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古代瓷器:中國陶瓷家族中最早種類——越窯青瓷

            越窯青釉《刻花蓮紋五瓣花口碗》口徑14厘米觀復博物館藏

            青瓷是中國陶瓷家族中最大的一支,中國陶瓷最早就是從青瓷開始的,早在商代就有了原始的青瓷。

            早期人們對瓷器色彩的追求是被動的,還不能主動地對燒造色彩進行掌控,所以只在偶然的情況下瓷器才呈現出青色。不過這種青色與后世青瓷的青色有天壤之別,有的時候呈現黃色,有時候呈現褐色,有的時候只是閃著一點兒青。

            經過漫長的歷史演變,到了唐宋時期,中國人燒造的青瓷就非常完美了。越窯是青瓷中最重要的一支,出現得最早,歷史悠久。越窯是唐代最著名的窯場,位于長江以南,南青北白形成了青白對峙的局面。唐代的青瓷顏色偏黃,到了唐代后期、五代乃至北宋初期,開始出現湖綠色的越窯,非常漂亮。

            越窯青釉刻花蓮紋碗呈五瓣形。在五代,碗形大多呈五瓣狀態,到了北宋一般呈六瓣。它的紋樣很接近北宋的特征,所以這只碗很可能是五代末年至北宋初年的。

            碗底有支燒痕跡,足是裹足,清晰可見,表面有細碎的紋飾,叫作篦紋,是用竹子做的帶齒的工具刻出清晰的紋理。以顏色論,越窯的巔峰狀態出現在五代到北宋初年這一時期,顏色非常漂亮。

            越窯的溫碗,碗里原來有一把壺,壺里裝著酒,壺已遺失。這只溫碗呈八瓣形,碗身上有極細的紋飾都是花卉。此外,碗的圈足外撇。

            這只碗的造型非常像金屬器,比如銅的、銀的,甚至像金的。用陶瓷仿金屬器是唐代瓷器的特征,尤其是名貴瓷器。這種仿金屬器的紋飾在唐代非常流行,后來影響到遼代。而與遼代早期同時代的五代,其青瓷尤其是越窯,也會呈現金屬器的某些特征,比如它的花口有金屬折翻的效果,瓷器一般不做這種效果,因為很難做。

            盛唐的越窯與唐代晚期到五代時期的越窯比起來,顏色更加青翠漂亮。這件青瓷溫碗與法門寺出土的秘色瓷的顏色非常接近。和法門寺的寶藏一樣,大量出土之物讓我們后人重新看到了他們真實的面目,有幸目睹先人創造的燦爛文明。

            編輯推薦

            古代瓷器:[圖文]越窯青瓷珍品欣賞


            青瓷人騎獅形插器西晉

            整器由臥獅、胡人、插管組合而成。臥獅高昂瞠目、呲牙咧嘴,底部貼附四足,尾呈蕉葉狀。頜下有貼附的須,胡人跨騎于獅腰部,上身挺直,雙手揖于胸前,懷中抱一小獸,頭戴高帽,帽頂高聳延伸成一直徑為3.7厘米的插管,插管圓唇,口微侈,管上貼塑雙龍紋飾。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釉泛黃,釉面光亮,遍布開片。底部有支燒痕。半范模制,合范成型。胡人身上戳印圓圈紋,帽上有一圈壓印紋帶,服裝上用壓印紋帶表現襟、袖。

            青瓷六熊足香熏西晉

            全器由爐身和托盤兩部分組成。爐身整體呈球形,頂部作管狀小口,口上塑出一飛鳥,平底,底部有三個熊足立于托盤內;托盤平折沿,斜直壁,淺腹,平底,底部由三個熊形足承托。黃褐色胎,胎質較粗而堅硬。青灰釉泛黃,釉面光潤,爐身部釉面略顯斑駁,施滿釉。托盤外底部有六處支燒痕。爐身上半部有三層鏤孔,孔作三角鋸齒狀,間飾以平行凹陷紋,鏤孔以外部分裝飾有拍印網格帶紋;托盤沿面飾以凹弦紋圈,內戳印聯珠紋。

            青瓷雙鳥蓋水盂西晉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錐形,蓋頂中心貼塑兩相對的飛鳥,器身方唇,子口內斂,圓肩,肩部對稱置四橫系,扁圓腹,餅足內凹。灰胎,胎質較粗。青灰釉,釉面光潤,施滿釉。肩部飾凹弦紋雙圈,其下拍印網格帶狀紋,上下腹相交處飾凹弦紋一圈。

            青瓷蛙形水盂西晉

            左:圓唇,斂口,扁鼓腹,假圈足。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灰釉,釉面光亮,施釉及底。底部有三處支燒痕。上腹貼塑有蟾蜍的頭、尾、四足,并飾有戳印圓圈紋及劃刻草葉紋。

            右:圓唇,斂口,扁鼓腹,餅足較高。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釉黃,釉面光潤,施滿釉,器身布滿開片。底部有三處支燒痕。外壁口沿下飾兩道凹弦紋,上腹貼塑蟾蜍的頭、尾、四足,并間飾有戳印圓圈紋,上下腹相接處飾有凹弦紋一圈。

            西晉

            方唇,斂口,矮領,圓肩,扁鼓腹,平底內凹。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黃釉,亞光,剝釉現象嚴重,施滿釉。肩部飾一周三角形戳印紋,上腹部飾凹弦紋兩圈,內戳印菱形網格紋。上下腹之間飾一周戳印三角形紋飾。器內還膠結有原來存放的一堆圓形方孔錢幣,可辨識的有東漢五銖錢。

            青瓷五聯罐東漢

            罐體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由一大瓶口及四小瓶組成,瓶與罐身不相通;下部罐溜肩,肩部貼塑動物、人物,并鏤有四小孔,圓鼓腹,大平底。褐色胎,粗疏。青黃釉泛灰,釉色較深沉,釉面光潤,流釉現象嚴重,施釉至下腹。罐身飾多圈弦紋。

            該類器物出現于東漢時期,一直流行至三國時期,之后罐消失,演變為堆塑罐。該類器物主要是用作喪葬的明器,具乎尋類似魂瓶的功用。

            青瓷熊形席鎮三國

            口不修復。方唇,直口,整體呈直筒狀,口以下貼附頭,雙臂、雙足,使整體里蹲熊造型,大平底微內凹。蹲熊雙目圓睜,鼻孔朝天,口張齒露,口中含一獸形物,下額有髯,雙手均持寶物;器身背部貼塑人物、盤蛇。灰黃色釉,胎質較粗。青黃釉,局部開片,光潤,施滿釉。底部一周可見十二枚支燒痕。是三國、西晉時期特有的動物造型器物。

            青瓷扁壺三國

            方唇,直領,圓形扁腹,腹窄面對稱置上下兩組橋型系。下承一橢圓形臺形高足。灰胎,胎質較細而堅致。青灰釉泛黃,有流釉現象,器身遍布開片,釉面光亮,施滿釉,僅足心無釉。

            口沿下飾凹弦紋雙圈,頸部與肩部相接處拍印菱形紋,肩腹相交處刻出隨形的深槽,使腹部正面形成開光的效果,腹正面兩面貼飾鋪首銜環,并飾凹弦紋雙圈,足部近底處戳印圓圈紋一周,下飾凹弦紋雙圈,內拍印菱形條帶狀裝飾。

            越窯點彩人物俑

            東晉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剝釉現象嚴重,僅頭部殘留有釉,直立。

            男俑:額部凸出,面帶微笑。發髻呈幞頭狀。衣服右衽。雙手攏于胸下腹部,衣褶明顯。

            女俑:面帶微笑。發髻成幞頭狀。衣右衽。雙手攏于胸下腹部。

            青瓷廢爵東晉

            尖圓唇,直口稍敞,圓曲腹,高圈足外撇。上腹部一側貼飾飛鳥,另一側置方柄,下置單泥條柄撐。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亞光,有剝釉現象,施滿釉。鳥身上有較粗的刻劃花紋,表現鳥的羽翼。

            青瓷飛鳥油燈東晉南朝

            左:尖圓唇,直口,口下有一內曲,圓曲腹,餅足。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釉面勻凈光潤,通體施釉。底部有五處支燒痕。內底刻圓,并貼塑一飛鳥;外口沿下飾凹弦紋一圈。

            右:尖圓唇,直口微敞,口下有一內曲,圓曲腹,餅足。黃褐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通體施釉。底部有四處支燒痕。內底圓刻,并貼塑一飛鳥。

            原始瓷蓋盞西周

            全器由蓋、盞和托盤組成,造型仿青銅器,每部分無釉處有三條橫線標志。盞蓋,圓唇拱頂,頂部瓜蒂形鈕,鈕周圍有四個卷云紋貼塑。盞身,直口,寬平沿向內斜,圓鼓腹,下腹斜直內收,內底較平,餅形玉璧足,足部無釉。肩部有兩圈弦紋,弦紋之間有戳點紋,并貼塑三處卷云紋。托盤,尖圓唇,寬平沿,沿部劃篦紋一周上有卷云紋貼塑,斜曲腹,高圈足外撇,足部無釉。內底有四周三條一組的弦紋,弦紋間有戳點曲線,灰褐胎,青黃釉較光亮,流釉和剝釉現象明顯。

            原始瓷提梁盉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傘狀,中央粘接一個立鳥形鈕;器身尖唇,直口,平肩,肩部兩側粘貼一半環形提梁,其上左右各附加一處齒緣扉棱,扉棱下端再各粘接一對略長的圓錐形泥點,仿獸耳,扁球腹,上腹部一側粘接獸形流,一側粘接齒緣扉棱,分別仿獸首與獸尾,平底,下承三個矮蹄足。黃褐胎,胎質較粗。黃綠釉,釉面失光,剝釉現象嚴重。腹部自上而下飾三組弦紋,每組兩周,弦紋間拍印變體S形紋。

            原始瓷蓋瓿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傘狀,蓋面較平,中心置一半環形鈕,蓋邊緣圓轉下折。器身圓唇,直口,圓肩較寬,其上粘接兩個對稱的獸面耳,圓鼓腹,最大腹徑在上腹部,下腹部斜收,平底。黃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失光,剝釉現象嚴重,施釉至腹中部。蓋面飾多周弦紋;器身肩部及上腹部飾兩組均勻的棱格狀條紋帶,且肩部條紋較短。

            原始瓷尊

            尖圓唇,敞口,粗長頸,扁圓腹,高圈足,底端外撇。褐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有聚釉、流釉現象,施滿釉,圈足內無釉。頸腹交接處與腹部、圈足交接處,各飾兩圈凹弦紋,弦紋內壓印精細的變體云雷紋;腹部則飾細密規整的云雷紋。

            原始瓷蓋鼎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栱形蓋,蓋面斜直,邊緣下折,蓋面中央粘接一環形鈕,邊緣部位均勻分布三個雙孔鈕。器身子口內斂,圓唇,口沿下粘接兩個對稱的長方形附耳,斜直腹微呈垂腹,圓底近平,下承三細足,外撇,足尖略翹起。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聚釉現象嚴重,并有流釉,釉面斑駁。蓋面自上而下有三圈凸弦紋,其上斜刻花紋,弦紋間戳印圓圈紋;器身素面。

            原始瓷蓋鼎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傘狀器蓋,蓋面中央有一單孔鈕,邊緣部位均勻分布三個雙孔鈕。器身子口內斂,圓唇,腹部較圓曲,腹部頂端粘接兩個對稱的長方形立耳,圓底近平,下承三細足,足外撇,足尖略上翹。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亞光,聚釉現象嚴重。蓋面自上而下飾凸弦紋三圈,其上斜刻線紋,其余部分皆戳印圓圈紋,器身素面。

            原始瓷方形烤爐戰國

            整體為長方形,中空,呈回廊狀,四角呈屋脊狀略翹起,淺腹,直臂,四面各粘接兩個獸形鋪首,腹內可見5根長條形短支柱,仿廊柱,底平。褐胎,胎質粗糙。青黃釉,釉面光潤,積釉現象嚴重,施釉不及底。器表皆拍印圓圈紋。該件器物內部略有修復。

            原始瓷瓿西漢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半圓球狀;器身方圓唇,直口,斜肩,肩面稍曲,其上粘接一對對稱的獸面耳,腹部斜曲內收,平底,下承三矮足。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局部光亮,施釉至腹部頂端,流釉現象嚴重。蓋面飾粗放的圓圈紋;獸面器耳上端外延的仿獸耳部分,其表面飾卷草紋,肩部飾三組凹弦紋,每組兩周,凹弦紋帶之間飾水波紋。

            1234下一頁

            越窯青瓷珍品欣賞


            青瓷人騎獅形插器西晉

            整器由臥獅、胡人、插管組合而成。臥獅高昂瞠目、呲牙咧嘴,底部貼附四足,尾呈蕉葉狀。頜下有貼附的須,胡人跨騎于獅腰部,上身挺直,雙手揖于胸前,懷中抱一小獸,頭戴高帽,帽頂高聳延伸成一直徑為3.7厘米的插管,插管圓唇,口微侈,管上貼塑雙龍紋飾。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釉泛黃,釉面光亮,遍布開片。底部有支燒痕。半范模制,合范成型。胡人身上戳印圓圈紋,帽上有一圈壓印紋帶,服裝上用壓印紋帶表現襟、袖。

            青瓷六熊足香熏西晉

            全器由爐身和托盤兩部分組成。爐身整體呈球形,頂部作管狀小口,口上塑出一飛鳥,平底,底部有三個熊足立于托盤內;托盤平折沿,斜直壁,淺腹,平底,底部由三個熊形足承托。黃褐色胎,胎質較粗而堅硬。青灰釉泛黃,釉面光潤,爐身部釉面略顯斑駁,施滿釉。托盤外底部有六處支燒痕。爐身上半部有三層鏤孔,孔作三角鋸齒狀,間飾以平行凹陷紋,鏤孔以外部分裝飾有拍印網格帶紋;托盤沿面飾以凹弦紋圈,內戳印聯珠紋。

            青瓷雙鳥蓋水盂西晉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錐形,蓋頂中心貼塑兩相對的飛鳥,器身方唇,子口內斂,圓肩,肩部對稱置四橫系,扁圓腹,餅足內凹。灰胎,胎質較粗。青灰釉,釉面光潤,施滿釉。肩部飾凹弦紋雙圈,其下拍印網格帶狀紋,上下腹相交處飾凹弦紋一圈。

            青瓷蛙形水盂(二件)西晉

            左:圓唇,斂口,扁鼓腹,假圈足。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灰釉,釉面光亮,施釉及底。底部有三處支燒痕。上腹貼塑有蟾蜍的頭、尾、四足,并飾有戳印圓圈紋及劃刻草葉紋。

            右:圓唇,斂口,扁鼓腹,餅足較高。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釉黃,釉面光潤,施滿釉,器身布滿開片。底部有三處支燒痕。外壁口沿下飾兩道凹弦紋,上腹貼塑蟾蜍的頭、尾、四足,并間飾有戳印圓圈紋,上下腹相接處飾有凹弦紋一圈。

            西晉

            方唇,斂口,矮領,圓肩,扁鼓腹,平底內凹。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黃釉,亞光,剝釉現象嚴重,施滿釉。肩部飾一周三角形戳印紋,上腹部飾凹弦紋兩圈,內戳印菱形網格紋。上下腹之間飾一周戳印三角形紋飾。器內還膠結有原來存放的一堆圓形方孔錢幣,可辨識的有東漢“五銖”錢。

            青瓷五聯罐東漢

            罐體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由一大瓶口及四小瓶組成,瓶與罐身不相通;下部罐溜肩,肩部貼塑動物、人物,并鏤有四小孔,圓鼓腹,大平底。褐色胎,粗疏。青黃釉泛灰,釉色較深沉,釉面光潤,流釉現象嚴重,施釉至下腹。罐身飾多圈弦紋。

            該類器物出現于東漢時期,一直流行至三國時期,之后罐消失,演變為堆塑罐。該類器物主要是用作喪葬的明器,具乎尋類似魂瓶的功用。

            青瓷熊形席鎮三國

            口不修復。方唇,直口,整體呈直筒狀,口以下貼附頭,雙臂、雙足,使整體里蹲熊造型,大平底微內凹。蹲熊雙目圓睜,鼻孔朝天,口張齒露,口中含一獸形物,下額有髯,雙手均持寶物;器身背部貼塑人物、盤蛇。灰黃色釉,胎質較粗。青黃釉,局部開片,光潤,施滿釉。底部一周可見十二枚支燒痕。是三國、西晉時期特有的動物造型器物。

            青瓷扁壺三國

            方唇,直領,圓形扁腹,腹窄面對稱置上下兩組橋型系。下承一橢圓形臺形高足。灰胎,胎質較細而堅致。青灰釉泛黃,有流釉現象,器身遍布開片,釉面光亮,施滿釉,僅足心無釉。

            口沿下飾凹弦紋雙圈,頸部與肩部相接處拍印菱形紋,肩腹相交處刻出隨形的深槽,使腹部正面形成開光的效果,腹正面兩面貼飾鋪首銜環,并飾凹弦紋雙圈,足部近底處戳印圓圈紋一周,下飾凹弦紋雙圈,內拍印菱形條帶狀裝飾。

            越窯點彩人物俑(一對)

            東晉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剝釉現象嚴重,僅頭部殘留有釉,直立。

            男俑:額部凸出,面帶微笑。發髻呈幞頭狀。衣服右衽。雙手攏于胸下腹部,衣褶明顯。

            女俑:面帶微笑。發髻成幞頭狀。衣右衽。雙手攏于胸下腹部。

            青瓷廢爵東晉

            尖圓唇,直口稍敞,圓曲腹,高圈足外撇。上腹部一側貼飾飛鳥,另一側置方柄,下置單泥條柄撐。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亞光,有剝釉現象,施滿釉。鳥身上有較粗的刻劃花紋,表現鳥的羽翼。

            青瓷飛鳥油燈(二件)東晉—南朝

            左:尖圓唇,直口,口下有一內曲,圓曲腹,餅足。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釉面勻凈光潤,通體施釉。底部有五處支燒痕。內底刻圓,并貼塑一飛鳥;外口沿下飾凹弦紋一圈。

            右:尖圓唇,直口微敞,口下有一內曲,圓曲腹,餅足。黃褐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通體施釉。底部有四處支燒痕。內底圓刻,并貼塑一飛鳥。

            原始瓷蓋盞西周

            全器由蓋、盞和托盤組成,造型仿青銅器,每部分無釉處有三條橫線標志。盞蓋,圓唇拱頂,頂部瓜蒂形鈕,鈕周圍有四個卷云紋貼塑。盞身,直口,寬平沿向內斜,圓鼓腹,下腹斜直內收,內底較平,餅形玉璧足,足部無釉。肩部有兩圈弦紋,弦紋之間有戳點紋,并貼塑三處卷云紋。托盤,尖圓唇,寬平沿,沿部劃篦紋一周上有卷云紋貼塑,斜曲腹,高圈足外撇,足部無釉。內底有四周三條一組的弦紋,弦紋間有戳點曲線,灰褐胎,青黃釉較光亮,流釉和剝釉現象明顯。

            原始瓷提梁盉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傘狀,中央粘接一個立鳥形鈕;器身尖唇,直口,平肩,肩部兩側粘貼一半環形提梁,其上左右各附加一處齒緣扉棱,扉棱下端再各粘接一對略長的圓錐形泥點,仿獸耳,扁球腹,上腹部一側粘接獸形流,一側粘接齒緣扉棱,分別仿獸首與獸尾,平底,下承三個矮蹄足。黃褐胎,胎質較粗。黃綠釉,釉面失光,剝釉現象嚴重。腹部自上而下飾三組弦紋,每組兩周,弦紋間拍印變體“S”形紋。

            原始瓷蓋瓿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傘狀,蓋面較平,中心置一半環形鈕,蓋邊緣圓轉下折。器身圓唇,直口,圓肩較寬,其上粘接兩個對稱的獸面耳,圓鼓腹,最大腹徑在上腹部,下腹部斜收,平底。黃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失光,剝釉現象嚴重,施釉至腹中部。蓋面飾多周弦紋;器身肩部及上腹部飾兩組均勻的棱格狀條紋帶,且肩部條紋較短。

            原始瓷尊

            尖圓唇,敞口,粗長頸,扁圓腹,高圈足,底端外撇。褐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有聚釉、流釉現象,施滿釉,圈足內無釉。頸腹交接處與腹部、圈足交接處,各飾兩圈凹弦紋,弦紋內壓印精細的變體云雷紋;腹部則飾細密規整的云雷紋。

            原始瓷蓋鼎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栱形蓋,蓋面斜直,邊緣下折,蓋面中央粘接一環形鈕,邊緣部位均勻分布三個雙孔鈕。器身子口內斂,圓唇,口沿下粘接兩個對稱的長方形附耳,斜直腹微呈垂腹,圓底近平,下承三細足,外撇,足尖略翹起。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聚釉現象嚴重,并有流釉,釉面斑駁。蓋面自上而下有三圈凸弦紋,其上斜刻花紋,弦紋間戳印圓圈紋;器身素面。

            原始瓷蓋鼎戰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傘狀器蓋,蓋面中央有一單孔鈕,邊緣部位均勻分布三個雙孔鈕。器身子口內斂,圓唇,腹部較圓曲,腹部頂端粘接兩個對稱的長方形立耳,圓底近平,下承三細足,足外撇,足尖略上翹。灰黃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亞光,聚釉現象嚴重。蓋面自上而下飾凸弦紋三圈,其上斜刻線紋,其余部分皆戳印圓圈紋,器身素面。

            原始瓷方形烤爐戰國

            整體為長方形,中空,呈回廊狀,四角呈屋脊狀略翹起,淺腹,直臂,四面各粘接兩個獸形鋪首,腹內可見5根長條形短支柱,仿廊柱,底平。褐胎,胎質粗糙。青黃釉,釉面光潤,積釉現象嚴重,施釉不及底。器表皆拍印圓圈紋。該件器物內部略有修復。

            原始瓷瓿西漢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呈半圓球狀;器身方圓唇,直口,斜肩,肩面稍曲,其上粘接一對對稱的獸面耳,腹部斜曲內收,平底,下承三矮足。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局部光亮,施釉至腹部頂端,流釉現象嚴重。蓋面飾粗放的圓圈紋;獸面器耳上端外延的仿獸耳部分,其表面飾卷草紋,肩部飾三組凹弦紋,每組兩周,凹弦紋帶之間飾水波紋。

            原始瓷蒜頭壺西漢

            圓唇,直口,頭部呈蒜頭狀,長頸,中部微束,圓肩,鼓腹,平底,下承三蹄形足。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失光,施釉至腹中部,剝釉現象嚴重。頸部近口處飾粗凸弦紋兩圈;上腹部飾三組平行弦紋,將其等分為兩部分,內飾水波紋及戳印紋飾;蹄形足上刻劃獸面紋飾。

            原始瓷壺西漢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為平沿栱面,上部近平,下部斜直,中心置雙層圓柱形鈕,蓋鈕周圍及蓋沿邊部各有一周圓凸棱,且前者較粗。器身方唇,敞口,長束頸,斜肩略鼓,鼓腹,下腹部圓曲內收,平底。黃褐胎,胎質較粗。青釉呈黃褐色,亞光,聚釉現象嚴重,施釉至肩部。器身口沿下飾多周波浪形紋帶,頸中部飾兩組弦紋帶,每組兩周,弦紋帶之間飾水波紋帶,頸肩部相接處亦有弦紋兩圈。肩部有三組凸弦紋,上兩組之間劃刻鳥獸紋。

            青瓷印紋罐東漢

            方唇,平折沿,矮束頸,圓肩,鼓腹,平底。黃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光潤,有剝釉和聚釉現象。外壁肩、腹部滿飾拍印方形葉脈連續組合紋。

            青瓷蓋罐(二件)東漢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蓋為栱形,蓋面中心置一鳥形鈕;器身方唇,侈口,微束頸,溜肩,深腹外鼓,平底。黃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光潤,剝釉現象嚴重。器蓋上飾多組水波紋,器身上腹部飾三組弦紋,將其等分為上下兩層,下層內飾水波紋,風格粗放。

            青瓷五聯罐東漢

            罐體分為上下兩部分:上部由一葫蘆狀大瓶及四小瓶組成,小瓶瓶身與罐身不相通;下部瓶體溜肩,鼓腹,下腹斜曲內收,下底部做成假圈足狀,實為平底,平底微內凹。灰褐色胎,胎質粗疏。青黃釉,釉面亞光,腹及以下部位不施釉,上部釉剝落現象嚴重。罐體下部飾多圈平行凹弦紋。

            青瓷大耳杯三國至東晉

            全器呈橢圓形,兩頭高,中間低。圓唇,近口沿處有兩對稱耳,曲腹,平底。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亮,遍布開片,有剝釉現象。底部殘留九處支燒痕。

            耳杯從三國時期就已出現,是一種飲器,在西晉、東晉時期更是常見,且器物形制并無明顯變化。

            青瓷香熏三國

            香熏做成罐形,圓唇,矮直頸,圓肩,鼓腹,肩部貼塑兩橫泥條系,下腹斜收,平底內凹。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微泛黃,釉面勻凈光亮,施釉至下腹,有聚釉流釉現象。肩部、腹部鏤兩層圓孔,兩層圓孔上下各飾數道弦紋。

            據推測,這類器物應該是用于廳堂熏香的日常生活用器。

            青瓷印花貼塑鑒三國

            圓唇,斂口,扁腹圓曲,平底內凹,下承三獸足。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釉,亞光,剝釉現象嚴重,施釉至下腹。內壁下腹處弦紋圈內飾粗放的水波紋,內底以凹弦紋圈劃分為內外兩區,內區刻劃裝飾,斑駁不清;外壁口沿下飾凸弦紋三圈,下拍印帶狀裝飾三層,上、下層為聯珠紋,中層貼塑佛像、人物騎馬形象等。

            青瓷貼塑龍紋洗三國

            尖圓唇,直領微內斂,扁圓腹,兩層臺式高圈足外撇。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灰釉,釉面光潤,施滿釉。器底殘留五處支燒痕。上腹部貼塑一周蟠龍紋,共四條,兩兩相對。

            青瓷麒麟虎子西晉

            器身為繭形,口部作圓筒狀,大圓口,管狀流上翹。背上有一龍形提梁。腹下臥有四足。灰胎,胎質較粗。青灰釉,積釉剝釉現象嚴重。光潤。施釉近足。貼塑刻劃。器身兩側刻劃飛翼。模制成型,制作方法是半范制作,合范成形。是一件集藝術性和實用性于一體的青瓷精品。

            青瓷印花鑒西晉

            尖圓唇,寬折沿上翹,曲腹,上腹豎直,下腹斜收,平底內凹。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灰釉泛黃,釉面光潤,施滿釉,有流釉現象。器底有十二處支燒痕跡。沿面飾凹弦紋三圈,將其分為兩層,外層戳印圓圈紋,內層劃刻水波紋;內腹近底相同飾有兩周同心圓聯珠紋和弦紋;內心飾凹弦紋三圈,將之分為三區,由外至內依次為網格帶紋、水波紋、素面;上腹外壁飾多層帶紋裝飾,依次為聯珠帶紋、網狀帶紋、聯珠帶紋。

            青瓷三獅頭異形器南朝

            殘口,溜肩,圓鼓腹,肩部貼有三個實心獅頭,腹部相接處有細小裂開痕跡,肩部有凸棱,鼓腹處三道凹陷,腹部以下殘,灰胎較細,胎體較厚,青釉,釉面光亮有細碎開片,流釉及積釉現象明顯。

            青瓷獅形燭臺(二件)西晉

            全器呈臥獅狀,背部有一直筒形管作為插管,筒形管圓唇,直口;臥獅昂首瞠目、呲牙咧嘴,腹下承接四足。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灰釉微泛黃,亞光,施滿釉。器身劃刻出斜線和卷曲線條表現鬃毛,口下貼塑蕉葉狀髯須,下腹劃刻雙翼。模制成形,制作方法是半范制作,合范成形。是一件集藝術性和實用性于一體的青瓷精品。

            青瓷狗圈(二件)西晉

            左:圓唇,直口,直腹,平底內凹。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施釉至下腹。內口沿下有多圈弦紋,圈中塑一臥犬,昂首前望,尾下垂;外口沿下飾有凸棱紋三圈。

            右:圓唇,直口,直腹稍敞,平底內凹。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施釉及下腹。內口沿下飾多圈弦紋,圈中塑一伏狗,狗前望,戴項圈,長尾;外口沿下飾有凹弦紋一圈。

            該器形是西晉時期較常見的隨葬明器。

            青瓷豬圈、狗圈西晉

            尖圓唇,直口微內斂,圓曲腹,平底內凹。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亞光,遍布開片,施釉及下腹。內貼塑一臥豬,腹部鏤小圓孔兩圈。

            雞籠:雞籠成鏤空卷棚形,平板基座,中部貼塑一獨立的雞首,表現一只雞首伸出籠外,棚內還有兩只雞。黃褐色胎,胎質較粗而堅硬。青灰釉,釉面局部光潤,釉層較薄,施滿釉。

            豬圈:尖唇折沿,直口,深直腹,上腹有一出臺,下腹鏤長方形孔,整齊排列,呈欄桿狀,平底,內貼塑一臥豬。黃褐色胎,胎質較粗而堅硬。青灰釉泛黃,木光,剝釉現象嚴重。

            這類器物是專門用于隨葬的模型明器。

            青瓷藥臼 藥杵西晉

            藥臼呈方形,中心圓形凹陷。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釉,中心凹陷處無釉。臺面刻劃少量葉脈紋。

            藥杵呈亞腰長條形。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釉,施滿釉。器身中部戳印網格紋裝飾。

            青瓷灶西晉

            全器作船首狀,頂部開兩孔,分別置一罐和一甑。尖頭一端有火眼,另一端為平面,中央開一方形火孔。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器身遍布開片,內外施釉至下腹。灶頭刻梯形圖案,內刻劃交叉直線紋樣,灶尾飾長方形圖案,內飾交叉直線紋。此類器物是西晉時期常見的隨葬用模型明器。

            越窯點彩四系蓋罐東晉

            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子母口。器身方唇平沿,矮直頸,最大腹徑在上腹部,圓曲腹,平底。肩部對稱置四橫系,器蓋蓋面隆起,蓋面中心置一單孔橫系。黃胎,胎質較粗。青黃釉,光潤,遍布開片。施釉至下腹。器底有九個支燒痕跡,器身口沿有十三個支燒痕跡,器蓋口沿處有十五個支燒痕。肩附四橫系。蓋面褐彩呈放射狀,腹壁褐彩呈交叉狀,肩部點一周褐彩斑點。

            青瓷羊形器東晉

            全器做臥羊形狀,頭頂有一圓孔。羊雙目圓睜,兩角高聳,頭部寫實,身體渾圓肥碩,腹下承接四足,后部附加尾。灰褐色胎,胎質細而堅致。褐綠色釉,木光,施滿釉。貼塑刻花,下頜有須,腹部戳印劃刻雙翼,羊角、羊尾、羊腿均為貼塑而成。

            青瓷獸形硯滴宋代

            灰褐胎,胎質較細。青釉泛灰,釉面光潤,施滿釉。全器呈蹲獅狀,模制成形,口部和背部各有一小圓孔,用于注水和出水。

            青瓷八棱瓶五代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身方唇,直口,長直領,斜折肩,頸肩連接處置四豎系,兩兩相對,八棱形深腹,隱圈足。器蓋作塔剎式,寶珠形蓋鈕較瘦長,蓋面高拱,沿面向上飛翹形成八角,器蓋表面裝飾的八道凸棱與八角相對。灰胎,胎質較細。青灰釉,釉面亞光。肩部轉折處、器身八棱兩側及底部都加刻線紋,使棱角更加挺拔,腹部八棱構成開光布局,內飾細線劃花折枝花卉紋飾。

            青瓷四系瓶唐

            方唇,長直領,溜肩,頸肩處對稱置四系,兩枚為片狀穿孔的系,另一組系為雙泥條系,深腹微鼓,高圈足。灰胎,胎質細密。青灰釉,釉面光潤。外底心有四處支燒痕跡。頸部飾一道凹弦紋,腹部刻劃兩組對稱花紋,為四瓣開光內的牡丹紋,下腹近足處刻雙重仰蓮瓣紋,蓋面刻覆蓮瓣紋,鈕上戳印圓圈象征蓮蓬。

            青瓷七聯罐唐

            全器由7個大小、器形相同的小罐組成。小罐尖唇,斂口,圓曲腹,餅足內凹。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黃釉,釉面光亮,施釉不及底。外壁口沿下裝飾凹弦紋二至三道。

            青瓷獅座枕五代

            全器由枕面和臺座組成。枕面修復。枕面平面呈委角狀,兩邊高,中間低,臺座為一蹲獅形象,雙目圓睜,呲牙咧嘴呈憤怒狀,其背上用刻劃直線紋表現鬃毛,尾部貼飾一環形泥條表現尾巴,器底中空。灰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釉泛黃,光潤,底部無釉。枕面中心刻圓內滿飾卷草花葉紋,四角細線刻四圓,圓內飾卷草紋。

            青瓷雙頭鳳鳥形盒蓋北宋

            全器呈卵形,由盒蓋和盒身兩部分組成。此器失盒身,盒身為后配。盒蓋呈卵形,整體做成雙頭鳳鳥形,鳳鳥頭為勾啄,頭頂長有三個角,頂部一個前勾,后面兩個仰直,后部有高翹的大鳳尾,用深刻花表現羽毛;兩邊作出四根卷曲的尾羽;中部用深刻花技法刻出雙翼。灰色胎,胎質較細。青釉泛灰,釉色光潤勻凈。

            青瓷刻蓮紋高足果盤南朝

            圓唇,敞口,淺盤,盤心平坦,下承以喇叭狀高足。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色釉,釉面光亮,聚釉現象明顯,器身遍布開片。盤內兩圈凹弦紋將其分為內外兩區,內區為蓮蓬紋,外區飾雙重八瓣四線蓮瓣紋,高足飾兩重覆蓮瓣紋。

            青瓷劃花雞首壺南朝

            圓唇,敞口,淺盤口,細長頸,頸部內曲,圓肩,口與肩之間置龍首執柄,龍柄上端較細小,與盤口中相接,下端較粗狀,接于肩部,另一側對應置高頸雞首流,雞首與龍柄之間橫置有兩處方橋形系,鼓腹,脛部稍內曲,大平底微內凹。灰胎,胎質細而堅致。青灰釉,釉面光潤,有流釉現象,遍布開片,施釉至底。腹部劃刻兩重雙線覆蓮瓣紋。制作精良,造型優雅,尚保留了一些早期敦實的風格,是南朝早中期的制品。

            青瓷硯臺南朝—隋

            方唇,直口,硯面凸起,周圍有墨槽,腹部作臺階狀,底部等距離置十二個水滴形足。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微泛灰,釉面瑩亮但較斑駁,玻璃質感不強,有流釉現象,遍布開片。硯面及外底心露胎,并有支燒痕跡;硯面有九處不規則形墊燒痕,外底心有四處三角形支燒痕,表明硯上還疊燒其他器物。

            青瓷點彩雞首壺南朝

            圓唇,盤口,直頸較長,圓肩,肩部一側飾高冠長頸雞首,另一側對應置泥條曲柄、接于盤口與肩之間,鳥首與曲柄之間對稱置有兩單泥條橫系,圓鼓腹,平底微內凹。黃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器身遍布開片,施釉至下腹。底部有五處支燒痕。盤口口沿及肩部飾一周褐色點彩,雞冠、雞眼及雙橫系上也飾有不規則褐色點彩。

            青瓷刻蓮花缽南朝

            尖唇,斂口,曲腹較深,平底微內凹。灰胎,胎質較細。青灰釉稍泛黃,釉面布滿細碎開片,瑩亮,施釉不及底。外腹壁刻雙層蓮瓣紋,外層為完整的蓮瓣,花瓣間刻出內層瓣尖。整個造型生動立體,如一朵盛開的蓮花。

            青瓷點彩劃花碗南朝

            尖圓唇,直口,上腹豎直,下腹圓曲,餅足。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釉泛黃,釉面光潤,局部剝釉,施釉至下腹。內外口沿處飾四組多點褐彩,內腹對稱飾褐色點彩;內底圓刻,以圓刻為中心刻四線仰蓮瓣紋七瓣;外口沿下刻雙弦紋。

            青瓷睡盂南朝

            尖圓唇,直口,盤口較淺,短頸上細下粗,扁鼓腹,餅足內凹。灰褐色胎,胎質細膩。淡青色釉,釉面光亮,盤口內有聚釉現象,器身遍布開片,施釉至底。底部殘有支燒痕。

            青瓷戳印花六管燭臺南朝

            方唇,長直領微敞,頸中部微內曲,溜肩,肩部等距置五管,管上對稱鏤水滴狀孔,扁鼓腹,假圈足較高。灰胎,胎質較細。青黃釉泛灰青,釉面瑩亮,布滿細碎開片。外壁口沿下劃凹弦紋四圈,肩部飾兩組凹弦紋圈,其下相間戳印獨立的長方形、圓形小團花圖案,內有直線和花瓣狀紋。

            青瓷谷倉罐西晉

            器物由罐及罐上的堆塑組成。罐身,尖圓唇,有兩處對稱半月形缺口,敞口,圓肩已變形,上腹圓鼓,下腹斜直內收,平底,腹上貼有魚、羊、騎馬者。堆塑處中心為亭臺樓閣,周圍繞有儀仗隊。灰黃胎較細,青黃釉,釉面光亮,部分有流釉、縮釉現象。

            青瓷四系盆唐

            圓唇,卷沿,外壁口沿下對稱置兩對雙泥條系,斜曲腹,矮圈足。黃褐胎,胎質較細。青黃釉,釉面光潤,裹足支燒,圈足上殘留有十處支燒痕跡。

            青瓷褐彩貼塑龍紋罌唐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身圓唇,直子口,花邊沿,沿上穿有四處小圓孔,兩兩相對,束頸呈喇叭形,圓肩,頸肩部有四個片狀豎系,兩兩相對,鼓腹,矮圈足,器蓋呈覆盤形,直口豎折,蓋面圓。黃褐胎,胎質較粗。青釉泛黃,亞光,施釉近足,有剝釉、流釉現象。蓋面裝飾三圈凹弦紋,中央置花蕾形鈕,弦紋圈內劃刻兩層覆蓮瓣紋。上腹部貼塑蟠龍紋,飾有褐彩點彩。

            青瓷貼塑雙龍罌唐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身圓唇,敞口,淺盤口,長頸,頸呈喇叭形,溜肩,鼓腹,平底,器蓋呈覆缽形,斜曲腹中折,蓋頂邊緣置花瓣形邊飾,中心至花蕾形鈕。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黃釉,釉面光潤,施釉不及底,下腹部剝釉現象嚴重。頸肩堆塑一對蟠龍,龍身飾刻劃紋樣;蓋上部飾有兩圈凹弦紋,蓋沿處飾一圈凹弦紋。

            青瓷罌唐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器身圓唇,卷沿,口外侈呈淺盤口,喇叭形長頸,圓肩,頸肩部對稱放置兩對片狀系,圓鼓腹,平底;器蓋呈覆缽形,直口豎折,蓋面斜曲,圈足形蓋鈕。灰胎,胎質較細。青黃色釉,釉面光潤,施釉及底。蓋鈕口沿處存有多處支燒痕跡。

            青瓷墓志罐五代后晉天福七年(942年)

            全器由器蓋、器身和器座三部分組成。蓋呈荷葉狀,蓋鈕作花蕾形。器身呈方形直筒狀,釉下劃刻墓志銘文,下附淺盤式座。灰胎,較粗。青黃釉,半木光。器身、器蓋、器座均分離。

            青瓷墓志罐五代后唐時期

            全器由器蓋、器身和器座三部分組成。蓋呈荷葉狀,蓋鈕作花蕾形,中有寶珠形鈕。器身呈八棱直筒形,釉下劃刻墓志銘文,下附淺盤式座,座尖唇,直口,斜折腹,高圈足外撇。黃灰胎,胎質較粗。生燒,器身幾乎無釉。器身與器蓋分離。

            青瓷刻花盒北宋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整體較扁圓。器身尖圓唇,子口內斂,淺折腹,上腹稍敞,下腹斜折,隱圈足。灰褐胎,胎質較細。青釉泛黃,釉面光亮。裹足支燒。器蓋蓋面以三圈弦紋分為內外兩區,內區滿飾刻菊瓣紋,外區素面,蓋面轉折處刻出一圈弦紋。

            青瓷項鏈北宋

            用圓珠串成,中有扁圓形的大圓球,球不規則分瓣,瓣內飾有橫線紋或戳點紋。有兩個對稱的花苞尾連接。灰胎較細,青釉,釉面較光亮。

            青瓷盞托北宋

            全器由盞臺和托盤兩部分組成,構成一個整體。盞臺呈杯形,圓唇,斂口,圓曲腹,內底心中空。托盤圓唇,敞口,斜曲腹較淺,高圈足外撇。灰褐色胎,胎質較粗。青釉,釉色光亮,遍布開片,施釉不及底,剝釉現象嚴重。

            青瓷點彩急須唐——五代

            尖圓唇,淺盤口,束頸,四瓣瓜棱形腹,上腹一側置較長的直流,與流呈90度的腹部置方形短,端為方銎,直圈足。亦有學者稱之為偏把壺。黃褐色胎,胎質較細。青黃釉,釉色光潤。裹足刮釉。內口沿、內頸及流上均有褐色點彩裝飾,肩與上腹部相接處有一圈凹弦紋。

            青瓷帶蓋執壺唐

            全器整體呈葫蘆形,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子母口,器身方唇,敞口杯形,束頸,長腹圓鼓,腹部上部置較長的八方直流,頸部與腹部連接有雙泥條曲柄;平底微內凹。器蓋子口內斂呈傘蓋狀,頂部中心置一圓柱形小鈕。灰胎,胎質細密。青釉微泛黃,光潤,施滿釉。外底心有九處支燒痕跡。

            青瓷瓜棱執壺晚唐—五代

            圓唇,喇叭形口,細長頸,圓肩,頸肩之間置一片狀曲柄,柄背上飾凹弦紋兩道,肩部處接一長曲流,六瓣瓜棱腹,瓜棱處凹陷,上腹鼓,下腹斜曲內收至底,隱圈足。黃灰胎,胎質較細。青黃釉,釉色光亮,裹足支燒。足底有支燒痕跡。

            青瓷劃花執壺北宋

            尖圓唇,喇叭形口,長頸,豐肩,肩部接有長曲流,頸肩部之間連以片狀曲柄,柄背飾兩道凹弦紋,六瓣瓜棱形鼓腹,上有雙棱狀突起,上腹圓鼓,下腹斜曲內收,高圈足外撇。灰胎,胎質較細。青釉,釉面光亮。外底心有墊圈支燒痕跡。內壁口沿下有一圈弦紋,外壁口沿下有數圈弦紋;頸與肩相接處有一圈出臺,肩部刻劃花卉紋;肩與上腹相接處有兩道弦紋圈,腹部六組雙棱狀突起形成開光布局,內有細線劃折枝花卉紋,花紋較潦草。外足墻上有單圈凹弦紋。

            青瓷八角刻劃花執壺北宋

            尖唇,大喇叭口,長頸粗直,豐肩,肩部接有長曲流,頸部與肩部連接處有泥條曲柄,外壁有兩道凹痕,八瓣瓜棱形鼓腹,上有瓜棱狀突起,上腹鼓,下腹斜曲內收,矮圈足。灰胎,胎質較細,青釉,釉面光亮。外底有墊圈支燒痕跡。頸部劃四組花草紋,肩部兩道凹棱,凸棱至頸部之間刻有蓮瓣紋,腹部有兩組開光,開光內有折枝花卉紋,流及柄下刻劃花卉圖案。近足有一圈豎線紋。

            青瓷刻劃花器蓋北宋

            蓋面內凹,圓唇,卷沿,斜腹,沿面圓折內凹至近平。灰胎,胎質較細。淡青色釉泛黃,釉面亞光,施釉至蓋沿下。整體呈龜趺荷葉狀,蓋面劃刻荷葉葉脈及蓮蕾,中心貼塑一小烏龜,龜背六角幾何龜紋內刻“王”字。

            青瓷劃花對蝶紋盤五代

            尖圓唇,敞口,六曲花口,外腹與花口對應處壓印出凹槽,斜曲腹,下腹圓曲,高圈足外撇。淺灰褐胎,細密堅致。淡青綠釉泛灰,勻凈光潤。外底心有五枚長條狀支燒痕。內底為細線劃花裝飾,內心飾對蝶紋。外底心有“上”字釉下刻款。

            青瓷刻蓮瓣紋蓋罐五代

            全器由器蓋和器身兩部分組成。罐身圓唇,斂口,鼓腹,圈足稍外撇;栱形器蓋,起栱較低,與器身構成球狀,中部有一道凸棱,中心飾一花蕾形鈕。灰褐胎,胎質較細。青釉,釉面光亮。外底心有支燒痕跡。器身外壁刻四層仰蓮瓣紋,蓋鈕以外的蓋面部分刻兩層蓮瓣,并在中心戳印小圈表現蓮蓬紋。

            青瓷劃花多曲長杯唐

            圓唇,敞口,口部整體呈橢圓形,四曲花口,斜直腹微曲,矮圈足。灰褐色胎,胎質細密。青綠釉,釉面晶瑩光亮,器身內外遍布開片,裹足支燒。內壁刻飾有四朵荷葉,兩兩對稱。

            古瓷摩羯形酒船北宋

            器物做成摩羯形,失上吻,應為豎直,吻尖下卷,與下吻構成杯口,器身做成船形,背部附加雙翼,失尾。根據印尼發掘的井里汶沉船出水的同形器物,可知后部有鯉魚形尾。灰胎,胎質較細。釉色青灰微泛黃,光潤。器身用劃花和刻花表現鱗片和鰭。

            摩羯為佛教中和河水之精,南北朝時期為細長的獸頭,形態兇猛。隨著時間的發展逐漸中國化,變為獸頭、鯉魚身的形態,形態溫順優雅,也被用于飲酒用的酒船。

            從唐、五代時期我國就有外銷瓷了!越窯青瓷、邢窯白瓷和唐三彩是最早銷往海外的。上面的圖片看到了吧!除此之外,在日本出土的青瓷碎片就3000多,日本還是三彩出土最多的國家。這對后來日本新羅三彩的發展起了很大作用。伊拉克出土的白瓷品質最好。總之,由于越窯器型,釉色都受到了各個國家的青睞!

            古代瓷器:青瓷之祖——越窯的千年發展脈絡


            九秋風露越窯開,奪得千峰翠色來。這是唐人陸龜蒙在《秘色越器》中的詩句,非常形象的贊美了越窯青瓷釉色青翠美麗。目前發現,文字記載越窯最早的就是這首詩。

            縱觀我國的陶瓷發展,從紅陶到灰陶、從灰陶到原始瓷、再從原始瓷到真正意義上的瓷器,其實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而青瓷之祖越窯就誕生于原始瓷發展的戰國時期。

            因越窯的范圍主要分布在唐代越州行政管轄的七個縣,包括現在浙江的余姚、紹興、諸暨、蕭山、上虞等。所以,把越州燒造的瓷器統稱為越窯。東漢中晚期,越窯燒制成功了我國最早的瓷器,也因此成了青瓷之祖。越窯在東漢到宋代一千多年的歷史長河里,跟其它窯口一樣,經歷了創燒、發展、鼎盛和衰落的過程。

            原始青瓷

            下面,我們就按這四個階段,大體來漫談一下越窯青瓷器型裝飾和胎釉演變,來掌握青瓷之祖越窯的千年發展脈絡。

            漢代青瓷

            一、初創時期:這一時期越窯青瓷產品在成型、燒制工藝上與原始瓷一脈相承,器型、裝飾上多仿照當時的青銅和漆器禮器。同時出現了五聯罐、雙系罐、盤口壺、鬼灶、碗、盤、洗、耳杯、熏爐等,一般施釉不到底,有的僅上半部,多為平底。釉色以淡青色為主,少有黃釉或青黃釉。

            越窯的瓷胎從早期到晚期,都是灰白色的,無非就是或偏灰或偏白點而已,胎質從早期的疏松,發展到后來的致密。

            晉代越窯青瓷

            二、發展時期:這是越窯青瓷的第一個發展高峰,產品以動物題材最為普遍,有以動物形象作為整體造型的,如羊形燭臺、蟾蜍水盂等,有作為局部裝飾的,如雞頭壺、虎頭罐、獸足洗等。最有代表性的是集多種動物形象和人物、亭臺樓閣于一身的堆塑罐。東漢的五聯罐到東吳、西晉就發展成為谷倉。

            這里明確了幾個界限問題:五聯罐一定是東漢的。羊形燭臺、蟾蜍水盂等動物器型和堆塑谷倉一般是晉代的。雞頭壺一般出現在三國到南北朝,并從胖矮向高大發展。

            五代秘色瓷

            三、鼎盛時期:唐代中晚期是我國歷史上的繁榮昌盛時期,瓷業生產遍地開花,爭奇斗艷,南青北白的瓷業格局就在這一時期形成。越窯以慈溪上林湖地區為中心迅速向周邊拓展,制瓷技術進一步改進,開始大量使用匣缽裝燒,在工藝上基本采用托珠墊燒,所燒器物基本滿釉,瓷器質量顯著提高,底足內都留有數個圓形泥珠墊燒痕。著名的密色瓷就誕生在這個時候。

            這一時期瓷器釉層變的勻凈,釉色青中泛黃或青綠。注重造型和釉色,且追求冰清如玉的效果,故紋飾簡練或光素。常見的紋飾有龍鳳、壽鶴和花卉等。其裝飾技法以劃花為主,且線條較粗,也有少量印花,刻花和鏤雕。短流六角執壺也是這一時期的典型器。

            這里明確了幾個界限問題:滿釉支燒瓷器晚唐開始燒造;瓷器采用泥珠墊燒工藝在晚唐至五代之間;短流執壺生產止于晚唐至五代之間。也就是一件滿釉支燒瓷器一定是晚唐以后的產物;一件采用泥珠墊燒工藝的瓷器,一定是晚唐至五代的產物;短流執壺一定是五代以前的產物。同時,一件釉色青綠的越窯青瓷一般是晚唐以后的產物。

            五代至宋代越窯黃釉逐漸減少,青釉多數帶灰色,釉層透明。光素無紋的器物仍占很大的比例。北宋時盛行花紋裝飾,采用刻、劃、鏤、雕和堆雕等多種手法,常見紋飾有蝴蝶、鴛鴦、鸚鵡、游魚、孩童和花卉等。還出現了松子狀的長條支釘,在器物底足內或足端留有數個長條支釘痕跡。

            這里明確了二個問題:一件采用松子狀長條支釘燒造的滿釉瓷器,一定是五代至北宋之間的產物。同時強調,在工藝臻于巔峰時,越窯青瓷往往摒棄刻劃等裝飾手法,純粹以造型和釉色取勝。也就是一件青瓷有工的未必是上品,光素無紋造型端巧、釉色純正肥美的反倒是上品或精品。

            四、衰落期:歷經千年興衰的越窯,到北宋中晚期,終于緩緩向世人謝幕!李唐越器久稱無,趙宋官瓷珍以孤。250年前的乾隆皇帝就為越窯發出了如此贊嘆,這足以說明越窯在我國的陶瓷史上的崇高地位!貫穿了半部2000余年中國陶瓷史的越窯,無愧為青瓷之祖!

            古代瓷器:歷史悠久的青瓷文化——甌窯青瓷


            甌窯地處浙江南部,窯址主要分布在以溫州為中心的永嘉、樂清一帶。這里東臨東海,南鄰福建,西北面為括蒼山區,甌江、飛云江由西向東直入東海。司馬遷在《史記趙世家》中說:夫翦發文身,錯臂左袵,收甌越之民也。有人考證說,甌字從瓦,說明甌越人在遠古就會燒制陶瓷。

            甌窯瓷胎色澤淺灰白,釉色清淡,有玻璃質感。晉人潘岳在《笙賦》中說道:披黃苞以受甘,傾縹瓷以酌酃(lng,美酒名)。這個縹瓷很可能就是甌窯青瓷。

            北宋鷗窯青釉

            五代甌窯青釉瓜形帶蓋曲流壺

            考古資料表明,商周晚期溫州瑞安一帶的墓葬中就有原始瓷出現。東漢晚期,永嘉縣的羅東鄉箬(ru)隆村后背山窯、蘆灣村小墳山窯等地,都相繼發現了從原始瓷過渡到瓷器的窯址。據《景德鎮陶錄》記載:甌,越也。昔屬閩地,今為浙江溫州府,自晉已陶,當時著尚。而清代朱琰在《陶說》中說:杜毓《荈賦》器擇陶揀出自東甌,后來翠峰天青于此開其先矣,是先越州窯而知名者也。按照這個說法,甌窯應該是越窯的前身。考古人員在對窯址調查和發掘中發現,在漢代或兩晉時期,有一些甌窯瓷器的風格和制作工藝與越窯很相似。但是,甌窯的規模和瓷器質量似乎不及越窯。這里面很可能是文獻記載有誤,也可能還有遺存沒有被發現。雖然如此,我們仍然可以確定,甌窯是一個歷史悠久,并且風格鮮明的青瓷窯系。

            南宋甌窯青黃釉褐彩

            北宋青釉觀音坐像

            漢代至三國時,部分甌窯瓷器胎質不致密,胎體燒結度較差;胎釉結合不佳,常有剝釉現象;器形制作不規整,與同時期越窯產品有一定距離。自魏晉時期,甌窯進入一個成熟和發展期。此時的器形豐富,有很多造型與越窯相似,同時又表現出特有的地方風格。

            甌窯窯址主要分布在南溪江下游沿岸的永嘉縣羅溪夏甓山、東岸赤頭山、甌海區三垟樟岙(o)嶺腳一帶。此時常見器型有壺、罐、瓶、碗、碟、杯、槅、筆筒、硯臺、水盂、熏爐、虎子、唾壺、谷倉、雞窩、狗圈等。除了釉色和制作工藝上的差別,此時甌窯的瓷器造型風格與越窯一樣,器形多以動物為原形,如獅、雞、虎、牛、鳳等,有的器形與越窯幾近雷同,如雞舍、狗圈、獅形辟邪、槅、雞頭壺等。說明當時甌窯分布區域在喪葬習俗上與上虞、紹興一帶是有相同地方的。但是也表現了特有的地域特點,其中虎形燭臺、牛形燈、鳳形碗等器型在越窯中未見。甌窯的谷倉罐由漢代的五管瓶演繹而來,但與越窯谷倉造型有一些區別,東漢時期的五管瓶為葫蘆形,器物下腹部為圓形,而越窯的比它更鼓一些。三國時期甌窯的谷倉為直桶腹,肩部分別有4個小罐,罐與器腹不通。小罐之間塑有人物、百戲塑像。西晉時的谷倉為圓鼓腹,上塑五管或亭臺樓閣,周圍有百戲人物、飛鳥等,展現了為亡靈祈禱的場景。整體造型渾圓敦實,有的器形制作不規整,整個器形缺少協調感,層次比較紊亂。

            漢代至三國時期,甌窯常見紋飾主要有水波紋、印花斜方格紋、連珠紋等,并不豐富。南北朝時期出現蓮花紋,紋飾工整,但是制作工藝欠佳,常有剝釉現象。東晉早期和南朝,普遍使用青釉褐彩,有文字、花卉或與堆塑并用的點彩。這種裝飾手法在東晉時期的越窯曾使用,晚唐吳越貴族墓中出現過,并不普遍,十分獨特、典雅。甌窯的褐彩花卉裝飾,一直延續到北宋。

            隋代至唐代早期是甌窯瓷器的一個低谷期。其產品的胎體灰白,釉色青黃,開片細碎。唐代早中期的甌窯釉色青中偏黃,容易剝落。

            晚唐至五代時期,甌窯窯址主要分布在甌江干流南岸的市郊西山、楊府山和南溪江下游永嘉縣境內的啟灶黃田等地一帶。此時的甌窯青瓷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境界。其釉色青淡或青黃,釉層滋潤如玉;胎體細膩,胎色白而堅致,胎釉結合緊密。在造型上出現了柔和勻稱、活潑清新的風格。五代時期的胎體更加細薄,器形更加精巧,小型器增多。器物的造型也比前期豐富,常見的有執壺、罐、碗、洗、香熏、唾壺、硯和明器桌、筷、椅等。還有一些器型如五代青瓷曲流壺、唐代青瓷刻花粉盒,這類粉盒的器形呈瓜果形,蓋體表面常刻有牡丹、蓮花、飛天等紋飾,制作精美。其中杯口壺、曲流壺、明器桌、筷、椅等這類器型越窯未見。這一時期甌窯的紋飾較多,裝飾手法也比前期有突破,主要有印花、劃花、刻花、繪花、堆塑等,紋飾有蓮瓣、荷花、卷草、雙魚、飛天等。從考古資料來看,甌窯瓷器的紋飾較之越窯豐富,尤其是褐色彩繪紋飾。越窯此時多有點彩和較少的彩繪裝飾,紋飾題材不多,使用也不普遍。

            宋代,溫州作為對外貿易的口岸,曾設市舶務和來遠驛,元代設市舶司并有停泊海船的碼頭。對外貿易的出現,推動了甌窯的發展。此時,甌窯的分布依然以市郊的西山、楊府山和永嘉的仁溪、巖頭一帶為主,其窯場綿延數里,頗為壯觀。其中泰順、文成、蒼南、樂清山區的山坳里,有一部分規模較小的瓷窯,還生產白瓷和黑瓷產品。這些產品與甌窯青瓷隨著龍泉窯的外銷產品一起進入國際市場,常見的青瓷器型有碗、壺、瓶、罐、洗、盂、熏等,品種繁多,一些基本的生活用品器型與越窯幾近相同。有一些產品如觀音坐像、南宋青瓷蓋瓶、南宋青瓷刻花蓋罐等器型,越窯未見。

            這個時期是甌窯生產的高峰期,胎體更加堅致、細薄,呈淺灰色。釉色呈淡青或灰綠色,淡雅滋潤;釉層薄,但是均勻、潤澤,器內外施釉。同時期越窯的產品為灰白胎,施青釉后呈青灰色。紋飾比前期豐富,幾乎接近繁縟。主要紋飾有卷草、葵花、牡丹、菊花、雙蝶、鸚鵡、如意和形態多樣的蓮花紋等。越窯此時的紋飾也是最豐富的。

            值得一提的是甌窯此時的褐色彩繪瓷。入宋代以后,甌窯青瓷仍然較多地采用褐色彩繪裝飾青瓷,有斑彩、繪畫花卉和書寫文字諸種形式,其紋飾配上淡色的甌窯青瓷,顯得典雅而有趣味。這種彩繪比越窯的題材豐富,構圖也比越窯有創意。越窯褐色彩繪的裝飾手法在唐代以后就不見了。甌窯的褐彩青瓷繪畫題材新穎獨特,堪稱浙江青瓷窯系中的一朵奇葩。

            宋代以后,浙江的甌窯、婺州窯、越窯基本都逐漸走向了衰落。今天,我們可以從早期龍泉窯產品中找到越窯、甌窯、婺州窯瓷器的制作痕跡,這些痕跡是浙江青瓷文化綿延的印證。

            古代瓷器:宋元龍泉窯青瓷之美


            青瓷雪花漂沫香,何似諸仙瓊蕊漿。

            宋代龍泉窯刻蓮瓣紋蓋缸

            龍泉窯在今浙江省龍泉縣一帶,主要集中在大窯、金村周圍。至南宋晚期,除龍泉當地外,浙江慶元、運和等縣以及江西吉安、福建泉州等地都燒造龍泉風格的青瓷,形成龍泉窯系。

            宋代龍泉窯花觚

            龍泉窯是繼越窯發展起來的瓷窯,創燒于北宋早期,至南宋前發展,進而形成獨特風格,使青釉品種達到了很高的境界,也是南方地區產量最大的瓷窯。

            南宋龍泉堆塑龍虎紋蓋瓶

            龍泉青瓷的美,是如蔚藍落日之天,遠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淺草初春,是青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磬。它契合了中國文人對美的追求:含蓄、內斂、優雅、深沉。它靜默成景,卻又意境深遠。

            宋元龍泉折沿洗

            龍泉青瓷之美還在于其器物的造型,瓶、觚、罐、壺、碗、盤、杯、碟、燈、洗、硯、等等,大者尺,小者寸,或日用,或陳設,諸器無不匠心獨運,制作精巧,高矮長短比例諧調,實用功能與審美理念有機結合,天衣無縫。

            宋元八卦紋三足爐

            南宋龍泉鬲式爐

            古代瓷器:中國古代陶瓷——原始陶瓷


            瓷器是中國古代的一項偉大發明,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勤勞智慧的中國先民們點土成金,寫下光輝燦爛的篇章,為人類文明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從我國陶瓷發展史來看,一般是把陶瓷這個名詞一分為二,為陶和瓷兩大類。通常把胎體沒有致密燒結的粘土和瓷石制品,不論是有色還是白色,統稱為陶器。其中把燒造溫度較高,燒結程度較好的那一部分分稱為硬陶,把施釉的一種稱為釉陶。相對來說,經過高溫燒成、胎體燒結程度較為致密、釉色品質優良的粘土或瓷石制品稱為瓷器。對中國傳統陶瓷的發展,經歷過一個相當漫長的歷史時期,種類繁雜,工藝特殊,所以,對中國傳統陶瓷的分類除考慮技術上的硬性指標外,還需要綜合考慮歷來傳統的習慣分類方法,結合古今科技認識上的變化,才能更為有效地得出歸類結論。

            原始的陶瓷:

            原始彩陶:

            從現有的考古資料來看,斷定中國原始陶器開始于距今七千年左右是不成問題的。最早的彩陶發源地在黃河流域,龍其以陜西的涇河、渭河以及甘肅東部比較集中。甘肅東部大地灣一期文化,不僅在器形上比較規整,而且繪有簡單的紋飾,是世界上最早出現的彩陶文化之一。這一時期已出現陶輪技術,制陶術已成為一種專門技術。半坡文化的彩陶在略晚于大地灣一期文化,其紋飾也略為復雜,以幾何紋樣為主。在陜西、河南、山西三省交界地區為中心的廟底溝文化,彩陶花紋則更加富于變化,以弧線和動感強烈的斜線體現變形的動物形象。日常生活中所常見的魚、鳥、豬以及人類自身都被作為裝飾紋樣。這些紋飾的描繪手法都很生動,布局合理,是原始繪畫的佳作,也是研究中國繪畫史的可靠形象資料。

            距今約四千年左右的馬家窯文化,是由半坡文化派生發展的古羌集團的一個分支。與之相關的另外兩個支系是半山文化和馬廠文化,是龍山文化之后的又一個輝煌時期。馬家窯文化類型的陶瓷,表面都經過打磨外理,器表光滑勻稱,以黑色單彩加以裝飾。裝飾圖案以滿見長,在缽、盤、碗一類的敞口器物內側,也都繪有圖案。

            上古之民,穴居野處,生活中的工作中心都圍繞著漁獵飲食,所以最初迫切的發明需要都釜甕之類。陶瓷上出現裝飾,說明人類的生產力水平大有進步,解決果腹問題以外,尚有余力,于是人們開始在滿足最低需求之外,追求美的表現。河西走廊一帶的馬廠類型彩陶,器形一般較小,有的器皿上留有穿系小孔,便于攜帶反映出這一地區半農半牧的經濟狀況。而在半山彩陶瓷上則出現了播撒種子的人形圖案,說明農業的發展和人們創造力的進步。

            彩陶顏料的成分,經光譜分析表明:赭紅彩中的主要著色元素是鐵,黑彩中的主要著色元素是鐵和錳。白彩中除含少量的鐵以外,基本沒有著色劑。根據這些分析結果,有學者推斷赭紅彩料可能是赭石,黑色彩料可能是一種含鐵量很高的紅土,至于白色彩料可能是一種配入溶劑的瓷土。在彩陶藝術中最常見的有兩種圖案形式,一種是具象寫實的,一種是抽象幾何形狀的,前者出現得較早,后者出現得稍晚。

            彩陶的裝飾圖案非常豐富,常見的紋樣有魚、鳥、蛙、鹿等,還有少量的花卉紋和神人紋。有學者認為,這些紋飾與當時的圖騰崇拜有關,在中國古代的神話傳說中還可以找到這些地區以魚、鳥為氏族圖騰的痕跡。

            在黃河中下游地區的陶器裝飾中以鳥為主要題材,而在這一地區的文獻中也有一些以鳥為氏族圖騰的傳說和記載。在仰韶文化晚期彩陶圖案中,有一種被拉長身體的雙頭多足鳥,這種鳥紋常常和太陽紋一起出現,表明這種以鳥為圖騰的氏族,也許是崇拜太陽的。在半坡文化晚期的彩陶中,有許多由陰紋和陽紋構成的雙關性圖案,它們具有很強的裝飾效果,表達了圖案互相映襯、虛實相生、對立統一的關系。

            中國的彩陶圖案,則常常是某些動態的格式,多以弧線、弧形和圓點組成,具有鮮明的動感特征,并且表現出為一種螺旋式的循環往復。這些旋紋以反復不休循環不已的律動,打破了固定空間的限制。這或許正代表了中華民族的祖先對宇宙、生命最初的認識和體驗。

            新石器晚期的彩陶紋是中國最早的大規模幾何圖案創作時期,這些圖案不僅昭示出中國早期文化的豐富內涵,也揭示出當時社會生活的某種次序和規律。同時作為一種造型藝術,這一時期的圖案幾乎奠定了以后圖案發展的大部分規則,如常見的二方連綴帶狀裝飾,四方連綴散點裝飾,以及圖案中的對稱法則、均衡法則、對比法則、變化統一的法則,單獨紋樣、復合紋樣的創作,點、線、面和黑、白、灰的合理運用等等,可以說達到了中國圖案裝飾史上的一個高峰。

            彩陶漩渦紋雙耳罐,高37厘米,口徑10厘米。罐口小,圓腹,腹側安雙還耳,平底,胎成暗紅色。是馬家窯文化的典型構圖方式。

            彩陶蛙紋雙系罐,高32厘米,口徑13.1厘米。罐泥質紅陶,口外侈,薄唇,球形腹,小平底,腹部兩側有豎耳,此罐上的變形蛙紋是馬家窯彩陶應用較為普遍的花紋之一。 

            彩陶缽,高9.6厘米,21.3厘米。缽斂口,折沿,鼓腹,腹以下漸斂,小平底。橙黃色泥質陶,表面打磨光滑。缽內、外及口均以黑彩描繪文飾。缽內飾以底為中心的漩渦紋,外壁為波浪紋,口沿為三組菱形網格紋。此器造型飽滿,圖案線條流暢,是馬家窯類型彩陶的典型器。

            彩陶弦紋陶,口徑8厘米,足徑6.5厘米,高21.5厘米。瓶敞口,束頸,鼓腹,腹下漸收,平底。器表光滑,上腹部彩繪弦紋六周,文飾簡潔明快,樸素大方,有很強的裝飾性。此類弦紋是馬家窯文化中馬家窯類型彩陶常見的文飾。

            彩陶盆,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半坡類型,高16.4厘米,口徑37.4厘米。盆折沿,深直腹,圜底。泥質紅陶。口沿及外腹部均以黑彩描繪文飾,口沿上描繪以點定位的水波紋,腹部描繪兩層三角形幾何紋,兩層紋飾中三角形的大小及形狀相同,但方向相反。這種三角形紋飾可能是由魚紋逐漸抽象演變而來。此彩陶盆的造型和紋飾具有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半坡類型的明顯特征。

            泥質黑陶:

            在中國的原始陶器中,除了彩陶,在藝術上和工藝上取得了較高成就的還有黑陶。黑陶產生的歷史背景正是中國由原始社會向奴隸社會轉型時期,無論是宗教祭祀還是祖先祭祀,都朝著一種規范化、制度化的方向發展,而社會成員內部的尊卑等級也越來越明顯,其政治和經濟利益的分配也需要建立一種制度化的行為規范。

            在陶土的運用上,黑陶和彩陶一樣,用的是優質的細泥質陶土。陶器雖然還用手制,但有些部分已經從彩陶時期的慢輪制作發展到了快輪制作,已普遍使用轆轤車,除了耳、鼻、嘴、流、把、足等附件外,器身一般都用輪制。這樣不僅能使器身的造型更加規整,而且使器壁厚薄均勻,甚至制作出了薄如蛋殼的黑陶。黑陶的器面修飾,采用表面磨光的技法,在陶坯將干未干時,用礫石或骨器在表面壓磨,燒好后的黑陶表面光亮如漆。

            黑陶的出現與燒窯技術及窯爐氣氛的改變有很大關系,用含鐵質成分多的陶泥造成的陶器,在氧化焰氣氛下燒成后呈紅色或褐色,在還原焰的氣氛下則呈黑色。原始的燒成方式,是當窯火燒到一定溫度后,將出煙道堵塞,讓窯室里充分缺氧,讓陶土里的鐵元素還原,最后燒出的陶器由于煙熏和鐵元素還原,就變成了黑色。這種燒成方式需要陶窯達到一定溫度,技術上要掌握一定的火候。黑陶時期的燒窯技術比以前有了提高,燒窯方式也更加多樣。據測定,黑陶的窯爐能達到1000℃的高溫,而一般彩陶的窯火則在800℃左右。

            首先從裝飾風格上說,一方面黑陶的黑色表面材質不適合彩繪裝飾,另一方面復雜的器型構造也不適合進行彩繪裝飾。在實用型的黑陶器物中,大多為素面磨光,這是一種非常典雅、精致的裝飾;而除磨光外,還利用快輪轆轤的便利,在器身上劃出或堆出凹進去或凸出來的各種弦紋,這些弦紋不僅起到了將器物分割為不同部位的作用,也是一種美麗的裝飾,從而構成了黑陶的藝術風格彩陶時期那種亢奮、激越、充滿自由想象的圖案裝飾,被嚴謹的、秩序化的、極其規則化的弦紋裝飾所代替;那種紅黑黃的熱烈色調,也被莊重單一的黑色所代替。那些在黑陶器皿,尤其是高足杯上反復出現的充滿節奏、旋律、運動的弦紋,表現出一種經過反復提煉的程式美。如果說彩陶藝術更多地表現為一種激情的美,那黑陶藝術則更多地表現為一種理性的美。彩陶藝術是以其圖案的裝飾美取勝的,黑陶藝術則是以其造型的變化美來取勝的。

            黑陶高柄杯,口徑7厘米,足徑6厘米,高15厘米。杯敞口,束腰,高柄足外撇,平底。杯身有凸出的弦紋為飾,高柄中空,柄外壁鏤三孔。因采用了輪制方法,器壁較薄,素面磨光,配以鏤空等多種工藝手法,制作十分考究,是一件精致的飲酒用具。

            黑陶單把杯,口徑8厘米,足徑8厘米,高12.5厘米。杯呈筒形,腹間微收,平底,杯身一側有扁形把,便于持拿。杯為輪制而成,杯身均勻地分布三道弦紋。此杯具有龍山文化黑陶的典型特點,器表漆黑如墨,器壁薄如蛋殼,反映出當時制陶工藝已達到較高的水平。

            紅陶鬹,高39厘米,口徑11.9厘米。鬹胎為泥質紅陶,沖天長流,細長頸,三個大袋足分襠而立,頸與后袋之間附一個麻花狀扶手,便于提拿。鬹是龍山文化最具有特色的器物種類之一。此鬹為龍山文化陶器中的精品。

            紅陶雙耳罐,口徑8厘米,足徑4.5厘米,高12.2厘米。罐泥質紅陶,手制而成。敞口,束腰,折腹,平底,口沿至腹部有對稱的單扶耳,器物無紋飾。齊家文化陶器多為素面,彩繪極少。此罐造型優美,設計巧妙,制作精致,具有使用價值。

            古代瓷器:宋徽宗與青瓷


            宋徽宗趙佶,可以借張岱的自作墓志銘極愛繁華,好精舍,好美婢,好孌童,好鮮衣,好美食,好駿馬,好華燈,好煙火,好梨園,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鳥,兼以茶淫橘虐,書蠹詩魔,勞碌半生,皆成夢幻。年至五十,國破家亡。

            宋徽宗摹唐張萱《搗練圖》

            宋徽宗《瑞鶴圖》

            他信道教,而道教是享樂的背面,

            道教可能因其美學吸引了徽宗。

            不用看懂老莊,

            就如不用看懂離騷,也能感到其大美。

            道教有對青色的追求,青辭,又名綠章,是道教獻給天庭的奏章,以朱料書寫在一種藍灰色的紙上,雅致之極。

            宋代重文輕武,從此,文人審美占主流地位,蘇軾米芾提倡的文人畫也始于此時。逸格從北宋起成為文學甚至視覺藝術的最高標準。徽宗的作品中,青瓷最佳。

            倫敦大威德基金會藏宋汝窯盞托

            青瓷是消極,退淡,冷遁的。這是一個高音的,淡色的世界,這是單一樂器的solo,用的是古琴而非羽鍵琴更非鐘磬。

            趙廣超講極簡主義,就讓學生看宋瓷。在存天理滅人欲的重壓下,當時的人要做一個藝術形式,包含了七情六欲,看上去還要很平靜,這就是簡約主義的上好示范。它不是貧窮,是高度凈化的能力。

            六十年代興起的簡約主義,二戰后物質匱乏是其根本原因。青瓷卻是傾舉國之力造就的簡單形體。宋代的瓷匠,奉命用地上的泥土燒制天空的顏色。

            他們是煉金術士,把道教的精神,物質的至美和統治者的理想煉在一起。

            倫敦大威德基金會藏宋汝窯器

            倫敦大威德基金會藏宋汝窯器

            青花瓷跟人沒有距離,神情清爽,響亮的調子。而青瓷在面前了,你還是覺得遠,它從哪里來呢,可能是人跡罕至,飛塵不到的地方。

            青瓷帶著一種佛像上的表情,入了他們的色空觀。

            唐三彩,元青花,明琺瑯,一時才俊,但是只有青瓷能得到文人的垂青。可能是因為這一幫人身體孱弱,他們一向只在虛無和沖淡中感到自在。他們不喜歡鮮明的熱辣的形象。

            古代瓷器:宋元影青瓷


            影青瓷,即青白瓷,又稱映青瓷隱青瓷罩青瓷,是宋元之間南方生產的一種瓷器。影青瓷青中帶白白里有青,瓷胎薄如蟬翼,觸手圓潤自然,雖有瓷名卻有玉質。遮眼透視,仿佛可以窺見瓷胎中清白一體的瓷骨,極為珍貴。影青瓷可以稱為青白瓷,但并非所有青白瓷都可稱為影青瓷,查閱資料中,除了青白瓷這一學名之外,諸如影青瓷映青瓷的稱呼均是晚清以來才見諸典籍,宋元之際絕無此名。究其原因,無外乎諢號比本名更為傳神,青白瓷中較為特殊的品類被清代古董商們形象稱為影青瓷。

            影青瓷造型非常豐富,主要有盤、碗、洗、盞、缽、盒、瓶、壺、罐、枕、注子、博山爐、動物、堆塑人物等。其瓷創燒于北宋,初時器型單一,生產較少,多承唐風,至天禧年間,工藝純熟,器型多變,大量生產。瓷史上大名鼎鼎的江西景德鎮即有青白瓷最早的窯址湖田窯,其燒瓷的全盛時期長達七百余年,可謂珍品無數,傳世較多。影青瓷曾風靡一時,行銷海內外。元代影青瓷制作漸粗,已經沒有了宋瓷的精細靈巧,大開大合雖嫌樸拙,卻彰顯了草原民族特色,加上燒制方法比較原始,影青瓷的成色遠遜宋瓷。但元人對影青瓷的喜愛并未就此衰減,元人愛玉,影青瓷似玉,所以有的元代瓷產品干脆還印有玉出昆山和玉出昆岡等銘款,明顯地將青白瓷類比于青白玉。正因元人審美的獨特之處,燒制產量和器型較少,傳世佳作便極為珍貴。

            古代瓷器:宋代湖田窯影青瓷珍品欣賞[圖文]


            宋湖田窯獸首壺

            湖田窯是景德鎮著名古窯場。是我國宋、元兩代各大制瓷規模最大,延續燒造時間最長、生產的瓷器最精美的古代窯場。遺址保存有宋末的馬蹄窯,明早中期的葫蘆窯等。在該遺址上建立起來的湖田古窯址陳列館,展示了在這里出土各種窯具和瓷器。1982年,湖田古瓷窯遺址被國務院列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宋湖田窯影青釉劃花纏枝牡丹紋梅瓶

            湖田窯位于景德鎮市東南湖田村。五代時燒造青瓷和白瓷,青瓷胎色青灰,白瓷潔白,產品以盤、碗為主。北宋早期普遍使用仰燒法,燒造青白瓷唇口、葵口碗。造型簡單,瓷胎較厚,釉色偏灰或米黃。多光素無紋飾。這一時期的產品,尚不具備影青瓷的基本特征。

            宋湖田窯菊瓣紋盒

            北宋中晚期,選用表層風化最佳的瓷石原料,淘洗澄湛工藝逐漸完善,拉坯成型技藝日趨成熟。尤其采用旋坯工藝,用鐵刀在陰干的毛坯上旋削修整,使瓷胎薄膩至極,造型規整秀美,其實大批量燒造的斗笠碗,口徑20厘米有余,面碗壁厚度尚不足0.2厘米。如此大口徑薄胎器,即便明、清兩朝造瓷技藝發展至巔峰,也無法大規模再造。

            宋湖田窯影青雙螭龍紋斗笠碗

            這一時期,釉料中釉灰用量較多,釉熔融較透,透明度特別好。釉層中氣泡、析晶以及其他殘留物較少。刻花、劃花、模印花紋的凹痕寬度、深度不同,釉層堆積厚度和塊面大小多有變化,釉色由淡淡青白色向天青、湖綠漸次演變。純凈明澈并富于色調變化的硬青釉,大大強化了紋飾的藝術效果,給人以音樂旋律繹如心靈的美感。

            南宋湖田窯刻花玉壺春

            棕眼是影青瓷釉面的一個重要特征。坯胎用的是生料,高溫燒結產生大量氣泡,氣泡通過釉面逸出,有些釉表面未被及時填平,而形成大小不同的棕眼。棕眼不光凹餡面大小不一、深淺不同,形態也有差異。多數只是釉表面的凹痕,一些卻有針管樣細孔穿透釉層,連通瓷胎。經近千年土浸,釉層下的胎上,形成大小不一的放射狀扇型土浸斑。燈光照射影像明顯,可作為鑒定的重要佐證。

            宋湖田窯葵口高足杯

            影青瓷造型美,裝飾技藝更是獨步青云,特別是刻花、劃花技法。娃娃紋、蓮紋、水波紋等等,構近看湖面水波漣漪,遠眺江水激流翻滾,寥寥數刀輪廓線勾勒出的娃娃,頭大體腴,生靈活潑,嬉戲于河塘水際看似紛繁的畫面,其實自然有趣。整個畫面根本找不出一根可有可無的線條,僅此一點,足以想像當時匠師是何等胸有成竹之高人。

            宋湖田窯娃娃碗

            宋代湖田窯影青瓷珍品欣賞

            古代瓷器:南寺塔出土葛府窯青瓷賞析


            婺州窯是我國唐代六大青瓷名窯之一,也是最早創燒成功成熟瓷器的窯系之一,在唐代陸羽所著的《茶經》中居第三位,即所謂: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是浙江境內除越窯外的又一久負盛名的瓷業集中地。

            南寺塔出土青瓷罐

            婺州窯著名窯口葛府窯窯址位于浙江省東陽市南馬鎮葛府村至東莊村間,窯址范圍內窯場林立,達三十余處,是五代、兩宋時期婺州窯的重要青瓷窯群,在婺州窯瓷業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葛府窯址產品主要有碗、盤、杯、粉盒、執壺、罐、盞托、堆紋瓶等,產品種類多,質量較好,遠銷海外(日本,東南亞等國),是婺州窯系的一處重要瓷業集中地。胎質灰白,淘洗精細,施青釉、青黃釉,通體施釉,紋飾以花卉、水草紋為主,普遍采用刻花、劃花、模印等裝飾手法。

            南寺塔出土青瓷杯

            1963年東陽南寺塔(建成于北宋建隆三年)出土一批青瓷器,器物造型規正,制作精細,胎較薄而均勻,胎料淘洗精細,胎色灰白,釉色多呈淡青,部分略泛黃,釉層均勻,開細裂紋,玻璃質強,工藝水平較高。這批青瓷與葛府窯址堆積的下層產品的胎質、釉色、造型、紋飾完全一致,屬葛府窯產品無疑。南寺創建于五代梁天監六年(507),原稱法華寺,北宋初年改稱中興寺。建寺砌塔時期,江南尚屬吳越國領地。《康熙縣志》載:中興寺在六十四都,南渡初,中川郎公藻奉敕居此,故俗稱南寺。塔因寺得名,稱南寺塔。《萬歷府志》曹冠記:東陽婺之壯縣,以佳山水得名,而襟帶溪流雄杰秀麗者,南山其尤也。山下有寺焉,日中興,規模宏大,甲于諸剎。可見當時香火之盛。南寺塔因西北部塔基不實下陷,塔身斜向西北,1963年4月23日晚子時,南寺塔在狂風暴雨中倒塌。

            南寺塔出土青瓷碗

            南寺塔無地宮,出土一百三十余件文物藏于塔心和塔壁。從性質看可以分為兩類:一類作鎮塔之寶,如舍利珠、經卷、佛像、金涂塔等。另一類如錢幣、銅鏡、銀器、青銅器等。葛府窯產品和南寺塔出土瓷器的相互驗證,為研究和借鑒確切的五代、北宋婺州窯青瓷產品提供了科學依據,也為陶瓷研究者提供了新的資料。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