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文化鑒賞-鶴壁窯

            宋代重要瓷窯,窯址在鶴壁,創于唐而終于元。唐代已開始燒白釉、黃釉、黑釉器物。有花口缽、短流壺等器韌物。宋、金、元時期,燒瓷品種增加了白地黑花、白釉劃花、白釉印花、里白外黑釉、鈞釉、紅綠彩等,很多品種及風格與磁州窯相似。其中白地黑花和褐黃釉劃花兩種最富代表性。白地黑花器物有碗、盒、瓶、罐、缸、枕等,黑彩烏黑光亮,黑白對比鮮明。褐黃釉大盆標本遺留較多,口徑都在40厘米以上,有蓮花、魚紋、鵝、兔等劃花紋飾。白釉劃花間篦劃紋大碗與磁州窯同類器物風格相同,碗心亦有5個長條狀支燒痕。黑釉線紋罐制作亦很精細,起線細而鋒利,有二、三、五線—組及滿線紋。白釉印花與定窯風格相似,胎釉極薄,幾乎達到脫胎的程度。

            擴展閱讀

            解說鶴壁窯鈞瓷


            中國五大名窯中的鈞瓷出禹州,單鈞臺窯就占地30多萬平方米,瓷片堆積厚1~2米,足稱鈞瓷之鄉。但在它的北方約300公里的地方,也有一片燒造鈞瓷的古窯群,這就是豫北的鶴壁集窯。

            四川大學教授陳德富在《古瓷收藏與鑒賞》一文中提到:此窯“窯址在鶴壁集市西茹家村一帶,時代為宋元,這是河南宋代一個大窯場,出土物十分豐富。其瓷器胎細,白或灰白,釉色以青釉、白釉為多。”

            鶴壁窯在河南省的最北端,隔漳河與磁州窯遙遙相望。西背太行,東展平原,湯河在其南,洹河在其北。窯址散落在方圓四十華里的丘陵之上,當地有四十五里燒窯坡之說。已探明的窯址有鶴壁的西茹村,安陽縣的善應鄉、馬家鄉等。字串7

            上世紀的70年代,古瓷收藏還未火熱,當地百姓雨后在田間地頭、岡坡嶺澗不時拾到一些殘片及殘器。因不識為何物,或放在窗臺墻角,或用來盛食喂雞。80年代,隨著改革開放的發展,老城改造工作蓬勃興起。在鶴壁鄰近地區的邯鄲、安陽、新鄉,從建筑工地出土了大量的鈞瓷片。當時古瓷愛好者還以為是禹州的鈞瓷,十分珍惜,“家有萬貫,不如鈞瓷一片”的觀念已深入人心。隨著越來越多的殘片及殘器的出現,古瓷愛好者恍然大悟:安陽及周邊地區的鈞瓷80%是出自鶴壁窯。至此,當地古瓷界始有“鶴鈞”之說。字串7

            鶴壁窯鈞瓷始燒于北宋末年至金代這段時間。2002年安陽首屆全國收藏品交流會上,我看到一片鶴鈞盤殘片。盤心內有黃彩銘文:“□諒周元恒,巧工手工生,火燒初造瓷□。”該器為當時鈞瓷燒造成功的紀念物,盤口微斂,圓唇,弧腹,平底,圈足略向上撇,盤底施護底釉,是典型的宋、金時代的器物,足可佐證“鶴鈞”始燒于宋末或金代。鶴壁窯鈞瓷興盛于元初,從安陽老城出土的大量鈞片來看,當時幾乎家家用鈞瓷,數量相當可觀。元末不知什么原因,鶴壁鈞窯戛然停燒,不復再燃。德-化-陶-瓷-總-站

            鶴壁鈞窯的器型有:碗、盤、缽、罐、盆、瓶、爐、盞托、杯等,都是供周邊地區居民所用,為典型民鈞。其胎質分為兩種,一種為灰黑胎,粗糙堅實;一種為灰白胎,比較粗松,與釉面結合不牢。釉色有天藍釉、月白釉、米黃釉、青綠釉、靛青釉,具有代表性的是那種呈深藍發黑帶白點的釉色,比較凝重。鶴壁窯好的釉色與禹鈞不相上下。其窯變紫斑、紅斑雖不及禹宋鈞的窯變縹緲彌漫,但上乘窯變還是十分迷人的。字串8

            陶瓷文化鑒賞-蛋形窯


            窯爐形制之一。出現于明末清初江西景德鎮窯,是由元明時期的葫蘆形窯發展演變而成的。以磚等材料砌筑,由窯門、火膛、窯室、護墻和煙囪等部分組成。窯床前低后漸高、傾斜度3°左右。窯室前部高而寬,后漸低、窄、略呈扁長圓形,似平臥在地上的半個蛋,故名蛋形窯。蛋形窯窯身全長15~20米,最高、最寬處約5米左右,容積150~200立方米。窯壁較簿,厚度在0.2~0.25米之間。窯身左右兩側用磚圍砌成一護墻,與窯壁之間留有0.2~0.3米的空隙、內填砂土,作為隔熱層,以緩解窯壁與窯頂受熱膨脹或遇冷收縮時引起的開裂,并有減少熱量損失的作用。煙囪貼后壁而立,高度一般與窯身長度相等。平面似蛋形,壁厚僅0.1~0.12米,下粗、向上漸細,上口面積在2平方米左右,形制高而大,抽力強。蛋形窯結構合理,設計科學,砌筑材料造價低廉、施工方便、裝燒量大,適合于多種坯釉,一窯內裝入多類瓷器品種可同時燒成。蛋形窯以柴作燃料,燒成時間短,單位耗柴量低,產品質量好。它對清代景德鎮瓷器手工業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蛋形窯的建筑結構。對國外也產生了很大影響,英國的紐卡斯特爾窯、德國的卡塞勒窯等,就是仿照這種設計建筑的。(見圖463)

            陶瓷文化鑒賞-東平窯


            東平窯概況

            惠州東平窯始燒于北宋年間,是北宋廣東三大民窯之一。至于東平窯為何經歷160余年的興衰發展,最后熄火,專家認為有待考證。惠州東平窯始燒於北宋年間(公元960~1127年),是北宋廣東四大民間窯場之一。以東平窯頭村為中心,總占地面積約有四平方公里。包括有瓷土采挖區、作坊區、涼曬區、堆放區和龍窯一座。取土區位于龍船湖和新湖仔(因取土后形成的大湖泊)。龍窯、作坊、涼曬場位于外貿倉庫那一片,約有六萬平方米,從湖邊一直延伸到山邊龍窯腳下,是一大片非常平坦的地方。現在作為文物保護單位,用圍墻圍起的“窯址保護區”,只是原來的窯碴堆田區。窯頭村因燒窯及燒窯人居住地而得名。燒窯人始祖張氏和始祖婆葬于窯頭村,其后人有九大房。現居住窯頭村的有三大房,遷居馬安柏田有一大房。其余幾大房于清中期取始祖婆遺骨遷徙到外地謀生。清道光二十五年,九大房重修始祖墓時,還將已經風化了有一米高紅砂巖墓碑放入其中,此墓碑僅可辨認“張太公”三字,其余字跡已無法識別。窯頭村在明清時期非常興盛,從外地遷入有曹氏、唐氏族人。六十年代仍可見建筑遺址上有大片一、二米高的夯土墻。這種屋墻非常堅硬,居說是用砂、石灰、糯米、糖水等物,用板夾住夯成。

            品種及工藝

            從出土的實物來看,東平窯生產的品種非常豐富,有碗、盆、杯、罐、瓶等,以實用瓷為主。其裝飾手法主要是刻花和劃花,刻花碗為倘口,器型較大,口沿薄,深腹,內壁無紋,外壁刻扇骨紋、花草紋。其刀法近似陜西耀州窯。因東平窯的刻花碗胎壁較薄,斜刀部位較寬、較淺、線條流暢自然,一氣呵成。圈足無釉、足墻較薄,比較高。灰白胎,胎土精細堅硬,敲之有金屬聲。施釉較薄,青釉清澈透亮,青翠中微顯黃。花口碗的刻花十分精美。是瓷中之精品。到晚期有一種小碗,內外均施厚釉,無紋飾。圈足矮淺、足墻變厚,胎土變黃,比較粗松,胎壁也厚。東平窯的制作工藝為轉輪手工拉坯成形。裝燒工藝為單件匣砵疊燒。使用墊餅或墊圈。碗的匣砵為漏斗形。口大足小,平衡性較差,七、八個匣砵重疊裝燒時,常有沾連和壓扁。

            東平窯歷史

            惠州東平窯始燒于北宋年間(公元960至1127年),是北宋廣東三大民間窯場之一。窯址于1976年9月底被發現。東平窯以惠城區東平窯頭村為中心,總占地面積約有4平方公里。包括有瓷土采挖區、作坊區、晾曬區、堆放區和龍窯一座。取土區位于龍船湖和新湖仔(因取土后形成的大湖泊)。龍窯、作坊、晾曬區位于外貿倉庫一帶,約有6萬平方米,從湖邊一直延伸到山邊龍窯腳下,是一大片非常平坦的地方。現在東平窯遺址作為文物保護單位,用圍墻圍起的“窯址保護區”,只是原來的窯渣堆填區。

            東平窯瓷器

            東平窯生產的品種非常豐富,有碗、盆、杯、罐、瓶等,以實用瓷為主。其裝飾手法主要是刻花和畫花,刻花碗為倘口,器型較大,口沿薄,深腹,內壁無紋,外壁刻扇骨紋、花草紋。其刀法近似陜西耀州窯。因東平窯的刻花碗胎壁較薄,斜刀部位較寬、較淺、線條流暢自然,一氣呵成。圈足無釉、足墻較薄,比較高。灰白胎,胎土精細堅硬,敲之有金屬聲。施釉較薄,青釉清澈透亮,青翠中微顯黃。花口碗的刻花十分精美,是瓷中之精品。

            停窯之謎

            北宋之后,東平窯已徹底停燒。一代地方民間名窯就此結束。燒窯人有的改為種田和在西枝江捕魚為生,有的遠離他鄉謀生。究竟是什么原因?在歷史上給考古學家留下許多未解之謎。但據筆者多年的實地考察北宋東平窯停燒雖有多種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瓷土資源已采挖完畢所致。實際上窯頭村的瓷土資源并不豐富。在取土后形成大湖泊的龍船湖底,表層仍可挖到一些粉白色的沾土,但再深一點,卻是紅黃色的沾土層。周邊數十公里也全是耕土,砂粒多,從晚期燒造的厚釉無紋小碗可以看出,胎土已經粗松變黃,說明已經無法取得早期那種優質瓷土。

            東平窯是一個就地取土的家族式窯場,由于當時自然資源的限制,當時社會生產條件的限制,制作成本的限制等原因,東平窯最終停燒。但是,她畢竟是惠州制瓷史上的一個輝煌,那青翠如玉般的釉色,精美絕倫的刻花,以及那高超的制瓷工藝,在中國民間陶瓷史上留下了濃重的一筆。

            資源枯竭說

            張煥彩表示,經過多年對東平窯的研究和考證,認為停止燒造源于瓷土枯竭。

            在專家的帶動和影響下,張煥彩開始關注東平窯址的考古。為了找出停燒之謎,他學習了很多考古知識,還曾到北京故宮博物院學習。上世紀80年代,他拿著工具考察了窯頭村方圓幾十公里的土地,就是家鄉的兩個湖泊也沒有放過。遇到天旱,湖里水位下降的情況,他便到湖里找線索。

            經過多年的考察,張煥彩認為停燒最主要的原因是瓷土資源已采挖完畢所致。張煥彩說,窯頭村瓷土資源并不豐富。在取土后形成大湖泊的龍船湖底,他發現表層仍可挖到一些粉白色的粘土,但再深一點,卻是紅黃色的粘土層。而周邊數十公里也全是耕土,沙粒多。另外,從晚期燒造的厚釉無紋小碗可以看出,胎土粗松變黃,這說明那時已經無法取得早期那種優質瓷土。

            張煥彩簡介

            張煥彩關注“東平窯”,曾到北京故宮學習,張煥彩,出生在惠城區東平窯頭村。窯頭村,因燒窯及燒窯人居住地而得名。

            據張煥彩的講述,窯頭村生活的居民全部姓張,他們有著共同的祖先,當年燒窯人始祖張氏和始祖婆均葬于窯頭村,后人共有9大房。現居住在窯頭村的有3大房,張煥彩是3大房的后人。

            小時候,張煥彩常和村里人一樣到幾十米外的窯址挖瓷器,那時候,家里用的碗都是從窯址上挖回來的,后來家里換了新碗,張煥彩還是鐘愛老碗裝飯,因為他更喜歡碗上漂亮的花紋和鮮艷的顏色。

            1982年,張煥彩從部隊轉業回到惠州工作,見到這些祖先留下來的瓷器,他要決定用實際行動保護它們。從此,他愛上了收藏,特別是喜歡研究收藏家鄉東平窯的瓷器。每有國家、省專家和收藏愛好者到東平窯考察,張煥彩都爭當向導,向他們介紹一些相關的情況。

            戰亂因素說

            市博物館鄭成文:東平窯停燒最大可能是戰亂因素。那么東平窯又是為何停燒的呢?鄭成文表示目前考古界尚無定論,具體原因已無法考證。但有幾種猜測:或是因為戰爭、動亂等社會因素,或是燒窯人破產的經濟原因。鄭成文認為可能性最大的是戰亂,因為當年在東平窯遺址出土了幾百公斤的銅錢。經鑒定,這些銅錢均為北宋時期的錢幣,幾百公斤銅錢是一筆很大的財富。根據推測,很有可能當時發生戰亂,燒窯人來不及帶走財富,將銅錢匆匆埋在地下。

            對于張煥彩的“資源枯竭說”,鄭成文說東平窯瓷器燒造原料主要采用的是一般的粘土和白色的化妝土,粘土一般從山上挖取(不排除地上取土)。對于東平窯的停燒之謎仍然有待考證。

            陶瓷文化鑒賞-湖田窯


            在景德鎮郊湖田村,保護面積4萬平方米,窯業興起于五代,經宋、元至明中葉結束。五代遺物堆積在村東。宋、元遺物在村南,元明遺物以琵琶山為中心,窯具與碎片堆積以劉家塢、琵琶山最豐富,中心處厚達數十米,保存較好,大窯爐與作場遺跡則多聚集在天門溝兩岸,五代產品以白釉為最精,其中出土的蟹殼青小碗和白釉盤,器型規整多水平,宋代產品以影青刻,印花器物為主,亦有青花生產。明代以民用青花為主,此窯址反映了景德鎮近七個世紀的制瓷技術與藝術生產規模的發展過程,為研究我國陶瓷發展史提供了珍貴的資料。

            湖田窯是我國宋、元兩代各大制瓷規模最大,延續燒造時間最長、生產的瓷器最精美的古代窯場。遺址保存的遺物非常豐富,歷代古窯啟遍地,有宋末的“馬蹄窯”,明早中期的“葫蘆窯”等。在該遺址上建立起來的湖田古窯址陳列館,展示了在這里出土各種窯具和瓷器。1982年,湖田古瓷窯遺址被國務院列為第二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陶瓷文化鑒賞-磁峰窯


            磁峰窯,位于今彭州市(原彭縣)磁峰鎮,以燒仿定白瓷為主,主要裝飾方法有印花、刻花和劃花,由于其產品在造型、紋飾、釉色、胎質等方面都與定窯有相似處,所以一般將其歸入定窯系。磁峰窯的醬釉產品,應是受到定窯影響而燒制的仿紫定產品。這類醬釉產品,雖然數量較少,但在窯址中也有發現。1976年,四川省博物館魏達議先生就曾在窯址中采集到此類醬釉器物,他在《四川彭縣金城窯白瓷》一文中說:“釉色為灰白色或乳白色,也有器內為灰白釉,器外為赭色釉,這是極少數。”(注:金城窯,即磁峰窯,見《四川古陶瓷研究》第一輯。)魏達議先生所說的器內為灰白釉器外為赭色釉的器物,即筆者本文所說的器外施醬釉而在器內施白釉的器物。然而,讓人感到奇怪的是,有關文物考古部門在1977年的試掘、1978年的調查以及2000年的正式發掘中,都未發現這類醬色釉瓷器,其主要原因可能是這類醬釉產品的生產數量極少,在窯址中不易發現。

            醬色釉,又名紫金釉(也有的稱赭色釉),是一種以氧化鐵為呈色劑的高溫釉,其釉色介于柿色和棗紅之間。醬色釉瓷最早創燒于宋代北方窯口,目前已知宋代燒制醬色釉瓷器的窯口有定窯、當陽峪窯、耀州窯、介休窯、磁州窯、吉州窯、建窯以及四川的磁峰窯、金鳳窯、西壩窯和重慶涂山窯等。其中定窯、當陽峪窯和耀州窯的醬色釉瓷質量最好,而其他窯口的醬色釉瓷多產自以燒黑瓷為主的瓷窯,器物胎質較粗,質量遠遜色于前者。宋代醬色釉瓷器的普遍出現,與當時的社會風尚有關,是有意仿醬色漆器而燒制的產品。

            明人曹昭在《格古要論》中說:“有紫定色紫,有黑定色黑如漆,土具白,其價高于白定。”關于紫定問題,雖然目前爭論較多,尚無統一意見,但多數人都習慣將定窯醬色釉稱為紫定。這種醬色釉的色調有多種,有的呈醬紅色,因而也有人認為定窯醬色釉瓷即文獻所載之紅定。據宋代邵伯溫所著《邵氏聞見錄》載:“(宋)仁宗一日嘗幸張貴妃閣,見定州紅瓷器,帝見問曰:安得此物?妃以王拱宸所獻為對。帝怒曰:嘗戒汝勿通臣僚饋遺,不聽何也?因以所持柱斧碎之。妃愧謝久之乃已。”此外,在宋代周輝所著的《清波雜志》中也曾提到“定州紅瓷”。定窯醬色釉瓷除在窯址中發現實物標本外,在各地墓葬和窖藏中也有出土。目前所見的定窯醬色釉瓷器的主要器型有碗、盤、蓋碗、瓶、罐、壺等,胎質潔白細膩,釉層表面為醬色,釉表與胎之間有黑色的基礎釉層,器表多為素面,僅少數器物有印花裝飾,有的器物內施白釉外施醬色釉。

            陶瓷文化鑒賞-彭縣窯


            彭縣窯:在今四川彭縣,故名。燒造年代為宋代,專燒白瓷,是目前在四川省發現的唯一白瓷窯址。其特征和鑒定要領是:(1)胎體致密,胎色白中閃黃。釉面光亮,釉色白中帶黃,但有一部分呈灰白色。(2)產品以碗、盤、碟為主,瓶、罐、洗、盒等品種極少。(3)裝飾有刻劃花、印花、堆線三種,前二種與定窯風格類似。刻劃花以雙魚紋多見,還有纏枝牡丹、折枝蓮、蓮瓣及風扇形花瓣等。印花紋飾以花鳥為主,如飛鳥銜草、鳳穿牡丹、鷂鷹穿花、雙雁、魚鴨、鴛鴦戲蓮圖及各種纏枝花、折枝花、朵花紋,鳥類多為展翅飛行,最大特點是都不畫足。堆線是用瓷漿以筆勾勒出六根線條于碗、碟的內壁,表示六出花瓣,或用六條曲線表示花瓣形。(4)與定窯的區別1.彭縣窯口沿有釉,器內和外底粘有砂痕,圈足端或底無釉,產品皆施化妝土。定窯口沿無釉,器內外光潔平整,圈足內有釉。2.彭縣窯的六出花瓣采用白色瓷漿堆線,較淺;定窯則以起棱線條表示。3.印花效果彭縣窯顯得有些模糊不清,線條略為呆板;定窯則紋樣清晰流暢。

            陶瓷文化鑒賞-潮州窯


            潮州窯:在今廣東潮安縣,唐宋屬潮州,故名。始燒于唐代,終于宋。唐代燒青瓷和醬褐釉瓷,宋代以燒青白瓷為主,兼燒青瓷和黑瓷等。其產品特征和鑒定要領是:(1)唐代產品胎質一般呈灰色,胎體較厚。釉面一般均有細小開片。器形有碗、碟、壺、杯、罐、盆、枕等。碗以敞口平底造型為多見,一般施釉不到底。少量碗為圈足或四花瓣口圈足,碗內凸起四條直線。青瓷器物上有點褐彩裝飾的。(2)宋代產品胎質細密,胎色大致可分白、灰白或深灰等種。施釉較薄,一般都有細小開片。(3)宋代瓷器器形有碗、盤、杯、壺、瓶、爐、罐、盆、燈、粉盒、硯、筆架、佛像和玩具等。青白瓷產品以浮雕蓮瓣紋爐和喇叭口、長頸、細長流的壺最具特色。(4)青白瓷裝飾以劃花為主,其次是雕刻、鏤空和褐色點彩,印花很少見。劃花線條簡樸流暢。內容以弦紋、卷草紋、平行斜線紋為主,其次是蓖紋、蓮瓣紋和云龍紋等。青白瓷佛像的頭、眼、須部常點以黑褐色彩,此為一大特點。(5)青瓷產品中較有特色的有貼花雙魚紋盤,雙魚紋是貼附上去的,釉色較淡,胎質較松,與南宋龍泉窯青瓷貼花雙魚紋盤有區別。(6)器物一般采用墊餅或墊環裝燒,故底足無釉。盆類器皿中有的采用疊燒法,盆內底留有支釘痕,一般為5個支釘痕。

            陶瓷文化鑒賞-蕭窯


            蕭窯:在今安徽蕭縣白土鎮,故名。創燒于唐代,而終于金。唐代燒黃、白、黑釉瓷器,入宋以后主要燒白瓷。其特征和鑒定要領是:(1)唐代產品1胎體厚重,胎質不純,呈焦黃色,胎體內雜有不少白、黑或紅褐色微粒。2黃釉瓷產品釉色黃中閃綠,流釉處成墨綠色,積釉處有小開片。3蕭窯與壽州窯相距較近,深受壽州窯影響,產品工藝特征與壽州窯基本相似.(2)宋、金代產品1胎色有灰白和焦黃兩種。胎質有精粗之分,灰白者精,焦黃者粗。2以白瓷為主,釉色白,釉薄處灰暗無光,釉厚處呈牙黃色,并透出乳白色亮光。此外,還兼燒黃釉、黑釉、白釉黑花等品種。3采用3足支釘或托珠疊燒,故碗、盤等器內心和底足留有支釘或托珠痕,一般3個。4器形除碗盤外,還有枕、雙耳罐、小件瓷塑動物等。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