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古代瓷器:中國歷代(春秋——五代)茶器賞析

            良渚文化灰陶雙鼻壺

            直口,圓形腹,環底,口部兩側有耳,中穿小孔,俗稱雙鼻壺。灰色陶胎,快輪拉坯而成,器薄勻整,外披以黑色陶衣,年代久遠有些剝落。我國茶文化起源可追溯到5000年前,不過,當時并未出現專用茶具,此類陶壺可看作茶具的源頭。

            春秋原始瓷弦紋碗

            原始瓷最早出現于商周時期,發展至春秋時期已經十分成熟。碗內壁留下拉坯時的弦紋痕跡,成為鑒定春秋戰國時期瓷器的重要特征之一。陸羽《茶經》中有春秋時期晏子飲茶的記載。

            戰國原始瓷三足鼎

            盤口,垂腹,三外撇式足,口部兩側有耳。此原始瓷三足鼎器型仿青銅器,系陪葬用的冥器。戰國時期南方一帶的士人已經飲茶,煮茶是當時的主要飲用方式。

            東漢原始瓷灶模型

            系陪葬的冥器,由火膛和煙囪及灶體組合而成,灶體上再承一雙耳釜及斂口釜,是東漢時期灶臺的真實寫照。據文獻記載,東漢時期飲茶已經在南方四川一帶的士人之間流行,不過當時基本上以煮茶為主,稱為茗粥。

            南朝青釉點褐彩刻蓮瓣紋盞托

            口部微斂,淺弧腹,平底。口沿裝飾褐彩,內刻十一瓣蓮花,并留下五塊珠墊燒的痕跡,時代特征明顯。系承盞的茶托,以防止茶杯燙手而專門設計。

            南朝青釉點褐彩碗

            敞口,弧腹,平底。灰白胎,器身施一層薄薄的青釉,伴有自然的開片現象。口沿一圈點褐彩作為裝飾,器內底刻蓮瓣紋。南朝時期,瓷器流行以褐彩作為裝飾,同時受佛教文化的影響,陶瓷上大量出現蓮瓣裝飾。

            唐越窯青釉橫把壺

            小口,圓形腹,小圈足。壺肩一側有一方形銎,與之成90角,一側有六方形壺流,壺口配小圓蓋,釉色青黃,釉層較薄,此橫把壺系煮水器。

            唐長沙窯青釉茶碗

            器型與別的茶碗無異,奇在碗內底心有茶碗二字刻款,是此類碗作為茶碗的有力證明。

            唐白釉煮茶器

            該套茶具為陪葬的茶具模型,由茶碾、茶爐、茶釜及茶盞托組合而成,出土于河南洛陽,較為系統的反映出唐代煮茶的情景。

            唐鞏縣窯黃釉風爐及茶釜

            風爐呈筒狀,上侈下小,爐門口以下部分出沿,下承圈足。爐上半部分以鏤雕三株形作為裝飾,下腹部開爐門,爐門為壺門式。茶釜折沿,淺弧腹,口部有兩環形耳。風爐外施黃釉,里面不施釉。茶釜內部施黃釉,外部澀胎不施釉。唐代以煮茶為主要飲茶方式,因此風爐及茶釜皆為重要的茶器。現收藏于中國國家博物館的唐白釉茶爐及茶釜與同墓出土的唐白釉茶碗、茶臼以及白釉陸羽傭,成為唐代飲茶方式的重要物證。

            唐鞏縣窯外茶葉末釉里白釉茶鐺

            器型仿唐代金銀器,茶鐺是煎茶用具之一,在唐宋詩文中多次被提及。鞏縣窯位于河南鞏縣,是唐代重要的窯口,燒造品種豐富,除了白釉、黑釉、黃釉外,還有著名的三彩器。此茶鐺的獨特之處在于外茶葉末釉里白釉的組合施釉法,在鞏縣窯同類器中也屬少見。

            唐邛崍窯黃釉茶銚

            煮茶器。口沿有唇,深弧腹,平底。器腹中間有一竹節形橫把,與之成90角的一側有匜形流。磚紅色胎,帶有強烈的四川邛崍窯瓷器的特色。邛崍窯位于四川省邛崍縣的固驛鎮和什方堂,以唐宋時期為盛,所產瓷器胎色以土黃色、醬黃色、灰色為主,釉色以青、褐、黃、綠為主,胎釉之間上化妝土,以燒制生活用品為多。

            唐越窯青釉撇足碗www.ft-86.com

            深腹、圈足外撇。灰胎,器身施青釉,釉層薄,釉面青中泛黃。

            唐鞏縣窯綠釉碗

            直口、深腹,餅形足,灰胎,器里及器上腹部施綠釉,近底足部分無釉。碗內底留有三個支釘支燒痕跡。鞏縣窯除燒白釉瓷外,還是當時三彩器的重要窯場。

            唐白釉碗唇口,斜腹,玉璧底。器內外施白釉,釉層較薄,施釉不勻。

            唐越窯青釉水注

            外撇口,粗短頸,溜肩,圓鼓腹,平底。肩兩側有雙環形系。肩頸相交處有一側有一扁平執柄,與之對應的另一側有六角短流。器外施青釉,稍泛黃,近底處無釉。是典型的唐代器型。唐代煮茶的主要茶器為風爐和茶釜,水注作為輔助茶器系裝水之用。只是到了晚唐五代時期,水注才成為重要的茶器而大展其才。

            唐越窯青釉玉璧底碗

            敞口,斜壁,玉璧底足,典型的唐代初期形制。灰白胎,青釉稍泛黃,并有不規則開片。這種玉璧底碗在唐代有個專用的名稱叫茶甌,專門用來飲茶。

            唐長沙窯綠釉茶釜

            茶釜最早出現于石器時代,是一種炊器,以陶器及青銅器為多,部分為瓷器。唐代盛行煮茶,茶釜系重要的茶器之一。長沙窯位于湖南長沙市郊銅官鎮瓦渣坪,故又稱銅官窯,是唐代南方規模較大的青瓷窯場。

            唐鞏縣窯綠釉茶釜

            圓口,厚壁,鼓腹,環底。肩部立有雙耳,因觀之如匍匐的兔子,當地人俗稱為兔耳罐。鞏縣窯始燒于隋代,盛于唐,五代時衰落。唐代主燒白釉瓷、黑釉、茶葉末釉及三彩陶。此綠釉茶釜是當時主流產品。

            唐越窯青釉帶托盞

            由托及盞組合成完整的一套。盞直口,弧腹,圈足。灰白胎,釉色青中帶黃。唐代越窯的分布區越州一帶也是重要的產茶區,因此越窯生產大量的茶具,僅茶盞托的造型就達十余種,這只是其中之一。

            唐邢窯白釉碗

            唇口,坦壁,矮圈足。白釉瓷器最早出現于北齊,經過隋代的發展,到了唐代,形成南青北白的陶瓷分布格局。北方以邢窯白瓷為代表,南方以越窯青瓷為代表。

            唐邛崍窯茶研

            研磨餅茶的器具除茶碾外,還有茶研及茶磨。此茶研子口,斜腹,餅足,呈淺盤狀。器內以戳狀器戳印坑坑洼洼的小凹點,以器里為中心向器口呈放射狀分布。這些不平整的小凹點,在研磨茶餅時起到重要作用,當然還需要借助棒杵配合使用。

            唐白釉帶托盞

            晚唐開始,流行花口盞及托,盞托最早可追溯到東晉時期,當時基本上以圓形茶盤上承碗盞,后隨著飲茶興盛,盞托的形制頗多,茶托有內凹也有上凸如高臺子。盞口有圓形也有花口的,在實用功能基礎上,藝術效果不斷加強。

            唐白釉橫把壺

            該壺出土于浙江紹興一帶,釉層剝蝕厲害,壺流內殘留泥土。湖南長沙窯,四川邛崍窯均有同類器型出現,系當時煮水點茶的重要茶具。

            唐白釉茶研

            茶研又叫茶臼,與棒杵配合使用,把餅茶或散茶研磨成粉狀,在唐宋時期以煮茶或點茶為主的飲茶方式下,茶臼是重要的茶具之一。

            唐越窯青釉龍柄茶則

            量器的一種。面呈鏟形,龍首柄,制作精巧。唐代茶則通常以木、金、銀為制作材料,瓷質茶則并不多見。在越窯瓷器中,茶具是一大門類,茶釜。茶則、茶盞托、茶甌、茶碾等都是唐代越窯茶具的代表。

            五代越窯青釉水方

            小唇口,鼓腹,下脛部內收,平底,內外施青釉,釉面泛黃,釉層較薄。《茶經》里提到水方,是煮茶時放在一邊貯水的容器,以椆木、槐、楸、梓等合之,其里外并外縫漆之,受一斗。木制水方不太容易保留至今,事實上,陶瓷的水方也是當時煮茶的重要瓷器之一。

            五代越窯青釉碗

            侈口,弧腹,玉環底足。外壁有四道壓棱作為裝飾,內底留有12塊墊珠的墊燒痕。晚唐五代出現點茶,當時的茶碗分為小盞及大碗兩類,小盞直接飲用,大碗又叫分茶碗,通常在大碗里點好茶,飲用時再用茶勺舀出放入小盞中飲用。

            五代越窯青釉葫蘆形壺

            晚唐五代時期,我們的飲茶方式有些改變,已經出現了點茶。因此,初唐、中唐時期的短流水注漸漸變成了長流的執壺。到了宋代,點茶、斗茶成為主流飲茶方式后,執壺才成為重要的茶具。

            五代白釉花口盤

            盤口如五瓣蓮花,俯視如一朵盛開的白蓮。白胎,器身施白釉,釉色肥腴溫潤,器型規整。唐代盛行茶會或茶宴,茶桌上除配備茶湯外,茶點也是不可或缺的。此白釉花口盤盛放茶點,為文人茶會增添不少韻致。

            五代白釉帶托花口盞

            由托及盞兩部分組合而成。盞口呈五瓣花形,托呈卷荷形,組合之后如一盛開的荷花。五代的茶盞造型風格各異,體現了陶瓷審美的新高度。

            擴展閱讀

            簡述中國歷代陶瓷的特點


            在中國幾千年的文明進程中,每個時代都有著其自身的審美情趣和時代習俗,這種審美情趣和時代習俗一定會對陶瓷的發展產生影響,并反映到瓷器上。

            實用絢爛的原始陶器

            原始陶器是古人在長期生活和勞動實踐中發明的,經過幾千年不斷發展,形成了品種繁多、制作精美且承載著大量遠古信息的產品體系。其中,最杰出的代表有彩陶和蛋殼黑陶。原始陶器的特點是實用性強、器型豐富、繪畫藝術精湛、科技含量高、承載遠古信息多。

            樸實莊重的戰漢瓷器

            這個時期瓷器的發展處于原始青瓷時代。原始青瓷最早出現在商中期,經過周、春秋戰國、漢的發展已經成熟,并得到廣泛的使用。其特點是造型樸拙典雅、釉色青麗淺淡、紋飾簡潔靈動。

            生動神異的三國兩晉南北朝瓷器

            這個時期已經進入了真正的瓷器發展階段。以越窯為代表的一批著名窯口的出現,極大地提升了青瓷的發展品質。由于受政治環境、佛教文化、“鬼”文化的影響,瓷器的紋飾和造型呈現出生動、神異的特點。瓷器身上大量出現了植物紋、動物紋和佛教人物。

            雄渾大氣的唐代瓷器

            唐代是我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瓷器也相應進入了一個高峰時代,并形成了南青北白的格局,即北方喜歡邢窯之白瓷,而南方喜歡越窯之青瓷。唐代瓷器的共同特點是雄渾大氣。

            精致內斂的宋代瓷器

            青瓷發展進入了頂峰階段。宋代經濟、文化的高度繁榮與政治、軍事的弱小,造就了宋代達官貴人既追求富裕的生活又內斂謹慎的性格特征。這種性格特征,也同時反映到瓷器的發展上來,使用高檔的青瓷成為一種時尚。

            一枝獨秀的元代瓷器

            元代青花瓷聲名鵲起,白瓷上點綴青色紋飾,既典雅又豐富,內涵清麗恬靜。因此青花瓷器在國內格外受到歡迎,甚至遠銷至很多國家。

            濃艷多姿的明代瓷器

            瓷器發展到明代進入了空前繁榮時期,不僅品種繁多而且色彩艷麗,出現了甜白、翠青、鮮紅、嬌黃、青花、斗彩、五彩等品種,它們既相互輝映又爭奇斗艷。

            繁縟富麗的清代瓷器

            清代是瓷器發展的巔峰時期,追求新奇、華麗、富貴是這個時代的主要特征,尤其是官窯瓷器發展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成為世人競相追逐的奢侈品。

            百花齊放的民國瓷器

            民國由于清朝廷的滅亡失去了對瓷器生產的壟斷和出口的刺激,瓷器發展出現了百花齊放的局面。其特點:一是各種仿品大行其道;二是質量良莠不齊;三是文人瓷器讓人耳目一新;四是出現了一些新品種。

            古代瓷器:五代時期邢窯白瓷賞析


            邢窯是中國最早的白瓷窯址,白瓷的發明在中國制瓷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不僅結束了自商朝以來青瓷獨尊的局面,更重要的是為中國后世的花瓷生產尤其是彩瓷生產創造了條件。邢窯的白瓷產品精美、產量巨大,不論對中國還是對外國的物質生活都產生過深遠的影響。

            五代邢窯白瓷五瓣口盂,高8、口徑10.8,底徑6厘米。1956年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盂口沿外侈,為五瓣葵口,束頸,圓鼓腹,圈足。白色胎,堅硬細密。釉色潔白微泛青,施釉不及底,下腹和底足均無釉,透影性強。該盂質白細膩,器形工整,從胎、釉、造型和裝飾上來看,無疑為北方邢窯的產品,其用途為文房用具。白瓷雖然在北朝時期已開始出現,但真正燒制成功則在隋代,除了歷年來全國各地紀年墓葬出土的白瓷外,1980年8月,在今河北臨城、內丘交界的磁窯溝和臨城境內許多地方均發現白瓷殘片及窯址則可證明,而這里也是中外陶瓷學者提起的南青北白中邢窯的所在地。邢窯是我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邢窯瓷器多樸素無紋,僅有少數劃花貼花之物。雖然比同時享名于世的越窯青瓷之多有紋飾而似乎略有遜色,但是就燒制技術來說,白瓷的燒成條件顯然要求比青瓷要高。該瓷器做為有準確紀年墓葬出土的邢窯產品,在全國都是很罕見的,它是現存五代邢窯白瓷中最重要的斷代標準器,其胎體具有極強的透影性,釉色符合唐人陸羽《茶經》中所說邢瓷類銀邢瓷類雪的特點,整體造型舒展大方,裝飾拙樸,表現了一種沉靜素雅的藝術風格,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文房藝術珍品。

            五代邢窯白瓷柳斗紋高足杯,高5.8、口徑8.1、底徑4.3厘米,1956年11月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器口沿為五瓣葵口,弧腹,高圈足,足底外撇呈喇叭狀。杯外壁模印柳斗狀紋飾。胎體呈白色,胎體薄,透影性極強。通體施白釉,微泛青,晶瑩透亮。柳斗,是用柳條或藤條編織的用具,窯工先制作好瓷坯,再摹擬柳斗編織的圖案,在素胎上模印出柳斗紋。從這件小器物上可見制作者匠心獨運,美化提煉,將柳斗與陶瓷工藝特點相結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創作出既有實用價值又有審美情趣的陶瓷精品。 該白瓷柳斗紋高足杯為五代時期北方邢窯的精品,瓷質透影性強,造型端莊舒展,并在有可靠紀年的墓葬中出土,是研究五代時期白瓷的重要資料。

            五代邢窯白瓷仰蓮注子,高6.7、口徑4、底徑3.8、足徑3.8厘米1956年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小口,圓唇,球形腹,圈足。六棱形短流,寬扁帶式曲柄,口沿以下飾兩道凹旋紋,腹部浮雕六瓣仰蓮紋。胎色潔白,質地細膩,通體施白釉,釉質瑩潤,造型優美,裝飾新穎,為五代時期邢窯產品。該器物的造型承襲唐代風格,腹部造型又區別于唐代器物,特別是其腹部雕刻的蓮瓣紋飽滿、挺拔、構思巧妙、造型獨特。蓮花是佛教文化的重要象征,中國瓷器上的蓮紋一般都是受佛教藝術的影響發展起來的,這件瓷器裝飾蓮花紋也是如此。該注子形體較小,一些專家認為其可能是文房用具。五代時合肥地區屬南唐國所轄,南唐是當時經濟文化最發達的國家,特別是文人對文房用具的使用最為精雅考究,在五代十國中居最高水平。該器物做為五代時期北方邢窯白瓷產品,出土于紀年墓葬,是現存五代時期瓷器重要的斷代標準器,其對于研究邢窯的晚期生產情況和對該時期產品的鑒定都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

            中國歷代陶瓷精美紋飾匯


            瓷器上的紋飾是中國古代傳統文化的重要載體之一。明、清官窯瓷器紋樣較之民窯的嚴謹工整。它們都以物言志,畫必有意,表達著皇族對世界的理解,寄托著他們對生活的企盼,同時也是他們宣傳封建意識的工具。在明、清官窯瓷器紋樣中,龍紋、花卉紋是其大宗,嬰戲紋、獅子紋常用。紋飾的畫面依時代的變遷有不同的時代特征。如氣勢磅礴的壽山福海紋,明代宣德朝的含蓄典雅,而清康熙朝的則加繪鹿、松樹、月亮、蝙蝠、云朵等點綴物,盡力將對吉祥的企盼表露。清代官窯瓷畫特別講究吉祥圖案的運用,寓福祿壽之意的尤甚。

            人物紋

            八仙,傳說中的道教神仙。畫面有八仙過海、八仙祝壽、八仙捧壽等。后兩種紋飾有時另多兩人,一位是肩扛桃枝或手捧壽桃的東方朔,另一位是高顱頂的老壽星。

            和合二仙

            傳說中的兩位神仙,又稱和合二圣,各代表一位高僧(名叫寒山,拾得),是傳統的象征性神名。畫面上,兩位胖和尚,一位手持捧盒,另一位拿一柄蓮花,笑容可掬,取和諧和好之意,故在民間舉行婚禮時喜歡陳列和合像,以求吉利。有時,捧盒半開,飄出的云氣中圈著五只蝙蝠,意為五福。

            福祿壽三星

            畫面多作蒼松下三、四位老者相聚。一位是鶴發童顏的老壽星(面前往往加繪東方朔獻桃),一位后隨一只鹿,取鹿的諧音,寓"祿"之意。另一位是福的化身,有時還繪有蝙蝠相襯,以寓"福"意。

            四妃十六子

            傳說中帝王的四位妃子與她們的十六個兒子,有時僅繪十六子。

            嬰戲紋

            嬰戲紋有許多不同的畫面,也各有祥瑞之意,有時甚至十分牽強附會。如童子持蓮,寓意為連生貴子;三個孩子在缸邊玩耍,意為三綱(五常);十六子即代表四妃十六子;另外還有百子圖。

            麻姑獻壽

            麻姑的傳說出自葛洪的《神仙傳》。傳說麻姑在牟州東南姑余山修道。成仙后住在蓬萊島,曾見東海三次變為桑田。三月三日王母壽辰,設蟠桃盛會,眾花仙子邀麻姑同往祝壽。畫面上所畫即為此意。故舊時慶女壽多畫麻姑像以賀。

            動物紋

            龍:帝王的象征。鳳:帝后的化身。獅子:王權的物化。蝙蝠:多繪五只蝙蝠,意為梅開五福,如中間加繪團"壽",則為五蝠捧壽。五福為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語出《書.洪范》。金魚:金玉滿堂。蜜蜂和猴:馬上封侯。

            植物紋

            蓮花:圣潔的象征。松竹梅:歲寒三友。 山茶:多子。 牡丹玉蘭:玉堂富貴。

            吉祥物圖案紋

            八吉祥:佛教中的八種吉祥象征物。

            法輪、法螺、法傘、白蓋、蓮花、寶瓶、雙魚、盤長。

            暗八仙:道教傳說中的八位神仙手中所持之物。

            扇子-漢鐘離、魚鼓-張果老、橫笛-韓湘子、葫蘆-鐵拐李、陰陽版-曹國舅、寶劍-呂洞賓、花籃-藍采和、笊籬或蓮花-何仙姑。因借物喻人,故稱暗八仙。

            三巒與海水:壽山福海。

            錦地繪花:錦上添花。

            結(盤長)、磬、魚:吉慶有余。

            寶相花:寶相是佛教徒對佛像的莊嚴稱呼。寶相花是一種象征性的花。它集中了蓮花、牡丹、菊花、石榴的特征,并進行了藝術處理,更符合人們對吉祥意念的審美需求。

            五代時期邢窯白瓷賞析


            邢窯是中國最早的白瓷窯址,白瓷的發明在中國制瓷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不僅結束了自商朝以來青瓷獨尊的局面,更重要的是為中國后世的花瓷生產尤其是彩瓷生產創造了條件。邢窯的白瓷產品精美、產量巨大,不論對中國還是對外國的物質生活都產生過深遠的影響。

            五代邢窯白瓷五瓣口盂,高8、口徑10.8,底徑6厘米。1956年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946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 盂口沿外侈,為五瓣葵口,束頸,圓鼓腹,圈足。白色胎,堅硬細密。釉色潔白微泛青,施釉不及底,下腹和底足均無釉,透影性強。 該盂質白細膩,器形工整,從胎、釉、造型和裝飾上來看,無疑為北方邢窯的產品,其用途為文房用具。白瓷雖然在北朝時期已開始出現,但真正燒制成功則在隋代,除了歷年來全國各地紀年墓葬出土的白瓷外,1980年8月,在今河北臨城、內丘交界的磁窯溝和臨城境內許多地方均發現白瓷殘片及窯址則可證明,而這里也是中外陶瓷學者提起的“南青北白”中邢窯的所在地。邢窯是我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邢窯瓷器多樸素無紋,僅有少數劃花貼花之物。雖然比同時享名于世的越窯青瓷之多有紋飾而似乎略有遜色,但是就燒制技術來說,白瓷的燒成條件顯然要求比青瓷要高。該瓷器做為有準確紀年墓葬出土的邢窯產品,在全國都是很罕見的,它是現存五代邢窯白瓷中最重要的斷代標準器,其胎體具有極強的透影性,釉色符合唐人陸羽《茶經》中所說“邢瓷類銀”“邢瓷類雪”的特點,整體造型舒展大方,裝飾拙樸,表現了一種沉靜素雅的藝術風格,是一件不可多得的文房藝術珍品。

            五代邢窯白瓷柳斗紋高足杯,高5.8、口徑8.1、底徑4.3厘米,1956年11月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946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 器口沿為五瓣葵口,弧腹,高圈足,足底外撇呈喇叭狀。杯外壁模印柳斗狀紋飾。胎體呈白色,胎體薄,透影性極強。通體施白釉,微泛青,晶瑩透亮。柳斗,是用柳條或藤條編織的用具,窯工先制作好瓷坯,再摹擬柳斗編織的圖案,在素胎上模印出柳斗紋。從這件小器物上可見制作者匠心獨運,美化提煉,將柳斗與陶瓷工藝特點相結合,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創作出既有實用價值又有審美情趣的陶瓷精品。 該白瓷柳斗紋高足杯為五代時期北方邢窯的精品,瓷質透影性強,造型端莊舒展,并在有可靠紀年的墓葬中出土,是研究五代時期白瓷的重要資料。

            五代邢窯白瓷仰蓮注子,高6.7、口徑4、底徑3.8、足徑3.8厘米1956年合肥市西郊南唐保大四年(946年)墓出土,現藏安徽省博物館。 小口,圓唇,球形腹,圈足。六棱形短流,寬扁帶式曲柄,口沿以下飾兩道凹旋紋,腹部浮雕六瓣仰蓮紋。胎色潔白,質地細膩,通體施白釉,釉質瑩潤,造型優美,裝飾新穎,為五代時期邢窯產品。該器物的造型承襲唐代風格,腹部造型又區別于唐代器物,特別是其腹部雕刻的蓮瓣紋飽滿、挺拔、構思巧妙、造型獨特。蓮花是佛教文化的重要象征,中國瓷器上的蓮紋一般都是受佛教藝術的影響發展起來的,這件瓷器裝飾蓮花紋也是如此。該注子形體較小,一些專家認為其可能是文房用具。五代時合肥地區屬南唐國所轄,南唐是當時經濟文化最發達的國家,特別是文人對文房用具的使用最為精雅考究,在五代十國中居最高水平。該器物做為五代時期北方邢窯白瓷產品,出土于紀年墓葬,是現存五代時期瓷器重要的斷代標準器,其對于研究邢窯的晚期生產情況和對該時期產品的鑒定都具有非常特殊的意義。

            古代瓷器:隋唐五代的黑釉瓷器珍品欣賞


            花瓷瓶唐高11.6cm口徑3.8cm底經4.3cm高梧樓藏

            花瓷花口胡瓶唐高31.4cm底徑8.6cm紅苒精舍藏

            花瓷雙系蒜頭瓶唐高24.8cm口徑2.4cm底徑8.5cm紅苒精舍藏

            花瓷雙系瓶唐高28.5cm口徑9.2cm底經13.2cm紅苒精舍藏

            花瓷注子唐高32.2cm口徑1.2cm底經13cm紅苒精舍藏

            唐花瓷

            鈞瓷始于唐,初名道玄瓷,后名花釉瓷,又名拓釉花瓷和花瓷。這種花瓷由于在黑釉、褐釉,施以呈色不同的釉料,經高溫燒制而泛現出灰藍、乳白色的大塊彩班,或藍、白、綠、灰相間的流紋,形態各異變化萬千,突破了唐代以前單色釉一統的局面。

            唐代花釉瓷和宋代鈞瓷有相似之處,據唐人南卓《羯鼓錄》記載該瓷產于河南魯山,經故宮博物院1977年三次排員赴河南調查,在魯山段店和禹縣的上白峪發現了唐代窯址。因禹縣是宋代鈞窯的故鄉,與唐代花釉瓷有著密切的聯系,后被陶瓷史學界稱之謂唐鈞瓷。

            唐代花釉瓷是我國迄今發現最早的高溫窯變釉瓷,它以色彩絢麗富于變化而聞名于世,在我國陶瓷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與唐三彩并稱唐代兩大彩瓷成就,與密色瓷、唐三彩共稱唐代三大名瓷,存世量比宋代五大名窯還要稀少。

            根據《中國陶瓷史》記載:花釉瓷利用釉的流動,使它出現像窯變一樣引人入勝的藝術魅力;淋漓酣暢,大膽潑辣,似有意似無意,似有表似無形,妙趣橫生,為后來的鈞釉彩斑開啟了先聲。

            趙青云、許天申在《鈞瓷的興起及其工藝持片》一文中也說:唐代花瓷出現,為宋鈞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鈞瓷在北宋成為五大名窯之一是與唐鈞的引導作用密不可分的。

            花瓷注子唐高15.1cm口徑7cm底經7.9cm高梧樓藏

            12345下一頁

            古代瓷器:五代時期型色俱全的耀州窯瓷器


            耀州窯的標志五代倒流壺陜西歷史博物館藏

            耀州窯是北方青瓷的代表之一,在中國陶瓷史上地位非常高。創燒于唐代,沒落于元代,其間燒制出了許多名滿天下的精品。

            五代執壺

            五代耀州窯瓷器,在器型上精致,優雅,仿唐代金銀器風格,工藝堪稱一絕。雖然在宋金時期器型也很優美,但是遠不及五代。釉色上,五代柴窯天青釉又是青瓷的一個巔峰。所以說,五代耀州窯是型色俱全。

            五代耀州窯器形上非常考究,工藝精致,器形優雅。

            五代花口渣斗

            五代耀州窯貼塑海棠杯

            五代耀州窯海棠杯

            五代耀州窯葵口盤

            五代耀州窯天青釉,是單色釉的一個巔峰,對之后的北宋汝窯有直接影響。汝窯的天青釉,以及支釘支燒都是五代耀州窯發展過來的。

            天青釉五葵口盤

            五代天青釉盤

            天青色碗

            滿釉墊沙燒制。既然追求單色釉的極致,滿釉是必須的。五代耀州窯在燒制天青釉的時候,同樣是滿釉,只是由于早期支釘支燒不成熟,所以先是墊沙燒,后發展成小沙堆,后來演變成為支釘。

            滿釉墊沙

            五代天青釉墊沙燒

            早期支釘支燒就是一小沙堆兒

            支釘逐漸成熟

            后期支釘基本成型

            耀州窯支釘

            《宣德鼎彝譜》里記載過五代柴窯天青釉,但是柴窯至今沒有確切的說法。一種說法是五代時期,耀州窯里用柴做燃料燒的瓷器;另一種說法是某一個窯場名字就叫柴窯。但是不管怎么樣,都是屬于耀州窯的。柴窯天青釉是哪一種顏色,也一直是個迷。

            劃花

            劃花

            耀州窯的釉面裝飾在五代時期頗為豐富。有剔花,刻花,劃花,甚至還有貼塑。剔花和刻花在壺上邊比較多,也比較常見。我們主要看看劃花和貼塑。

            貼塑

            貼塑

            貼塑

            貼塑

            耀州窯貼塑多為龍,鳳,魚,鳥,龜等等。造型生動,幾乎是貼于碗心位置。貼塑手法對其他窯口影響較大,比如龍泉窯雙魚洗。

            唐、五代陶瓷紀年款


            此期紀年款仍以刻劃為主,但已有模印和釉下彩書寫款。從日前l發現的資料看,唐代紀年款主要為唐宣宗大中年間(847—859年)的款銘,如“大中二年”、“大中三年八月”“大中四年歲次庚午八月丙午塑”、“大中玖年正月二十八日書記”、“大中拾年拾日叁造鼓價”等。其次為憲宗元和年間(806— 820年)款銘,如“元和三年二月卅日”、“元和三年十月十四日”、“元和五年”、元和十四年”等。另有武宗會昌年間〔841—847年)、文宗開成年間 (836—840年)、昭宗光化年間(898—901年)的款銘。如“會昌七年”、“會昌七年趙家”、“開成三年”、“光化三年十月十一日”等。五代瓷器上的紀年款見有“貞明六年”(920年)、“天成四年五月五日也”(929年)等。從窯口看,唐、五代瓷器上的紀年款主要見于越窯和長沙窯瓷器。刻劃款者多為越窯,釉下彩寫款者多為長沙窯。款識字體多為草書,楷書少見,落款位置不固定。這一時期年款的內容較復雜,如長沙銅官窯遺址出土的一件‘鼓價器”,其外壁釉下以褐彩書“大中拾年拾日叁造鼓價”。浙江嵊縣出土的—件盤口壺上刻有‘元和拾肆年四月—日造此罌,價直壹干文”。浙江余姚上林湖東岙南山麓出土的一件盤口壺上刻有“維唐故大中四年歲次庚午八月丙五朔,胡珍妻朱氏四娘于此租地,自立墓在此,以恐后代無志,故記此罌。”這組文字表明,此盤口壺既是租地卷,又是墓志銘。上海博物館收藏的一件越窯青瓷執壺,腹部刻劃的三行文字為:“會昌七年改為大中元年三月十四日清明故記此耳。”這件器物的款識記錄了當時年號的更換。湖南石渚五代長沙窯遺址出土一件瓷枕,上刻“開平三年六月廿十八日開造,夏月二女使用”。唐、五代時期的越窯瓷器中有一種罐形墓志,內容主要為紀年、人名、事跡等,紀年有 “長慶三年”(823年)、“咸通七年”(866年)、“光啟三年”(887年)、“光化三年”(900年)、“龍德二年”(922年)等。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