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長沙窯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

            長沙窯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

            長沙窯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高19.2cm,口徑12.6cm,足徑14.2cm。罐唇口,直頸,豐肩,圓腹,腹下斂,平底。胎呈灰白色,器身施褐中泛黃色釉。肩部有對稱方形雙耳及四朵模印貼花紋。近足處一周及底部素胎無釉。唐代長沙窯器物以日用瓷為主,除滿足國內需要外,還大量外銷。其造型簡潔樸素,講究細微之處的變化,以各種形式的罐和罐最多見。早期裝飾上的用彩多在模印貼花的人物、獅、葡萄上涂褐色或綠色大彩斑,繼而發展為用單一的褐彩或綠彩繪畫,以后再逐步發展到用褐、綠雙色彩繪。唐代長沙窯是中國大量生產釉下彩瓷器的發源地,它開創了瓷器彩繪裝飾的新途徑。唐代長沙窯瓷特色鮮明,首先是釉下彩繪的發明,突破了青瓷的單一釉色。其次是釉下彩繪題材廣泛,內容豐富,涉及山水、人物、花鳥等,題材活潑生動,具有寫實性。其三是模印貼花工藝的大量運用,并用褐彩題寫五言詩或六言民歌。此風始于長沙窯,至宋元兩代發展到極盛。

            taoci52.com小編推薦

            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鑒賞


            高19.2cm,口徑12.6cm,足徑14.2cm

            罐唇口,直頸,豐肩,圓腹,腹下斂,平底。胎呈灰白色,器身施褐中泛黃色釉。肩部有對稱方形雙耳及四朵模印貼花紋。近足處一周及底部素胎無釉。

            唐代長沙窯器物以日用瓷為主,除滿足國內需要外,還大量外銷。其造型簡潔樸素,講究細微之處的變化,以各種形式的罐和罐最多見。早期裝飾上的用彩多在模印貼花的人物、獅、葡萄上涂褐色或綠色大彩斑,繼而發展為用單一的褐彩或綠彩繪畫,以后再逐步發展到用褐、綠雙色彩繪。唐代長沙窯是中國大量生產釉下彩瓷器的發源地,它開創了瓷器彩繪裝飾的新途徑。

            唐代長沙窯瓷特色鮮明,首先是釉下彩繪的發明,突破了青瓷的單一釉色。其次是釉下彩繪題材廣泛,內容豐富,涉及山水、人物、花鳥等,題材活潑生動,具有寫實性。其三是模印貼花工藝的大量運用,并用褐彩題寫五言詩或六言民歌。此風始于長沙窯,至宋元兩代發展到極盛。

            長沙窯模印貼花褐斑注子


            長沙窯模印貼花褐斑注子

            長沙窯模印貼花褐斑注子局部

            長沙窯模印貼花褐斑注子底部

            長沙窯模印貼花褐斑注子,唐,高22.5cm,口徑10cm,底徑14.5cm。注子直口,闊頸,豐肩,腹壁斜直,平底。肩置八棱形流,對稱處安三條形曲柄。與流、柄成十字形的頸、肩之間置一對三條形系。通體施青釉,釉色青中略顯灰黃。肩、腹處模印貼花椰棗紋,其上覆蓋大塊褐色釉,形成三個橢圓形斑塊,突出了圖案的裝飾效果。此件注子的貼花紋反映了長沙窯貼花藝術的特點,樸實、自然、生動。器物造型和圖案特殊,是唐代長沙窯生產的外銷西亞各國的產品。長沙窯的釉色種類較多,僅單色釉即有青釉、黃釉、褐釉、黑釉、白釉、綠釉、藍釉等。模印貼花裝飾是長沙窯瓷器的特色之一,出現于唐中后期,系在器物的系或腹上作局部裝飾。其做法是先用模具印出裝飾物,趁坯體未干時把裝飾物粘貼在坯體上,經施釉、涂彩后,再入窯經高溫燒成。塑貼花紋有雙魚、雙鳥、花朵、葡萄、椰棗、獅子、寶塔、人物等。

            長沙窯褐綠彩罐


            長沙窯,又稱銅官窯,它興盛于唐代中晚期,一直延續到五代。長沙窯燒制的器物以青瓷為主,器型品種有碗、碟、瓶、罐、瓷枕等生活器皿。它雖在質地、成型、精巧等方面遜于越窯青瓷、邢窯、定窯白瓷,但它具有與眾不同的鮮明特點,開創陶瓷史上釉下彩繪的先河,特別是釉下彩繪山水、人物、花鳥及詩文書寫,透出一縷大唐民俗文化的清新氣息,而深受海內外人們的摯愛。

            地處安徽省西南、長江中下游北岸的安慶地區,墓葬中時有長沙窯器物出土,品種有壺、罐、碗、玩具等等。圖為懷寧縣一唐代墓葬中出土的一件長沙窯褐綠彩雙系罐。此雙系罐高18.5厘米,口徑15厘米,腹徑17.5厘米,直頸,口沿外侈,窄肩,直腹,底部內凹,肩貼雙系,雙系兩面用褐綠彩點繪相似的斜方形狀圖案紋飾,斜方紋內用綠彩點繪波浪紋。整件器物形體大方,修胎規整,釉層瑩潤光滑;為襯托出彩料的成色,達到其彩繪美的效果,器物胎上涂有一層化妝土,起到了增強胎體的致密度和增加瓷胎白度的作用;同時紋飾采用點、線表現手法,水墨暈散效果的抽象圖紋,給人以豐富的想像空間。是一件難得的唐代長沙窯珍品,2004年安徽省文物鑒定站鑒定為國家二級文物,現收藏于懷寧縣文物管理所。

            吉州窯醬褐釉雙耳瓶


            吉州窯在今江西省吉安永和鎮,古代吉安稱吉州,故名吉州窯,并稱“永和窯”、“東昌窯”。創燒于唐末、五代,發展于五代與北宋,興盛于南宋至元代初、中期,終于元代末,為江南地區著名的民間瓷窯之一,燒瓷品種繁多,地方特色濃郁。

            上世紀50年代以來,文物部門對吉州窯做過多次調查。1980年至1981年,江西省文物部門對窯址作了比較細致調查,開探溝25個,清理了龍窯一座及作坊遺址,獲得了大量瓷片及窯具。

            這些清理工作也證實了五代時期吉州窯生產有醬褐釉碗、罐、壺及白釉碗盞,器物特征與各地五代墓出土瓷器比較近似;與元末明初刊《東昌志》中“至五代時,民聚其地,耕且陶焉,由是井落墟市,祠廟寺觀始創”的記載大體吻合。入宋以后,吉州窯也燒青白瓷,有青白瓷注子、注碗殘器標本發現,同時還燒白釉和黑釉器,但標本不多。南宋為吉州窯大發展時期,瓷器品種有黑釉、醬釉、青釉、白釉、白釉褐彩、白釉紅綠彩繪、綠釉、醬黃釉等,以黑釉、白釉所占比重最大。在裝飾技法上呈多種多樣、豐富多彩,諸如樹葉紋、剪紙紋、彩繪紋、灑釉、剔釉、剔釉填繪和玳瑁釉、鷓鴣斑、堆塑等多種技法。

            吉州窯除燒制上述獨具特色品種之外,又兼采宋代南北名窯之所長,廣收博取名窯瓷藝,如青白瓷顯然是仿景德鎮窯;覆燒印花白瓷帶有明顯的定窯風格;白釉褐色彩繪裝飾受磁州窯影響,但磁州窯系為釉上彩,吉州窯為釉下彩,有所創新;黑釉兔毫紋、油滴紋明顯是仿建窯的;所產綠釉小盞的紋飾布局與耀州窯青瓷盞幾乎完全相同。宋代吉州窯產品的胎色可分為紫黑色泛青的粗缸胎、醬紫色缸胎、米黃色瓷胎和淡青花瓷胎四類。其胎質較粗,胎內含有砂粒,有氣孔,圈足處理比較簡單。

            宋代吉州窯生產的褐釉器物不多見,以罐、瓶類器型較為常見,造型豐滿,釉層較薄,質地較粗,多施釉不及底或施半釉。北宋早期光素無紋飾,南宋后紋飾多樣,題材豐富多彩,同時代其他窯口的紋飾在吉州窯中幾乎都可以找到。而一些吉州窯自己所創獨特的紋飾都為其他窯口所不見,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在宋代民窯中獨樹一幟。

            這件產于宋代早期吉州窯醬褐釉雙耳瓶(見圖),高8.5厘米,口徑3厘米,足徑4.2厘米。折沿撇口、長頸、圓鼓腹、外撇平底足,肩腹部兩邊堆塑云紋雙耳。平底足無釉,見粗松胎質,呈紫色缸胎,瓶外壁施滿醬褐色釉,釉薄處呈褐黃色,是輪制施胎紋,釉厚處呈黑褐色,且有流釉。該類器型釉雙耳瓶在閩北宋墓中多有成雙成對出土,有黑釉、青釉、黑褐色釉,但是醬褐色釉的發現較少。

            金代淄博窯黑釉凸白線雙耳罐


            淄博民間國寶:金代黑釉凸白線雙耳罐

            在中央電視臺《尋寶》節目走進淄博陶瓷的鑒寶活動,4200余件民間藏品參加了海選,58件藏品經過初選進入錄播環節。12件作品入圍現場錄制。經過專家組一致評議,市民賈斌持有的“金代淄博窯黑釉凸白線雙耳罐”摘得淄博“民間國寶”桂冠。專家稱,釉光是陶瓷的靈魂,該罐光燦奪目,胎薄體輕,黑漆耀眼光亮,白線凸起分明,有鶴立雞群之感,堪稱淄博民間國寶,是難得的一件寶貝,能夠代表淄博的特色和民間收藏水平。

            黑釉白線紋瓷器,淄博當地稱之為粉杠瓷,是金代瓷器中最富特色的品種之一。淄博燒造陶瓷的歷史源遠流長。據對淄博沂源北桃花坪“扁扁洞”人類遺址考古表明,距今一萬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早期,淄博地區就開始制作陶器,自此,淄博燒造陶瓷的爐火就沒有停止過。南北朝時期,淄博的寨里窯開始燒造瓷器。之后,磁村窯、西坡地窯、西河窯、渭頭河窯、八陡窯、山頭窯,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陶瓷發展體系。考古專家稱之為“淄博窯”。金代淄博窯以白瓷為主,其次有白釉黑花、黑釉、白釉黑邊、醬色釉等。器形以碗盤居多,其次有碟、盞托、盆、俑、小型玩具等。黑釉凸白線雙耳罐是金代淄博窯的典型器物。產品多直口、鼓腹、平底、在黑色的釉面上,裝飾成瓜棱樣的白線紋飾,線條勻稱,別具風格。與河南湯陰窯、密縣窯、登封窯同類產品相比,釉色更加光亮,白線紋色白而粗,器內滿釉,是同時期同類產品的佼佼者。

            閱讀延伸: 陶瓷品牌的發展史

            山東淄博陶瓷產區

            金代淄博窯黑釉凸白線雙耳罐

            德化陶瓷之建白瓷器

            德化窯白瓷器的鑒定要領

            中國白瓷雕作品《奧運和鼎》將亮相上海世博會

            白陶彩繪鳥紋雙耳罐: 長沙出現最早的圖騰符號


            史前時代,長沙人沿湘江河岸而居,過著漁獵生活。他們不僅學會了建造房屋,還掌握了高超的陶器制作技藝,燒制出白陶、灰陶和彩陶。他們將原始的信仰、崇拜和審美萌芽刻畫在那些陶器上,產生了長沙地區最早的圖騰符號——鳳鳥、獸面。

            這件白陶彩繪鳥紋雙耳罐殘件,是1986年在長沙縣南托鄉大塘文化遺址出土的最為特殊的一件陶器,距今已有7000年左右。它雖僅剩部分口緣,但其尺寸依然較大,殘高9.2厘米,如若是個完整器,其高至少有30厘米。它的特殊就在于它與眾不同的紋飾,從陶罐口至頸部,褐色彩繪是三角水波并類似舞蹈人物形態的格紋,系部變形為葉狀紋飾,肩部以下是一對稱的高冠鳳鳥,以大葉脈紋相隔,鳳鳥口銜樹枝、昂首向上、尾翼飄逸,線條流暢輕盈、浪漫而充滿想象。這個陶罐用來做過什么呢?裝水、盛物抑或祭祀?不管怎樣,它都可以說是我國南方出土的同時代最精美的彩陶之一。

            南托大塘遺址位于原長沙縣南托鄉三興村大塘組,1985年被發現,1986年2月長沙市文物工作隊對其進行了發掘。其出土文物分為兩大類:石器與陶器。其中陶器以夾砂紅陶與灰陶為主,有少量黑陶與白陶;器型主要有釜、碗,以及少量罐、盆、甑,這些器物多處可見刻畫圖案及彩繪圖案,是遠古長沙人審美意識的符號表達。

            像這件彩陶罐一樣,南托大塘遺址中還出土了許多刻有復雜陶符與圖案的陶器。在一件圈足陶碗底部,有一組神人獸面紋飾,這或許就是大塘氏族的族徽吧。這件器物呈圓形,缺失嚴重,在底部中央有一處戳記,圖案呈長方形,似一獸面,張口伸舌,上下各伸出兩顆交錯的獠牙,頂部有三根線條伸出,是為“冠”,獸面兩側各有兩組對峙的翼狀物伸出,造型對稱,結構穩定,布局合理。

            這種古樸威嚴的獠牙獸面圖案,在湖南西南部的高廟文化遺址曾經出現。高廟遺址緊靠沅水,距今6800至7800年,是一處高度發達的史前文明,距大塘遺址的直線距離300多公里。該遺址有建筑、祭祀坑、窖藏等重點遺跡,遺存的大型祭祀場所,面積有七百平方米以上。有學者考證,南托大塘文化的源流來自于高廟,大塘遺址的人群或許是由高廟遷徙而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所信奉的祖先或神靈是同一的。

            還有一件陶片殘件,刻畫的是一組建筑樣式。主建筑是大坡頂干欄式,坡頂中央有圓形窗口,窗口中部有橫隔,周圍有一周細圓點,是為裝飾;大坡頂右側有一組小型尖頂建筑,其中中間一座較高、周邊兩座較矮,似為儲藏建筑或附屬建筑。建筑整體主次分明,是等級制度明顯的體現。這種建筑形式至今仍在少數民族地區流行,我們現在看到的土家族吊腳樓就是這種類型。

            白陶彩繪鳥紋雙耳罐: 長沙出現早的圖騰符號


            史前時代,長沙人沿湘江河岸而居,過著漁獵生活。他們不僅學會了建造房屋,還掌握了高超的陶器制作技藝,燒制出白陶、灰陶和彩陶。他們將原始的信仰、崇拜和審美萌芽刻畫在那些陶器上,產生了長沙地區最早的圖騰符號——鳳鳥、獸面。

            這件白陶彩繪鳥紋雙耳罐殘件,是1986年在長沙縣南托鄉大塘文化遺址出土的最為特殊的一件陶器,距今已有7000年左右。它雖僅剩部分口緣,但其尺寸依然較大,殘高9.2厘米,如若是個完整器,其高至少有30厘米。它的特殊就在于它與眾不同的紋飾,從陶罐口至頸部,褐色彩繪是三角水波并類似舞蹈人物形態的格紋,系部變形為葉狀紋飾,肩部以下是一對稱的高冠鳳鳥,以大葉脈紋相隔,鳳鳥口銜樹枝、昂首向上、尾翼飄逸,線條流暢輕盈、浪漫而充滿想象。這個陶罐用來做過什么呢?裝水、盛物抑或祭祀?不管怎樣,它都可以說是我國南方出土的同時代最精美的彩陶之一。

            南托大塘遺址位于原長沙縣南托鄉三興村大塘組,1985年被發現,1986年2月長沙市文物工作隊對其進行了發掘。其出土文物分為兩大類:石器與陶器。其中陶器以夾砂紅陶與灰陶為主,有少量黑陶與白陶;器型主要有釜、碗,以及少量罐、盆、甑,這些器物多處可見刻畫圖案及彩繪圖案,是遠古長沙人審美意識的符號表達。

            像這件彩陶罐一樣,南托大塘遺址中還出土了許多刻有復雜陶符與圖案的陶器。在一件圈足陶碗底部,有一組神人獸面紋飾,這或許就是大塘氏族的族徽吧。這件器物呈圓形,缺失嚴重,在底部中央有一處戳記,圖案呈長方形,似一獸面,張口伸舌,上下各伸出兩顆交錯的獠牙,頂部有三根線條伸出,是為“冠”,獸面兩側各有兩組對峙的翼狀物伸出,造型對稱,結構穩定,布局合理。

            這種古樸威嚴的獠牙獸面圖案,在湖南西南部的高廟文化遺址曾經出現。高廟遺址緊靠沅水,距今6800至7800年,是一處高度發達的史前文明,距大塘遺址的直線距離300多公里。該遺址有建筑、祭祀坑、窖藏等重點遺跡,遺存的大型祭祀場所,面積有七百平方米以上。有學者考證,南托大塘文化的源流來自于高廟,大塘遺址的人群或許是由高廟遷徙而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所信奉的祖先或神靈是同一的。

            還有一件陶片殘件,刻畫的是一組建筑樣式。主建筑是大坡頂干欄式,坡頂中央有圓形窗口,窗口中部有橫隔,周圍有一周細圓點,是為裝飾;大坡頂右側有一組小型尖頂建筑,其中中間一座較高、周邊兩座較矮,似為儲藏建筑或附屬建筑。建筑整體主次分明,是等級制度明顯的體現。這種建筑形式至今仍在少數民族地區流行,我們現在看到的土家族吊腳樓就是這種類型。

            賞析黃釉褐藍彩云荷紋罐


            1973年10月下旬,在市區石塔路宋代文化底層的考古挖掘現場出土了一件“唐代黃釉褐藍彩云荷紋罐”,代表了唐代長沙窯陶瓷藝術的最高水平。

            唐代揚州是我國南北交通的樞紐、國內外貿易中心之一,正因如此,揚州出土的陶瓷文物極其豐富、精美。在這些唐代陶瓷器中,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以長沙窯瓷器最為突出。此“唐代黃釉褐藍彩云荷紋罐”高29.8厘米,口徑16.3厘米,最大腹徑25厘米,底徑19.5厘米,大口、侈唇、高頸、窄肩、深腹呈圓筒形, 肩部置對稱的扁環形模印紋飾的雙系,其中間為陽文“王”字,兩側為陽文云紋。罐外壁滿施均勻黃釉至底,露出米黃色胎,而外底內周(即內心)向器內凸入處則 滿施黃色釉。凸入處十分規則,這是經過窯工精心制作的,這樣可以增強罐壁承受容載物體的壓力。

            從器皿內壁露出的一道道弦紋來看,可 知其是采用輪制方法成形的。其胎之薄、體之輕,就唐代大件陶瓷器皿來說,尚屬少見。此罐以褐、藍兩色的圓點相間排列組合成聯珠狀云荷紋,云荷紋即是以五朵 小如意云為主,組合成一朵大如意云紋,并于其兩側云梢處飾以亭亭玉立的蓮花各一枝,又在對稱的兩組云荷紋之下的間隙,各補上一枝荷葉紋,這樣,就使此罐構 成了一幅完整的云荷紋圖案。其相間排列的聯珠狀云荷紋的兩種色彩線,在黃釉襯托下,顯得更加醒目、突出。

            綜合來看,此罐具有以下特點:一是彩釉瑰麗,形體大,紋飾滿;二是構圖奇異,別具一格,繪畫顯示出一種氣勢美,紋飾采用的聯珠紋與波斯薩珊王朝工藝上的珠紋相同,頗有異國風格;三 是色調明快、和諧,意趣橫生;四是制作工藝精湛。因為這些特點,使其在出土的唐長沙窯器皿中顯得極為稀見,1994年,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定為國寶文物。

            這件國寶級的文物現藏于揚州博物館,凡來揚州的國內外的陶瓷研究者無不前來一睹“芳容”。這件“唐黃釉褐藍彩云荷紋罐”的出土不僅豐富了我國研究唐代陶瓷藝術的實物例證,而且為揚州博物館的館藏文物提供了一件國寶珍品。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長沙窯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長沙窯褐釉模印貼花雙耳罐》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鑒別瓷器貼花

            上一篇:南定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