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紫砂行業:瘋狂的石頭瘋狂的壺

            “大師級”代表呼吁民眾理性投資梳理市場秩序

            房市、股市疑云密布之際,去年以來,投資市場不斷掀起出人意料的高潮。瘋狂的石頭――翡翠、白玉價格翻倍,瘋狂的紫砂壺――嘉德拍賣會上,紫砂壺拍出千萬天價……傳統工藝品身價倍漲,令工藝大師喜憂參半。7日的江蘇團審議中,兩位“大師級”代表呼吁民眾理性投資,呼喚政府部門“該出手時要出手”梳理市場秩序,關注傳統民間工藝的健康發展。

            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揚州玉器廠總工藝師高毅進代表告訴記者,整個玉石市場是從翡翠開始波動的。去年下半年,翡翠原材料忽然暴漲,平均翻了1-2倍。據說是有大筆資金進入市場囤積玉石。“假如這些石材進入流通市場,價格不會漲成這樣。關鍵是這批石頭被囤了起來,造成了奇貨可居的現象。”接著,白玉開始漲價。“以前我們去新疆買石頭,1公斤10幾到20幾萬的就不錯了。現在沒有三四十萬一公斤買不到像樣的石頭。”究其原因,喜歡玉器的人越來越多,而資源越來越少,房市股市前景不明,玉石成為炒作題材。

            非物質文化遺產中,玉雕是市場最好的。由于總體生存狀況不錯,行業管理等也比較有秩序。分析原因,高毅進說,現在但凡生存不錯的非遺,一般都是至今仍然能和現代人的消費習慣、欣賞習慣密切關聯的。比如紫砂壺,既有實用價值,又有審美價值;而玉石,其蘊含的審美價值,已經固化為中國人揮之不去的文化情結,現在更是有了增值價值。

            但是傳統手工藝人的冷暖,高毅進依然牽掛。“很多非遺產品,由于種種原因,不可能有玉雕這樣的市場,甚至連生存都難,但是它們的藝術價值依然存在。所以我提交兩個建議,一個是要加強對非遺傳承人的培養,另一個是希望國家的工藝美術保護條例能有細則,目前的條例原則性太強,無法操作,難以將保護落到實處。”

            高毅進認為,傳統手工藝品,能市場化的部分交給市場,需要國家保護的國家不能缺位。他同時提醒投資者,不要看著現在玉石漲價盲目追高,一塊普通石頭賣給你和田玉的價,那就差大了,要選擇正規名廠、名店、名師。

            相比而言,紫砂壺的暴漲更加令人瞠目。去年嘉德拍賣會上,已故紫砂大師顧景舟與國畫大師吳湖帆合作的一把石瓢壺拍出了一千三百二十萬的天價。世稱:一兩紫砂十兩黃金。日常生活中,幾十萬,一百多萬的一把壺已屬常見。據資深業內人士透露,以一年期估算,普通的紫砂壺作品的價格漲幅在40%至50%,而更中高端的紫砂壺作品則遠遠高于這個漲幅。中青年高工類的紫砂壺作品已經成為整個紫砂壺市場的中流砥柱。大師級代表人物的紫砂壺作品往往是通過拍賣渠道才有可能求到。

            江蘇宜興精陶股份有限公司總工藝師,中國陶瓷藝術大師徐安碧代表說,很多人問我,紫砂壺為什么那么貴?我負責任地說,一把上好的紫砂壺,至少集中了五個價值,一是稀有紫砂陶土的價值,二是多姿多彩的造型藝術的價值,三是獨一無二的制作工藝的價值,四是高雅精致的裝飾藝術的價值,五是藝人與文人結合的人文價值。

            徐安碧說,傳統陳設陶藝的發展主要還是取決于市場需求。有些無利可文化等部門多頭管理,商業評比泛濫,所謂的金獎銀獎充斥市場,造成信譽度下降。他建議,國家要對具有地方特色,百年品牌的傳統陶瓷藝術進行調查摸底。對用于這些作品生產所需的資源好好保護,防止低水平生產;對確有歷史文化價值,民族特點的傳統陶瓷藝術要搶救發掘;改革從業人員的技術職稱評審制度,政府部門要退出,交給行業協會或社會中介機構去認定,對國家級的獎項評定要嚴格規范,對商業性的評比活動要遏制約束。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