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古代瓷器:清代琺瑯彩瓷器賞析

            臺北故宮藏清?雍正琺瑯彩山水碗

            臺北故宮藏清?雍正琺瑯彩藍料山水把壺

            瓷胎畫琺瑯是琺瑯彩瓷的正式名稱,是一種將銅胎掐絲琺瑯彩技法移植到瓷胎上的一種釉上彩瓷。

            清?康熙紫紅地琺瑯彩折枝蓮紋瓶

            清?雍正黃地琺瑯彩梅花紋碗

            清雍正琺瑯彩梅花牡丹紋碗

            清?乾隆琺瑯彩纏枝蓮紋雙連瓶

            清?乾隆琺瑯彩纏枝花卉蒜頭瓶

            據清宮造辦處文獻檔案記載,瓷胎畫琺瑯是在康熙皇帝的欽命旨意下,由清宮造辦處琺瑯作的御用匠師將銅胎畫琺瑯的技法移植到瓷胎上而創制的新瓷器品種。琺瑯彩瓷本是專為清代宮廷御用而特制的一種精細彩繪瓷器,部分產品也用于皇帝犒賞有功之臣。

            清?乾隆琺瑯彩雙環瓶

            清?乾隆黃地琺瑯彩開光西洋人物紋綬帶耳葫蘆瓶

            精選閱讀

            古代瓷器:清代官窯瓷器賞析


            此碗口徑14.1厘米,底徑5.5厘米,高7.2厘米。碗外壁腹中部繪一圈伏羲八卦方位墨地三彩和虎皮三彩。其中的虎皮三彩據《陶雅》云:以茄、黃、綠三色暈成彩斑,曰虎皮斑也其釉面由黃、綠、紫、白色斑塊漸次浸暈而成,如同班駁的虎皮,因此稱為虎皮三彩,傳世器物以碗居多,官窯器外底多署六字款。康熙素三彩在清末民初曾被大量仿制,真器釉色薄而潤,色斑銜接自然;仿品釉色不正,色斑生硬呆板。

            清乾隆素三彩葫蘆形貼花龍紋小瓷瓶(一對)

            瓶口徑1.6厘米,底徑3.6厘米,高13.2厘米。瓶身以青綠色暗刻紋為背景,淺浮雕三條龍和云、水,分別施以黃、藍、紫色,清新淡雅。表現手法以堆塑為主,輔以陰線刻劃。在不大的器物表面雕劃多樣紋飾,工藝嚴謹,技法多樣,但繁而不亂,主次分明。素三彩是瓷器釉上彩品種之一,是在未上釉的素胎上,施以綠、黃、茄紫三色而燒成。素三彩始于明正德年間,清康熙時繼續燒制。素三彩瓷其實并不限于三色,但不用紅色。其制作方法是在高溫燒成的素瓷胎上用彩釉填在已刻劃好的紋樣內,再經低溫燒成。素三彩一詞首先出現在清末寂園叟《陶雅》中:西人以康熙黃、茄、綠三色之瓷品為素三彩,其中的三表示多數。之后,民國初年的許之衡在《飲流齋說瓷》中也提到:茄、黃、綠三色繪成花紋者謂之素三彩。素三彩中的素可以歸結為兩種含意:一是使用素胎(又稱素燒胎)燒制,素胎是陶瓷生坯沒有上釉前預燒的胎,既可增強坯體機械強度,使其在搬運時不容易損壞,又可在上彩釉時不會因浸濕坯體而導致坼裂;一是古代有紅為葷色,非紅為素色之說,素三彩所用色釉以素色為主,故名。

            古代瓷器:咸豐粉彩瓷賞析


            粉彩初創于康熙晚期,盛燒于雍正、乾隆時期,以雍正時制作最精。粉彩瓷在當時乃至現在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瓷器品種,是在康熙五彩的基礎上受琺瑯彩的影響而產生的新品種。粉彩瓷器使用玻璃白,并與繪畫技法緊密結合,增加了彩繪的表現力的同時,燒制出的瓷器畫面粉潤柔和,故名粉彩;又因為是在燒成的白瓷上畫彩,再經過低溫(700℃~750℃)二次燒造而成,其效果較淡雅柔麗,視覺上比五彩軟,所以又稱軟彩。咸豐一朝時間短暫,只有11年。咸豐帝剛即位不久就發生了太平天國起義,后來又有英法聯軍進犯,時局動蕩戰亂不斷導致國力疲弱民不聊生,手工業的發展一度受到制約,御窯燒造也斷斷續續的,遠不如前幾代興旺繁盛,因此傳世作品很少,官窯粉彩更是少見。但因為官窯的衰落導致一大批官窯的高級技師流落民間,反而促進了民間瓷器的發展,個別民窯器物相對精美細致,也很具有收藏價值。

            清咸豐粉彩花蝶紋瓜棱壺

            腹上部及足脛部均以藍料彩繪制,上部一周如意云頭紋,下部一周變形蓮瓣紋。腹身以粉彩點藍料彩繪花蝶紋,蝴蝶翩翩,生動自然,趣味盎然。胎質潔白細膩,施彩淡雅又不失大氣。若置于案頭,一壺清茶,品清代之風,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提梁壺又名東坡提梁壺,相傳此壺型為宋代蘇東坡所創制,以其圓純端重的造型,簡巧虛空的提梁設計,歷來為壺界所珍愛和推崇的經典款。這件粉彩花蝶紋瓜棱壺即采用此設計,雙肩上配外撇提梁鈕,配銅提梁;略收口、肩略收,鼓腹、流外撇、圈足,蓋與壺身均成瓜棱狀,整個器形典雅流暢,精巧細致。

            清咸豐粉彩通景刀馬人物紋壺

            刀馬人物紋是清代瓷器的一種常用裝飾紋樣,構坐騎、弓刀、故名。如火燒赤壁、曹操大宴銅雀臺、五霸戰爭等歷史人物故事。咸豐時期的人物頭部繪畫方法很有特點,多為上窄下寬,且鼻頭較大,從此壺腹所繪的刀馬人物紋通景,也可很明顯的看出這個特點,描畫細膩,人物神態生動,性格表現突出,整體色彩繽紛絢麗,將人物刻畫的栩栩如生。造型為單耳執壺,配寶珠鈕圓蓋,收口鼓腹、長流外撇。胎質堅致,釉色瑩潤,堪為咸豐粉彩的上乘之作。

            古代瓷器:遼代三彩瓷賞析


            契丹民族于公元916年,在我國北方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政權,創造了富有民族特色的燦爛文化,在我國陶器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人們把這種陶瓷器稱之為遼瓷。它繼承了唐三彩的傳統,故又稱之為遼三彩。

            遼三彩是契丹建遼期間燒制的具有獨特的游牧民族風格,鮮明的地方特色和濃郁時代特征的低溫釉陶瓷器,至于最早燒制年代到底始于何時,尚無確切證據可考。但從工藝傳統承傳和沿續的角度上分析,入遼以后的界莊窯和渾源窯應該具備燒制三彩的條件和能力。遼初會同五年下葬的遼初皇族耶律羽之墓出土的綠釉黃彩穿帶瓶與標準的遼三彩之間的內在發展關系已經比較清晰,可以視為遼三彩之雛形。因此,遼代生產三彩陶瓷的歷史,不排除早到遼代初期的可能。

            遼三彩還做出了一個三彩陶瓷發展史上的一個重要轉折,那就是將唐三彩以明器為主的局面,轉變為以生活實用器為主,有如穿帶壺、龜形壺、兔形壺、雞冠壺、海棠式長盤、蓮花式碟、印花暖盤、三角形碟等,這些器型都具有契丹民族風格,這是我們鑒定遼三彩的一個依據。此遼三彩交頸鴛鴦壺,實為遼代瓷器中不可多得的精品。遼三彩的裝飾有劃花、印花和貼花。一般盤、碗、碟等多用印花,紋飾多以牡丹花為主,還有一些水紋、草花紋、雙魚紋等。

            所以說,遼三彩繼承了唐三彩的裝飾技法,對三彩的發展起到承接作用,更開啟了一個三彩文化的新時代,并且對金、元以及之后各朝的三彩燒制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古代瓷器:臺北故宮館藏雍正琺瑯彩瓷器


            琺瑯彩瓷器是在清康熙皇帝的親自授意下而創造的新品種,因仿制于銅胎畫琺瑯器,所以琺瑯彩又稱瓷胎畫琺瑯。琺瑯彩起始于康熙后期,頂盛時為雍正期至乾隆期。但雍正琺瑯瓷不論胎體、造型、繪畫、色彩、書法、印章都達到了歷史的巔峰。雍正琺瑯彩之所以呈現如此完美的形貌,與當時的帝王雍正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和清代各帝一樣,嚴肅苛刻雍正對瓷器有著非同一般的喜愛,不但時常把玩欣賞,還直接參與到瓷器的制作中去,于是在一道道旨意的督導下,宮廷造辦處的工匠們,在繼承前朝經驗的前提下,開始了對琺瑯彩瓷新的探索。

            雍正是一位審美情趣偏重清新雅致的帝王,他將自己的追求融入宮廷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他對常用的宮廷器皿在裝飾紋樣上倡導內廷恭造式樣,要求宮廷文物必須與宮外生產的外造之氣有所區別,親自下達秀雅、細致的御旨。特別指定唐岱、戴恒、賀金昆、湯振基和郎世寧等宮廷畫家為畫琺瑯器制作稿樣。而前朝所制的琺瑯彩瓷主要采用的是色彩單一,品種不多的進口琺瑯料,無法滿足皇帝要求。為此造辦處的工匠們不得不開始了國產原料的試制。在雍正六年,宮中自制彩料獲得成功,多種淡雅的色彩,為雍正琺瑯彩多姿的紋飾提供了豐富的色彩。

            雍正帝喜歡水墨畫及設色山水,要求把院畫復制到琺瑯瓷器上,有如國畫,勾、畫、皴、染各種作畫技法都要運用,使得紋案活潑,主體感強。且在畫面上增加了詩文、書法和印章,形成了詩、書、畫、印融為一體的中國畫形式。雍正琺瑯彩瓷器,無論是滿飾紋樣還是裝飾有詩、書、畫、印四種元素的組群,無不美輪美奐,展現出獨特的帝王品味。

            古代瓷器:清代宮廷畫琺瑯精品欣賞


            清畫琺瑯荷葉式盒高6.2公分口徑12.4x14.1公分

            清畫琺瑯風景渣斗高9.8公分口徑10.8公分

            清畫琺瑯纏枝花卉蓋碗及扥碗高14.0公分口徑14.4公

            清畫琺瑯風景人物蓋罐高9.8公分口徑12.1公分

            清畫琺瑯風景蓋罐連座高14.5公分腹徑13.8公分

            清畫琺瑯仿青花瓷盤高3.3公分口徑24.5公分

            清畫琺瑯瓜楞式手爐高10.3公分長16.1公分寬13

            清畫琺瑯瓜楞式壺高8.7公分腹寬10.5公分

            清畫琺瑯福壽瓶高13.4公分口徑4.7公分

            12345下一頁

            清代官窯瓷器賞析


            康熙、雍正、乾隆朝是清朝官窯陶瓷生產的頂峰時期,也是我國制瓷工藝史上的一個高峰,無論是造型、釉色、彩繪、制作工藝等方面均達到了較高水準。

            清康熙青花云鶴八卦瓷碗

            此碗口徑14.1厘米,底徑5.5厘米,高7.2厘米。碗外壁腹中部繪一圈伏羲八卦方位圖,分別是乾、兌、坤、離、巽、震、艮、坎八個卦象,中間以四只翔鶴和四朵裊裊上升的云氣紋。碗腹下邊繪一圈海水,八座仙山由海底涌出。碗心描畫團花海水紋。圈足內以青花書“大清康熙年制”兩行六字楷書款雙圈。康熙青花即一般所說的翠毛藍,發色十分鮮艷,有濃翠的感覺,濃淡深淺層次豐富。翠毛藍只出現在康熙朝青花瓷上,被譽為青花中的神品。

            清康熙素三彩瓷碗

            此碗口徑12.5厘米,底徑5.5厘米,高5.5厘米。碗內外大量施綠釉,其中間以黃、茄、白釉,各釉色發色明晰,又銜接自然,水乳交融。圈足內施白釉,書“大清康熙年制”兩行六字楷書青花雙圈款。此碗為康熙朝素三彩中難得的一件精品。康熙朝生產的素三彩有兩個著名的品種:墨地三彩和虎皮三彩。其中的“虎皮三彩”據《陶雅》云:“以茄、黃、綠三色暈成彩斑,曰虎皮斑也……”其釉面由黃、綠、紫、白色斑塊漸次浸暈而成,如同班駁的虎皮,因此稱為“虎皮三彩”,傳世器物以碗居多,官窯器外底多署六字款。康熙素三彩在清末民初曾被大量仿制,真器釉色薄而潤,色斑銜接自然;仿品釉色不正,色斑生硬呆板。

            清乾隆素三彩葫蘆形貼花龍紋小瓷瓶(一對)

            瓶口徑1.6厘米,底徑3.6厘米,高13.2厘米。瓶身以青綠色暗刻紋為背景,淺浮雕三條龍和云、水,分別施以黃、藍、紫色,清新淡雅。表現手法以堆塑為主,輔以陰線刻劃。在不大的器物表面雕劃多樣紋飾,工藝嚴謹,技法多樣,但繁而不亂,主次分明。素三彩是瓷器釉上彩品種之一,是在未上釉的素胎上,施以綠、黃、茄紫三色而燒成。素三彩始于明正德年間,清康熙時繼續燒制。素三彩瓷其實并不限于三色,但不用紅色。其制作方法是在高溫燒成的素瓷胎上用彩釉填在已刻劃好的紋樣內,再經低溫燒成。“素三彩”一詞首先出現在清末寂園叟《陶雅》中:“西人以康熙黃、茄、綠三色之瓷品為素三彩”,其中的“三”表示多數。之后,民國初年的許之衡在《飲流齋說瓷》中也提到:“茄、黃、綠三色繪成花紋者謂之素三彩。”“素三彩”中的“素”可以歸結為兩種含意:一是使用“素胎”(又稱“素燒胎”)燒制,“素胎”是陶瓷生坯沒有上釉前預燒的胎,既可增強坯體機械強度,使其在搬運時不容易損壞,又可在上彩釉時不會因浸濕坯體而導致坼裂;一是古代有“紅為葷色,非紅為素色”之說,素三彩所用色釉以素色為主,故名。

            古代瓷器:嘉慶御窯:端莊華麗洋彩瓷器賞析


            景德鎮御窯廠所燒造瓷器品種也基本上沿襲乾隆朝的部分品種,見有青花、青花釉里紅、五彩、斗彩、粉彩(洋彩)、素三彩、黃地綠彩、綠地紫彩、白地礬紅彩、色釉地描金、仿宋代汝官哥釉、冬青油、霽紅釉、霽藍釉、廠官釉、爐鈞釉、窯變釉等。乾隆六十年(1795年),86歲高齡,已在位60年的乾隆皇帝宣布傳位于已被秘密建立皇儲的時年已35歲的皇十五子頤琰,改元嘉慶,定翌年為嘉慶元年。嘉慶元年(1796年)正月初一日,在太和殿前舉行了盛大的禪位典禮。然而,實際上,從授受大典過后,直至嘉慶四年正月初三日乾隆皇帝辭世,這3年多的時間堪稱乾隆皇帝以太上皇的名義實行執政60年后的新的訓政時期。事實證明,這種訓政除了禮儀上的某些差別,以及其身邊只是多了個惟命是從、亦步亦趨的嗣皇帝之外,與其原先的執政在本質上沒什么區別。而乾隆皇帝卻達到了既贏得遵守諾言,在位60年即傳位嗣子的千古美名,又實際控制朝政的雙重目的。也就是說,乾隆皇帝的禪讓,只不過是一種表面形式,名讓而實不讓。嘉慶朝歷時25年,景德鎮御窯廠由歷任九江關監督兼管,嘉慶元年至四年五月,擔任九江關監督并兼管景德鎮御窯廠務的是全德。鑒于上述原因,在這3年多的時間里,景德鎮御窯廠所燒造的瓷器,實際上是乾隆御窯瓷器風格的延續,其造型、胎釉、九江關監督全德恭進:嵌玉如意成枝洋紅地洋彩五供成分、洋紅地洋彩八寶成分、金地洋彩寶塔成分、黃地洋彩寶瓶成分、松綠地洋彩奔巴壺成對洋彩太平有象成對洋紅地洋彩萬代如意尊成對、翡翠地洋彩普天同慶尊成對、金地洋彩年年吉慶瓶成對嘉慶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全德吉祥恭單。此種與蓋碗配套使用的茶托始見于乾隆時期,式樣有長方形、海棠形等,以色地洋彩茶托多見,另見有以青花裝飾者。嘉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進單貢檔記載:奴才全德跪進:交圓明園嵌王如意成枝交佛堂松綠地洋彩五供成分、交佛堂松綠地洋彩七珍成分、交佛堂黃地洋彩五供成分、交佛堂黃地洋彩八寶成分交佛堂翡翠地洋彩寶瓶成對、洋紅地洋彩奔巴壺成對翡翠地洋彩蓋罐成對、黃地洋彩觀音瓶成對17至18世紀的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時期,既是中國封建社會的鼎盛時期,也是世界格局發生巨變,中國面臨新的機遇和挑戰的關鍵時期。大批西方傳教士的東來和中外貿易的發展,促使中國與歐洲各國在經濟和文化交往方面呈現前所未有的規模。隨著許多西方人士尤其是耶穌會傳教士來到中國,他們有的甚至進入宮廷服務,西方的天文、歷法、數學、物理、醫藥、哲學、地理學、機械學以及音樂、繪畫、畫琺瑯工藝品等也隨之傳人,引起國人的好奇。其中最值得關注的是中國朝廷對西方文化和物質文明所表現出的極大興趣,致使宮廷中刮起了一場持久而強勁的西洋風。在學習西方科技方面,康熙、雍正皇帝比較重視工藝技術及原材料的引進、研發,乾隆皇帝則偏重于西洋繪畫技法及西洋紋飾的應用。雍正、乾隆時期,西洋風在宮廷愈演愈烈,特別是乾隆時期,這種風氣對當時宮廷各種工藝美術品幾乎都產生過影響。僅以宮廷御用瓷器為例,景德鎮御窯廠燒造的琺瑯彩、洋彩、斗彩、青花等瓷器上,出現大量受西洋文化影響的裝飾,它們有的是純西洋風格,有的是中西合璧,有的采用光影明暗的西洋畫法,有的則照搬西洋佳茗頭綱貢,澆詩必月團。竹爐添活火,石銚沸驚湍。魚蟹眼徐揚,旗槍影細攢。一甌清興足,春盎避輕寒。外底黃地留白署紅彩篆體大清嘉慶年制六字三行款。考洋彩一詞最早見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督陶官唐英撰寫的《陶成紀事》。其中談到:一洋彩器皿,新仿西洋琺瑯畫法,人物、山水、花卉、翎毛無不精細入神。乾隆八年唐英奉敕編撰的《陶冶圓琢白器五釆繪畫,模仿西洋,故曰洋彩。由此可見,洋彩強調的是在畫法上模仿西洋琺瑯畫法,也就是使物象呈現光影明暗的效果,這也是其與瓷胎畫琺瑯不同之處。洋彩瓷器雖然在雍正時期已有燒造,但當時產量并不大。到了乾隆時期,由于乾隆皇帝對這種新的彩瓷品種的喜好,遂開始大量燒造,所見有白地、洋黃地、洋紅地、松石綠地、藍地等各種色地的洋彩瓷器。有的還在色地上以鐵錐拱出線條極細的蔓草類圖案,當時宮廷檔案稱之為錦上添花。嘉慶以后直至宣統,洋彩瓷器一直都在燒造,只不過是產量和造型品種日趨減少,質量亦逐漸低下。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