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文化】宣德官窯青花瓷盤鑒賞

            青花瓷最早產生于唐代,元代景德鎮燒制青花瓷技術日趨成熟,到明代宣德時期青花瓷在燒造技術上達到了高峰,以至于陶瓷界有“青花首推宣德”的說法。宣德青花瓷造型秀美,器型多樣,主要以日常生活用具為主,如碗、盤、罐等,其中盤極雅致華貴。下面簡單介紹一下宣德青花盤的基本特點。(1)在用料上,宣德青花瓷盤用元代剩下的進口料或鄭和下西洋帶回來的“蘇泥麻青”料,中文譯為玻璃藍,以上兩種料實為一種料,同出于一個產地,其特點是色澤濃艷,凝重;在盤上青料濃厚的部分有自然形成的鐵銹疤痕,下凹深入胎骨;另一類,發色稍淡,雅致,且無“鐵銹疤”,可能是較優質的國產和進口料的混和料,但此類較少;宣德青花瓷盤釉汁均凈,地釉泛青;以上是宣德青花瓷在青料上的重要特征。

            (2)在造型上,宣德青花瓷盤大小懸殊,主要為生活用具,如日常的餐具(小盤)、盛大宴會(大盤)、陳列工藝品等,敦實古拙,造型雋永,看上去圓渾柔和,有厚重感,手感較永樂稍重,盤的內壁與底交接處,手感粗糙,有凹棱,俗稱“月亮底”;圈足內墻根一周和“月亮底”部釉稍厚,為淡綠色;大盤為沙底,小盤為釉底,見窯紅;但總的來看宣德青花瓷盤在造型上不甚講究。

            (3)在紋飾上,宣德青花瓷以紋飾取勝,畫筆分實筆和勾勒渲染兩種,實筆多為細線條,勾勒渲染多為粗線條和紋飾,線條流暢,紋路清晰,有一氣呵成感,紋飾畫得十分規矩,從不出邊線,主要紋樣是纏枝和折枝花卉。如蓮花、牡丹、山茶、枇杷、靈芝;香草龍常口銜靈芝,尾做卷為草狀;海水習翼龍,龍紋見四爪,但傳世品中不見四爪龍紋盤,多見三爪龍,還經常出現一只拖著長翎的綬鳥正在啄食枇杷的圖案,意境幽深另外宣德青花瓷盤將繪畫藝術成功地運用于瓷盤之上,以寫意為主,圖案畫的很滿,紋飾繁密,紋樣工整,線條往往會出現濃淡不一的筆觸,有自然的暈散現象;龍嘴翹如豬嘴,須上翻,身變粗;宣德青花盤中心畫犀牛望月或一條魚;蓮花多為雙邊蓮瓣。

            (4)在落款上,宣德青花瓷盤無一例外全部有款,出土器物中早期為四字篆款,晚期全部有帝王年號款,為“大明宣德年制”,盤為釉底的常底心書款,盤為砂底的落款于肩部、側面或折沿下,款分無邊框六字一行楷書款和有邊框六字一行楷書款兩種,款以“”字為多,個別用“造”;“德”字中“四”與“心”緊靠,中間無一橫;“”字中“衣”的橫邊不超過“”,“衣”字第四劃的勾與第五劃的撇不相連。鑒定時應注意分辯。

            taoci52.com編輯推薦

            略談宣德官窯青花瓷盤


            青花瓷最早產生于唐代,元代景德鎮燒制青花瓷技術日趨成熟,到明代宣德時期青花瓷在燒造技術上達到了高峰,以至于陶瓷界有“青花首推宣德”的說法。宣德青花瓷造型秀美,器型多樣,主要以日常生活用具為主,如碗、盤、罐等,其中盤極雅致華貴。下面簡單介紹一下宣德青花盤的基本特點。

            (1)在用料上,宣德青花瓷盤用元代剩下的進口料或鄭和下西洋帶回來的“蘇泥麻青”料,中文譯為玻璃藍,以上兩種料實為一種料,同出于一個產地,其特點是色澤濃艷,凝重;在盤上青料濃厚的部分有自然形成的鐵銹疤痕,下凹深入胎骨;另一類,發色稍淡,雅致,且無“鐵銹疤”,可能是較優質的國產和進口料的混和料,但此類較少;宣德青花瓷盤釉汁均凈,地釉泛青;以上是宣德青花瓷在青料上的重要特征。

            (2)在造型上,宣德青花瓷盤大小懸殊,主要為生活用具,如日常的餐具(小盤)、盛大宴會(大盤)、陳列工藝品等,敦實古拙,造型雋永,看上去圓渾柔和,有厚重感,手感較永樂稍重,盤的內壁與底交接處,手感粗糙,有凹棱,俗稱“月亮底”;圈足內墻根一周和“月亮底”部釉稍厚,為淡綠色;大盤為沙底,小盤為釉底,見窯紅;但總的來看宣德青花瓷盤在造型上不甚講究。

            (3)在紋飾上,宣德青花瓷以紋飾取勝,畫筆分實筆和勾勒渲染兩種,實筆多為細線條,勾勒渲染多為粗線條和紋飾,線條流暢,紋路清晰,有一氣呵成感,紋飾畫得十分規矩,從不出邊線,主要紋樣是纏枝和折枝花卉。如蓮花、牡丹、山茶、枇杷、靈芝;香草龍常口銜靈芝,尾做卷為草狀;海水習翼龍,龍紋見四爪,但傳世品中不見四爪龍紋盤,多見三爪龍,還經常出現一只拖著長翎的綬鳥正在啄食枇杷的圖案,意境幽深另外宣德青花瓷盤將繪畫藝術成功地運用于瓷盤之上,以寫意為主,圖案畫的很滿,紋飾繁密,紋樣工整,線條往往會出現濃淡不一的筆觸,有自然的暈散現象;龍嘴翹如豬嘴,須上翻,身變粗;宣德青花盤中心畫犀牛望月或一條魚;蓮花多為雙邊蓮瓣。

            (4)在落款上,宣德青花瓷盤無一例外全部有款,出土器物中早期為四字篆款,晚期全部有帝王年號款,為“大明宣德年制”,盤為釉底的常底心書款,盤為砂底的落款于肩部、側面或折沿下,款分無邊框六字一行楷書款和有邊框六字一行楷書款兩種,款以“?”字為多,個別用“造”;“德”字中“四”與“心”緊靠,中間無一橫;“?”字中“衣”的橫邊不超過“?”,“衣”字第四劃的勾與第五劃的撇不相連。鑒定時應注意分辯。

            宣德官窯青花瓷器


            明代宣德(公元1426—1435年,明宣宗朱瞻基年號)年間景德鎮御窯廠燒造的青花瓷器,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具有很重要的地位。

            它以其古樸,典雅的造型,晶瑩艷麗的釉色,多姿多彩的紋飾而聞名于世,與明代其他各朝的青花瓷器相比,其燒制技術達到了最高峰,成為我國瓷器名品之一,其成就被稱頌為“開一代未有之奇”。《景德鎮陶錄》評價宣德瓷器:“諸料悉精,青花最貴。”

            明宣德青花蘆雁紋碗 規格:口徑23.1cm 高9.5cm

            明宣德青花蘆雁紋碗敞口,弧腹,圈足,底青花書:“大明宣德年制”六字雙行楷書款。碗外壁繪蘆葦叢生的沙渚坡岸,上有四只野生無華的大雁,它們或振翅高飛,或引頸眺望,或梳理羽毛,各具生態,運筆流暢。

            雁歷來被認為是吉祥之鳥,是守信的象徵。宋徽宗趙佶有《柳鴨蘆雁圖》《文物圖注》上有雁銜蘆紋,寓意“一甲一名”。雁善鳴,“鳴”通“名”,初生的蘆葦稱“葭”,“葭”又與“甲”諧音,所以蘆雁紋便代表“一甲一名”,有“金榜題名”的吉祥寓意。

            明代青花之冠

            明代是中國青花瓷器生產的黃金時期,而宣德朝則是明代青花瓷制作的頂峰階段。宣德青花瓷之胎質、底釉、繪畫,無一不精。宣德青花瓷器造型敦厚端莊,釉面青亮,紋飾細膩豪放,筆法瀟灑,一向被列為明代青花之冠。

            宣德帝在位僅僅十年時間,恰逢明朝盛世,朱瞻基個人雅好藝術,如大名鼎鼎的宣德爐就是朱瞻基在位時出現的,懂藝術的明宣宗成就了宣德朝瓷器的輝煌。

            暈散成就極致的殘缺美

            宣德時青花瓷器所用的“蘇麻離青”鈷料,呈色深艷明亮,如藍寶石一般,線條間往往有暈散現象,有如水墨畫的墨暈,加上錯落有致的黑色斑點,釉色藍中透黑,有著非同凡響的藝術效果。

            蘇麻離青為中國的陶瓷美學創造了一道絢麗的風景——暈散的殘缺美,這種墨暈效果一直為古代文人所推崇。

            永宣青花,特指明代永樂、宣德兩朝燒造的青花瓷。明代永宣兩朝的30余年里燒造的青花瓷,在青花瓷燒造歷史上堪稱稀世珍品。其異域風格的造型、濃重明艷的呈色、超凡脫俗的紋飾,被后人贊譽為“發曠古之未有,開一代之奇葩”。

            宣德官窯青花,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它從一個側面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經濟、文化、藝術以致思想觀念。作為宮廷用瓷和精美的藝術品,具有獨特的藝術魅力,這與當時制度的完備與技術的成熟有很大關系,作品一直被后人推崇,為青花工藝的典范。

            青花瓷盤


            那只擺在外婆家的供臺上很多年了,據說是外公年輕時挖大河撿到的古董。當年,外公娶我外婆時,將這個瓷盤送給她,她很喜歡,用于酬客時盛雞、魚等佳肴,在飯桌上顯得卓爾不群。后來日子漸漸好了,餐具多了,這個孤單的瓷盤就被拿到供臺上,偶爾盛放點果子、點心,但通常都是空的,上面蒙著一層細灰。

            小時候不懂事,與表兄弟們玩賞這個瓷盤,只注意到上面那個釣魚的小娃娃,怪可愛的;看夠了,又放回去,誰也不在意它。從我記事起,這只瓷盤就在供臺上呆著,到前年夏天,至少默默地呆了30年。要說有什么變化,就是那供臺換了個新的。

            前年夏天,舅舅的一個朋友來訪,我和表兄弟也在場。喝酒的時候,大舅叫我表兄拿香煙,表兄伸手去供臺上摸,一劃拉,將青花瓷盤給撥下來,“啪”的一聲,碎成五瓣。客人低頭瞅瞅瓷盤,很感興趣地撿起來,拼到一起,細細察看一番,疑惑地問:“這盤子哪來的?”舅舅有些惋惜地講了來歷。客人說:“前些天,我在某市古董市場看見一個一模一樣的,標價12000元呢!”舅舅臉色當時就變了,但不那么相信:“真的?”客人說:“是啊,因為它是明朝永樂年間的東西。”

            第二天一早,舅舅就帶著五塊碎片上城了。傍晚回到家,滿身臭汗,劈頭蓋腦將我表兄一頓大罵,還在他臉上揍一巴掌,吼道:“12000元,現在不值個零頭!你這混賬敗家子!”表兄也是30多歲的男人了,有妻有兒,哪里經得住這樣羞辱,當場和我舅舅吵起來。舅舅性子暴烈,抄起鐵鍬要鏟他,我表兄趕緊奪門而逃。

            很快,全村人都知道我舅舅家有個寶貝爛了,不值錢了,茶余飯后,對此談笑風生。表兄當天晚上回家,我舅舅余怒未消,還是要打他,他只好再次出逃。我表嫂在家里六神無主,7歲的兒子不知道發生什么大事,只會哭。整個家庭陰云密布,十分壓抑。我也呆不下去了,只好去500米外的表弟家暫住。

            舅舅家原本和睦,日子歲歲平淡,卻也其樂融融。只因那個青花瓷盤,一連十多天沒有歡聲笑語,不禁讓我留戀瓷盤還默默地呆在供臺上的日子。

            其實,平淡的日子、平凡的人生——又何嘗不是這樣一只瓷盤?只有破碎了的時候,才忽然發覺它是那么地有價值,那么地美好。

            ■知識鏈接青花瓷

            又稱白地青花瓷,常簡稱青花,是中國瓷器的主流品種之一,屬釉下彩瓷。

            青花瓷是用含氧化鈷的鈷礦為原料,在陶瓷坯體上描繪紋飾,再罩上一層透明釉,經高溫還原焰一次燒成。鈷料燒成后呈藍色,具有著色力強、發色鮮艷、燒成率高、呈色穩定的特點。

            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見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則出現在元代景德鎮的湖田窯。明代青花成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時發展到了頂峰。明清時期,還創燒了青花五彩、孔雀綠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紅彩、黃地青花、哥釉青花等衍生品種。

            明代宣德青花瓷器鑒賞


            宣德時官窯青花瓷絕大多數使用蘇麻離青料,同伴具有永樂時期青花紋飾色澤濃艷、暈散、大小不等、凹陷胎骨具閃銀白色“錫光”的黑色斑點等特點。同時宣德官窯還有一小部分使用國產鈷料繪紋飾,顏色艷麗穩定,沒有黑斑。宜德時期的青花瓷的胎體,比永樂時的同類器物要厚重,釉子肥厚閃育,不太平整,像橘子皮,俗稱“糯皮釉”。若在高倍放大鏡下觀察,釉面充滿了大大小小的氣泡,甚至小氣泡擦大氣泡。宣德朝無論什么品種的瓷器,幾乎都是這種釉面。

            宣德青花紋飾比永樂的稍顯粗獷,隨意點繪沒有輪廓,俗稱“一筆點畫”。

            常見紋飾有批把綬帶鳥、石榴、葡萄、四季花卉、花果、纏枝牡丹、纏枝蓮花、纏枝菊花、纏枝靈芝、纏枝牽牛花、松竹悔歲寒三友、寶相花、束蓮、海水龍紋、云龍、云風、海獸波濤、獅球、山石欄桿、仕女嬰戲、八寶(明代的八寶順序為:輪、螺、傘、蓋、花、魚、瓶、腸)、阿拉伯文字等,邊飾有纏枝花卉、仰蓮、蕉葉、忍冬、龜背錦、垂云、連錢紋、回紋、弦紋等。另外,宣德時期還有在青花地上留白紋飾的品種,如上海博物館收藏的青花地留白龍紋渣斗,這類品種流傳下來的極少。

            【陶瓷文化】青花瓷鑒賞


            瓷器是我們祖先的偉大發明,到底產生于何時,學術界有爭論。有人認為在商代就有。我所在的單位70年代就展出過一個尊,當時我還不太懂什么叫瓷器,有個專家說這就叫瓷器。我說這瓷器與現在的瓷器不一樣,他說是不一樣,那時候的很粗糙,就是表面上有一些玻璃質的東西,所以有的專家說這種瓷器應該叫原始瓷,但也有的專家認為這是陶器中偶爾出現的。至于到底是怎么出現的,這是專家的事,與我們無關。總之原始瓷是在兩晉之前產生的,叫原始青瓷。到了兩晉以后,開始出現了白釉、醬釉,以及唐代的秘色瓷和湖南長沙的釉下彩,還有宋代的五大名窯,都是人工將顏色做到瓷器上,是人可以控制的。這些在收藏界叫老窯瓷。到元代時就出現了青花、釉里紅及紅綠彩。今天我主要說青花瓷。有的專家認為青花瓷產生在唐代,也有人認為產生在宋代。到元代,青花瓷就已經成熟了。

            咱們現代的收藏者大多數收的是元、明、清的瓷器。近百年的瓷器叫新瓷。從瓷器上來講,有單色釉、彩繪釉。彩繪中青花瓷是數量最多的,從元代到清代直到現在近700年中,青花瓷是瓷器中的主流。

            講青花瓷必須先提青花料,青花料中藍色的是氧化鈷,屬于釉下彩。什么是釉下彩?其制作工藝簡單講就是把坯拉出來后,等干了用氧化鈷往上畫,畫完后罩上一層釉,再入窯,1260度一次燒成。在上一講當中我提到過“九方五法”。

            1、九個方面中,其中第四方面就是彩。已故的著名瓷器鑒定家孫瀛洲老先生,對元、明、清的瓷器鑒定有很深研究,他提出了很多行之有效的方法。其中孫老通過對青花的觀察,把青花的顏色分出了二十幾種。如果我們把青花的顏色弄清楚,對我們的鑒定及辨偽會有很大好處。青花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種顏色呢?因為在數百年中,青花瓷生產是主流,所以在很長時間里,不同歷史階段的青料來源和質地不同,再加上生產技術等方面的原因,對于青花瓷的發色的質量、呈色的色調都產生了不同的影響。正因這樣,青花所呈現的質量、色調、風格必定有明顯的差別,藝術效果也必然出現強烈的時代特征。這些特征差異為鑒定青花瓷的斷代提供了重要依據,所以鑒定者對青料來源、品位、發色、呈色的來龍去脈有所了解是鑒定青花的基礎。當我們拿起一件青花瓷時,第一眼看到的是它的造型,接著見到的就是青花的藝術效果,這是直觀感受。結果常用明麗、鮮艷、灰暗、暈散、清麗、規整、刻板、呆滯等詞進行概括,這些概括的詞語的形成,是青花的發色質量、呈色色調與繪畫藝術的綜合體。什么是發色?什么是呈色?這兩種色是怎樣的關系,受什么條件的制約?這是要向大家介紹的。發色是青料在焙燒過程的化學變化,呈色是青料燒成后所呈現的直觀感受。呈色的色調有以下幾個制約因素:第一是發色,第二是胎骨,第三是釉子。胎骨就是釉里面的胎子,胎子發黃,發白,松軟與堅硬都對青花有一定影響。釉子質量的好壞、顏色和厚薄都對呈色有影響。發色的制約因素:第一是青料,第二是施用技術,第三是焙燒溫度。施用技術就是在畫的時候,畫功怎么樣。如果蘸的顏料都一樣,畫線用力均勻,青花燒出來后就是一個顏色,否則青花就會出現深淺不一的顏色。再一個是焙燒溫度,應該是1260度。同樣的青料,如果溫度過高,顏色發黑;溫度過低,有點發綠。還有一點特殊的情況,就是單純的青花瓷,它的發色、呈色都一樣時,如果經過二次焙燒,即再進一次爐后,顏色要比沒進二次爐的深,像后來的青花紅綠彩、豆彩等。再說青料,青料受三方面影響,第一是成分,第二是提純,第三是配制。我主要說成分問題。成分主要是氧化鈷,它發出的顏色是藍色的,其中含有一定的氧化錳,還有一種三氧化二鐵,簡稱氧化鐵。鈷的含量越高,藍色就越正,含量少就發灰。錳含量高時,青花就藍中泛紫或藍中泛紅。氧化鐵含量高時青花的發色就發黑。孫老先生把青花的顏色分出二十多種,他有時一看顏色就知道大概是什么年代的。

            在沒有斷代之前,你必須把明清時期的皇帝都記住。如果年代斷到哪里你都不知道的話,那怎么行呢?明前期的皇帝,“洪建永洪宣”即洪武、建文、永樂、洪熙、宣德。建文與洪熙時沒有瓷器。“三代正景天”即正統、景泰、天順,這三朝有人叫“空白期”,又叫“黑暗期”,說這個時期沒有瓷器。我不同意這兩種叫法,我就叫“明三代”。因為這個時期確實有瓷器。“成弘正德續”是明中期,即成化、弘治、正德。成化瓷在明代是最突出的。“中晚嘉隆萬”是嘉靖、隆慶、萬歷,我們稱之為中晚期。“泰昌天啟崇”,即泰昌、天啟、崇禎,我們叫明后期,其中泰昌時期沒有瓷器,因為他一共當了29天皇帝。明朝是277年,也有人算的是276年,我編的順口流說是“270年”僅是個概數。清代有10位皇帝,即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清朝是以清三代的瓷器為主。下面我就按時代的順序給大家介紹一下具體情況。

            因為明代開國的皇帝朱元璋定年號為洪武,所以洪武時的青花瓷叫洪武瓷。由于元末的戰亂,明開國初在瓷器生產上沒有太大成就。我收藏一件高足酒盅,它的發色較穩定,基本上沒有暈散,呈色是靛藍色。我一開始就把它定到了洪武前期,后來請我師傅耿老看過后,他說這個花卉畫法叫一筆點畫,就是一筆畫下,屬于大寫意。胎土是淡土黃色,質地較松軟,造型很粗糙,所以可以看成是元末明初的瓷器。元末明初多事,開國之初,百廢待興,恐于瓷業無暇顧及,所以瓷器生產多于繼承少于發展。此時的青料都是國產的,呈色的基調是淡藍色,但由于質量與提純不是很好,所以淡藍之中泛灰暗的色調。總之洪武前期青花瓷的質量不高,與元末瓷器很難區別,在學術界內認為這是一個過渡,所以在鑒定當中,就有了“元末明初”一說。這個酒盅口徑是4.8厘米,高也是4.8厘米,屬于民間的小器。我得來的時候碎成九塊,還有短缺,后來經過修復。這件東西說實在的很不值錢,但是對于我來講,我就這一件,基本上還算完整,重要的問題是它是元末明初的標本。在鑒定當中,我們就可以此為參考,上可推想到至正,下可聯想到永樂、宣德,所以我認為我這個酒盅是精彩的東西。洪武時期青花瓷產量少,也沒有見到過書寫官窖款的官窯器。據說那時有官窯器,但是沒見過有款字的,所以您要是見到了“大明洪武年制”款的瓷器,您就把它說成假的是沒問題的。

            我除了鑒定還搞修復,我把陶瓷修復分成六步,叫六步修復法。

            2、其中第四步叫補配,就是把碎片粘接起來后再把它的短缺與裂縫補平。“六步法”主要用于修陶器。至于修瓷器,一般僅用到第四步,后面的仿色和做舊兩步,因材料等原因,就不去做了。今天我帶來的復原瓷片,就是這樣做的。

            洪武之后的永樂、宣德時期,青花器有了長足的發展,它們的主要特點是使用了蘇泥勃青(或叫蘇勃泥青、蘇麻離青)。蘇泥勃青是一種進口青料,含鈷和鐵的比例較高,而錳的含量較低。發色濃重,易暈散,但散得自然。呈色的基調是青藍色,淺處為天藍色,深處是靛藍色,濃重處出現鐵鈷斑。出現鐵鈷斑是蘇泥勃青的特點。喜收藏的人將蘇泥勃青簡稱為蘇料。蘇料有什么特點呢?一般來講蘇料要深入胎骨,是凹下去的。我們這樣看的話是黑顏色的,但是你迎光側視的時候就不是這個顏色了。側著看,一是你可以看出它比較往下凹,二是它反的光不是黑光,而是錫光。如果不是蘇料的話,你迎光側視還是黑光。所以大家再見到這種情況的時候我希望你們側著看。這個呈靛藍色和出現鐵鈷斑的地方,一般咱們用手摸是凸凹不平的。它的凸凹不平沒有規律,原因是什么呢?一是工料,二是修胎,沒有規律。到了清末同治年間的時候,比較大的那種器型,你摸著它也不平。但是那個不平跟這個不平不一樣,這個不平沒有規律。同治年間的你摸起來不平是有規律的,就好像波浪似的,行話里面叫作波浪釉兒。那個是釉子的問題,這兩個咱們要給分開了。平心而論呢,鐵鈷斑的出現應該屬于原料和工藝上的問題,就是不足。然而這種不足,在鑒賞者的眼睛里既不認為是美中不足,也不認為它是瓷不掩瑕,而認定它是一種特殊的藝術效果,就像哥窯一樣。大家都知道俗話說的蹦磁兒,就是上面開了好多片兒的燒壞了的瓷器。但是當時宋代的那位工匠很了不得,他就把這個缺點變成了優點,而且成為宋代五大名窯之一。所以,我們認為在鑒定是不是永宣瓷的時候,這個鐵鈷斑是鑒定時候的依據,而且是重要的依據之一。

            這個碗叫作纏枝蓮花蝴蝶碗,也是我修的。碗上的青花是青藍色的,就是藍中有點兒泛青灰。顏色有深有淺,濃重處有鈷斑。碗的胎子薄,一會兒我還要說為什么薄的問題。胎子薄,修胎很規整,釉色是青白色的,而且很滋潤。這個器足的外墻是外撇式的,向外撇。另外就是這個地方叫作內折角,在內折角這個地方有積釉,顏色是蝦青色的。足內的這個底釉兒是鑲白色的,兩處的釉子不一樣,它泛白而且薄。所以這個碗我們可以認為是永樂中晚期的瓷器。蘇料易暈散,所以用它來畫細線或者人物的眉毛眼睛這些細微的地方都不太適應。但用它來繪畫大小的花朵或是枝葉呀,具有一定的特色。這一件叫作喜鵲登枝,它更能夠體現蘇料的特點。這個顏色顯得更重一些,而且剛才我也說了它這上面的蘇料的鈷斑比那個明顯。像這個畫的喜鵲,很明顯的就叫作暈散。它本來畫的很清楚,但是因為這個料往旁邊散,所以看起來有些模模糊糊。這就是蘇料的特點。原來有人講永宣不分,即永樂和宣德的瓷器不分。實際上能不能分呢?有些地方還是能夠分的。就拿這兩個碗比較,這兩個碗個頭兒差不多。我們在鑒定當中有一種方法叫作手頭兒。什么叫作手頭兒呢?就是把這兩個碗拿起來用手一掂,這個碗比較重一點兒,這個碗的手頭兒就顯得比它輕。為什么它重它輕,這就是胎子的問題了。永樂時候的碗腹部比較薄,宣德時候的碗腹部比較厚。這個怎么去判斷它呢?有時候咱們拿筆寫不出來,用嘴說也說不清楚。你要這么摸,你這么一摸,就摸出這個厚,那個薄。所以說永宣這兩個時期的瓷器還是能區分的。剛才我說的這個蘇料,可能是鄭和七下西洋給帶回來的。到今天為止也找不到那個產地。后來因為鄭和不下西洋了,這個蘇料的來源就斷了。在明前期的時候,具有這樣特征的青花瓷也就逐漸地沒了。

            到了成化年間,又出現了一種新的青料,叫平等青。平等青出現以后,青花藝術就出現了另外一種嶄新的面貌。咱們先對前面所講的蘇泥勃青料有一個小結。因為蘇料它這個特殊的藝術效果,到了明正德的時候,就開始有人仿制。以后,明代的后期、清代、民國,一直到了今天,都有人仿制。所以,有些人說他買到了宣德的東西,咱們說它是假的,他上當了。那么,對于這個蘇料到底怎么樣來斷定它,就三點。剛才實際上我講過了,咱們再重復一遍。第一,就是看這個黑斑的斑痕是不是自然。這怎么講呢?因為沒有這個蘇料了,那么鈷斑就出不來,怎么辦?就用筆往上面點,用一些黑顏色的料往上面點。點出來的話你看著就不自然。第二,就是這個黑斑是不是深入胎骨,也就是說這個黑斑是在它的表面呢,還是深入到了胎里面了。第三,就是我介紹的那個迎光側視有沒有錫一樣的顏色。這三點請大家能注意。因為后來沒有這個料,即使你再點染,說實在的你也達不到當初那個效果。大概在六七年前吧,有人請我去看東西,拿了這么大的一個碗。我就說你這個是假的,而且我說碗底下寫了六個字--“大明宣德年制”。他說:“您怎么知道的?”我說:“你這個是宣德碗。”“是呀,我這個就是宣德碗。”我說:“但是你這個碗是假的。”而且我更清楚,這種碗是在80年代的時候景德鎮復制的東西。結果傳來傳去,就傳成了真的了,按真的去賣去了。據說他花了大概是5萬塊錢。

            成化初年,據說這種蘇料還有一點兒。但是這類的瓷器我還真沒有見到過。成化時期的瓷器,大多數青花的藝術效果是淡雅柔和、縹緲脫俗的這么一種風格。這種淡雅沉靜的風格是后人喜愛成化瓷的最主要的一個原因。這個時期所使用的青料的名稱叫作平等青,也叫坡塘青。這種青料產于江西瑞州。產生這種平等青青花藝術效果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這種青料的含鐵量少,而錳的含量相對來講比較多;發色穩定,或者趨于穩定,沒有飄浮感;呈色是藍泛青灰;這個時期瓷器的胎子是潔白的,釉兒是又肥又透,用平等青就可以畫出比較細的紋飾來了。所以色澤顯得淡雅、柔和,給人一種云遮霧障、若隱若現的縹緲的感覺,使人感到這個成化瓷有一種神秘感。這就是成化青花瓷的魅力所在。

            這件東西我管它叫作全株花卉圖文碗。有人說這個碗上畫的叫作秋葵,因為我不懂植物,這個是不是秋葵我就不敢說了。我就把它叫做花卉吧,全株花卉。它的花色基本上是穩定的。呈色是藍中泛點兒灰,藍泛青灰,濃重處有黑藍色。但是它決不往下凹,它是平的。釉質滋潤,胎子是白的。你要是學鑒定的話,要先看瓷片兒,你從瓷片兒上一看就看清楚了。釉色是白的當中泛著青,白中泛青。用手摸它的表面,有的地方往上鼓,但是沒有往下凹的感覺。這些都屬于平等青的特色。在這里給大家介紹一下全株花卉。花卉應該是由哪些部分組成的呢?有根、桿、枝、葉、花,在其他任何的一個朝代之中,他們畫的花卉都沒有根,唯獨成化的時候畫的花卉有根。這是成化時期畫花卉的特點。所以說有了這個特點,我們對于鑒定成化瓷又找到了一個證據。成化時期的瓷器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官窯器和民窯精品沒有什么太大區別。根據這件標本的圖樣,還有釉色、釉質、青花等方面來看都是成化民窯器。說實在的,成化民窯器精品比官窯器還難得。當時我得到這個瓷片兒的時候,對這塊瓷片怎樣斷代我是比較猶豫的。它是不是真的成化瓷?尤其是后面這個款子,寫的是“大明成化年造”。它的字體比較潦草,也不規整。后來按照孫瀛洲老先生所講的方法,用15倍的放大鏡看它的款字這個地方。它的釉面兒里面氣泡兒密集,像蒙蒙云霧。這種現象是成化瓷所特有的。出于慎重,我又請耿老過了目,耿老說這是成化瓷。所以這塊兒殘片咱們就把它定為成化民窯的精品。孫瀛洲先生對成化瓷有一個精辟的評價,他認為成化瓷器胎質細膩純潔,白釉瑩潤如脂,色彩柔和,筆畫流利,造型輕靈秀美,表里精致如一。

            成化瓷在瓷器發展史上占據著一席之地,很重要。在瓷器鑒賞當中有一句話叫“明看成化,清看雍正”,也就是對于瓷器來說明朝最好的就是成化瓷,清朝最好的是雍正瓷,這就足以證明陶瓷界對成化瓷器的重視和珍愛。正是由于成化瓷器受到了后代人的青睞,所以從嘉靖的時候就有人仿制,以后歷代均有仿制,一直到現在。其中以清雍正時仿的最精細,他們在葩、形、釉、彩、繪、款兒等各個方面都很注意,都追求成化的風格,效果相當不錯,幾乎可以亂真。

            雍正時的瓷器有寫“大明成化年制”款的,那是仿品不能叫贗品。因為它外邊是粉彩,粉彩是康熙時才有的。它的款子寫得相當漂亮,但是與真的成化瓷一比,它的破綻就出來了。到了晚清,很多瓷器上都寫著“大明成化年制”或是“成化年制”。我在鑒定過程中,經常有人說他的瓷器是成化的,我說不是,因為它上面的字非常潦草,不能單純看款子還要看其他方面。另外,成化年間的瓷器沒有“成化年制”這樣的四字款,倒有“大明年造”或“大明年制”。

            在鑒定中還有一句話叫成弘不分,即成化、弘治這兩個時期的瓷器不分,因為這兩個時期的瓷器在質量上沒什么太大的區別。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現象呢成化朝的皇帝叫朱見深,他在當太子時娶了一個妃子姓萬,萬妃比他大18歲。后來朱見深當了皇帝,沒有把她立為皇后,但是萬妃在后宮的勢力大于皇后。萬妃曾經生了一個兒子,但是3歲就死了,以后她再也沒有生育。可能是處于一種嫉妒心理,后宮的妃子凡是懷了孕的她都要讓人墜胎。后來朱見深在后宮的御書房見到了一個宮女,這個宮女是當初廣東的一個小方國的公主,國被滅后就被弄到宮中當了宮女,結果這個宮女就懷孕了。萬妃對一個宮女不是太注意,當顯形以后萬妃知道了,就命人用鉤子把胎兒從母體中鉤出來。鉤出來以后就要弄死,當時被太監保護起來,宮女也被保護起來了。到這個孩子5歲的時候,朱見深就感嘆自己無后,此時太監就借機告訴他說,你有兒子。這不是我杜撰的,我查過明史,明史后妃傳中有一段記載,上面說弘治皇帝頭頂上有一塊地方沒有頭發,是用鉤子鉤的。朱見深的兒子叫朱樘。

            為什么我要說這么一段歷史呢原因是:首先,萬妃在后宮的勢力很大,朱見深又很敬重萬妃。萬妃喜好小巧清秀的物件,其中就包括瓷器。明看成化,一看它的青花;二看它的斗彩,就是在胎的上面,比如想畫一個鳥,可能只畫腿和頭,但身子不畫,然后罩上一層釉去燒,燒完后由其他的顏色把身子補齊了再燒。現在最有名的是斗雞碗、斗雞杯、斗雞缸,像這樣的東西在拍賣行大概一對就一百多萬。所以說當時成化的瓷器恐怕與萬妃有一定的關系。

            第二,朱樘可以說是九死一生才當上皇上,他對民間的疾苦有所了解。他當了皇帝以后或多或少地減輕了一些民間的負擔,對燒瓷也不再強令如何。這就形成了弘治時期所接受的東西大都是成化的,因為他自己沒有什么創新,這就是成弘不分的一個原因。

            拿出一個碗片這個是弘治時期的碗,我給它起的名叫“踏青舞蹈”,這也是民窯器。它的青花花色不太穩定,有暈散,尤其是口內的內沿更明顯。呈色是灰藍色,色調比較淺淡,釉面白灰色中間閃著青,足內折角是蝦青色。足的外墻有兩道弦文,兩道弦文之間有距離。上邊一道弦文比較輕淡,下邊一道弦文比較粗重。碗的畫面可能是8個年輕的男子,在這個碗片上可以見到4個,因為這是半個碗,所以可能是8個。他們身上穿的都是長衫,翩翩起舞,舞姿舒展優美,動作協調一致。背景是一片比較平坦的土埠,還畫著很多的柳枝,整個畫面呈現出一片融融春日踏青的祥和氣氛。這是一幅寫實的民俗畫,從整個畫面看,文飾線條豪放秀逸,較之成化器顯得深沉一些。畫人物像從元代就有,那時大多數以畫成人為主,到宣德時期也有畫小孩的,但是不多。但到了成化年間畫男孩和年輕男子的題材就多了。剛才我指的這兩條線叫弦文。在明前期,主要是洪武、永樂年間沒有雙線,或者是一道,或者是畫的花,雙弦文是從宣德時開始有的。再有鑒定時要注意上限,就是什么時候這東西開始出現的,這很重要。在它出現之前的東西如果有了它還沒出現時候的特征,那么肯定是假的。這個就是在宣德時期出現的雙弦文。還有一個特點是這兩條線一輕一重,上邊的輕下邊的重。這種特點從宣德就有,到了成化時很明顯,而到了弘治時就不太明顯了,再往后就沒有這種特征了。所以我又編了一個順口溜,叫:“宣德時有雙邊線,成化規矩靠底邊,上線輕細下濃重,直到弘治還可見”。“成弘不分”,確實很難分,但是有些細微的地方還是可以看出區別的。例如,成化時期的花色是“藍泛青灰”,而弘治時期的花色相對成化來說就要淺淡一些;成化時期的色調是灰藍色,而弘治時期的色調顯得比較深沉,弘治時期出現的鐵鈷斑比成化要多。剛才我們講了明中期的平等青。下面我再說三點:第一,關于剛才講的氣泡問題。觀察氣泡,是起源于孫老先生,但是孫老所指的是成化時期的瓷器,其他時期的瓷器孫老沒有講,而且這件事我問過耿先生,耿先生說孫老沒有講過別的。我對氣泡也仔細觀察過,只有成化時期的瓷器特征特別明顯,其他時期的瓷器上的氣泡找不出規律。所以有人問我看氣泡行不行,我只能說您自己總結,如果您總結出來,我想學反正我沒總結出來。第二,胎色。由于燒制的工藝不同,胎色也不同。一般講,明代的胎色是肉紅色,清代的是青白色。你對著陽光看,胎子厚的看不見,薄的完全可以看見。凡是明代的里邊泛的都是肉紅色,清代的是青白色,這就是明代瓷器和清代瓷器胎色的不同。如果有人拿來一件成化瓷,比較薄的,你實在看不出來就看里邊,只要是青白色的就是假的。第三,關于內折角。內折角就是底面與足墻的夾角。這個夾角里邊有積釉,就是上釉的時候積得比較多,多了以后就呈現出一種蝦青色。這是明代中期以前經常出現的,現在的仿品也注意到了這個問題。但是仿品的積釉與真品的積釉有兩點不同。第一,它不是蝦青色而是淡綠色,即使能接近蝦青色也是泛綠的。第二,明代蝦青色的線有些窄,而后仿的比較寬。

            皇帝都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只有弘治--朱樘只有一個皇后,而且他只有一個兒子叫朱厚照。這個孩子嬌生慣養,弘治死了以后,他當了正德皇帝。17歲登基34歲就死了,一共當了16年皇帝。這個正德皇帝無所作為,主要是吃父輩的家底。所以他在瓷業上沒有什么建樹。但是正德一朝的瓷器生產還是繼承了成化的遺風。從青花瓷來講,正德前期的瓷器與弘治瓷器基本相似,只不過正德時期的黑斑顯得更多一些,平等青也沒有了。此時又出現了兩種新的青料,一種叫回青,另一種叫石子青。據說回青產于西域,具體是哪兒不知道。

            正德時期也有一些新東西,出現了新造型,例如錦墩、筆架、佛前五供,都是從正德時開始有的。在款子方面,出現了藏文和回文,回文主要是阿拉伯文。此外,仿制前朝的東西從正德開始。在這里我想講一下仿品與贗品的區別,仿品從學術界來講叫“寄托”。正德皇帝要崇敬他的前輩,所以要仿宣德瓷器。現在的仿品與贗品的區別是價格,這個碗仿的是成化的,賣的是市價,那就是真的。如果你按成化價買下來,就冤了。這樣區分是因為瓷器沒有假的,只要價格合理就不叫贗品。這是我對贗品的看法,僅供大家參考。

            明朝嘉靖、隆慶、萬歷三朝皇帝一共占了99年,將近一個世紀。在明瓷器史上又是一個突出階段,出現了許多新的器形,文飾也增加了。民窯的精品和官窯器基本相似,最為突出的就是使用了回青。回青是正德時期出現的,據記載,回青是進口青料。回青中的氧化錳含量很高,而氧化鐵的含量很低。回青的特點是“散而不收”,就是花色散,所以它必須與石子青配合使用。石子青的特點是花色“沉而不亮”,不散。把散與不散的混在一起使用,呈色就有一點青中泛紫。但是據歷史記載,配料比率是不同的,分為上青、中青、下青三個等級。上青主要用于混水,顏色清亮;中青用于設色,則筆路分明。這是一種新的瓷器繪畫技法,叫“雙溝填色”,是成化時期出現的。就是先畫兩條線,顏色較重,再在兩條線間添上較淺的顏色。到了景德鎮就叫“混水”。成化時期由于“雙溝填色”的繪畫技法剛出現,所以還不成熟,那時的雙溝填色填的幾乎與勾勒的顏色一致,有時分不清。到了隆慶時期,技法與配料都已經成熟,畫的最好的是隆慶朝時期的。指著瓷片這塊就是隆慶時期的,是真正的官窯。隆慶時的選料、精煉的技術都很純熟了,所以青料的花色是純正穩定,呈色是藍中泛紫,色調濃重鮮艷,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它就是用的雙溝填色。它的線條非常流利自如,輪廓線與填色的色調非常協調,修胎也很規整。釉色是白泛微青,釉層微厚,釉面細潤,光潔平整。器足內是六字雙行的“大明隆慶年造”楷書款,中鋒運筆,頓挫有力,結構莊重嚴謹。我再說一個問題,指著瓷器這個是永樂時期的,底足里邊的釉子發白,質量遠不如器身。到了明中期,它的底釉與器身的釉完全一樣,到了中晚期它的底釉的光潔度和亮度都要比器物本身的好,不止官窯,民窯的精品也是這樣。

            我今天介紹的都是比較細微的地方,搞鑒定要從點到面進行突破,很小的地方就能反映出對與錯。現在仿品仿得再好,在某些點上肯定與那時候的不一樣。從底釉上來看,不管有字沒字,與器身一樣時,我決不會把它放到明中晚期。如果底釉比器身的釉還好,就不可能把它放到明中期去,只能考慮它是明中晚期的。到了萬歷時,回青雖然還在使用,色調與以前也差不多,但是在其他方面都不行了。所謂明代走下坡路就是從萬歷時開始的,整個社會衰落瓷器生產也跟著衰落,而且此時回青的來源也漸漸的沒了。所以到了明萬歷中期,瓷器的質量越來越差,到了晚期,大多數瓷器已經平淡無奇了。

            在明萬歷時期又出現了兩種青料。一種叫珠明料,另一種叫浙料,這兩種料都是國產的。珠明料產于云南,浙料產于浙江。珠明料在元代時已經出現了,直到現代珠明料還在使用。這兩種料也分上、中、下三個等級,含鈷、錳量較高,含鐵量較低,發色都很穩定。

            浙料的呈色是青中泛紅,回青料是青中泛紫,這就是兩種料的不同之處。在明天啟時期用的主要是浙料和珠明料。此時把青花的料分出幾個色階,就是把青花料分出濃淡。在“雙溝填色”剛出現的時候,只能分出濃淡兩種顏色,到天啟時就可以分五種顏色叫五彩青花。由于色階多了,畫面表現力也更豐富。指著一個瓷片這個叫“龍鳳呈祥碗”。青花的呈色是灰藍,以黑藍色為主,其中有的地方模糊不清。它的灰藍色里泛著一點紅,釉面呈青白色,外邊畫的是一條龍和一只鳳,里邊畫的是一只羊,羊在商代時就是現在的“祥”,所以我把這碗叫“龍鳳呈祥碗”。釉面泛青一直延續到康熙二十年,在這之前所有瓷器的白色地方都泛青。到康熙十年后,釉面都是白的。如果給你拿來一件明代的瓷器整個是白的,您就不要信。又拿出一件瓷器,這是垂釣圖文碗,它的畫風非常好,它的青花就是五彩青花,畫面把遠近都表現出來了。而康熙之前的畫面,基本都是平面沒有深度。

            現有一種化工產品叫“氧化鈷”,它的鈷含量很高,發色沉穩,不暈散,呈色呆滯死板,畫面顯得生硬。所以用“氧化鈷”仿制的明清作品,絕無味道,稍知青花原料的人,一看便知。

            1、“九方五法”是講者總結出的瓷器鑒定方法。“九方”是指胎、型、釉、彩、繪、足、款、社會和神。“五法”是聞、問、望、切、聽。

            2、“陶質文物修復六步法是講者所定,即清結、核拼、粘接、補配、仿色和做舊。

            宣德青花瓷器


            青花瓷器是中國影響世界的標志性元素之一,也是科技考古介入較多且卓有成就的領域之一,而宣德青花瓷器更是文博界里討論最多和爭議頻發的重要課題。實際上,無論是古人還是我們,在認識自然科學的能力上,都存在著相對客觀的局限性,但是我們相信隨著科學考古的發掘和持續提升,我們一定能找到進入自由世界的那扇大門。

            一、解析著錄里的宣德青花

            明王士性在其所著的《廣志繹》中論述宣成二窯時提到:本朝以宣、成二窯為佳,宣窯以青花勝,成窯以五彩。宣窯之青,真蘇浡泥青也,成窯時皆用盡,故成不及宣。 還有《南窯筆記》里宣窯一節中記錄:宣窯一種極其精雅古樸,用料有濃淡,墨勢渾然而莊重。青花有滲青、鐵皮銹者。 上述古籍里關于宣德青花的評論由古至今影響深遠,乃至當下個別專家在鑒定宣德青花瓷器工作中仍堅持錫斑、滲青、暈散這些特點作為肯定與否的首要依據。但老一輩文物專家、學者根據考古實踐發現:古人結論有悖于明代史實!早有相關著作多次進行揭示。摘錄如下:

            1.《中國陶瓷史》在介紹明代青花時提到:在傳世的永樂、宣德的青花瓷器中,也有相當一部分不帶鐵銹瘢黑斑,而青花色澤又極為優雅美麗的制品。有人物畫面的青花器,往往屬于這一類,其所用的青料究竟是國產鈷土礦,還是進口料加以精制的結果,還有待于進一步研究。 2.馮先銘先生所著的《中國陶瓷》修訂版中論述宣德青花時說:宣德官窯器中有一類青花色澤偏淡,但并不帶灰暗色,且無鐵銹斑,極為幽雅,應是采用精煉的國產料繪畫燒制而成,或用兩種料配伍使用的結果。

            3.耿寶昌先生在《國粹青花瓷辨偽》中依據1983年景德鎮珠山宣德官窯舊址中出土的一件青花試料盤的考證中也證明:宣德時期已開始使用國產青料了。 4.近期北大學者胡東波先生在其所著的《景德鎮明代御窯遺址出土瓷器分析研究》一書中,根據對幾組宣德青花的樣品進行檢測分析后給出結論:他所檢測的幾個樣品均屬于高錳低鐵青花料。與此同時胡東波先生還引用李家治先生的觀點:宣德青花色料有兩種,一種為高鐵低錳,一種為高錳低鐵,且高錳低鐵型青花是大量的。同時胡東波又以此對比吳雋先生的研究成果也與之相同。

            上述眾多專家、學者的權威性科研成果證明:高鐵低錳青花料和高錳低鐵青花料,還有兩種青料配伍的多元化青料都是宣德時期的主流品種。

            二、從考古出土和傳世的宣德青花瓷器的發色中看到的客觀性 氧化鈷是在高溫氣氛中呈現出藍色的礦物原料,因其具有著色力強和性能穩定的綜合特點,所以氧化鈷是燒制青花瓷器時采用的主要原料,簡稱青料。青料又依據產地不同進而分離出進口青料和國產青料,國產青料又分為平等青、回青、珠明青和現代極為純凈的氧化鈷青料等。 進口青料譯音蘇渤尼青或蘇麻離青,簡稱蘇料。因其鈷土礦物之中所含鐵的比例較高、含錳的比例較低,所以又稱之為高鐵低錳料。宣德時期燒制青花瓷器時不僅使用進口青料,同時也使用國產青料,因國產青料中所含鐵和錳的比例與進口青料的比值正好相反,故將國產青料稱之為低鐵高錳料。各種青料因其所含礦物成分的不同,所以不同的青料在相同的高溫氣氛中所呈現出的色澤也不相同。即便是同一種青料也會因其他條件的變化而呈現出多種的發色變化,例如:

            1.同一種青料會因提煉的純度不同而呈現出不同的藍色變化,如元青花、洪武青花、永樂青花和宣德青花采用的都是進口蘇料,然而它們的發色變化卻各不相同。

            2.同一批次的青料會因燒制溫度的不同,或因器物的釉料及胎土質量的不同和器物在窯爐里擺放的位置不同等因素而出現色澤的差異變化。

            3.同一批次的青料在不同的火焰氛圍里會發生色澤的變化,而裝載器物匣缽的質量首先決定了匣缽中的還原焰是否純正,尤其是國產青料在還原焰和氧化焰的不同氣氛中會使青料中氧化錳的發色發生非常大的變化。

            4.著名學者張浦生在研究青花微量元素時,詳細地分析了其中幾種主要元素在各種條件下發生不同變化的規律:鈷元素氧化氣氛下呈藍色、紫色,還原氣氛下呈藍色、暗紅色。

            雖然說各種原料都有其自身的運動規律可循,然而各種礦物成分匹配比例的交織變化和物質依存條件相互變化所產生的不確定因素是非常復雜的。因此,在鑒賞宣德青花瓷器的過程中應充分地尊重客觀歷史,采用實事求是的科學方法,謹慎實踐,尤其是在沒有科學儀器配合的傳統鑒定時,一味地追求蘇料特征,難免會造成認證時的誤判,從而產生有損于文物保護事業的負面影響。

            三、關于宣德青花藝術的歷史評價 明代學者田藝衡在《留青日札》中記錄:“宣窯”,大明永樂窯、宣德窯、成化窯,皆純白,或回青、石青畫之,或加彩色。宣德之貴,今與汝敵,而永樂、成化亦以次重矣。明代萬歷學者袁宏道在《瓶史》里記載:但得宣、成等窯磁瓶一二枚,亦可謂乞兒暴富也。 “青花宣德最貴”已成古今學界共識。不過問及:青花工藝自唐而始,宋、元、明、清各代都有為何“獨譽宣窯”,再問因何而貴之時,卻眾說紛紜且不知其所以然。筆者帶著這些問題研究考證后發現:宣窯之青確有獨耀其身的客觀因素,成就了“青花宣德最貴”的曠世美譽。

            1.獨侍朝廷的御用屬性決定了“宣窯之青”的至尊地位

            王光堯先生的最新研究成果證實:御器廠的建立時間是在宣德元年前后。 同時耿寶昌先生在其《國粹青花瓷辨偽》一書中也曾提到:是否可以說青花瓷真正成為皇宮之需,設置官窯而大量生產就應當始于宣德朝。 從中我們不難看出:耿寶昌先生對御窯廠是在宣德元年建立的觀點是有支持傾向的。因此我們說:宣宗皇帝登基之時不僅結束了過去御用瓷器由地方官窯燒造的歷史,同時也開啟了御器廠專燒御用瓷器的全新時代。

            然而我們在賞析歷代官窯青花瓷器時卻發現:雖說至正、洪武、永樂、宣德的青花瓷器在燒造技術、工藝和繪畫風格等方面存有一定差異,但究其生產材料和燒色原理一致性的平臺上看并無質的區別,只不過是器形的大點小點、粗點細點的變化,圖案裝飾大都為龍鳳紋、云鶴紋、魚藻紋、八寶紋、瓜瓞紋、人物紋、麒麟瑞獸紋、纏枝花卉紋等,尤其是永樂和宣德時期的青花瓷器比較更為明顯,若不采用非常專業的技術手段去刻意分析,僅憑正常的視覺觀察是很難區別的。既然這樣,宣德青花瓷器除了御用屬性的特殊身價之外,還有哪些是提升“宣窯青花”市場價值因素的呢?

            2.丹青畫師決定了宣德官樣瓷器裝飾藝術的時代特色

            眾所周知:歷代宮廷畫師的藝術作品,都會在其所屬的社會藝術品市場中占有主導地位。尤其是明代早期的宮廷畫師,他們不僅開創了寫意花鳥的藝術先河,而且引領了繪畫藝術從工細傳統向寫意風格轉變的發展方向。更為重要的是這些畫師們遇上了一位才華橫溢且在瓷畫藝術上喜于創新的開明皇帝,從而使畫師們有機會將自己的藝術作品燒造在宮廷使用的陶瓷器皿之上,進而使原本就蓋世一籌的宮廷瓷器成就了一代空前絕后的稀世珍品。有史為證: 明代學者謝肇淛在《五雜俎?景德鎮瓷器遍天下》文中這樣描述:宣窯不獨款式端正,色澤細潤,即其字畫,亦皆精絕。余見御用一茶盞,乃畫“輕羅小扇撲流瑩”者,其人物毫發具備,儼然一幅李思訓畫也。

            乾隆舉人梁同書在《明窯合評》中說:宣窯選料制樣、繪畫、題款無一不精。青花用蘇泥勃青,至成化其色已盡,只用平等青料,故論青花,宣德為最。 從古人筆記中我們可以看出:記錄描述的瓷器絕非是畫、染分制的流水線上生產的工藝品,而是出于當代丹青之手的藝術品,諸位先師都是從品鑒書畫藝術的角度上來品鑒官窯瓷畫,并用瓷畫水平的高低來確定宣德青花的價值與否。那么,宣窯瓷器上到底是怎樣的繪畫藝術贏得了歷代名家的一致贊許呢?

            3.蘇青的暈散特性助寫意小品在宣德名器上得以升華 本人曾有幸去過景德鎮官窯博物館,感悟頗深,宣德時期的宮廷畫師名家眾多,是哪位大家創造了哪些作品已無從考證,蟋蟀罐上諸多的花鳥紋飾給后人留下了隨意聯想的無限空間。雖說是花鳥題材的繪畫藝術盛于唐宋,然寫意之風卻云起于明。將書畫藝術燒造于瓷器之上更是讓當時的宮廷器皿面貌一新。我們從蟋蟀罐中看到了諸多以蘇料繪畫的寫意小品之后,不得不拍手叫絕。 飛鷹逐雁圖、洲渚水禽圖、鴛鴦嬉戲圖等等,好像我們看見的就是一幅幅水墨丹青,仿佛置身于現實的自然場景之中。荷塘月色、清野飄香、蘆葦搖曳、靜謐恬美,蒼鷹蘆雁、鷺雀水禽、飛翔棲息、追逐嬉戲。尤其是青花蘇料的洇暈特性,更加提升了瓷畫近似紙絹水墨效果的藝術特征。烘染設色、濃淡干濕、皴擦點畫、黑中留白,種種傳統筆墨技法表現得是淋漓盡致,再加小品題材活潑、意趣橫生。仕女圖不僅描畫出上流社會貴族婦女的婀娜矜持,同時又看到了淑女們在亭臺樓榭中的生活場景,嬰戲圖展現出的孩子們天真、活潑、可愛的玩耍畫面,充分地顯示了太平盛世中百姓生活的天倫之樂,安靜祥和。我們在品鑒陶瓷藝術品的同時又欣賞到了原汁原味的明代繪畫藝術,也正是這些殿中畫院人的作品 ,使原本民間常見的日用俗器,一蹴而就地生成了璀璨盈庭、光耀后世的藝術珍寶。我們說不清是蘇青成就了小品,還是小品成就了蘇青,但可以肯定地說:是宣德皇帝成就了一代空前絕后的官窯名器!

            【陶瓷文化】景德鎮陶瓷鑒賞-青花瓷器


            明代初期(明洪武年間)

            景德鎮陶瓷明初洪武的青花瓷,造型粗重厚實,制作尚未脫盡元青花的粗獷風格。所見的大都是藍中見黑的色澤。多為碗類,還有少量大盤、菱口盞托、梅瓶、執壺、大罐等。但傳世較少。傳世品中,還有一種梅瓶,外繪云龍紋,肩部有“春壽”兩字,這種梅瓶,傳世僅見三件,一件藏于上海博物館,一件藏于私人手中,另一件藏于日本在阪東洋陶瓷美術館,這三件作品制作十分精美是洪武青花中的上品。

            黃金時代(明永樂、宣德年間)

            明永樂、宣德時期,景德鎮陶瓷官窯青花瓷器的燒造,進入了一個全盛時代,這一時代被譽為中國青花瓷器制作的“黃金時代”。在今天的古陶瓷研究、尤其是鑒賞領域,人們最重視、最受歡迎的作品就是明早期永樂、宣德的景德鎮官窯作品,有人甚至把永樂、宣德的青花名品同西方一些杰出的古典美術作品相提并論。有的作品一度創造過中國古美術品售價的最高紀錄。永樂、宣德官窯青花瓷器的卓著名聲,不是憑空而來的,而是以其胎質、釉層的精細肥厚、青花色澤的濃艷、紋飾多樣、線條優美和造型豐富等多方面特征構成的。因而被世人譽為中國青花瓷器燒造的“黃金時代”。而這個“黃金時代”的出現并不是偶然的。永樂初年,剛剛上臺不久的新皇帝就派遣以太監為首的叔陶官,前往景德鎮御器廠監督燒造陶瓷,以補充朝廷需要因而永樂年間的官瓷燒造更是精益求精,從青花瓷器看,永樂青花與洪武青花相比,更趨成熟,作品從洪武朝的素樸雄渾不斷地朝精美典雅風格演變。

            從外觀上看,元代和洪武似乎用的是兩種青料。再看永樂青花,它的青花色調、繪畫風格,與元青花有異曲同工之妙。究其原因:元青花與永樂青花都是采用同樣的進口的“蘇麻離青”繪制而成的。永樂、宣德青花之亮麗,早地明代就已令文人雅士傾倒,如明人王世禎《觚不觚錄》中記載:“畫當重宋而三十年忽重元人……,價驟增十倍;官器當重哥汝而十五年來忽重宣德,以至永樂、成化,價亦驟增十倍。”永樂青花之精美由此可見一斑。宣德時期的官窯青花瓷,由于大多數書有四字或六字朝代官印,因而面貌比永樂朝作品更為清晰,歷代文人對之述之尤詳,凡提到明代青花瓷器,世人多推宣德為第一,但由于永樂、宣德青花瓷器具有許多相同的特征,因而這兩朝的作品地歷史上曾有一段相當長時期難以區分,舊時國內古玩行業有“永宣不分家”之說。在當今世界各地的許多博物館、美術館和私人收藏家手中,藏有大批宣德青花瓷器,其數量遠遠超過永樂青花瓷,其中收藏量最豐富的是臺灣故宮博物院,有兩千多件作品。此外如上海博物館、北京故宮博物院的收藏也十分豐富。另外,除國內一些大小博物館有收藏外,英國、美國、日本等國和香港、臺灣等地的公私博物館、美術館、私人藏家,都有不同程度的收藏。私人收藏中可能就以香港葛氏天民樓的收藏最為豐富。

            黑暗時期(正統、景泰、天順)

            宣德之后的正統、景泰、天順三朝被后人稱之為景德鎮官窯制瓷的“黑暗時代”。由于這三朝官窯均不見書款者,因而后人對三朝制瓷面貌認識模糊,時至今日,人們仍難以區分這三朝的作品,一般只能根據各時代的產品特征,從中尋找屬于三朝燒造的作品。在傳世及大量出土物中,正統、景泰、天順三朝的民窯青花瓷有著較鮮明的時代特征。從青料方面看。這三朝民窯青花主要采用國產青料,它們應當就是江西地區的“土青”。前期產品,青花色澤青藍中帶黑者較多,后期產品有恬淡雅致的傾向。這三朝青花的紋飾,前期常見圖案滿密的纏枝花卉紋,但后期出現了許多布滿疏簡潦草的產品。從圖案上看,以纏枝蓮紋為多,有折枝牡丹、折枝花草、云氣紋,還有犀牛、麒麟、雙獅戲球、花蝶、蓮池鴛鴦、魚藻、松竹梅、嬰戲圖等此外,書梵文或福壽字的產品也有較多制作。明代中期(成化、弘治、正德)對于成化朝的官窯青花瓷器,后人評價極高。明、清時期許多文人對明瓷的綜合評價是宣德為上,成化次之,永樂再次,但有人的看法不同,把成化瓷看成第一。從觀賞的角度來看,成化青花與永樂青花、宣德青花相比也自有特點。永、宣青花濃艷,帶黑色斑點,古雅幽菁。成化青花色澤淡雅,有水黑畫風格。永宣青花中有部份作品采用進口的“蘇麻離青”畫彩(那種濃艷而呈黑斑的寶石藍色青花都用這種青料繪畫),而成化青花除了前期尚有部份產品可能仍用進口青料繪彩外,后期的制品繪彩主要用江西樂平地區開采的“陂塘青”(又稱“平等青”)且所繪風格與記、宣青花明顯不同。

            永、宣青花著色都用小筆觸,因而燒成后有濃淡的層次。成化青花主要用雙勾線條勾勒圖案,然后在圖案內進行渲染,雙勾線用濃筆,渲染用淡筆,因而,燒成作品呈色大多數淺淡雅致。開創了青花瓷畫龍點睛的新畫法,對后世影響極大。弘治時期,新上臺的皇帝比較崇尚節儉,上臺伊始即下令停止不少官文制造。所以弘治朝景德鎮官瓷的燒造沒有成化朝輝煌。盡管如此,這一朝有不少好的作品,但基本保持著成化時期的燒造風格,無多大創意。正德時期,景德鎮御器廠的燒造規模較前有了很大程度的擴大。并一改前朝精美的風格而向質樸厚重的風格轉變,造型也較為豐富,往往一器多式。采用的原料也多種多樣,如:弘治時期限采用的“平等青”,瑞州地區的“石子青”等。紋飾也比前朝豐富。如:云龍、雙龍、蓮龍、云鳳、雙鳳、花鳥、海獸、八仙人物、壽星、亭榭人物以及波斯文、八思巴文等。明代后期(嘉靖、隆慶、萬歷)明代后期,景德鎮的青花瓷有了更大規模的發展。其數量遠遠超過明初洪武至正德時期的官窯青花燒造總數。所以,這一時期,是明青花瓷器燒造的又一重要歷史時期。這三朝的景德鎮青花官瓷雖沒有明代早期和中期官瓷產品那樣吸引人,但今人對這三朝的瓷器產品還是十分喜愛,許多作品的藝術價值還是比較高的。嘉靖時期青花瓷器有一個顯著特點就是其青花呈色帶有濃艷紅紫的色調,這種青花器中所用的青料是產于新疆一帶的“回青”。這是嘉靖朝最好的青。料,其發色濃艷、鮮艷蔥翠。到了嘉靖中期,由于嘉靖帝崇尚道教,因而此時期作品多與宗教有關隆慶一朝僅六年,因而景德鎮官窯燒造的瓷器不多。萬歷一朝長達四十八年,是明代皇帝在位最長的一個,燒造的品種多樣化,一應俱全其燒造量之大,可從大量的傳世品中得到驗證明。明代的最后三個朝代是泰昌、天啟、崇禎。這三朝政局處于風雨飄搖的動蕩時期,此時的官窯少見存于世。清代經歷了元明數百年燒造歷史后,青花瓷的燒造在清代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如果說明代青花瓷在當時已成為中國陶瓷生產的主流的話,那么,到了清代,青花瓷的生產流程民達到了飛躍的程度。從今人對中國瓷器的收藏、流通的情況看,幾乎沒有一個朝代的傳世瓷器呂種在數量上可與清青花瓷器相比,無論在國內外藏有中國瓷器的博物館、美術館或私人收藏家手中,無論是國內外文物拍賣市場和古玩鋪,都可以找到清代青花瓷的蹤跡,清代青花瓷的影響所及,可遍及全世界。清代青花瓷器是一個總體的概念,各地燒造產品質量較次。唯有景德鎮青花瓷,時代特征、精粗文野較明顯,因而,它是清一代青花瓷的代表。

            陶瓷文化:清雍正青花瓷的鑒賞


            雍正時期青花瓷的款識多而雜。有本朝官窯款,有民窯款,有仿款,每一類款識又有許多種寫法。

            官窯款有專人題寫,因此各類瓷器上的字體大致相同。常見的官窯款是“大清雍正年制”、“雍正年制”、“雍正御制”三種題款。楷書款早期為三行雙圈,晚期為雙行雙圈或雙框。楷書款筆法挺拔峻峭,結構方正均勻。早期款略帶宋體字風格,橫平豎直,橫細豎粗。中后期的橫豎粗細大體一致,字體極為工整漂亮,成為雍正楷書的自有風格。清代官窯篆書款大量出現是自雍正朝開始的。篆書款也有雙行六字、三行六字、雙行四字的。字體筆畫粗細大體一致、工整漂亮。總體來看,雍正官窯款主要是“大清雍正年制”六字楷書款。其次是六字篆書款和四字篆書款。四字楷書款少。一般大件琢器普遍是六字篆書款,中小件器物又多是寫楷書款,個別也寫篆書款。

            清雍正青花雙圈花卉盤

            仿明代款識有“永樂年制”、“大明宣德年制”、“大明成化年制”、“成化年制”、“大明嘉靖年制”。但也有仿明代器物寫本朝官款,有的寫仿款,有的不寫款。另外比較特殊的是青花四聯瓶,在每一個瓶底分寫一字,加在一起正好是“雍正年制”四字款。青花六聯瓶是在中間小瓶的足內寫“大清雍正年制”六字篆書款。

            民窯“大清雍正年制”雙行六字楷書、篆書款皆有。字體明顯不如官窯工整,筆力欠佳。仿宣德、成化、嘉靖、萬歷等官窯款不少,但與真款相比形神皆相差甚遠。花押款不僅在粗瓷上有,在細瓷上也大量出現。還有鼎、爐、靈芝、如意等實物款。

            雍正青花中的堂名款,與康熙青花相比要少得多,主要有“郎吟閣制”、“敬恩堂”、“椒聲館”、“慶宜堂”、“養和堂”、“燕喜堂”、“立本堂”等。

            雍正青花瓷在造型上既有繼承也有發展,結構精巧,器型圓柔纖麗,修長俊秀,陳設與實用保持完美的結合,形成高雅而樸實的藝術風格。雍正青花善于博采眾長,無論是仿古銅器式樣,還是對于自然界的花果形態,如瓜、石榴、海棠花等,不是單純機械的模仿,而是以簡潔、洗練的手法來增強其清秀的表現力。雍正官窯中期開始基本不再制作康熙時期的觀音尊、棒槌瓶、馬蹄尊、鳳尾尊等器物,瓷器足部處理也沒有前期常見的臺階痕、雙圈足,均為滾圓的“泥鰍背”,用手撫摸十分潤滑,俗稱“燈草根”。除了日常生活用的盤、碗、碟、酒杯、盅及各種小件文房用具外,還有許多大件琢器及創新式樣。創新器型如琵琶尊、燈籠尊、牛頭尊、四聯瓶、貫耳斜肩大瓶、貫耳六方大瓶、八方扁瓶、如意耳瓶和海棠式果瓶等。仿永樂、宣德、成化作品,如一束蓮大盤、雞心碗、纏枝蓮碗、執壺、天字罐、十六子小罐等,仿品制作規整,造型細巧,打磨精致。其中纏枝蓮大盤、一束蓮大盤是雍正時期仿得最多的,質量超過永宣時期。

            碗類:有撇口、斂口、花口、有馬蹄式、墩式、折腰式等,以折腰式最為流行。碗壁普遍較薄,口、足處理很精細,有圈足和臥足兩種,圈足切削整齊,比較大。民窯青花足內有砂底,帶旋坯痕。

            瓶類:有玉壺春瓶、象耳折角方瓶、桶式瓶、蒜頭瓶、葫蘆瓶、雙耳六方瓶、直口瓶、賞瓶(賞賜之用)、燈籠瓶(形似燈籠)、四連瓶、六連瓶、撇口瓶、橄欖瓶、梅瓶等。梅瓶口沿比前期要薄,既有清代的豐肩式和撇口大梅瓶,也有仿明永樂、宣德的溜肩式樣。天球瓶有細砂底和釉底兩種。

            尊類:造型古樸,多是皇室的大型陳設器。一般高度在50-70厘米。有如意耳尊、雙螭耳尊、燈籠尊、蒜頭大尊、撇口圓腹大尊、侈口尊、象耳尊等。

            總體看,有清一代,雍正瓷器是最完美的,具有鮮明的時代特征,構思別致,每尖器皿都有多種式樣。小件器皿線條柔和含蓄、輕巧俊秀,追求實用與美觀的統一。大件琢器端莊典雅,講究線條變化,質樸古拙,剛中帶柔,注重上下比例之間的協調、空間關系的適度、整體的統一,可以說厚重古拙與輕盈秀麗兼而有之,達到了“增一分則長,減一分則短”的程度。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陶瓷文化】宣德官窯青花瓷盤鑒賞》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陶瓷文化】宣德官窯青花瓷盤鑒賞》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陶瓷文化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