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古代瓷器:宋代哥窯瓷器珍品——金絲鐵線

            故宮博物院藏宋哥窯八方碗國家博物館藏宋哥窯魚耳爐上海博物館藏宋哥窯五足洗

            哥窯是宋代五大名窯之一,它與汝、官、定、鈞窯齊名,是為宮廷燒造御器的官窯。其產品歷來珍貴,明代宣德時,宮廷藏品目錄《宣德鼎彝譜》即有內庫所藏柴、汝、官、哥、定的記載,清代乾隆皇帝更將哥窯瓷器視為珍品。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哥窯器,均為歷代宮廷舊藏,加上其他流散于海內外的傳世品,約計也只有300件左右。現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和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哥窯器,均為歷代宮廷舊藏,加上其他流散于海內外的傳世品,約計也只有300件左右。

            傳世的宋哥窯與宋官窯一樣,迄今未曾發現確切的窯址,既沒有在文獻《天工開物》記載的地區浙江省龍泉縣覓到遺址和殘片,也不見于宋皇室陵寢的隨葬品中。(宋陵多早被盜,故歷史上有無不詳,此類情況與汝、官窯器相同),故至今還難以從考古角度尋找科學的佐證材料。

            宋代哥窯瓷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筆者仔細觀察,其琢器造型多以仿青銅器為本,古拙、質樸、渾厚。胎質堅細,可分灰、油灰、黑、儲諸色,其中胎質粗松者叩之吉音沙啞,呈色土黃,似欠火為。釉質凝厚如同堆脂,色澤有粉青、灰青、油灰、月白、灰黃、深淺米黃等多種,釉間均開裂有不同角度的冰裂狀紋片,色淺黃者如金絲,色黑者宛若鐵線,兩者相互交錯如織,故名金絲、鐵線。釉中蘊含的氣泡密集,顯微鏡下如同聚沫串珠,凝膩的釉面則光澤瑩潤,油滑如酥。器口沿多尖銳窄小,故厚釉難以留存而顯現胎骨黑色,此一現象傳統上稱為紫口。垂釉多在口邊稍下處形成略為高突的環形帶,是為哥窯器之一絕,除宋官窯作品外,后世各窯口作品及歷代仿宋哥窯器均無此特殊現象。宋哥窯器底足工藝分為施釉裹足支釘燒和露胎圈足兩種,多數器足因呈黑色而被稱之鐵足。支燒者釘痕小若芝麻,此為宋器之共同特征。支釘數量,較小的器物,如盤、碗等以三、五個為多,略大器物如洗等則達六、七個,鼎、爐的器里也多留有不等的支釘痕,系疊套燒所致,此后無這一燒法。露胎圈足,足背平齊或略圓,修足干凈利落,手抓不起。其盤、碗器型多在晚唐、五代至宋初時最為風行,如花形口器、葵瓣六出口器和奮斗,尤其是葵口折腰碗最為典型,廣見于越窯、汝窯、官窯、定窯及耀州窯,八方杯見于鈞窯,貫耳瓶、壺、鼎、爐、洗也為宋初所盛行,與上述諸窯一樣精致。可見,宋哥窯器為一定歷史時期的產物。

            北京故宮博物院收藏的宋哥窯器50余件,其中多為宮廷舊藏,少數來自社會,計有:盤口弦紋瓶(原系私人收藏,1940年征自揚州)、錐把瓶、貫耳瓶(分橢圓、六方和扁方三種)、投壺式小瓶、戟耳爐、鼎、盤、碗、洗等。臺北故宮博物院亦藏有原宮廷遺存的各種造型器皿190余件(其中個別時代或許有誤)。

            清代乾隆皇帝好古成癖,對歷代古器都進行過鑒別欣賞,諸如書畫、碑帖、陶瓷、玉石等精品無不留有其鑒賞痕跡,書寫或鐫刻御制詩句,瓷器中尤以汝、官、哥器為多,有的還刻出甲、乙、丙、丁等字,揣度這些珍品的優劣。有的器物還附有帶明代收藏家項子京(元汴)字樣的梓檀嵌金器座。清宮秘藏西人畫家郎世寧所繪的兩幅弘歷鑒賞古器鐵足腰圓冰裂紋,宣成踵此夫華紛,而今景德翻新樣,復古成不易云云。乾隆丙申一御題。鈐古香印章。

            早在兩個世紀以前,乾隆皇帝就曾認識到這些器物具有早年遺物的特征,這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所謂傳世宋哥窯決非是元、明時期產物。我們期望,隨著考古工作的不斷深入,能夠發現哥窯遺址,那時才能完全撥開所謂宋哥窯的迷霧。

            延伸閱讀

            古代瓷器:紫口鐵足 金絲鐵線——哥窯


            哥窯,不見于宋人記載。元人記載中有所謂哥哥洞窯,與哥窯是否一事也有待進一步的證明。哥窯瓷器的窯址迄今未發現,也難以陶瓷考古所得材料與傳世哥窯器印證。因此,哥窯問題至今仍是我國陶瓷史上一大懸案。

            哥窯與弟窯

            哥窯列名為宋名窯,是早見于明初宣德年間的《宣德鼎彝譜》一書所謂: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列名于宋名窯:汝、官之后,鈞窯、定窯之前。可見至少自元未起,哥窯已被認定為宋窯,并且是重要收藏對象,其品第高于鈞窯與定窯。但是其時不見有弟窯之名,龍泉青瓷似乎也未為藏家所重。稍晚的明人曹昭《格古要論》考論古器也只說:舊哥哥窯出色表濃淡不一。亦有鐵足紫口,色好者類董窯,今亦少有。成群隊者,是元未新燒,土脈粗躁,色亦不好。

            曹昭認為哥窯有新舊之分。他明確指出新哥窯成隊者是元未新燒,那么舊哥窯當然要早于元未,但早到什么時候則未具體提到,在提法上舊哥哥窯是對新哥窯之說尚值得注意的是《格古要論》龍泉窯條并沒有提到弟窯,可見明初哥窯與弟窯之說尚未成立,但比《格古要論》晚一個世紀的《浙江通志》一書即紀錄了以下的傳說,處州縣南七十里曰琉華山,山下即琉田,居民多以陶為業。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時人,至琉田窯造青器,粹美冠絕當世,是曰哥窯,弟曰生二窯。這是有關章生一、章生二兄弟燒瓷的最早材料,但是書中未記章生一和生二為何時人。

            嘉靖四十五年刊刻的《七修類稿續編》,則進一步說:哥窯與龍泉窯皆出處州龍泉縣,南宋進有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年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其足皆鐵色,亦濃淡不一。舊聞紫足,今少見焉,惟土脈細薄,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則多斷紋,號曰百圾破。《七修類稿續編》距《浙江通志》成書僅相隔五年,在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去何時人,的基礎上具體地肯定為南宋時人。并說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這是我們見到的肯定章生一生二兄弟為南宋時人的最早材料,明嘉靖以后對哥窯弟窯的進一步演繹,大都來源于此。值得注意的是,《格古要論》中哥窯和龍泉窯是分為兩條描述的。文中沒有提到兩窯有什么關系,而且哥窯條又提到了新哥窯,從文章結構分析,舊哥哥窯是對新哥窯而言的,其次,明陸蓉《菽園雜記》一書亦刊刻于嘉靖年間,對龍泉窯記錄得比較細致。是研究龍泉不可忽視的重要參考書,書中提到青瓷初出于劉田,去縣六十里,次則有金村窯,現劉田相去五里余,外則白雁、梧桐、安仁、安福、綠繞等處皆有之。然泥油精細,模范端巧,俱不如劉田。泥則取于窯之近地,其他處皆不及,幅則取諸山中,蓄木葉燒煉成灰,并白石未澄取細者合而為油。大率取泥貴細,合油貴精。匠作先以鈞運成器,或模范成形,候泥干則蘸油涂飾。用泥筒盛之。置諸窯內,端正排定,以紫筱日夜燒變,候火色紅焰無煙,即以泥封閉火門,火氣絕而后啟。凡綠豆色瑩凈無暇者為上,生菜色者次之,然上等價高。皆轉貨他處,縣官未嘗見也。這段記載從龍泉窯的分布、原料出處、制做工藝裝窯方法直到燒窯,描繪得極其細致,但對于哥窯也無只字提及。基于上述情況,宋時龍泉穴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窯的說法,從文獻記錄的資料看,開始得自傳聞,以后又進一步演繹而漸次形成。

            哥窯與龍泉窯的黑胎青瓷

            1960年,浙江省文管會對龍泉窯的大窯、金村窯遺址進行了發掘,在大窯和溪口等五處窯址發現了黑胎青瓷,器物有碗、盤、盞、杯、洗、瓶、觚、盂、盒、燈及爐等標本;而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單位收藏的偉世哥窯器,如三足鼎、魚耳爐、乳釘五足爐、雙耳乳足爐、觶式瓶、膽式瓶及折腰盤等典型南宋器物,在所有窯址里均未發現;由故宮博物院提供的經中國科學院硅酸鹽研究所化驗測定的哥窯標本,其胎釉的化學組成、紋片顏色以及底足的切削形式等都與發掘出來的龍泉黑胎青瓷不同,比較說來反倒與江西地區的仿哥、仿官以及碎器一類產品則接近。根據上述的發現,就有一種意見認為傳世哥窯瓷器不是龍泉窯燒的。其燒造地點接近江西景德鎮。關于龍泉的黑胎青瓷問題,目前有兩看法,一種意見認為連云港胎青瓷就是古代文獻中所提的哥窯的產品無疑。另一種意見認為龍泉窯的黑胎青瓷有是哥窯,是仿官窯的作品,哥窯弟窯的命名本身就值得懷疑,從文獻材料看是后人根據前人傳聞演繹出來的,《格古要論》在論官窯時有有黑土者謂之烏泥窯,偽者皆龍泉所燒者,無紋路之說。龍泉窯黑胎青瓷造型與杭州烏龜山官窯出土的標本有不少共有的式樣。正是《格古要論》指出的烏泥窯,因此,它是仿官窯的作品。

            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化驗宋龍泉黑胎青瓷標本后認為:有人認為是仿官窯的制品,它的胎骨成分很接近北方窯,而與一般龍泉窯差別較大,可見仿官窯的說法是有所根據的。

            傳世哥窯器

            傳世哥窯瓷器為數不少。此處探討的僅限于南宋時期的作品,這些作品現在大多數分別藏于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及臺灣故宮博物院,流散到國外的為數也不少;其造型有各式瓶、爐、洗、盤、碗、和罐。論胎有薄厚之分,其胎質又有瓷胎與砂胎兩種,胎色有黑灰、深灰、土黃多種色調;釉色也有粉青、月白、油灰、青黃各色。從時間講,這里應有早晚之別,從產地說也恐非出于一個瓷窯的出品,情況是比較復雜的。

            傳世哥窯有早期晚期的作品,《格古要論》的舊哥哥窯與新哥窯記載是值得征視的,曹昭對新哥窯解釋為凡是成群成對的就屬于新哥窯的作品,換句話說,舊哥哥窯大部是單件的,成群成對的非常少。

            關于傳世哥窯產地問題,有一種意見認為它接近江西省,景德鎮明代仿官仿哥窯成風,這類仿品現在流傳下來很多,比較早些的有成化時期的仿品,而且是成化時期景德鎮御器廠燒制的,器物底部有青花楷書六字款,款體與傳世大量成化時期官窯瓷器相同。再早的景德鎮仿哥作品未見到。江西地區燒開片瓷的還有吉安永和窯,也就是宋代的吉州窯,就這類傳世瓷器的時代看,大部分是明嘉靖到崇禎時期的作品;《格古要論》提到一個碎器窯,燒造地點就在吉安永和鎮,碎器窯就是與哥窯類似的開片釉,有較大可能這是宋代的名稱,因此吉安有可能燒哥窯器物。景德鎮與吉安永和窯窯址都未發掘過,兩窯明代都仿燒過哥窯瓷器,特別是吉安永和的碎器窯可能性更大一些。

            無至正二十三年刊刻的《至正直記》一書也提出了可供研究的另一個新線索,在窯器不足珍一節里說: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窯洞窯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云,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辨也。這里引人注意的是哥哥洞窯一詞的出現。上引文中王德翁所說的哥哥窯不知是否即哥哥洞窯。無論如何哥哥洞窯或哥哥窯都可能與哥窯有關,如果勢如破竹此進一步追根求源,哥窯究竟出于何處,可能會得到解答。又,《格古要論》說的新哥窯是元未新燒,與《至正直記》所說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的近日屬于同一時期,可以說說法相同,可證哥窯在元后期,仍繼續燒瓷。傳世的哥窯瓷器中有不少是南宋時期作品,其中也有些元代的作品,如何區分,還有待今后的努力,如果對哥窯器多做一些化驗分析,加以比較研究,哥窯問題是能夠澄清的。

            此外,《遵生八牋》又有如下記載:官窯品格,大率與哥窯相同,窯在鳳凰山下,哥窯燒于私家,取上俱在此地。文意似乎是說哥窯的燒造地點在杭州,高濂此說不知何所本。是否與哥哥洞窯有關亦不詳,姑記于此以待研究。

            紫口鐵足 金絲鐵線——哥窯


            哥窯,不見于宋人記載。元人記載中有所謂“哥哥洞窯”,與“哥窯”是否一事也有待進一步的證明。哥窯瓷器的窯址迄今未發現,也難以陶瓷考古所得材料與傳世哥窯器印證。因此,哥窯問題至今仍是我國陶瓷史上一大懸案。

            哥窯與“弟窯”

            哥窯列名為宋名窯,是早見于明初宣德年間的《宣德鼎彝譜》一書所謂:“內庫所藏:柴、汝、官、哥、鈞、定”。列名于宋名窯:汝、官之后,鈞窯、定窯之前。可見至少自元未起,哥窯已被認定為宋窯,并且是重要收藏對象,其品第高于鈞窯與定窯。但是其時不見有“弟窯”之名,龍泉青瓷似乎也未為藏家所重。稍晚的明人曹昭《格古要論》考論古器也只說:“舊哥哥窯出(下有原闕文,愿意謂”出“產于某地,但產地待考,作者未及補,刊本照刻如文。)色表濃淡不一。亦有鐵足紫口,色好者類董窯,今亦少有。成群隊者,是元未新燒,土脈粗躁,色亦不好。”

            曹昭認為哥窯有新舊之分。他明確指出新哥窯成隊者是元未新燒,那么舊哥窯當然要早于元未,但早到什么時候則未具體提到,在提法上舊哥哥窯是對新哥窯之說尚值得注意的是《格古要論》“龍泉窯”條并沒有提到弟窯,可見明初哥窯與弟窯之說尚未成立,但比《格古要論》晚一個世紀的《浙江通志》一書即紀錄了以下的傳說,“處州……縣南七十里曰琉華山,山下即琉田,居民多以陶為業。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時人,至琉田窯造青器,粹美冠絕當世,是曰哥窯,弟曰生二窯……”。這是有關章生一、章生二兄弟燒瓷的最早材料,但是書中未記章生一和生二為何時人。

            嘉靖四十五年刊刻的《七修類稿續編》,則進一步說:“哥窯與龍泉窯皆出處州龍泉縣,南宋進有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窯,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年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其色皆青,濃淡不一;其足皆鐵色,亦濃淡不一。舊聞紫足,今少見焉,惟土脈細薄,釉色純粹者最貴;哥窯則多斷紋,號曰百圾破……”。《七修類稿續編》距《浙江通志》成書僅相隔五年,在“相傳舊有章生一、生二兄弟,二人未詳何去何時人,”的基礎上具體地肯定為南宋時人。并說“生一所陶者為哥窯,以兄故也;生二所陶者為龍泉,以地名也”。這是我們見到的肯定章生一生二兄弟為南宋時人的最早材料,明嘉靖以后對哥窯弟窯的進一步演繹,大都來源于此。值得注意的是,《格古要論》中哥窯和龍泉窯是分為兩條描述的。文中沒有提到兩窯有什么關系,而且哥窯條又提到了新哥窯,從文章結構分析,舊哥哥窯是對新哥窯而言的,其次,明·陸蓉《菽園雜記》一書亦刊刻于嘉靖年間,對龍泉窯記錄得比較細致。是研究龍泉不可忽視的重要參考書,書中提到“青瓷初出于劉田,去縣六十里,次則有金村窯,現劉田相去五里余,外則白雁、梧桐、安仁、安福、綠繞等處皆有之。然泥油精細,模范端巧,俱不如劉田。泥則取于窯之近地,其他處皆不及,幅則取諸山中,蓄木葉燒煉成灰,并白石未澄取細者合而為油。大率取泥貴細,合油貴精。匠作先以鈞運成器,或模范成形,候泥干則蘸油涂飾。用泥筒盛之。置諸窯內,端正排定,以紫筱日夜燒變,候火色紅焰無煙,即以泥封閉火門,火氣絕而后啟。凡綠豆色瑩凈無暇者為上,生菜色者次之,然上等價高。皆轉貨他處,縣官未嘗見也”。這段記載從龍泉窯的分布、原料出處、制做工藝裝窯方法直到燒窯,描繪得極其細致,但對于哥窯也無只字提及。基于上述情況,宋時龍泉穴章生一生二弟兄各主一窯的說法,從文獻記錄的資料看,開始得自傳聞,以后又進一步演繹而漸次形成。

            哥窯與龍泉窯的黑胎青瓷

            1960年,浙江省文管會對龍泉窯的大窯、金村窯遺址進行了發掘,在大窯和溪口等五處窯址發現了黑胎青瓷,器物有碗、盤、盞、杯、洗、瓶、觚、盂、盒、燈及爐等標本;而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等單位收藏的偉世哥窯器,如三足鼎、魚耳爐、乳釘五足爐、雙耳乳足爐、觶式瓶、膽式瓶及折腰盤等典型南宋器物,在所有窯址里均未發現;由故宮博物院提供的經中國科學院硅酸鹽研究所化驗測定的哥窯標本,其胎釉的化學組成、紋片顏色以及底足的切削形式等都與發掘 出來的龍泉黑胎青瓷不同,比較說來反倒與江西地區的仿哥、仿官以及碎器一類產品則接近。根據上述的發現,就有 一種意見認為傳世哥窯瓷器不是龍泉窯燒的。其燒造地點接近江西景德鎮。關于龍泉的黑胎青瓷問題,目前有兩看法,一種意見認為連云港胎青瓷就是古代文獻中所提的哥窯的產品無疑。另一種意見認為龍泉窯的黑胎青瓷有是哥窯,是仿官窯的作品,哥窯弟窯的命名本身就值得懷疑,從文獻材料看是后人根據前人傳聞演繹出來的,《格古要論》在論官窯時有“有黑土者謂之烏泥窯,偽者皆龍泉所燒者,無紋路”之說。龍泉窯黑胎青瓷造型與杭州烏龜山官窯出土的標本有不少共有的式樣。正是《格古要論》指出的烏泥窯,因此,它是仿官窯的作品。

            中國科學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化驗宋龍泉黑胎青瓷標本后認為:“有人認為是仿官窯的制品,它的胎骨成分很接近北方窯,而與一般龍泉窯差別較大,可見仿官窯的說法是有所根據的”。

            傳世哥窯器

            傳世哥窯瓷器為數不少。此處探討的僅限于南宋時期的作品,這些作品現在大多數分別藏于故宮博物院、上海博物館及臺灣故宮博物院,流散到國外的為數也不少;其造型有各式瓶、爐、洗、盤、碗、和罐。論胎有薄厚之分,其胎質又有瓷胎與砂胎兩種,胎色有黑灰、深灰、土黃多種色調;釉色也有粉青、月白、油灰、青黃各色。從時間講,這里應有早晚之別,從產地說也恐非出于一個瓷窯的出品,情況是比較復雜的。

            傳世哥窯有早期晚期的作品,《格古要論》的舊哥哥窯與新哥窯記載是值得征視的,曹昭對新哥窯解釋為凡是成群成對的就屬于新哥窯的作品,換句話說,舊哥哥窯大部是單件的,成群成對的非常少。

            關于傳世哥窯產地問題,有一種意見認為它接近江西省,景德鎮明代仿官仿哥窯成風,這類仿品現在流傳下來很多,比較早些的有成化時期的仿品,而且是成化時期景德鎮御器廠燒制的,器物底部有青花楷書六字款,款體與傳世大量成化時期官窯瓷器相同。再早的景德鎮仿哥作品未見到。江西地區燒開片瓷的還有吉安永和窯,也就是宋代的吉州窯,就這類傳世瓷器的時代看,大部分是明嘉靖到崇禎時期的作品;《格古要論》提到一個碎器窯,燒造地點就在吉安永和鎮,碎器窯就是與哥窯類似的開片釉,有較大可能這是宋代的名稱,因此吉安有可能燒哥窯器物。景德鎮與吉安永和窯窯址都未發掘過,兩窯明代都仿燒過哥窯瓷器,特別是吉安永和的碎器窯可能性更大一些。

            無至正二十三年刊刻的《至正直記》一書也提出了可供研究的另一個新線索,在窯器不足珍一節里說:“乙未冬在杭州時市哥哥窯洞窯者一香鼎,質細雖新,其色瑩潤如舊造,識者猶疑之。會荊溪王德翁亦云,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不可不細辨也“。這里引人注意的是”哥哥洞窯“一詞的出現。上引文中王德翁所說的“哥哥窯“不知是否即“哥哥洞窯”。無論如何“哥哥洞窯或”哥哥窯“都可能與哥窯有關,如果勢如破竹此進一步追根求源,哥窯究竟出于何處,可能會得到解答。又,《格古要論》說的新哥窯是元未新燒,與《至正直記》所說”近日哥哥窯絕類古官窯“的”近日“屬于同一時期,可以說說法相同,可證哥窯在元后期,仍繼續燒瓷。傳世的哥窯瓷器中有不少是南宋時期作品,其中也有些元代的作品,如何區分,還有待今后的努力,如果對哥窯器多做一些化驗分析,加以比較研究,哥窯問題是能夠澄清的。

            此外,《遵生八牋》又有如下記載:“官窯品格,大率與哥窯相同”,“窯在鳳凰山下”,“哥窯燒于私家,取上俱在此地”。文意似乎是說哥窯的燒造地點在杭州,高濂此說不知何所本。是否與哥哥洞窯有關亦不詳,姑記于此以待研究。

            古代瓷器:宋代哥窯之美


            宋哥窯圓洗

            哥窯被列為宋代名窯,哥窯是歷史上唯一的宮庭窯,但未見有宋人記載,只是后期明代才有文獻記錄。

            宋哥窯葵紋洗

            雖迄今未找到確切窯址,但有傳說描述了哥窯起源:浙江處州人章生一和其弟章生二都是制瓷好手。他們倆人同在龍泉各設一窯,因生一是兄,所以被稱為哥窯,生二為弟,當然稱為弟窯,此二窯皆為著名民窯。

            宋哥窯碗

            哥窯的釉色以青為主,鐵足紫口,釉面有碎紋而著名,號日百圾碎。紋片呈血色、黑藍色、淺黃色等,其中以黑色最多,被稱為金絲鐵線;而按形狀分則呈網形紋、梅花紋、細碎紋等。釉面開片時產生的美妙聲音,如澗如泉、如琴如鈴,猶如隱于大山深處的天籟之聲,讓人如癡如醉。

            南宋哥窯洗

            攢珠

            哥窯最主要、最奇妙、最令人稱道、又最被人忽視的特征,即所謂攢珠聚球。陶瓷界先輩孫瀛洲就寫過,如官、哥釉泡之密似攢珠,攢珠指的是哥窯器中之釉內氣泡細密像顆顆小水珠一樣,滿布在器物的內壁和外壁或內身和外身上。

            哥窯膽式瓶

            古代瓷器:宋代五大名窯——哥窯


            中國宋代瓷器生產,以汝窯、官窯、哥窯、鈞窯、定窯五個窯口產品最為有名,后人統稱其為宋代五大名窯。

            哥窯

            哥窯,確切窯場至今尚沒有發現。據歷史傳說為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在兩浙路處州、龍泉縣各建一窯,哥哥建的窯稱為"哥窯",弟弟建的窯稱為"弟窯",也稱章窯、龍泉窯。有的專家認為傳世的宮藏哥窯瓷,實際上是南宋時修內司官窯燒制的。哥窯的主要特征是釉面有大大小小不規則的開裂紋片,俗稱"開片"或"文武片"。細小如魚子的叫"魚子紋",開片呈弧形的叫"蟹爪紋",開片大小相同的叫"百圾碎"。小紋片的紋理呈金黃色,大紋片的紋理呈鐵黑色,故有"金絲鐵線"之說。其中仿北宋官窯的瓷器為黑胎,也具有"紫口鐵足"。哥窯瓷胎體有厚有薄,釉色主要有粉青、月白、米黃數種,釉面光澤如膚之微汗,是為上品。器形以洗、爐、盤、碗為多。

            窯址:確切窯場至今尚沒有發現。

            特點:

            1.其胎色有黑、深灰、淺灰及土黃多種,其釉均為失透的乳濁釉,釉色以灰青為主。

            2.常見器物有爐、瓶、碗、盤、洗等,均質地優良,做工精細,全為宮廷用瓷的式樣,與民窯瓷器大相徑庭。

            據歷史傳說為章生一、章生二兄弟在兩浙路處州、龍泉縣各建一窯,哥哥建的窯稱為哥窯,弟弟建的窯稱為弟窯,也稱章窯、龍泉窯。

            古代瓷器:宋代湖田窯影青瓷珍品欣賞[圖文]


            宋湖田窯獸首壺

            湖田窯是景德鎮著名古窯場。是我國宋、元兩代各大制瓷規模最大,延續燒造時間最長、生產的瓷器最精美的古代窯場。遺址保存有宋末的馬蹄窯,明早中期的葫蘆窯等。在該遺址上建立起來的湖田古窯址陳列館,展示了在這里出土各種窯具和瓷器。1982年,湖田古瓷窯遺址被國務院列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宋湖田窯影青釉劃花纏枝牡丹紋梅瓶

            湖田窯位于景德鎮市東南湖田村。五代時燒造青瓷和白瓷,青瓷胎色青灰,白瓷潔白,產品以盤、碗為主。北宋早期普遍使用仰燒法,燒造青白瓷唇口、葵口碗。造型簡單,瓷胎較厚,釉色偏灰或米黃。多光素無紋飾。這一時期的產品,尚不具備影青瓷的基本特征。

            宋湖田窯菊瓣紋盒

            北宋中晚期,選用表層風化最佳的瓷石原料,淘洗澄湛工藝逐漸完善,拉坯成型技藝日趨成熟。尤其采用旋坯工藝,用鐵刀在陰干的毛坯上旋削修整,使瓷胎薄膩至極,造型規整秀美,其實大批量燒造的斗笠碗,口徑20厘米有余,面碗壁厚度尚不足0.2厘米。如此大口徑薄胎器,即便明、清兩朝造瓷技藝發展至巔峰,也無法大規模再造。

            宋湖田窯影青雙螭龍紋斗笠碗

            這一時期,釉料中釉灰用量較多,釉熔融較透,透明度特別好。釉層中氣泡、析晶以及其他殘留物較少。刻花、劃花、模印花紋的凹痕寬度、深度不同,釉層堆積厚度和塊面大小多有變化,釉色由淡淡青白色向天青、湖綠漸次演變。純凈明澈并富于色調變化的硬青釉,大大強化了紋飾的藝術效果,給人以音樂旋律繹如心靈的美感。

            南宋湖田窯刻花玉壺春

            棕眼是影青瓷釉面的一個重要特征。坯胎用的是生料,高溫燒結產生大量氣泡,氣泡通過釉面逸出,有些釉表面未被及時填平,而形成大小不同的棕眼。棕眼不光凹餡面大小不一、深淺不同,形態也有差異。多數只是釉表面的凹痕,一些卻有針管樣細孔穿透釉層,連通瓷胎。經近千年土浸,釉層下的胎上,形成大小不一的放射狀扇型土浸斑。燈光照射影像明顯,可作為鑒定的重要佐證。

            宋湖田窯葵口高足杯

            影青瓷造型美,裝飾技藝更是獨步青云,特別是刻花、劃花技法。娃娃紋、蓮紋、水波紋等等,構近看湖面水波漣漪,遠眺江水激流翻滾,寥寥數刀輪廓線勾勒出的娃娃,頭大體腴,生靈活潑,嬉戲于河塘水際看似紛繁的畫面,其實自然有趣。整個畫面根本找不出一根可有可無的線條,僅此一點,足以想像當時匠師是何等胸有成竹之高人。

            宋湖田窯娃娃碗

            宋代湖田窯影青瓷珍品欣賞

            古代瓷器:河北定州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宋代瓷器珍品


            靜志寺塔基地宮位于定州貢院院內。1969年5月,電力公司施工時,發現石刻歇山式屋頂一塊。揭開屋頂,下面是一方形洞口。從洞口往下看,只見散亂地擺放著許多器物。該公司當即報告了縣文物部門,定縣博物館遂于7月清理了這座塔基地宮,出土了大量珍寶。

            地宮坐北朝南,呈不規則的方形,東壁長2.2米,西壁長2.1米,北壁長2.17米。宮門為磚砌拱券式,門寬0.63米,門距東壁0.81米,距西壁0.76米。當初,宮門口外底部用磚平砌四層,上面立放一方形石板,直過券頂。塔基全高2.34米,墻高1.1米。墻壁上部為磚砌斗拱式樣的構件,四角磚砌圓形磚柱,并有彩繪,突顯雕梁畫棟的感覺。磚砌覆斗式封頂,頂口蓋一石雕歇山式屋頂。

            靜志寺地宮入藏瓷器最引人矚目,共計115件,幾乎全部是北宋早期的定窯產品,其造型端莊秀美,胎質平薄細膩,釉色柔和潔凈。其中白釉波浪紋法螺,渾然天成,十分精巧;白釉官款對蟬紋碟,紋飾工整纖細,外底墨書太平興國二年(977)的題記,這件瓷器為靜志寺塔基的建造年代斷代提供了準確的時間依據。益運居現選取部分靜志寺地宮出土精品瓷器做一簡單介紹,以饗眾多讀者。

            黃釉鸚鵡形壺北宋高15.8、足徑6.3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低溫鉛釉器。壺作鸚鵡形,鸚鵡立于覆盆狀底座之上,以模制加刻劃的技法制作;勾喙為壺流,雙目圓睜,頭頂飾流蘇;背負一長頸注,注口圓唇外侈,注頸與鸚鵡背之間安片狀半環柄;鸚鵡體態肥壯,長尾微翹,篦劃羽紋,胸部飾斜格紋寬帶,又在柄端貼附泥釘;圈足底面墨書鸚鵡二字。胎呈黃褐色,質粗松。通體施黃釉,釉色黃棕,瑩潤亮澤。在定窯遺址發掘中有三彩器殘片出土,該遺址近旁五代墓也出土兩件三彩器,因此可推測為河北定窯產品。

            白釉花式口渣斗北宋高10.3、盤徑14.7、足徑8.1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上部做成盞形,尖唇,五曲尖瓣花式口,腹璧斜敞,玉璧底;下接水盂形腹,略呈覆缽形,斜溜肩,垂腹,大圈足外折。胎質細白堅硬。釉色潔白,透明瑩潤,外壁垂釉痕閃黃,施滿釉,高足內壁無釉。扣內用細線劃花出五瓣蓮花,與刻出的瓣口一道表現花口;高足飾弦紋。為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產品。

            白釉五足熏爐北宋通高24.3、爐口徑16.3、蓋徑17.6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為佛前供武器,器分蓋、爐兩部分。蓋為盔形,上有受花寶珠式爐頂,蓋面雙曲拱形,上部分有六個圓形煙孔交錯排列,折沿下斜,邊部堅折;爐身盤口、寬沿、斜直璧、平底;腹飾弦紋兩周,附五個獸面銜環足,獸足踏環形平托。瓷胎色白,質細膩堅硬。釉瑩潤透明,略泛黃色并有垂釉痕,蓋內、口沿、托底露胎。為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產品。

            白釉刻花龍首流凈瓶北宋高25.1、腹徑10.7、足徑6.7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直口,細長頸,中部突出相輪狀圓盤,斷面略呈棱形,相輪上飾弦紋;圓肩,肩塑龍首短流,龍貼塑雙目、雙耳及角,張口,上唇尖翹向上;鼓腹,下腹斜收,矮圈足稍外撇。瓷胎細白、堅硬。釉色白泛灰,有垂釉痕,施滿釉。瓶腹刻仰覆蓮瓣紋。為河北定窯凈瓶中的佳品。

            白釉葫蘆流凈瓶北宋高30.5、腹徑11、足徑6.9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小口,長徑,上細下粗,頸中部有一圓形相輪狀圓盤;圓肩,肩部堆塑葫蘆形流與瓶腹相通,流上有圓蓋,蓋邊塑一圓環與流上所塑圓環可相系,以穩定流蓋;鼓腹,下腹內收,圈足稍外撇。瓷胎色白細膩。釉色潔白,透明潤澤,垂釉痕呈青色;施滿釉,圈足底部露胎,有窯粘。相輪及肩劃飾弦紋,其余部分光素無紋。器形修長秀美,紋飾素樸。為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產品。

            白釉刻花長頸瓶北宋高19.3、口徑5.8、足徑8.9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河北省文物研究所。

            尖唇,侈口,細長頸,圓折肩,圓鼓腹,腹璧較直,底部內收,矮圈足。白胎,細膩堅致。釉色白泛青,勻凈潤澤。頸部飾凸弦紋兩道,肩部刻刻蕃蓮紋,肩與腹相交處有一道凸弦紋,腹部用浮雕法刻三重仰蓮紋。應屬于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產品。

            白釉劃花法螺北宋長19.3、口長8.4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造型仿天然海螺;殼為螺旋狀,中心聳起錐形體,喇叭口;尾端有吹孔,發音洪亮;螺側有一小圓孔,用以調節音量和節奏。胎白而厚重,質地細膩。釉色潔白透明,垂釉泛青,尾部無釉。通體劃飾波浪紋,形態逼真。此器是定窯承做的特種產品,與共出的五鈷鈴同為佛教法器。

            白釉瓷塑龜北宋高3.8、長8.8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龜首上揚,縮頸;龜身做成橢圓形,鼓腹中空,隆背;短尾曲卷,四肢為片狀趾蹼,均貼附與龜身上;雙目挑作栗粒狀;龜口留有燒制所需出氣孔。瓷胎色白質細。釉白灰微泛黃,凝厚瑩潤;腹部無釉,劃畫波浪紋;龜背雙勾六角紋龜甲;整體可浮于水上。瓷龜形像生動,紋飾樸實。為宋初定窯工藝瓷的佳作。

            白釉黑彩轎北宋通高15.8、方座邊長10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轎身方形,下有方形平托;轎頂六角攢尖式,頂飾受花寶珠,六片弧形頂檐翹起;轎門掛半遮短簾,內跪坐一少婦;后幃有鏤空垂葉紋窗;四名轎夫抬轎,其一頭戴花冠,軀體殘缺;另外三名戴幞頭,系寬腰帶,一手扶轎桿,一手叉腰。瓷胎細白,堅致。轎頂施褐黑色釉,局部泛棕黃,其余部位施白釉,釉肥厚透明,有垂釉痕。轎體加點黑彩。色彩對比鮮明,人物刻畫簡潔、生動。為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產品。

            綠釉劃花凈瓶北宋高18、足徑5.2厘米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貢院內北宋太平興國二年靜志寺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低溫鉛釉器。小口,長頸上細下粗,頸中部有一相輪形圓盤,圓溜肩,肩側塑盤口流,與瓶腹相通;瘦長腹,圈足稍外撇。胎色黃灰,質疏松。綠色釉,釉面滿布小開片,積釉處呈深綠色,施滿釉,足底露胎。頸下半部刻斜線弦紋,肩部戳圓圈狀花紋并飾弦紋,腹部以跳刀法刻飾回旋的波浪紋,河北定窯北宋初期燒制。

            古代瓷器:河北定州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宋代定窯瓷器珍品


            靜眾院出土龍首蓮紋大凈瓶出土時情形

            凈眾院塔基地宮是宋代的寺院塔基地宮,建于北宋至道元年,各自出土了眾多珍貴文物,也都于1982年列為河北省文物保護單位,2006年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凈眾院在北宋初年曾是居民李敬千的菜園,后施舍給僧侶,在仙林寺講經沙門演上人的主持下建造寺院;北宋雍熙三年由宋太宗趙光義賜名凈眾院,端拱元年建成;凈眾院塔是為葬義演等僧人的舍利塔,建于北宋至道元年;安葬時當時定州的上層人物都有施舍,善心寺等寺院也隨葬了一批器物;據探測塔基西部有磚石舊基,并發現鐵鈴一枚,可能用于懸掛大殿檐下或塔角上的,因此判斷此處即凈眾院舊址。

            該塔基中共清理出瓷器55件,全部是北宋早期定窯瓷器,有盒、罐、瓶、壺、凈瓶等多種。據銘文記載,這批瓷器是專為寺院燒制的精品,實為罕見,為研究北宋政治、經濟、宗教、文化、藝術提供了珍貴資料。其中白釉龍首流蓮紋大凈瓶,高60.5厘米,器身刻有蓮花瓣賚爾鍮石澡罐,手巾為副,可以登齋朝拜,出入盥漱。這里所謂的澡罐,指的就是凈瓶,這種器物細頸粗腹,粗腹容量鼓大以盛水,細頸防浮塵蟲蚊入內而護凈。凈瓶的淵源,或可追溯到佛法初傳時代,唐法琳《辯證論》載:僧祗等律云,應法澡灌咽細腹粗護凈,便易生善長道,最為要用,是以為佛所嘆制。以凈瓶作為飲水器具,主要還是為了生善長道。

            唐義凈《南海寄歸內法傳》記:凡水分凈、觸,瓶有二枚。凈者咸用瓦瓷,觸者任兼銅鐵,凈擬非時飲用,觸乃便利所須。凈則凈手方持,必須安著凈處,觸乃觸手隨執,可于觸處置之。唯斯凈瓶及新凈器所盛之水,非時合飲。余器盛者,名為時水。中前受飲,即是無愆。若子午后飲,便有過。這里是說瓶有凈、觸之分。按佛教有午后不食的戒律律,午后即是非時,凈瓶之水可以過午而飲,觸瓶之水只能在午前飲用。另外義凈撰《受用三水要行法》又云凈瓶須是瓦,非銅澡罐。由其瓶內有銅青不凈不得灰揩故然五天之地,五將銅瓶為凈瓶者,一為垢生帶觸,二為銅腥損人。若以銅鐵類材質制作凈瓶,則瓶內易生垢出銹,而這種細長頸的器物不可能予以從內擦拭,所以當時僧人所用的凈瓶,都以瓷器為主,出土物也證明這點,靜志寺靜眾院兩地宮所藏凈瓶,都為定窯白瓷,只有一件為銅凈瓶。

            白釉刻花長頸瓶北宋高19.3、口徑6、足徑8.9厘米

            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城內北宋至道元年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圓唇,侈口,長直頸,廣肩斜折,圓鼓腹,大圈足;瓶口配卷枝鈕覆葉紋鎏銀蓋,并以鎏銀片包鑲圈足。胎質細白、堅硬;卵白色釉,透明瑩潤,積釉處微泛黃。頸飾弦紋,肩刻菊紋;腹刻仰蓮紋三重,花瓣修長,富于立體感。是北宋前期定窯瓷器中的高檔產品。

            白釉刻花官字款蓋罐北宋通高11.5、腹徑14.6、底徑8厘米

            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城內北宋至道元年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蓋為斗笠式,寶珠式鈕,蓋面飾弦紋;罐直口,矮領,廣肩下折,鼓腹,下腹急收,隱圈足。胎體薄俏,色白質堅。釉色白中微泛黃,凝厚透明,略有垂釉痕,飾滿釉,沿口無釉,蓋內露胎。底心劃刻官字款,肩刻覆蓮二重,腹刻三層仰蓮瓣。造型凝重,紋飾美觀。為河北定窯北宋早期產品。

            白釉蓋罐北宋通高18.6、口徑6、底徑6.8厘米

            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城內北宋至道元年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罐為圓唇,斂口,圓肩,上腹鼓、下腹內收,隱圈足;器蓋如覆置淺盤,上有寶珠鈕。瓷胎色白而細膩,質堅硬。釉色白略泛灰黃,透明瑩潤,略見垂釉痕,施滿釉,內壁無釉。器口周圍凸起一周帶紋,腹飾弦紋二組。為河北定窯北宋早期產品。

            黃褐釉弦紋小口瓶北宋高9.7、足徑5厘米

            1969年河北省定州市城內北宋至道元年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現藏于定州市博物館。

            圓唇,小口略呈曲腹盤形,短頸、斜肩,肩上布滿凹糟,垂腹,圈足。胎質粗疏,呈淺褐色。外表飾黃褐釉,光潔明亮,口沿部和底部略帶綠色彩釉,施滿釉,圈足內無釉。為河北定窯北宋早期產品。

            靜眾院地宮出土定窯北宋白釉刻花蓮辦紋長頸瓶

            靜眾院地宮出土定瓷凈瓶

            靜眾院地宮出土定瓷凈瓶

            河北定州凈眾院塔基地宮出土宋代定窯瓷器珍品

            古代瓷器:元代黑釉瓷器珍品欣賞


            油滴玉壺春瓶元山西窯場

            油滴玉壺春瓶元山西窯場

            紅油滴茶罐元

            黑釉剔花填白卷草紋嘟嚕瓶元

            褐釉剔花卷草紋嘟嚕瓶元

            黑釉剔花纏枝花紋玉壺春瓶元

            黑釉刻劃蓮荷紋梅瓶元

            茶葉末釉剔花卷草紋梅瓶元

            黑釉剔花卷草紋梅瓶元

            隨著兩宋王朝的遠去,斗茶文化、飲茶方式的改變,黑釉瓷也逐漸退出了歷史舞臺;且又因為元、明、清時期,中國瓷業的中心轉移到了景德鎮后,素雅沉靜的青花和五色斑斕的彩瓷,獨領風騷、一統了中國瓷器的江湖。黑釉瓷也就離中國瓷器的主流越來越遠,并最終從中國瓷器史的嫡系中悄無聲息退出了。

            古代瓷器:遼代瓷器珍品欣賞【細節圖】


            綠釉劃花單柄壺高14.2cm口徑5cm足徑7.5cm

            壺小口內收,壺身為四瓣瓜棱形,肩部一側置多棱形短流,相對應的另一側置雙股繩形系。壺腹一側置竹節式橫柄,柄端凸起一小紐。肩部飾兩道凸弦紋,腹部刻劃大小扇形紋,柄與壺身連接處以螺旋形刻劃花紋巧加修飾,十分別致。

            壺施綠釉,鮮翠欲滴,明亮可鑒。此壺造型、紋飾獨特,是遼代早期瓷器中的珍品。

            遼瓷的造型多種多樣,大致可分為中原形式和契丹形式兩大類。中原形式的大都為中原固有的樣式,主要有杯、碗、盤、碟、壺、罐、瓶等。屬于契丹形式的有長頸瓶、鳳首瓶、雞腿瓶、洗口瓶、雞冠壺等。隨著民族間的交流與融合,兩種形式的的品種相互有所借鑒。

            三彩魚形壺高15cm口徑5cm足徑7cm

            壺仿魚形,造型設計巧妙。魚背部正中為一喇叭狀菊瓣花口,一側為提梁,已殘失;魚嘴為壺流;魚身、魚鰭、魚尾用不同的釉彩裝飾并刻劃不同的花紋;魚腹下飾一荷葉,托起魚體,荷葉下為平底實足。通體施黃、綠、白三色釉。

            此壺形體生動,色調淡雅,集模印、堆貼、刻劃工藝于一體,是遼代瓷器中之精品。

            三彩印花方盤高2cm口徑12cm足徑7.5cm

            盤四方花口,口微敞,平底。盤內四面立壁均分飾2開光,每開光內飾花卉1朵,花卉兩側對稱飾卷云紋。盤內底四角飾葉紋,底心模印團菊1朵。盤內施黃、綠、白三色釉彩,盤外施半釉。

            印花是遼代瓷盤的主要裝飾方法,紋飾一般為凸起的陽紋,題材以花卉較為常見,如牡丹、蓮花、菊花,亦有印水波游魚、飛鳳、蝴蝶等紋飾者。

            白釉刻劃花花口注壺高32.8cm口徑8.4cm足徑8.2cm

            壺撇口,口呈六瓣花式,長頸,肩部一側以45角斜出一流,長圓腹,圈足外撇。頸飾弦紋多道,腹部刻劃4朵盛開的鮮花。通體滿施白釉。

            此壺造型端莊秀麗,頸部弦紋工整,腹部花朵鮮活,刻劃線條剛勁有力,圖案清晰,為遼代白釉刻花壺中的精品。

            遼代瓷器造型基本上是在本民族原有的皮革、金屬容器造型的基礎上吸收了中原文化后逐漸形成的,民族特征十分鮮明,如雞冠壺、雞腿瓶、洗口瓶等。這些器物置于帳中能節省空間,出行則又便于提拿攜帶,實用性較強。白釉瓷器在遼代較為盛行并具有民族特色,目前已發現龍泉務窯、赤峰缸瓦窯均有燒制。

            黃釉鳳首瓶高38.1cm口徑9.7cm足徑7.6cm

            瓶花口外撇,細長頸,溜肩,長腹,束脛,圈足。頸部貼塑一鳳頭,前有嘴、后有冠,兩側各塑出鳳鳥眼、眉、耳。頸部裝飾弦紋多道。通體施黃釉,釉內隱現深色的條狀與點狀斑紋。

            此瓶堆塑手法簡練,頸部的鳳鳥仿佛伸頸斂翼直立,夸張而不失真。釉內隱現深色的條狀與點狀斑紋雖為釉料不純所致,但也增加了釉色的美感。

            三彩刻花鷺蓮紋盤高3.1cm口徑12.2cm足徑7.5cm

            盤口呈九瓣菱花形,盤心坦平,淺壁,圈足。盤內三彩釉下有刻劃的鷺鷥蓮花紋。其做法是先用鐵錐在胎上劃出圖案線條,經素燒以后施以綠釉,再在蓮葉上涂葡萄紫色釉,鷺鷥與蓮花上涂黃色釉。

            此盤暗劃之線條流暢自然,以氧化鉛為助熔劑的低溫黃、綠、紫色釉搭配協調,特別是所用葡萄紫色釉在遼三彩器中極為少見,故此盤是研究遼三彩極為重要的實物資料。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