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文化:中國古代著名官窯瓷器

            定州白瓷孩兒枕。

            官窯瓷器具有“紫口鐵足”的特征。

            定窯

            定窯主要產地在今河北省保定市曲陽縣的澗磁村及東燕川村、西燕川村一帶,因這一區域唐宋時期屬定州管轄,故名定窯。北宋中后期,定窯被選為宮廷用瓷,身價大增。定窯以白瓷為主,也燒制醬、紅、黑等其他名貴品種,如黑瓷(黑定)、紫釉(紫定)、綠釉(綠定)、紅釉(紅定)等。定窯還有“北定”、“南定”之分。北宋之前,定窯窯址在北方的定州,燒制的物品稱為“北定”;宋室南遷之后,定窯工人一部分到了景德鎮,一部分到了吉州,產品稱為“南定”,其中在景德鎮生產的釉色似粉,又稱“粉定”。“定州白瓷孩兒枕”是定窯瓷器的代表作之一。

            官窯

            官窯始于宋代,有北宋官窯和南宋官窯之分。北宋官窯傳世品很少,形質與工藝與汝窯有共同處。器多仿古,主要有碗、瓶、洗等。胎體顯厚,釉色有淡青、粉青、月白等,釉質瑩潤溫雅,尤以釉面開大裂紋片著稱。南宋時,在今杭州市鳳凰山南麓烏龜山郊壇另設新窯,稱“郊壇下官窯”,又稱南宋官窯。瓷器胎為黑、深灰、淺灰、米黃色等,有厚薄之分,釉面乳濁,多開片,稱為“蟹爪紋”。因器口中施釉稀薄,微露紫色,足上卻偏赤鐵色,故有“紫口鐵足”之稱。

            鈞窯

            鈞窯創始于唐代,產地在今河南省禹州市,古代稱為鈞臺,明代稱鈞州,故名鈞窯。鈞窯極其珍貴,民間有“黃金有價鈞無價”、“縱有家產萬貫,不如鈞瓷一件”的說法。鈞瓷釉采用氧化銅為著色劑,這樣燒出的釉色青中帶紅。鈞窯釉色可呈現月白、天青、天藍、蔥翠青、玫瑰紫、海棠紅、胭脂紅、茄色紫、丁香紫、火焰紅等,色調之美,妙不可言。由于釉色相互交融而產生的顏色不一、形狀各異的“窯變”,是構成鈞瓷區別于其他瓷器的一大特色。

            汝窯

            汝窯在今河南省汝州市,是北方第一個著名的青瓷窯。燒制的器型簡單,釉色溫潤柔和,在半無光狀態下有如羊脂玉。汝窯瓷器由于釉中含鐵,燒制成品呈現純正的天青色。汝窯采用了南方越窯的釉色,同時又吸收定窯的印花技術,創造了印花青瓷的特殊風格。汝窯大約共燒制了20年左右,傳世品極少,目前存世不足70件。

            哥窯

            哥窯燒造年代為南宋中晚期,產地為浙江龍泉。哥窯瓷器從色澤區分,有月白、灰黃、粉青、灰青、油灰、深淺米黃等種類。哥窯釉質純粹濃厚,若置之于顯微鏡下,可見釉內多有氣泡,如珠隱現,故通稱“聚沫攢珠”。紋片多種多樣,以紋道區分有鱔魚紋、黑藍紋、淺黃紋、魚子紋;從紋形看有綱形紋、梅花紋、細碎紋、大小格紋、冰裂紋等,總名為“百極碎”。其網紋之色淺黃者宛若金絲,細黑者如鐵線,二者互相交織,具有“金絲鐵線”的特征。哥窯器物傳世的以各式瓶、爐、洗、盤、碗、罐為常見。

            小編推薦

            中國古代瓷器


            瓷器器形若按大類分:有碗、杯、盤、壺、罐、盆、瓶、爐、盒、匝、枕、洗、尊等。每一大類又有若干品種,主要有:

            (一)碗

            造型特點是敞口、深腹、平底或圈足,形式多種多樣。如六朝時的青釉蓮瓣紋碗,唐代越窯海棠式碗,邢窯的釉花口碗,以后出現的折腰碗、斗笠碗、臥足碗、敦式碗、蓋碗等。

            1、宮碗口沿外撇,腹部寬深豐圓,造型端正,多為皇宮用器。明正德時燒制最為著名,有“正德碗”之稱。

            2、羽觴杯的一種樣式。器身橢圓、淺腹、平底。腹兩側置半月形雙耳,亦有餅形足或高足。明末清初流行。碗身上往往題有信士弟子名稱乞求內容、施舍時間等,多為青花瓷。

            3、注碗溫灑用具,與注子配套使用。一般碗壁直而深,有的通體呈蓮花形,用時碗內放適量熱水。注子內盛酒置于碗中。宋代南北瓷窯均有燒造,以南方居多。

            4、盞瓷碗的一種樣式,飲茶用器。敞口、斜身、深腹、圈足,體略小。宋代有黑、白、醬、青、白和青白釉茶盞,以黑釉為貴。兔毫盞、玳瑁盞為“斗茶”之上品。

            5、茶船放茶盞的用具。因形似船,幫名。明清時景德鎮窯燒制有仿官釉、表花、粉彩茶船。

            (二)盤

            盤的尺寸大小不一形式多樣,有敞口、撇口、斂口、洗口、卷沿、板沿、折腰式、葵瓣式、荷葉式、方形轉角式和花形攢盤等。六朝時已有青瓷刻蓮花紋盤,以后又出現白、醬、黃、綠紅、紫等單色釉盤。也有在單色釉上飾以印花、刻花和劃花紋飾的。明清景德鎮窯又燒制了斗彩、五彩、粉彩、紅綠彩、礬紅彩裝飾的盤。

            1、攢盤用以盛放干鮮果品的用具,是由一定數量、各種式樣的小盤,拼攢成一個多格的大盤。流行于清康熙年間,以素三彩和五彩器為多。式樣有圓形、六方、八方形或葉形、牡丹形、梅花形、蓮花形、葵花形、菱花形等多種。

            2、高足盤盤心下承以高足。一般高足盤的造型是洗口、盤心平坦,盤以下承以喇叭形高足。最早見于隋代青釉高足盤,多數在盤心印圖案或朵花紋樣。明清兩代景德鎮窯多燒制青花與釉上彩繪高足盤。

            (三)杯

            1、高足杯杯身小,下承以高足,故名。飲酒用具。明代景德鎮窯燒制青花高足杯、斗彩高足杯。宣德青花海水紅龍紋高足杯、成化斗彩纏枝蓮紋、葡萄紋高足杯是精粹之品。清代以青花高足杯居多。

            2、羽觴杯的一種樣式。器身橢圓、淺腹、平底、腹兩側面置半月形雙耳,亦稱“耳杯”。古代飲酒用具。東漢時有綠釉陶羽觴。兩晉時有大量青瓷羽觴,南北朝時羽觴數量減少,形狀如兩端微尖略上翹的船形。

            3、壓手杯明代杯的一種式樣。口平坦而外撇,腹壁近于豎直,自下腹壁內收,圈足。握于手中時,微微外撇的口沿正好壓合于手緣,體積大小適中,分量輕重適度,穩貼合手,故稱“壓手杯”。是明永樂時獨有的名貴器物。杯身繪青花纏枝蓮紋飾,杯內心書“永樂年制”四字篆款。款形有花心、鴛鴦心、雙獅戲球三種。

            4、高士杯明成化斗彩杯之一。飲酒用具。直口沿邊微撇,口以下漸收斂,淺圈足造型小巧豐腴。所謂“高士杯”是杯身繪有文人行樂的圖畫,如王羲之愛鵝、陶淵明愛菊等。

            5、三秋杯明成化斗彩杯的一種,敞口、淺斜式腹壁、圈足,杯身以秋菊、蝶、草組成畫面,故名三秋杯。色彩以青花色勒,草花和飛蝶輪廓,以鵝黃、紫紅、姹紫點染飛蝶和花蕊。杯形秀巧,畫面素雅,為明瓷珍品。

            6、爵杯酒具。仿青銅器造型,口沿外撇、圓腹略深、前尖后翹,下承三高足,口沿兩側有對稱立柱,一旁有。明清兩代均有燒造,有青花、白釉、藍釉及粉彩等品種。

            (四)瓶

            盛酒或供陳設用器。唐代越窯青釉瓶、邢窯白釉、工藝精細、釉色純正。宋代南北各地瓷窯大量燒制青、白、黑、青白、白地黑花、白地褐花、三彩和黑地鐵銹花等裝飾的瓶。造型有玉壺春瓶、梅瓶、筋瓶、凈瓶、卷口瓶、盤口瓶、直徑瓶、穿帶瓶、弦紋瓶、瓜棱瓶、橄欖瓶、膽式瓶、葫蘆瓶、雙魚瓶、多管瓶、蟠龍瓶、貫耳瓶等。元代的八方瓶、四系扁瓶為獨創之作,明代有天球瓶、葫蘆扁瓶、寶月瓶、象耳折方瓶、鵝頸瓶、蒜頭瓶,清代有棒槌瓶、柳葉瓶、鳳尾瓶、燈籠瓶、象腿瓶,雙陸瓶,轉心瓶,轉頸瓶等形式各異的品種。

            (五)盒

            一種由蓋、底組合成或如抽屜的盛器,裝放食物、藥品或化妝品用具等。按用途分,有食品盒、香盒、粉盒、藥盒、鏡盒、油盒、黛盒、盒、文具盒、棋盒等。其形制有圓形、長方、八角形、瓜形、石榴式、桃式、雙鳥式、方勝式、銀錠式、朵花式、鏤空式、委角式、菊瓣式、筒式等。還有在大盒內套小盒的“子母盒”和多節套裝的“套盒”等。唐代以后各地廣為燒制。以宋代景德鎮窯燒制的青白釉盒產量最大,盒底部多印有某家盒子記的作坊標記。

            (六)罐

            用以盛放或烹煮食物。造型特點是口徑大腹豐且深,脛部內收,大底足。明清時期景德鎮燒制了多種式樣、多種裝飾的瓷罐。如瓜棱罐、折方罐、雞心罐、天字罐、撞罐、月牙罐、冰梅罐、蟋蟀罐、鼓式罐等等。以青釉、白釉、青花、五彩、粉彩、斗彩等裝飾,精致華美。

            (七)壺

            漢晉時瓷質壺開始流行,歷代燒制有大量有同形制的壺,如西亞的扁壺、雞頭壺、唾壺,唐代的鳳頭壺、皮囊壺,遼代的雞冠壺、馬鐙壺等。壺式的演變是:早期壺形由口頸、腹、足構成,有的加雙耳、無流與柄。六朝后盛放汁液的壺,在腹部置流和曲柄,如西晉時的雞首流、羊首流,唐代的短頸管狀流、八方流,宋代細長而彎曲的流。柄式有管形曲柄、龍柄、鳳柄、龍柄、鳳柄、曲帶式柄等等。

            (八)尊

            其形制為敞口,粗頸、深腹、圜底、圈足。商代有原始青瓷尊,北朝青釉仰覆蓮花尊形體高大精美,頗為富麗。宋以后瓷尊盛行,用于盛酒或做宮廷陳設用器,如汝窯三足尊、出戟尊。清景德鎮窯產品豐富,有蘋果尊、魚簍尊、石榴尊、太白尊、馬蹄尊、絡子尊、百尊、蘿卜尊、觀音尊、牛頭尊等等。

            (九)

            古代洗用具之一。造型為圓形,口部前側有較寬的出水流,平底或圈足。最早見于漢代,此后歷代瓷窯多有燒制。元代景德鎮的藍釉描金、釉里紅雁紋、藍釉白花,都是稀世珍品。

            (十)洗

            古代洗與文房用具的統稱。最早見于西晉青釉制品,敞口、寬折沿、闊腹直壁、平底。洗沿和里心多刻畫水波紋。宋代以后均有燒制。如仿古銅器式樣的青釉雙魚洗耳恭聽、鼓釘洗、圓洗、單柄洗、葵瓣洗、委角洗、蔗段洗耳恭聽、蓮花洗、桃式洗、葉式洗等。

            (十一)爐

            焚香用具,多用做生活燃香用具或佛前供器。造型多樣,西漢時有陶質熏爐和博山爐,兩晉時有青瓷熏爐,宋代南北瓷窯燒有魚耳爐、鼓釘爐、乳釘爐、蓮瓣爐、燒制下班香爐,明清時期景德鎮窯燒制青花米,以明宣德青花海水紋雙耳三足爐為最。

            (十二)燈

            古代照明用具。陶、瓷制品均有。造型特點為上有油碗,中間承以支柱,下有底盤,盤下有足。燈柱的形式較多,有筒形、螺旋形、獸形等。明清時期景德鎮燒制青花和彩繪高足燭臺,因以蠟燭照明,故燈的造型變化較大。上有金屬扦以插蠟燭。洗式小扦盤下接以長柄、中間承以洗式托盤再接以高圈足。

            (十三)枕

            有脈枕與生活用枕兩類,后者最多。還有少數殉葬用的尸枕。唐代枕形體較小,以長方形為多。宋代南北窯廣為燒制,產品多。陶與瓷制品均有,造型豐富,有長方、腰圓、云頭、花瓣、橢圓、八方、銀錠、雞心以及嬰孩、臥女、伏虎、雙獅等形式。尤以磁州窯枕數量多,彩繪生動、民間生活氣息濃郁。宋代瓷枕較唐代增多,元代瓷枕枕身更有長達40厘米以上者。瓷枕枕底一般有作坊標記。

            中國古代陶瓷


            摘自《花花朵朵壇壇罐罐—沈從文談藝術與文物》,沈從文/著,重慶大學出版社2014年版

            沈從文

            陶瓷發展史是民族文化發展史的一部分。

            中國有代表性的史前陶器,是三條胖腿的鬲。鬲的產生過程,目下我們還不大明白,有的專家認為是由三個尖錐形的瓶子合并而成的。當時沒有鍋灶,用鬲在火上烹煮東西,實在非常相宜。比較原始的鬲,近于用泥捏成,做法還十分簡單。后來才加印上些繩子紋,并且起始注重造型,使它既合用,又美觀。進入歷史時期,鬲依然被廣泛使用,卻已經有另外兩種主要陶器產生,考古學者把它叫做彩陶和黑陶。

            彩陶出土范圍極廣,時間前后相差也很大。為便于研究,因此把它分作數期,但年代終難確定。河南、陜西、甘肅、山西黃河流域一帶發現的,時期比較接近,但更新的發現還不斷在修正過去估計。這是一種用紅黃色細質泥土做胎,頸肩部分繪有種種黑色花紋,樣子又大方又美觀的陶器。工藝制造照例反映民族情感和氣魄。看看這些彩陶便可明白,我們祖先的性格歷來就是健康、明朗、質樸和愛美的。

            比彩陶時代稍晚些,又有一種黑陶在山東產生,是1921年在日照縣城子崖發現的。用細泥土做胎,經過較高火度才燒成。黑陶的特征是素樸少裝飾,胎質極薄,十分講究造型。同時還發現過一個舊窟址,因此把燒造的方法也弄明白了。有一片殘破黑陶器,上面刻畫了幾個字,很像“網獲六魚一小龜”,可以說是中國陶器上出現的最早期文字。少數歷史學者,想把這些東西配合古代歷史傳說,認為是堯舜時代的遺物。這一點意見,目前還沒有得到科學考古專家的承認。

            代表文字成熟時期的最重要發現,是在河南安陽縣洹水邊古墓群里出土的四種不同陶器(因為和大量龜甲文字同時出土,已經確定是3200年前殷商時代的東西):一、普通使用的灰陶;二、山東城子崖系的黑陶;三、完全新型的白陶;四、帶灰黃釉的薄質硬陶。春秋戰國時,燕國都城造房子,用瓦已大到二尺多長,還印有極精美的三角形云龍花紋。又有刻花的墻磚,合抱大陶鼎,徑尺大瓦頭,圖案都十分壯麗。在長安洛陽一帶漢代古墓里,還發現過許多印花空心大磚,每塊約七十斤重,五尺多長,上面全是種種好看花紋,有作動植物的游獵車馬圖案的,有作矯健活潑龍形的。這些大磚圖案極為精美,設計又合乎科學。

            至于白陶的出現,實在是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情,因此這種花紋精美,形式莊嚴的白質陶器,在世界陶瓷美術史中,占據了首席位置。它的花紋和造型,雖不如同時期青銅器復雜多樣,有幾種卻和當時織出的絲綢花紋相通。重要的是品質已具有白瓷的規模,后來唐代河北燒造的邢瓷,宋代的定瓷,雖和它相去已2000年,還是由它發展而來。

            另外重要的發現是涂有一層薄薄黃釉的陶器,明白指示我們,3000年以前,聰敏優秀的中國陶瓷工人,就已經知道敷釉是一種特別有發展性的技術加工。這種陶器的特征,胎質比其他三種都薄些,釉色黃中泛青,釉下有簡單水紋線條,本質已具備了瓷器所要求的各種條件,恰是后來一切青綠釉瓷器的老大哥。

            隨后又有四種不同的日用釉陶,在不同地區出現。

            第一類是翠綠釉陶器,用作墓中殉葬品,風氣較先,或從洛陽長安創始。主要器物多是酒器中的壺、樽和羽觴,近于死人玩具的雜器,在樓房、豬羊圈、倉庫、井灶有種種不同的陶俑。此外還有焚香用的博山爐,是依照當時神話傳說中的海上蓬萊三山風景做成的。主要紋樣是浮雕狩獵紋。這種翠綠色亮釉的配合技術,有可能是當時方士從別處傳來的。在先或只帝王宮廷中使用,到東漢才普遍使用。

            第二類是栗黃色加彩亮釉陶器。在陜西寶雞縣斗雞臺地方得到,產生時代約在西漢末王莽稱帝前后,器物有各式各樣,特征是釉澤深黃而光亮,還著上粉綠釉彩帶子式裝飾,色調比例配合得非常新穎,在造型風格上也大有進步。一切從實用出發,可是十分美觀。兩種釉色的原理,恰指示了后來唐代三彩陶器和明清琉璃陶一個極正確的發展方向。

            第三類是茶黃色釉陶器,起始發現于淮河流域,形式多和戰國時代青銅器中的罌、罍差不多。其釉色、胎質,上可以承商代釉陶,好像是它極近親屬,下可以接長江南北三國以來青釉陶器,做成青瓷的先驅。

            第四種極重要的發現,是一件淺綠釉色陶器,也可以說是早期青瓷器。是河南信陽縣擂鼓臺東漢永元十年(公元98年)墳墓中挖出來的。這件陶器花紋、形式、釉色都和漢代薄銅器一樣。胎質硬度已完全如瓷器,目下我們說漢代青瓷器,就常用它作代表。這些青綠釉陶啟示了我們對中國陶瓷發展的新認識。兩千年前陶釉的顏色,特別發展了青綠釉,實由于有計劃取法銅器而來。可能有三種不同原因,才促進技術上的成功:一、從西漢以來節葬的主張到東漢社會曾起了相當作用;二、社會經濟發展,鑄錢用銅需要量漸多,一般殉葬器物受限制,因而發明用釉陶代替銅器;三、釉陶當時是一種時髦東西,隨社會經濟高度發展而來。

            從上面發現的四種釉陶器看來,我們可以肯定,陶器上釉至遲到西漢末年,就已經成為一種正常的生產。先是釉料中的赭黃和翠綠在技術上能正確控制,隨后才是仿銅綠釉得到成功。但就出土遺物比較,早期綠釉陶器的生產價值,可能比同時期的銅器還高些。因為制作上的精美,是一般出土漢代銅器不如的。陶器形態也起始有了很多新變化,一切從實用出發。例如現代西南鄉村中還使用的褐釉陶器,在信陽出土1800年前陶器中,就已經發現過。現代泡酸菜用的覆水壇子,寶雞縣出土2000年前帶彩陶器中也有,并且有了好多種不同式樣。

            這些劃時代的新型陶器,除實用外還十分結實美觀,這也正是中國陶瓷傳統的優點。這時節還有一種和陶釉有密切聯系的工藝生產,即玻璃器的制作,同樣有較多方面的展開。小件彩琉璃珠裝飾品,在西北新疆沙漠廢墟、朝鮮漢人墳墓和長沙東漢墓等都陸續有發現,其中做得格外精美的,是一種小喇叭花形明藍色的耳珰和粉紫色長方柱形器物。仿玉色做成的料璧,即《漢書》中說的“璧琉璃”,也常和其他文物在漢墓中出現。又如當時最時髦的玉具劍,劍柄劍鞘用四五種玉,也有用玉色琉璃做的。至于各色玻璃碗,史傳中雖提起過,實物發現的時代,卻似乎稍晚些。

            但是由漢代綠釉陶器到宋代的官、鈞、定、汝窯四種著名世界的青白瓷器,中間卻有約800年一段長時間,陶瓷發展的情形,我們不明白。它的進展過程,在文獻上雖有些記載,實物知識可極貧乏。因此,賞鑒家敘述中國瓷器發展史時,由于知識限制,多把宋瓷當成一個分界點,以前種種只是簡簡單單糊糊涂涂交代過去。1700年前的晉代人,文件中雖提起過中國南方出產的東甌、白坩和縹青瓷,可無人能知道白坩和縹青瓷的正確釉色、品質和式樣。中國人喝茶的習慣,南方人起始于晉代,東甌、白坩即用于喝茶。南北普遍喝茶成為風氣是中唐以后,當時有個喝茶內行的陸羽,著了一部《茶經》提起過唐代各地茶具名瓷,雖說起越州青瓷如玉,邢州白瓷如雪,同受天下人重視;四川大邑白瓷,又因杜甫詩介紹而著名;到唐末五代,江浙還出產過一種秘色瓷,和北方傳說的柴世宗皇帝造的雨過天青柴窯瓷,遙遙相對,都是著名作品,可是,這些瓷器的真實具體情況,知道的人是不多的。經過歷史上幾回大變故,如宋與遼金的戰事和元代100年的暴力統治,因此明代以來的記載,就更加不具體。著名世界的收藏所如故宮博物院對于舊瓷定名,也因之無一定標準。問題的逐漸得到解決,是由一系列的新發現,幫助啟發了我們,才慢慢搞清楚的。

            中國古代陶瓷歷史文化之隋唐


            楊堅先后兼并了北周和南陳,統一中原,方國號隋,至煬帝而亡。時間不長,但這一時期的陶瓷業卻比較發達。這是一個承上(南北朝)啟下(唐代)的過渡時期,它預示著一個新的時代風格的開始。陶瓷器造型基本上繼承了南北朝的風格,又有所變化,更加飽滿。從已經發掘出的隋墓里,我們可看到大量質量較高的白瓷。

            唐代是被公認的封建社會的鼎盛時代,定都長安,洛陽為陪都。在這兩個地方都出土了大量唐三彩,藝術和技術上都非常高超,引起了世界注目。這與當時這兩個地方所處的重要政治、經濟地位以及當時的厚葬之風密不可分。洛陽地處中原,自古以來人口稠密、文化發達、經濟繁榮。自東漢、魏、晉、北朝五百年來一直是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在經濟上,它是首都長安連結關東以及東南地區的樞紐。雖然唐代定都長安,但對洛陽地區也極為重視,特別在武則天時,定洛陽為神都,在此地施政達二十年之久。

            據史料記載,唐代的河南府是貢白瓷的重要產區,鞏縣窯、鶴壁集窯、陜縣西關窯等窯址都出產白瓷,同時燒造三彩器和彩釉器。發達的手工業是封建社會商品來源的保障,而興盛的商業又刺激著手工業的發展,陶瓷業在這一時期得到空前發展。

            唐三彩器大多出自墓葬。唐王朝在西安、洛陽一帶設有龐大的政治統治機構,大批貴族、官僚聚集于此,生前窮奢極侈,死后厚葬成風。王公百官,競為厚葬,偶人像馬,雕飾如生,風俗影響至普通百姓。

            唐三彩的出現是我國陶瓷工藝發展的必然產物,它表明古代陶瓷工匠對各種呈色金屬原料特性的認識、化學技術的掌握達到了一個新的水平。帶色釉的發現和運用在漢代就已出現,如翠綠、栗黃、茶黃等色釉被廣泛使用。到北朝時期,也就是公元世紀初,我國北方就開始有黃釉、褐釉彩色瓷器的燒造。至晚到北齊,出現了白瓷和彩瓷。

            初唐的三彩器以褐赭黃色為主,間以白色或綠色釉,采用蘸釉法,施釉較草率,釉層偏厚,流釉或燭淚狀,釉層沒有完全燒開,色澤暗淡。盛唐時期,三彩工藝明顯進步,在器型品種上,除了器皿以外,出現了大量生動的三彩人俑。這時的三彩釉色潤瑩,賦彩自然,采用混釉技法,器皿多為內外滿釉,色彩有綠、黃、白、藍、黑等;裝飾手法除了刻花、印花外,還廣泛使用堆貼和捏塑;裝飾內容豐富多彩,花鳥走獸無所不包。然而中晚唐時期的三彩制品每況愈下,這一有趣的現象恰好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唐代由盛至衰的歷史現象。晚唐三彩多為小件,趨于單彩釉,而且釉面單薄,脫落剝蝕現象嚴重。安史之亂(公元755年──763年)促使唐朝迅速敗落,形成藩鎮割據天下大亂的局面。唐三彩器的燒造一般為兩個步驟,即素燒和釉燒。它的胎質可分為兩大類,一類是紅色陶胎,出現于隋和初唐時期一種掛草綠、醬黃色混合釉的紅陶制品中,這一品種還不能被看成是真正意義上的唐三彩。另一類是白色陶胎,為瓷土燒成,被認為是典型的唐三彩。這種坯體的特點一是吸水性強,使粘接部件牢固;二是可塑性較強;三是素燒后強度較大;四是胎質白,掛釉后釉色鮮艷。唐三彩器的燒成溫度在800度──1000度左右,坯釉膨脹系數基本一致,使坯釉結合良好。

            這一時期的人俑塑造,風格比較明顯。一改魏、晉時期秀骨清相的作風,女俑豐滿富態,男俑英武得體,形象生動,體現出生活中的情景。唐代的對外經濟、文化交流異常活躍,聞名于世的絲綢之路加強了對外貿易,海路貿易也日見頻繁。出土的大量胡人俑印證了當時有許多外國人在中原一帶生活,他們多從事商業和藝術活動。經常可以見到胡人牽著駱駝,背負著絲綢等貨物,形象極其生動。在伊朗、伊拉克、埃及、俄羅斯以及印尼、日本等國家都發現了大量唐三彩器,說明唐代對外出口貿易的發達。開始于南北朝時期“南青北白”瓷業布局,到唐代形成較為明顯而固定的局面。從北朝到唐代這一階段,我國古代制瓷藝術逐步形成了青釉和白釉兩個大的系統,它們在后世分別沿著不同的方面各自發展。白瓷的真正成熟期是在唐代,特別是在唐代中晚期,它已成為一個獨立體系,與青瓷分庭抗禮。當時北方燒造白瓷的區域非常廣泛,而河北邢窯最為突出。它與南方越州出產的青瓷交相輝映,形成唐時代陶瓷業的兩大主流。唐代陸羽在他的《茶經》中用“類銀”、“類雪”來形容邢窯白瓷的釉色,其胎、其釉的白度相當成熟。邢窯白瓷在燒成技術上也比較高超,從現有實物來看,沒有變型、歪塌等缺陷,制作工藝精細、造型端正,不失為一代名窯對產品要求之嚴格。邢窯白瓷除以色白見長外,它另一個特點是樸素少飾,匠師的藝術表現多施于造型之中,器型簡潔、質樸、端莊而大氣。它所構成的器皿容量大、重心穩、使用方便。這一時期最具特點的器皿是執壺,據考證是由前代的雞頭壺演變而來,是一種酒具,唐人稱為“注子”。此外,黃河流域瓷窯都多燒白瓷,河南、山西、陜西的廣大地區都以燒白瓷為主。

            唐邢窯白瓷始于隋,盛于唐,衰于元。根據其胎、釉的化學分析,應屬于高鉛瓷胎,其釉的化學組成,屬于CaO──AL2O3──SiO2系統范圍。邢窯的燒成溫度一般在1340度左右,個別的高達1370度左右,燒成氣氛為還原焰。唐代手工業產業的空前繁榮,還在于官方的介入,官府設置“將作監”、“少府監”等政府機構,對陶瓷、金工、漆器、染織等進行操控,為統治者服務。這時的越窯青瓷也得到很大發展,引起許多文人騷客的矚目,紛紛吟詩作賦對其倍加稱頌贊美。其中陸羽的評價比較全面而得體,他形容越窯青瓷“類玉”、“類冰”,認為是當代最完美的瓷器。

            由于唐代的飲茶之風盛興及朝廷對青瓷的需求量增大,促使唐代的越窯青瓷質量不斷提高。尤其是在晚唐時期,形成了以浙江余姚為中心的瓷區,產品胎質細膩,釉層勻凈,造型規整,品種豐富。在裝飾處理上也是以釉色裝飾為主流,以素面為主,形成獨特風格。刻劃花裝飾以簡潔流暢的線條,廖廖數筆就描繪出當時人們喜愛的荷花、荷葉、牡丹花等花卉,絕無繁瑣多余之筆。這一時期在窯爐上普遍有所改善。北方均為饅頭窯型,一般為直焰饅頭窯或者是在窯底上設置臺柱,這一時期還出現了原始倒焰窯。這幾種窯形都由火膛、窯室、排煙孔、煙囪四部分組成,火焰流向呈現半倒焰式,依靠排煙孔調節燃氣的流量;最大的改進是由原來的冷底窯改為熱底窯,使窯內溫差大大減小,溫度分布更加均勻。南方則以龍窯為主,為節省燃料、增加產量,充分利用空氣預熱,采取了加長窯身和減小窯床傾斜度的辦法,在浙江發現的唐初龍窯殘長就達40米,寬1.7米,傾斜度10──12度。

            唐代已經生產出釉下彩瓷器,這已是不爭的事實。當時的長沙窯又稱銅官窯,是我國最早制作釉下彩瓷的地區之一。銅官窯釉下彩裝飾以斑點彩飾為主,在青釉瓷器上以褐彩或藍綠彩料點繪成花草紋樣。褐色彩料是以含鐵量高的礦物原料為色料,藍綠彩料是以含氧化銅的礦物原料作色料。

            白瓷雙腹龍柄傳瓶

            隋朝時期

            1957年陜西省西安市李靜訓墓出土

            高18.6厘米、口徑4.5厘米、腹徑6.3厘米

            此器兩瓶身相聯,聯接處上伸一杯式口,頸部有凹弦紋三周。釉施及于腹部弦紋以下,有冰裂紋細開片,近底部分及底部露胎。高嶺土(瓷土)含鐵量較高,經過1300℃高溫只能燒成青瓷器,經過控制而降低瓷土中的含鐵量,克服鐵的呈色干擾,即能燒制成白瓷。中國在北齊時已開始燒制白瓷,但當時燒成的白瓷普遍泛青,說明含鐵量偏高,燒制溫度偏低,燒制工藝還不夠成熟。這件隋代白瓷器,胎、釉已完全不見白中泛青現象。

            中國古代陶瓷文化之色瓷


            色瓷,即帶顏色的瓷,胎體著色,透明釉,自然感好。我市瓷器生產所用高嶺土,大部分是外省的,以山西、湖南為主。八十年代前,我國鐵路運力緊張,因原料不能及時運進,常常影響生產。淄博瓷廠于1976年利用當地焦寶石試驗成功了色瓷,呈奶油黃色。為了使色調柔和、穩定,泥料中加入少量鈦白粉。我市焦寶石儲量豐富,含有鐵、鈦,切塑性好,是生產色瓷的理想原料。1977年春季,在廣州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上,產品一展出,引起了轟動。特別是玉鐘咖啡具,高裝造型,紅色圈和金銀子母線裝飾,倍受歡迎,客商稱為"金色的春天"。因出口訂貨多,當年即大批量生產。1978年出口了660萬件,1979年出口了1100萬件,1980年出口1560萬件,暢銷不衰,與年俱增。主要出口到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泰國、香港、新加坡等。色瓷咖啡杯,1978年進入美國市場,為以后炻器咖啡杯大量進入美國鋪平了道路。

            七十年代末,在利比利亞召開非洲國家首腦會議時,全部采用了該廠產的色瓷餐具、咖啡具,寬金邊裝飾,貼利比利亞國徽,產品莊重、大方、美觀,深得非洲國家領導人的好評。

            1984年9月,榮獲國家銀質獎,當時,在我國陶瓷行業中是最高獎。

            其后,博山陶瓷廠生產的寶石牌色瓷,淡青色,迎合了國際上回歸大自然的潮流,倍受歡迎。特別是賓館瓷,以量大、品種齊全、質量好著稱,為中國的賓館瓷生產闖出了一條康莊大道,為宣傳淄博,提高淄博的知名度做出了重要貢獻。供應首都及全國二十幾個省、市、自治區的賓館。每年有三千萬件產品出口到美國、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地。厚胎旅館瓷,被外商全部包銷。

            寶石牌色瓷,榮獲國家銀質獎。

            張店陶瓷廠生產的湖光牌色瓷產品,淺藍色,風格獨特。繼而研制成功了無光釉、無光星點釉、釉面硬度高,不易割裂,好似大理石切割出來的,獨具特色,深受歡迎。

            淄博瓷廠的昆侖牌,博山陶瓷廠的寶石牌,張店陶瓷廠的湖光牌色瓷,為我國陶瓷的發展、提高、創新做出了寶貴貢獻。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