度很高;

            南宋龍泉窯梅子青圈足露胎處呈現火石紅色,這是由于露胎部位胎土淘洗不凈、含鐵量較多等原因造成的;

            南宋龍泉窯青瓷釉層厚而失透,不易流釉;

            梅子青釉色,青翠幽雅,如翠玉般的釉色。

            南宋龍泉窯粉青釉瓷油燈賞析


            我國照明的歷史十分悠久。《楚辭》:“室中之觀多珍怪,蘭膏明燭華容備。”《文子》:“鳴鐸以聲自毀,膏燭以明自銷。”戰國秦漢時已有各式精致的銅燭臺。油燈的基本造型是由油盞、燈柱和承盤三部分構成,南京市青涼山三國吳墓出土的一件青釉瓷熊燈,燈柱做成熊形,蹲坐在承盤內,頭頂和前肢托著油盞,承盤底部刻有“甘露元年五月造”銘文。唐代出現一種無柱盞式油燈,移動起來比較方便。此后油燈繼續燒造,造型趨于簡樸,燈柱細長,把放光體托高,便于照遠。鎮江揚中永鑫堂藏有一件南宋龍泉窯粉青釉瓷油燈(見圖),高7.7厘米,口徑6.6厘米,足徑4.8厘米。呈盞形,圓唇,淺腹,內底為一圓管,中空,燈芯從圓管里出來,盞下承柱,柱中有一突棱,喇叭形足。碗腹刻劃仰式蓮瓣紋,蓮瓣豐腴肥厚,立體感強。龍泉窯位于浙江省西南部,是繼越窯之后興起的又一個重要青釉瓷窯場。形成于北宋早期,衰落于清中期。龍泉窯分布于大溪河兩岸,產品經大溪入青田溪,自溫州出海,北上進長江運抵各地。北宋時期龍泉窯青釉瓷尚保留著越窯、甌窯和婺州窯的遺風,釉呈淺青或青黃色,釉層薄而透明。南宋為龍泉窯發展時期,產品形成獨特的風格。在鎮江市南宋文化地層、古井中出土的龍泉窯青釉瓷及殘片較多,其次是南宋墓葬。器物品種繁多,工藝精湛,釉色晶瑩潤澈。器物有碗、盞、盤、洗、缽、盆、爐等。如碗,一般為敞口,深腹,圈足。有的外壁刻劃仰式蓮瓣紋,蓮瓣豐腴肥厚,立體感強。有的碗底心印有方印,內楷書“金玉滿堂”、“河濱遺范”,另還在遺址中出土有“上陳新范”戳記。南宋時期龍泉窯形成自己的特色,以粉青和梅子青釉著稱于世。粉青和梅子青釉是一種“石灰堿釉”,這種釉在高溫中粘度較大,流動性較小,釉層較厚,釉面呈現出一種柔和淡雅的玉石效果。裝飾手法有刻花、模印、貼、堆等。北宋流行的劃花、篦花少見。因為此期器物一般為薄胎厚釉,劃花紋飾在厚釉下不明顯,而在胎上用模印紋飾、戳記和貼、堆花紋飾,施釉后入窯燒造,釉在高溫中產生流動,凸起的紋飾顯得清晰。

            龍泉窯青釉刻花石榴式尊


            收藏機構: 故宮博物院

            大小尺寸: 高36.4cm,口徑18.4cm,足徑15.5cm

            生產時代: 明代陶瓷

            生產窯口或產地: 龍泉窯青瓷

            品種: 青瓷

            陶瓷造型: 尊

            說 明: 明

            尊口沿刻菱形紋,沿面刻卷枝紋,外環凸起乳釘紋。頸中部凸起,上半部刻纏枝花卉紋,下半部刻纏枝如意云頭紋。肩上刻錢紋。腹部刻纏枝菊紋,輔以葉紋,空間飾篦劃紋。近足處刻菊瓣紋。里外及圈足內均施青釉。圈足寬厚。

            此器紋飾精細生動,釉色瑩澈明潔,清新雅致,是傳世明代龍泉窯瓷器的珍品。其造型摹仿石榴的形狀,但不拘泥,而是結合瓷尊造型的特點,力求使造型附合瓷器的特有本色。

            明代龍泉窯的生產仍很興旺,成為景德鎮以外較大的窯場。明初的龍泉窯瓷器在制作工藝上與元代基本一致,裝飾技法以刻、劃花為主。明代龍泉窯瓷器一般胎體厚重,造型雄渾粗獷,在明代瓷器中別具風格。其釉層肥厚,色調雖不如宋代粉青和梅子青那樣青翠,卻也保持了龍泉窯釉色淡青泛灰、明艷沉著的特色。

            南宋龍泉窯青瓷鳳耳瓶


            這件青瓷鳳耳瓶,頸部細長,腹部是直筒形,口沿如盤子般向外張開,兩側裝飾鳳形耳,器形端正大方,是南宋時期龍泉窯的作品。

            南宋時,日常使用的陶瓷器有青瓷、白瓷、黑瓷等各種不同種類,龍泉窯瓷器可說是其中的主流。龍泉窯位于浙江南部,瓷場分佈廣,產品種類多,在許多宋、元時期的墓葬以及窖藏中頻繁出現,在海外的貿易遺址也常有發現,南宋之后,龍泉窯更成為供應海內外瓷器需求的重要窯場。

            長頸盤口瓶在北宋汝窯、南宋官窯中相當常見,是官方喜愛的瓷器樣式。龍泉窯則喜愛在長頸兩側加上魚形耳或鳳形耳。這件鳳耳青瓷瓶的雙耳表面裝飾有印紋,紋路細緻,鳳紋的頭部以及翅膀羽毛清晰可見。釉色粉青,瑩潤光亮,勻淨無瑕,與兩件典藏于日本,由天皇命名為「千聲」和「萬聲」的青瓷鳳耳瓶相同,都是龍泉窯中最精美絕倫,令人讚歎的作品。

            鑒定南宋龍泉窯瓷的要點


            鑒定南宋早期的龍泉瓷,必須注意:

            1.坯料仍用含鐵量較高的瓷石作坯,胎壁普遍比北宋中晚期厚重,加上坯料淘洗后沒有認真搗練,胎質不夠致密,有較多的氣孔。胎色呈灰或淺灰色。

            2.釉仍為石灰釉,薄而透明,有玻璃質感。

            3.紋飾與北宋明顯不同,以刻花為主,劃花、蓖花少見。碗類出現葵口,有圖章式的文字,如"河濱遺范"、"金玉滿堂"等。

            鑒定南宋中晚期的龍泉瓷,必須注意:

            1. 改進了胎土配方,在瓷石中摻入適量紫金土,使氧化鋁和氧化鐵的含量增加,提高了抗彎度,高溫下不易變形,使胎坯變薄,克服了"笨重粗厚"的缺點,使器物造型輕盈秀美。

            2. 改進了釉料的配方,由原來的石灰釉變成石灰堿釉,使釉色出現粉青、梅子青、豆青、米黃、蜜蠟、鵝皮黃、烏金等色,其中黑胎青瓷呈色較深,墨綠色是黑胎青瓷特有的顏色。

            3. 器型豐富多彩,除日用器皿外,有罐、盒、燈盞、渣斗、熏爐等。文具有筆筒、筆洗、水盂、筆架等,及多種仿古銅器、古玉器的瓶。這時期的新產品有堆塑龍瓶、虎瓶、琮式瓶、荷葉蓋罐、葫蘆瓶、五管瓶等。

            4. 由于改進了胎、釉的配方及燒造技術的提高,燒造出與南宋官窯相類似的黑胎厚釉瓷器及白胎厚釉瓷器。黑胎厚釉瓷器釉色深沉,開片,釉色透明,表面有浮光。白胎厚釉瓷器釉色淡雅,呈粉青、梅子青、豆青等色。

            5. 此時的瓷器通體施釉,光色無紋,以釉色與造型取勝。

            6. 器物修胎講究,圈足修得很薄,在底足刮去細細一線的釉,燒成后出現朱紅色一圈細線,俗稱"朱砂底",使青瓷顯得特有韻味。

            7. 龍虎瓶代替北宋的多管瓶和盤口壺。

            8. 梅瓶(宋代稱作"徑瓶",是一種貯酒器),北宋時期肩腹比較豐滿,器型較大,外壁刻纏枝花、蓮瓣。到南宋,梅瓶高度減低,下腹瘦削,有的梅瓶有盅型蓋倒扣瓶上(可作酒杯用)。

            9. 鬲式爐系仿商周銅鬲式樣,其肩與腹部的凸楞稱"出筋",是美化瓷器的一種裝飾。

            10. 一種用模子成形的水注、小罐、瓜型壺,腹部有模印的菊瓣、蓮瓣、云紋、龍紋等紋飾的,多數為龍泉溪口窯所生產。

            總之,南宋龍泉青瓷,其造型淳樸、器底厚重,圈足寬而矮,紋飾以刻劃花為主,印花、貼花少見。紋飾多見云紋、水波紋、游魚,還印有"金玉滿堂"、"河濱遺范"等銘文。印花游魚有單魚和雙魚,單魚時代稍早,雙魚為中期,兩魚同一方向者,一般要早于相向者。南宋晚期的蓮瓣紋較前期肥碩,瓣脊明顯清晰。

            南宋龍泉窯瓷器的時代特征


            南宋龍泉窯可分為前期和中晚期兩個階段。前期,正是南宋政局動亂期。宋高宗趙構自建炎元年(公元1127年)建立南宋政權后,到定都臨安(杭州)前后的10多年時間內,女真族仍沒有停止他們野蠻的掠奪戰爭。隨著金兵鐵騎的長驅直入,南宋政府選擇了唯一出路-逃亡。于是從河南商丘至建康(南京)、揚州、杭州、紹興、寧波,直至入海至溫州、臺州,最后返越州(紹興)、杭州。一路顛沛流離,風云難測。朝廷如此,民間的動蕩更甚,此時生產力發展處于低谷。龍泉窯產品除了生產一些日用器皿及冥器,供當地民間使用以外,一如北宋時期。如作為冥器的五管瓶、盤口壺等仍沿襲北宋末年舊制繼續生產,只從器型上稍加改進。如五管瓶上腹部比北宋時稍瘦,從肩部分成兩級,最后演變成一級,肩部凸起,器身光素無紋,蓋鈕以各種動物如雞、犬、鳥代替花苞鈕裝飾。胎為灰色,施淡青或青灰色釉。

            南宋中晚期,是龍泉青瓷發展的鼎盛時期,此時,甌窯、越窯、婺州窯因資源枯竭等原因相繼衰落。而地處浙西南山區的龍泉有著豐富的瓷土和燃料,為發展瓷業生產提供了得天獨厚的條件。南宋政府為了增加財政收入,鼓勵對外貿易,使龍泉青瓷生產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發展。據考古發掘證明,當時的龍泉及毗鄰地區,窯廠遍布,除龍泉大窯、金村、溪口、安福等外,慶元縣的上垟,云和縣的梓坊、水碓坑,遂昌縣的湖山,縉云縣的大溪灘、碗窯山,以及泰順、文成、永嘉,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瓷窯體系。

            南宋初年,北方大批窯工"隨駕南來",紛紛涌入浙江。這批人中有相當一部分人落戶龍泉,重操舊業,他們把北方的制瓷技術融合到龍泉青瓷的制作上;加上南宋官窯對龍泉窯的影響,使龍泉窯產品技藝大進,質量不斷提高。

            首先是坯料的改革。原先使用的坯料僅以瓷石一種拉坯成型,由于瓷石中氧化硅含量相當高(7%以上),所產瓷器胎骨厚重,嚴重影響其美觀程度。于是,匠師們采用瓷石和紫金土配成胎料,由于紫金土中含有較高的氧化鋁和氧化鐵,鋁的含量增加,抗彎度大大加強,制成薄胎瓷器,就能在高溫下不易變形,解決了笨重呆板的問題,使龍泉窯產品壁薄如紙,輕盈秀美。以嶄新的面目呈現在世人面前。

            如果說,龍泉窯在胎坯的改革中,解決了粗、重、笨的缺點,在質量上完成了一次飛躍的話,那么在釉色的變革中,使它成為人見人愛的藝術品,創立了自己的品牌,為打開國際市場,并為皇室提供貢品打開了方便之門。

            龍泉窯原先使用的是一種含鈣量較高的石灰釉,它的特點是高溫下粘度較小,易流動,因此這類釉一般顯得比較薄而透明,光澤感強。而石灰堿釉的特點是高溫粘度大,不易流動,這樣可使釉層施得更厚,使器物外觀更為飽滿。為了獲得最佳效果,匠師們還采取多次素燒、多次施釉的復雜工藝,使釉層變得更加豐厚,色澤更加沉穩。同時,匠師們還熟練地掌握了燒成溫度和還原氣氛,創造出青玉般的粉青釉和翡翠般的梅子青釉。

            考古發掘證明,龍泉窯在燒制工藝上完成了胎坯、釉色、多次素燒、多次施釉以及熟練掌握燒成溫度和還原氣氛等復雜工藝后,其產品結構也作了重大調整,一些以前不見的陳設、祭祀用器大批出爐,如鬲式爐、貫耳瓶、鳳耳瓶、魚耳瓶、八卦爐;文具用品中的筆筒、筆洗、筆架、水盂等,式樣新穎,品類繁多,作為冥器的多管瓶、盤口瓶等此時已不見,為堆塑龍瓶、虎瓶所代替。

            此時的龍泉窯因釉色優美造型別致,多數光素無紋。有刻劃花的器物其裝飾手法亦與北宋時期有明顯不同。此時盛行單面刻劃花,以刻為主。紋飾多樣,有蓮花、蓮瓣、荷葉、蕉葉、如意等;動物有鳳凰、飛雁、游魚等。

            縱觀南宋龍泉窯青瓷,每一件器物都設計精妙,匠心獨運,造型端莊秀麗,釉色溫潤如玉。即使露胎,出筋,也刻意為之,做到一絲不茍,從不經意中見深意。造型與裝飾,露胎與釉色,互為關聯,自然流暢,妙然天成,表現了一代匠師高超的藝術造詣。

            值得一提的是,龍泉大窯、溪口曾生產過黑胎厚釉青瓷和白胎厚釉青瓷兩種精美瓷器,尤其黑胎厚釉青瓷無論器型、釉色、胎骨都與郊壇下官窯瓷器非常相像。因此,藏界與理論界有人誤認為是郊壇下官窯器,有人則冠以"龍泉官窯"。筆者認為,這批所謂的"龍官",其實是龍泉窯的仿官產品,它或許為滿足郊壇下官窯之不足,而上供朝廷;或許是朝廷大臣得不到官窯器而在龍泉仿燒。盡管這批仿官產品,由于在不同地點、不同胎釉、化學成分仍有差別外,其精美程度不亞于官窯器,有很高的收藏價值。

            同時,白胎厚釉青瓷在燒造工藝上,不但采用了南宋官窯燒造技術,而且還有所創新。如在胎料中加入少量的紫金土,使胎色白中帶灰;圈足底部或佛像的臉、手等露胎處,呈紅色。釉色光潔滋潤,多數不開片。這些都是南宋龍泉窯的特征。

            南宋的龍泉瓷有早期和中晚期的區別,在鑒定時要加以注意。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