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粉彩描金開光山水花鳥紋茶具

            收藏機構:哥德堡市博物館

            大小尺寸:碗:口徑:11.2厘米足徑:5.5厘米高:5.8厘米

            生產時代:乾隆

            生產窯口或產地:其它窯口

            品種:粉彩

            陶瓷造型:碗

            說明:清乾隆

            碗:口徑:11.2厘米足徑:5.5厘米高:5.8厘米

            圓盤:口徑:15.5厘米足徑:9.1厘米高:3.7厘米

            橢圓盤:口徑:7.8*5.1厘米足徑:14.6*12厘米高:1.7厘米

            杯:口徑:16.2*8.5厘米足徑:7.3厘米高:12.4厘米

            罐:口徑:9.3厘米足徑:7.5厘米高:15厘米

            這是一套飲茶用具,器物裝飾手法為釉上彩加金,在每件器物的口沿處均裝飾有醬色描金的寬邊織錦地,錦地有大小不同的開光花鳥較長案。其中一件上還有隱藏的字母JT。

            taoci52.com小編推薦

            雍正粉彩描金開光花鳥紋蓮座暖鍋


            古代帝王為了顯示權勢和帝王的尊嚴,在物質和精神上恣意享受,靡費了大量人力、財力,制作了大宗的巧奪天工的金杯玉盞,以滿足他們平日豪華的飲宴生活。

            華貴典雅的餐具與精烹美饌相互輝映襯托,渾然一體,形成了宮廷菜的獨特風彩。因此,宮廷餐具一方面反映封建帝王生活的奢侈靡費,另一方面也展示了勞動人民聰明的才智和高超的工匠技藝。

            暖鍋又稱為“溫鍋”,由早期的粥罐演變而來,另一說法是從火鍋演繹而來。此暖鍋在蓮花座與罐之間出現了一個隔層,其內放置于炭火,在嚴寒的冬日里食材具有保溫功能,充分體現了皇家日常用膳細節的生活品質,此器在清代較為盛行。

            觀此暖鍋,對古代的工匠精神上升到一個新高度。此鍋上部為圓缽形,下部為蓮花座,整器色彩艷麗,造型典雅唯美,寓意深邃且豐富,把觀賞性及實用性完美的結合到一起。

            此為一器三件的組合,對工藝要求極高,正是由于特殊的造型,所以給了工匠更多的創作空間,蓋罐底施黃釉彰顯皇家氣度,繪纏枝蓮花卉紋雍容而吉祥,蓋與罐分別開光繪花鳥紋呈祥和喜慶之感。

            此乃宮中御用器物,因雍正信奉佛教,底座造型似盛開之蓮花,蓮花象征著純潔與高雅,清凈與超然,在佛教里認為蓮花為最終目標,即修成正果。蓮花色彩鮮艷,由紅黃漸變而成,顏色過渡極為自然和諧無半點違和感。呈現出如真實的火焰般持續給暖鍋加熱,可謂巧妙之極。

            乾隆粉彩描金開光花鳥紋花觚


            早期的花觚人們通常把它描述為“尊”,它是仿青銅器造型的一種陳設用瓷。其形仿自商周青銅觚,原為五供之一,五供是一組佛龕供案上供奉祭祀用品,由一香爐、二燭臺和二花觚組成。

            清宮內佛堂眾多,各種材質的五供也為數不少,但是大多數保留在宮中,外流出宮者至今尚保持成套者甚少,往往散佚不全。該花觚雖與其它四供在流傳中分開,然所幸其品相完好無損,殊為可貴。

            此對花觚造型秀美雅致,結構繁縟,燒制工藝極為講究。胎體緊實細膩,有明顯的歷史厚重感。釉面晶瑩透澈,光亮水潤。彩繪更是精彩紛呈,繪工無以倫比,精工細料,極富立體感,遠觀之如佳人般亭亭玉立,富麗堂皇。

            器內與底部皆施松綠釉,外表黃釉為地,黃釉填涂均勻明快,渾厚潤澤,至上而下分別繪螭龍紋、纏枝蓮寶相花、蕉葉紋等多種繁多紋飾且寓意深刻。觚口礬紅描金塑型荷葉狀,荷乃象征“合”,為團圓平安之寓意。

            腹部圓形雙開光繪花鳥紋,繪畫功力深厚,構圖深思熟慮,用筆及線條極為老道其畫工畢現。磷立的奇石、富貴的牡丹、蒼勁的古樹,筆下的細節表現的惟妙惟肖,烘托出美好、吉祥的寓意,呈現出了園林景觀之韻味。

            此件花觚,體量碩大,花紋繁縟,工藝復雜,是乾隆時期典型作品,應為供佛用器。而黃色彩地在各色彩瓷花觚中最為名貴,為皇家御用,因此可通過此觚窺見當年御窯廠竭盡華麗之功。

            乾隆粉彩描金開光花鳥紋六方瓶


            乾隆帝對藝術的品鑒與創新,乃是基于對文化藝術的深切愛好,在他的日常生活中,處處體現出對藝術活動與文化事業的投入,以及游歷怡情樂志,并付之于藝術創作的諸多軌跡。

            身為一國之君,乾隆的生活幾乎等同于政治,然而在內心深處卻充滿著對文人世界的憧憬。盤山的靜寄山莊是他所向往的恬靜居所,他幻想過取代古畫中的人物。

            或者化身文人雅士,游弋于理想的山水之中,或化身普賢,浸潤于宗教空無的境界中,透過種種乾隆御制器物,可以窺見乾隆帝個人深層而多面的人生哲學。

            六方瓶又稱為“六棱瓶”,于明中晚期開始流行的瓶式之一,因瓶體作六棱柱形而得名。此瓶乃乾隆年間的創新之作,繽紛繁縟的紋飾,使人眼花繚亂標新立異,造型沉穩又不失韻味。

            通體由五彩斑斕的精美紋飾所覆蓋,除瓶腹開光處以外,整瓶均不漏地。細膩獨特的紋飾也極為罕見,可以說御窯廠的工匠將此瓶的粉彩工藝運用到了極致,讓人眼前一亮之感。

            此器成型工藝復雜,燒制難度頗大。開光處留白可見胎質潔白細膩如玉,與整器的紋飾相比有強烈的視覺差,更加體現了開光處精美的花鳥繪畫,彰顯了皇家氣派與風范。

            此瓶乃御窯廠的陶工與宮廷畫師的完美合作,反映出乾隆官瓷前所未有的高度,在紋飾設計方面做出了大膽的創新和嘗試,堪為乾隆皇帝思想開明,能夠及時吸收新鮮事物的很好例證。

            乾隆粉彩描金開光花鳥紋茡薺瓶


            荸薺瓶為清代流行的一種瓶式,粗長頸,扁圓腹,狀如荸薺而名。清代康熙年首創,雍正官窯多有燒造,且形制規范。該器型直口長頸,扁圓腹,外侈圈足,器形規正,削足考究,足端露胎,胎質潔白細膩。

            從乾隆開始,粉彩在彩瓷領域中幾乎完全取代了五彩的地位。這時粉彩雖不如雍正時期那樣的秀麗淡雅,但在裝飾工藝上漸趨繁縟,形制上豐富多樣,特別是用于陳設的各大器型,如轉頸瓶,轉心瓶,天球瓶,扁瓶,撇口瓶等甚為流行。

            這些工藝繁復,色彩濃艷明麗的器皿是乾隆彩瓷志制品中的杰出代表,同時,裝飾工藝的發展使得仿生瓷器的成功燒制成為可能,利用粉彩粉潤柔和的質感,層次分明的色澤,石,木及各種動植物的色調和質感都能夠準確細致的加以表現。

            此時期的粉彩綜合了康熙與雍正兩朝的制瓷工藝,乾隆帝對有些粉彩器物的用途、形體、花紋的要求常有御旨。如此粉彩描金開光花鳥紋茡薺瓶以綠釉為基調,瓶身環飾各式花卉,腹部兩面開光繪花鳥紋圖案。金線描邊,敷彩鮮艷,花地分明,均勻不紊,更顯雅致獨特。

            此瓶器型規整,層次清晰、胎質緊實細膩、釉色肥厚瑩潤無瑕,紋飾色彩繁縟艷麗;于瓶腹處開光繪花鳥紋。胎體使用了為數不多的高嶺土燒制,可謂精工細琢。整器散發出的氣場如涌泉般強烈而持續,給人以雍容華貴,渾然天成之感。

            口徑:8.3cm

            高:38cm

            足徑:17cm

            乾隆粉彩描金開光山水紋螭耳抱月大瓶


            瓷器上作畫遠比在宣紙或畫布上作畫要難很多,所以歷代御窯廠的宮廷畫畫人,除了要具備獨步天下的繪畫功力以外,還要對各種瓷器的燒制方法了然于心,兩者也有巨大區別:

            第一,紙是平的,而瓷器是立體的,各個側面所表現的都不同,要求畫家在構圖上要更加嚴謹。

            第二,瓷器上作畫并不順暢,要耗費很多的時間。比如彩料不同,沾得多了畫面會混成一塊;沾少了,瓷器表面很粘筆,畫不順暢,細節也沒辦法很好的展現。

            第三,瓷器上彩料凝固的速度慢,畫久了不留神手一抖,就會弄臟畫面,前功盡棄了。此外,瓷上作畫先要勾線,然后著色再燒,中間反復過程復雜,如果運氣不好把瓷器給燒裂了,幾個月的耗費也就百忙一場。

            此大瓶集華麗繁縟的紋飾,山水畫般的開光繪畫,精美典雅的造型,吉祥如意的豐富寓意于一身,集中體現出了乾隆中期官瓷燒制的巔峰狀態。

            此瓶的畫工為最大亮點,山水畫體現了古人情思中最為厚重的沉淀。游山玩水的文化意識,以山為德、水為性的內在修為意識,咫尺天涯的視錯覺意識。從山水畫中,我們可以集中體味其中的意境、格調、氣韻和色調。

            群山近實遠虛,山巒起伏、層巒疊嶂、樹茂林豐、亭臺樓閣隱現其間,江河浩蕩波瀾不驚、乾坤朗朗,一派祥和太平的景象,這正是“錦繡江山”取悅龍心的生動寫照。

            乾隆青花粉彩描金開光山水紋抱月大瓶


            抱月瓶也亦稱為“寶月瓶”。最早源自宋元時期流行于西夏的陶制馬掛瓶,左右雙系,用以掛于馬鞍之側,極具名族特色。雍正早期燒制后停燒,乾隆時復燒,乃備受乾隆皇帝鐘情的尊貴式樣。據記載,乾隆皇帝曾多次下旨仿燒馬掛瓶,專門吩咐唐英“再將小些寶月瓶、馬掛瓶各樣釉水花樣燒造”等。自乾隆以后各朝均有燒造,但都不及乾隆之高度。

            此瓶體型之大極為罕見,胎釉細潤順滑,造型精巧端莊。沿口礬紅描金飾回字紋,沿下繪青花如意紋、頸部繪蝙蝠銜寶,肩頸處施一對夔龍隔瓶口相望。除瓶腹開光外,全器以青花繪牡丹、寶相花、團壽紋、石磬、壽字及纏枝花卉紋飾。

            腹部開光繪青綠山水紋牧畜圖,一側繪梅鹿攜子共十二頭游牧于水灘之間,另側繪肥羊八只暢游于山水草灘里。構圖意境雅趣,繪畫手法純熟,畫中山情水勢,脈絡分明,虛實并舉,具有“神而不盡”的詩情畫意。

            抱月瓶完美揉合了青花、粉彩之精髓,青花繪團壽纏枝花卉紋,發色淡雅翠亮,運筆流暢,繁而不亂,與瑩白滋潤的釉面相互映襯,營造和諧悅目的畫面。別有一番韻味。

            青花的紋飾表現上,運筆流暢,繁而不亂,與瑩白滋潤的釉面相互映襯,別有一番韻味。而粉彩繪畫采用了中國畫技法,兼工帶寫,深淺有別,剛柔并濟,輕重緩急的運筆,色、料的流散、洇集,形式的多樣化使之與中國畫有著同樣的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境和情趣。

            觀整個器物,無論是題材上的結合、還是青花與粉彩的和諧交融搭配,還是抱月瓶的器型傳承,都有新奇且帶新意的地方,誠然是件乾隆朝不可多得的珍品。

            乾隆粉彩四開光花鳥紋描金天球瓶


            雍乾二朝的彩瓷在藝術表現風格上更多吸收了中國文人畫的章法、設色等傳統技法,生動地體現了自然界的形象,以畫為稿從事彩瓷臨摹制作,尤其是宮廷造辦處轄下的御窯廠畫師們,在帝王的審美取向下,以瓷代紙,在花鳥紋飾上多受惲南田、蔣廷錫、鄒一桂等宮廷畫家的影響,展現了皇家的富貴高雅之氣。

            此瓶圓口,頸部粗短上闊下斂,球形腹碩大,砂底微凹。口內施豆青釉。通體有多層裝飾:頸及脛部為蕉葉紋、如意頭、回紋及夔龍等彩飾,腹部以豆青釉加金色乳釘紋為地,四面開光,開光圓環以描金為飾,內繪四季花鳥紋樣。

            通體裝飾雍容華麗,畫面中花鳥爭妍,花卉姹紫嫣紅,或低枝傾斜垂弓而復昂,取勢自然;或花團錦簇,嬌態盈盈,聚散有致;所有花卉皆造型嚴謹,意趣鮮活,運筆俊逸而婉轉。花朵以重粉鋪填,層次豐富,明凈典雅;花葉大小、向背深淺不一,穿插合理。種類之多,不勝分辨,使人仿佛置身百花叢中,目不暇接。

            本品屬于傳辦性質的供御器皿。傳辦瓷器是皇帝根據自身需要或清宮特定原因臨時加派燒造的瓷器,具有鮮明的個性化要求,數量罕少,制作尤精,不惜工本,皇帝本人往往深入參與其中之設計和最后定奪。

            例如本品之燒制,首先需要內務府造辦處出具畫樣,設計出花鳥齊聚之畫稿,交付御窯廠作為粉本,其構思最妙之處則是雍容華貴之象而又無砌堆之感,殊為巧思。

            此瓶造型獨特,制作工藝繁縟,精美絕倫,是運用多種技法相結合,在裝飾手法上集軋道、凸印及彩繪等數種裝飾工藝于一身,整器上下皆工致非凡,處處彰顯出乾隆彩瓷無與倫比的華麗與尊貴。

            乾隆 粉彩四開光花鳥紋描金天球瓶 尺寸:

            口徑:10.5cm

            高: 48.2cm

            足徑: 16cm

            雍正粉彩描金開光山水西洋人高足托公道杯


            公道杯為古代漢族飲酒飲茶用品,杯中央立一老頭或龍頭,體內有一空心瓷管,管下通杯底的小孔;管的上口相當于龍頷高度。頭體下與杯底連接處留有一孔,向杯內注水時,若水位低于瓷管上口,水不會漏出。

            當水位超過瓷管上口,水即通過杯底的漏水孔漏光。這種漏水杯,漢族民間稱“公道杯”,系根據物理學上的虹吸原理制成。公道杯盛酒最為公道,盛酒時只能淺平,不可過滿,否則,杯中之酒便會全部漏掉,一滴不剩。

            此公道杯分兩段分別燒造,造型秀美別致,于富麗中隱現淡雅。上部杯內塑型通體鎏金之龍首,龍首翹出杯外,狀貌生動,目光傳神,盡顯威儀之態。下部為蓮花狀高足托,兩組部件分別開光繪西洋人物及山水紋飾,紋飾間隔均為描金回型紋加以區分;當注入酒時,利用吸虹原理,龍首便會隨隨升起,是結合科學與藝術之杰作。

            紋飾繪畫亦由前朝婉雅清麗的特色趨向受西洋畫風渲染繁華璀燦。此紋飾構圖層次繁復講究;開光間隔處以藍料繪纏枝花卉,杯子底部繪蓮瓣紋,高足托回型紋處繪蕉葉紋樣,完全對稱均整。

            杯中開光內繪西洋人物畫,以西洋透視法的構圖和點彩的陰影畫法,其背景古堡、衣裳色澤、處處體現了西洋人日常生活中之場景,極富歐陸特色;高足托亦開光繪四副山水風景,巖崖樹海、亭臺舟渡,頗具東方藝術的閑情逸趣。

            在雍正手中把玩細賞時,就像透視水晶球般,將西洋的景色和人物一瞬間超越地域和空間的阻隔,來到雍正眼前,和我國傳統山水畫一同交織,絲毫不顯突兀,實為巧妙。

            杯中內壁及底部均施大面積鎏金工藝,顯得富麗堂皇,此器歷經歲月的洗禮,略見裂紋,形成開片裝飾之效果。此公道杯令圍坐飲酒之士享受同樣的裝酒容量,體現了一種民主公平的茶道精神,為中國人聰明才智的又一體現。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粉彩描金開光山水花鳥紋茶具》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粉彩描金開光山水花鳥紋茶具》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古代瓷器茶具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