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紫砂行業:紫砂收藏正當時 館藏級大彬圈鈕壺驚現西泠

            館藏級“大彬圈鈕壺”

            2010秋拍季正在火熱進行。繼嘉德、保利、匡時等北方秋拍之后,南方影響力最大的拍賣公司之一西泠拍賣即將于12月14日下午1點整舉槌“典藏普洱茶及茶具專場”,屆時,館藏級紫砂精品大彬圈鈕壺及何道洪、陳國良等紫砂工藝大師的代表作將呈獻給藏家。紫砂壺收藏迎來新熱潮現階段是對紫砂壺收藏與投資的一個好時機,在藝術品市場上,何道洪等紫砂工藝大師的精品備受關注,受到極大追捧,因為這類紫砂精品不僅具有工藝美術價值,更具有文化內涵。自明晚期以來,紫砂壺逐漸從各類茗壺中脫穎而出,一躍而成人們沏茶之首選,同時也成為皇室、士大夫的珍賞之物。民國的李景康在《陽羨砂壺一瓷嬰耳,價埒璽玉,不幾異乎。顧其壺為四方好事者收藏殆盡,也因此,自明末迄今,后仿大彬者,未曾稍歇,且因大彬拔冠古今,所以高檔仿者必非良工莫辨,其工藝成就亦屬可觀。自清代以來,大彬真跡幾不可得,時至今日很多博物館和藏家手上的大彬壺均為三十年代高手所仿,能稱為大彬真跡的大彬壺目前只有出土的幾把。

            其一:一九八七年無錫出土明代墓葬,墓主人乃明萬歷華太師孫子華師伊,身份之顯貴足以和大彬壺匹配,再者,此壺的做工、韻味都堪稱極致,乃大彬真跡無疑。

            其二:山西晉城出土的大彬壺,此乃明崇禎五年張光奎墓主人(明萬歷元年至崇禎五年,山東右參政,總工東監事。卒后,論祭葬,贈光祿寺卿。《明史有傳》)。此壺的底款為丁未年日,時大彬制,丁未年為明萬歷三十五年,該壺做工、嘴、把風格和無錫出土的如出一轍,底款刻工堪稱一流。還有福建、延安等出土的也可以稱為大彬真跡,不過沒有以上兩把這么典型,這些都為博物館所藏。

            其三,也就是我們要解讀的這一把了,此器胎質淡褐,珠粒隱隱,壺嘴昂然而立,壺把作秋水式,腹身飽滿,氣定神閑,器身不大,卻不容小觀。壺扭形制特殊,作一圓條圈起,中留小圓井,直通氣孔,結構為歷來所僅見,壺作平地,上以端楷精刻“萬歷己酉時大彬制”,兩行四字相對。蓋壺乃上世紀八十年代天津出土。據第一手拿到此壺的古董商說,該壺雖流入市井幾十年,仍有出土特征,土斑明顯,灰皮仍在,壺底刻字與山西出土的大彬壺如出一轍。嘴、把、風格,胎土都有相同特征,為大彬壺中精品,也是世界公認的大彬壺真跡之一。推呈西泠華健合璧之作李笠翁《閑情偶寄》云:“茗注莫妙于砂壺,砂壺之精者,又莫過于陽羨。”自明代以來,宜興紫砂以其不奪茶香、隔熱透氣、包漿養壺等特性,逐漸成為人們泡茶用器之首選。而當一件紫砂器從沏茶品茗的實用功能上升為藝術審美層面時,歷代文人的參與無疑起到了關鍵的作用,他們或撰寫壺銘,或鐫以花卉,或鋟以印章,托物寓意,別饒韻格。西泠印社作為海內外最富盛名的金石篆刻學術團體,百余年來,先后由吳昌碩、馬衡、張宗祥、沙孟海、趙樸初、啟功等六位藝術大師和文化泰斗擔任社長,每年春秋兩季雅集,詩詞吟詠、筆墨酬唱、賞鑒珍藏、品茗清談均無不可,在傳統文化土壤日漸衰微的當代文化環境下,生動完好地保存著具有傳統文人氣質的文化形態。據中國經濟網記者了解,本次西泠秋拍首屆典藏普洱茶及茶具專場,將推出一件由高級工藝美術師華健與著名書法篆刻家、西泠印社副社長劉江合作的漢方壺,重開當代紫砂壺藝之文人風尚。此壺形制大氣沉穩,寓圓于方,線面處理挺括有力,剛柔相濟,與“天行地勢”四字篆書氣韻相合,渾然一體,堪稱兩位大師的合璧之作。

            由高級工藝美術師華健與著名書法篆刻家、西泠印社副社長劉江合作的漢方壺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