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紫砂行業:紫砂名家詳解紫砂壺“天價現象”

            在中國嘉德2010春拍上,一把由紫砂大師顧景舟制、上有吳湖帆書畫的產于1948年的“相明石瓢壺”以1232萬元成交,為北京一位收藏家競得,創出紫砂壺拍賣世界紀錄,這一紀錄把近年來藏界的“紫砂熱”又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在外界看來,一把小小的紫砂壺身價過千萬,可謂“瘋狂”,但是在業界看來,這個價格卻是“價值回歸”。因為紫砂壺的名貴就在于“名家出品”。而且,現當代的紫砂名品,身價也在逐年上漲。值得一提的是,由于正宗的紫砂器出自江蘇宜興,從古代到當代,紫砂名家全都是宜興人士。

            日前,被譽為紫砂藝界“姐妹花”的譚曉君、譚曉燕從宜興蒞臨天津,出席了在本市河西區南北大街“君壺燕藝”藝廊舉行的紫砂新作展。同為國家級工藝美術師的譚氏姐妹出生在江蘇宜興的紫砂世家,父親是在紫砂界享有盛譽的中國工藝美術大師、陶刻大師譚泉海。許多當代名家制壺或是名家畫壺,都以能夠擁有譚泉海的銘刻為最高禮遇。對于紫砂藝術,姐妹二人自然有著真知灼見。

            作為中國工藝美術大師譚泉海的女兒,對于紫砂藝術,可謂“近水樓臺先得月”。

            譚曉君:對于藝術,父親強調的是基本功的扎實與視野的開闊。我是1984年進宜興紫砂工藝廠的,因為父親主要是搞雕刻,所以我也學了好幾年的雕刻。但父親說,從事紫砂藝術,你們應該有你們所走的道路。因此,我于1988年前往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學習陶瓷設計,從陶刻轉到紫砂壺的設計創作上。接著,我先跟中國工藝美術大師汪寅仙學做紫砂壺,后又拜汪大師的高徒江建祥為師學藝。

            譚曉燕:應該說,父親是我和姐姐的終生師傅。他有我們一輩子都學不完的技藝。但父親要我們拜其他的大師為師,就是希望我們能夠學到更多的東西。我從1986年開始跟著父親學習雕刻,1989年進宜興紫砂工藝廠,于1992年去中央工藝美術學院進修,師從鮑利安、周定華,學習制壺技藝。

            記者:現在紫砂壺成為收藏界的一個“重頭戲”,你們在宜興,又是紫砂界世家,據你們了解,這些年名家的紫砂壺升值了多少?

            譚曉君:其實自古名家制作的紫砂壺就是文人珍玩。在新中國成立后,名家紫砂壺和名家書畫一樣,也有過價格很大眾化的一段過程。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一些臺灣和香港的藏家開始到宜興來,批量買進好壺,從那時候開始,好壺開始有價了,而且價格逐年上揚。

            譚曉燕:但是真正價格暴漲,還是2000年以后,內地的藏家開始出手花大價錢買好壺,從現在來看,一把好壺的身價這20年來至少漲了幾十倍。許多當初玩壺的港臺藏家現在把好壺“回流”到內地,賺了很多錢。其實現在在宜興,名家的壺都是做不過來的。經常有北方的客人,一來工作室就提出來要定制幾百套。

            新報:對于紫砂壺而言,南方和北方的玩法好像不太一樣?作為業內專家,你們對玩家們有什么建議?

            譚曉君:南方的玩家好像更講究“養壺”,就是好的紫砂壺是一定要用來泡茶使用的,然后在使用的過程中進行專業的養護,“養”出來的壺味道自然就不一樣,而且,主人與壺的感情也會在這個過程中加深。我觀察到北方的玩家好像更喜歡把好壺深藏密室,只是在朋友們來做客時,才拿出來賞一下。許多玩家收藏了許多名貴的壺,但是自己喝茶時,只用一般的壺。這是收藏習慣的不同吧。

            譚曉燕:還有就是北方的玩家都喜歡體量大的壺,南方的玩家大多喜歡玩小壺,覺得小壺也有大味道。其實,北方的玩家更喜歡拿紫砂壺作為最貴重的禮物饋送友人,所以喜歡求大,而且保持新壺的樣子。其實無論怎么玩,我覺得紫砂壺最重要的魅力還是它的古樸、穩重與大方。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