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知識:景德鎮市國營瓷廠歷史資料簡介——紅星瓷廠

            景德鎮市紅星瓷廠原為第一、第四陶瓷工業合作社,1958年7月分別改為第十一第十四瓷廠。同年九月并為國營紅星瓷廠。是全市實現陶瓷生產半機械化最早的企業。廠部座落在市區曙光路22號,廠占地面積106933平方米,廠房建筑面積49306平方米。擁有職工1694人,年產量為2191萬件。

            1978年以后,由生產單件出口瓷發展到生產大批量的配套出口瓷,成為景德鎮陶瓷工業中技術雄厚、裝備先進、規模較大的生產釉上新花出口瓷的專業廠。主要生產各式新花日用瓷中的餐具、咖啡具等陶瓷產品。生產的“玉燕”牌皮燈,壁燈于1983年榮獲輕工業部優質產品獎,“飛鶴”牌新彩54頭中餐具1985年榮獲輕工業部優質產品獎,還有57頭水晶刻花西餐具獲輕工部和省優質新產品獎。產品以出口為主,銷往歐美、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

            taoci52.com小編推薦

            陶瓷知識:景德鎮市國營瓷廠歷史資料簡介——景興瓷廠


            景德鎮景興瓷廠1949年由一批私營制坯廠家及多戶私營燒瓷廠家,(窯戶老板)組成私聯營建華瓷廠。1954年由上海生太油行投資,并由上級委派了黨代表和具有豐富經驗的管理人員參與該廠的內部管理。1956年轉為地方國營,更名為景興瓷廠。1961年該廠又被并入華電瓷廠,為該廠日用瓷生產車間,1962年8月,又從華電劃出為獨立瓷廠,仍沿用景興瓷廠原名至今。廠部座落在市區中華南路255號。全廠占地面積44417平方米,生產用房建筑面積30576平方米,擁有職工人數1313人。年產量2000萬件。

            主要生產日用傳統瓷,正德和合器。如有“磬聲”牌正德餐具,飯具以及文慶興五寸半碗、正德湯碗、大碗、八寸平湯盤。這些產品有適應個人和家庭的三件(頭)至五十四件(頭)餐、飯具,有適用于宴會盛席的六十四件(頭)至一百一十件(頭)的餐具,并具中西餐具兩用性。1979、1985年16厘米青花薄胎碗獲全國優秀新產品獎。“磬聲”牌正德餐飯具和合具獲省優質產品獎。產品深受廣大用戶歡迎。銷往全國29個市省自治區和港澳地區及歐美市場。

            化蝶之路——尋訪景德鎮市雕塑瓷廠


            雕塑瓷廠是個特別混搭的地方。老舊的廠房,前衛的酒吧,復古的客棧,時尚的陶吧,有小橋流水式的徽派建筑,也有醇香四溢的咖啡洋館,一時之間辨不清曲徑通幽,分不清歲月錯疊,穿越至極。

            廠區內人流如織,無數從四面八方來的創作者和參觀者不斷融合,分散,再融合,再分散。誰知道下一個穿過你身邊會是赤膊趿鞋的陶工還是金發碧眼的洋人。

            如果說,雕塑瓷廠是上一輩景德鎮人的記憶,那么明清園必然是開辟轉型之路的里程碑和先驅者。今天的雕塑瓷廠早已褪去國有企業的光環,以最前衛的姿態吸引著來往的人群和分門別類的藝術創意。這里,每天、每處都有一場“戰爭”——藝術碰撞現實,歷史對峙創意,反復沖突直至和諧地融為一體。

            上世紀的雕塑瓷廠鼎盛一時,牢牢地駐扎在景德鎮這塊土地上。時光荏苒,曾經不復,可我們仍能從鐫滿歷史記憶的廠墻囪壁上依稀找尋到各個時代的標語,斑駁的痕跡無一不在傾訴過往的點點滴滴。

            激流下的變革

            1990年代,對景德鎮來說是個陣痛不堪的轉折期。

            我市眾多國有、公營所有制在改革開放的潮流下漸漸失去了生命力,幾乎所有的陶瓷企業遭到空前的擠壓,即便是“十大瓷廠”之列的雕塑瓷廠也未能幸免。

            早在計劃經濟盛行的年代,當時的雕塑廠長、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劉遠長就開始思考企業轉型的問題,世界上沒有永遠的鐵飯碗,時代前進的步伐定然會帶動經濟產業的變遷。盡管那時雕塑瓷廠的效益遠比其他紛紛倒閉的陶瓷企業要“硬氣”得多,但仍然可以明顯感受到危機四伏的壓迫。如何在任何沖擊下站穩腳跟,創新成了唯一的實行策略。他的意見得到了當時班子成員的大力支持。

            于是,1991年景德鎮第一臺從澳大利亞購進的燃氣梭式窯的入駐,讓雕塑瓷廠第一個吃上螃蟹,轟轟烈烈地引發了一場陶瓷生產界的燒煉工業革命。技術的革新,消除了以往燒瓷的弊病,大幅度提高生產效益的同時,也改善了已經慘不忍睹的自然環境。

            初次嘗到變革帶來的甜頭之后,劉遠長又在班子齊心協力下提出了一個在絕大多數員工看來特別“不實際”的改革設計方案——建設明清園。考慮到景德鎮、婺源等地,尤其是農村一帶,留存下來的古建筑非常之多,加之村人對保護古跡的意識不高,恰好雕塑瓷廠利用本身所具有的園林式工廠的特色構建出一個以明清時期具有本地風格為代表的建筑群模式,既可以將無人管理的古宅古廟集中修繕保護,也能帶動瓷廠的旅游業,打造獨一無二的瓷業旅游文化。

            因此,雕塑瓷廠向銀行貸款了200萬,大膽地提出以工業旅游+第三產業促進企業發展的新思路,擇專人專組把散落在當地農村的明清時期的殘舊古建筑、古門雕和即將潰毀的舊房架等收集、編號,經過精心修復和重新組合,構筑成一組集生產、創作、陳列、接待、購物、休閑娛樂于一體的古建筑群。

            在將信將疑的期盼和忐忑中,明清園的一期工程以意想不到的形式出現在眾人面前,具有強烈的明清風格的徽派建筑,獨具風味的創作工作室,以及國際陶藝中心、藝術陶瓷展示中心、名人作坊、陶瓷購物街等,徹底顛覆了人們對于景區和生產工廠的印象。之后兩年間又投入800余萬元到明清園第二期工程,在原有的基礎上進行擴建,實現了參觀、鑒賞、購物、餐飲、娛樂、休閑、親手制作等完整的一條龍服務。

            事實上,無論是新技術的引進,還是企業文化的標立,都是雕塑瓷廠在經濟轉型沖擊中審時度勢的自救舉措。雖然仍以生產為主體,但增添的附加價值也不斷加重,成為文化創意產業的一個新地,成為企業轉型的創意模板。這屆班子的總體規劃構想,后來陸續被后任繼承延續下來,并不斷努力完善,終于發展成現在馳譽海內外的大氣景象。

            變革中的興盛

            隨著明清園工程的逐步完善,出現在雕塑瓷廠的四海賓客也越來越多。

            這里,有著最完整的制瓷配套體系鏈條,有著種類最豐富的陶瓷產品,有著最多元的藝術門派,只要想購瓷學瓷,明清園已然成為了當仁不讓的絕對選擇。

            “現在的社會越來越看重創意產業,像北京、上海的很多創意藝術園區基本都是模仿明清園。明清園的出現充分展示了文化特色,文化創意產業的雛形,以蝴蝶效應的形式遍布全國。”雕塑瓷廠的何書記如是說。

            當然,創意集市就是最凸顯的代表。明清園的創意集市,當地人也之為稱“跳蚤市場”,一直秉承著鼓勵創意、倡導原創、拒絕仿冒的定位,還有低廉的租金,意外地得到了眾多中外陶藝愛好者的青睞,也吸引了大批有才華的獨立陶藝人。

            臨時搭建的簡易展臺、席地而擺的地攤與裝修簡約的店鋪中,賣家多是剛畢業不久或是已經有一段時間的創業大學生,也有著小部分的獨立陶瓷人,所以這里也是大學生的創業就業的發源地和溫床。“以前挺多陶院畢業生都往外地跑,現在差不多全都留在景德鎮了,就在雕塑里面,自己創作自己創業,挺方便的。”雕塑“老人”劉小姐結束一天生意,一邊收拾一邊笑著回答,“賣得還不錯,里面有一大半都是我自己的作品,賣得越多,成就感越大。”

            在這兒買陶瓷既看手藝,又看創意;在這兒瓷器可以附體在各種日用品上,也可以和各類飾品做混搭。除了經久不衰的創意集市,明清園已經成為了陶藝同好們的天下。街道兩頭的兩塊信息板永遠都貼滿了各色關于陶瓷的海報,也可以在任何一家店鋪或者小攤中聽到一兩條有關陶藝活動的最新消息。只要在雕塑瓷廠,在明清園,就永遠不會在景德鎮落伍。

            “明清園預計是做四期,現在只完成了第三期,也評到了3A級景區。最近,我們打算將雕塑瓷廠往外擴張,爭取擴大明清園的規模。”何書記說道。

            興盛中的思考

            近幾年來,雕塑瓷廠的步伐逐漸變緩,似乎在正軌中平穩前行。但還是有些老雕塑瓷廠人意識到了平靜外衣下的缺失。

            劉遠長老師說,建立明清園的初衷并不僅僅是商業性的規劃,還有對文化行業中道德風氣的傳承。

            “我特別喜歡‘大器成景,厚德立鎮’這句話。景德鎮的文化是從先人手上一點一點傳承下來的,工藝是個體,如果沒有德的灌輸,是沒有辦法鮮活起來的。”劉遠長老師說道,“厚德立鎮這四個字分量這么足,我們有那么多工藝,為甚不能讓這個‘鎮’響亮起來呢?”

            在他眼中,這個“德”遠遠不止是道德,還涵蓋了以創作的理念、個性、行事的做派等等等等。

            在這樣的理念下,明清園就成為了積“厚德”意“立鎮”的開場白。其中遍布各處的陶瓷研究所、名人工作室、大學生就業創業基地、樂天陶社包括每周的創意集市,都是“厚德”的成器之處。

            “景德鎮應該重視自己現有的資源,同樣也不能忽視陶瓷藝術創作中的知識產權和假冒偽劣、對待傳統文化的不重視、陶瓷行業的不文明現象等問題,這是需要多方一同參與進來,包括陶瓷藝人,媒體,還有政府的相關機構,尤其是政府,希望相關部門一定要關注這方面的問題,能夠系統規范地應對它們,齊心協力把景德鎮的陶瓷返璞歸真,做成真正的藝術品。”劉老師的語氣嚴肅,也充滿希望。

            建國瓷廠:景德鎮第一家國營瓷廠


            建國瓷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后,景德鎮建立最早的一家國營企業。1949年4月景德鎮解放后,中共浮梁地委立即著手恢復和發展陶瓷生產。為了辦起第一個國營性質的瓷廠,在資金極端困難的情況下,當時的地委書記黃永輝親自發動駐軍、機關干部和吸收的150多名瓷業工人,自籌資金,開展生產自救活動。同年8月16日籌建“建國瓷業公司”,之后接管了官僚資本“江西瓷業公司”所有坯房、窯廠及財產。

            1950年4日1日,正式成立“江西省景德鎮市建國瓷業公司”。1951年,建國瓷業公司接受了人民政府沒收的舊商會和九窯公會等官僚資本,工人增加到500人、廠房占地面積擴大到2000平方米,并且開始承做蘇聯大瓷碗等國家訂瓷,產量有較大幅度增大。1952年8月1日,建國瓷業公司更名“建國瓷廠”。

            為全市公、私營企業做出示范

            當時的建國瓷廠盡管面臨重重困難,但全廠職工發揚了工人階級當家作主的精神,艱苦創業,自力更生,夜以繼日進行義務勞動,檢修廠房設備,挖“腳板”泥,取曬架塘。那時沒有固定工資,在食堂集體吃飯,賣了瓷器就發點米,工人們不計時間,不講報酬、不談福利,生產熱情飽滿,紀律嚴明,上下一心,渡過了難關。在三年經濟恢復時期,全廠總產值仍增長3.7倍;每年平均增長率為92.8%,為全市公、私營企業作出了示范,顯示了社會主義國營企業的主導地位和作用。

            1954年,為改變歷史上長期遺留下來的松柴燒窯和手工操作,市里決定建立—座以煤窯代替柴窯,以機械化代替手工的新型工廠,并把此任務交給了建國瓷廠。當時在東郊鳳凰山動工興建,經過一年的努力,于1955年12月投產,取名建國分廠(即現在的宇宙瓷廠)。從原料精制到產品成型,采用了半機械化操作,裝置了球磨、攪拌、榨泥、練泥機和電動壓坯、施釉等設備,新建了一組煤窯、實現了以煤代柴燒瓷,并不斷改進,提高燒瓷質量,為全市推廣“以煤代柴”作出了貢獻。

            1958年,景德鎮瓷廠、十九瓷廠并入建國瓷廠,職工猛增到3600多名,尤其是顏色釉生產的技藝力量得以集中,恢復了傳統瓷生產,形成了一支生產高溫顏色釉和高檔細瓷的技術骨干隊伍。1959年北京有關部門曾選擇3500件顏色釉產品做國慶用瓷。

            難忘的歲月與曾經的“一分為四”

            在發展過程中,建國瓷廠也曾受到一些挫折。1958年“大躍進”年代大搞“以瓷代鋼”,生產熱風管、沼氣燈頭、瓷質鋼鍋等,由于盲目冒進,單純追求產值,造成了一定困難和損失。1959年,市委第一書記趙淵親自到建國瓷廠粉定八組蹲點勞動兩個月,拜工人為師學利坯,與工人同吃同住、同勞動、同學習,采取有效措施,幫助企業改進管理,給全廠職工極大鼓舞。當時,原燃料的供應和運輸非常困難,職工們到陳灣運瓷土,修皇崗運煤公路,還抽出上千名職工組成“社會主義建設兵團”到蚊潭山區砍伐、運輸松柴,以保證生產正常進行。

            “文革”時期,在“瓷器不能打仗”、“一廠變多廠”等思想干擾下,建國瓷廠的正常生產秩序給攪亂了,不少傳統顏色釉品種被砍,許多從事顏色釉生產的工人,忍痛離開自己的專業崗位,技藝人員由180余人減少到11人,不少工人被調出做泥、木建筑工,還有的改行從事殺豬,搞搬運等。1970年建國瓷廠還被迫遷到柳家灣建廠,因違背客觀規律,只得停建,企業受到了嚴重損失。

            與此同時,建國瓷廠被迫劃出部分車間辦螺絲廠、標準件廠、無線電廠等,使一個好端端的老國營企業“一分為四”,被撥走廠房,調出人員,新建的自動流水注漿作業線被拆散,廠區淪為荒地,企業支離破碎,年年虧損。

            改革開放讓企業煥發青春活力

            改革開放以后,建國瓷廠依靠全廠職工的智慧和力量,醫治浩劫后的創傷,充分發揮企業的特點和優勢,重點恢復和發展了祭紅、鈞紅、影青、茶葉末、窯變花釉等傳統產品,創造了鳳凰花釉、彩虹釉、羽毛花釉等新品種,重新煥發出青春活力。顏色釉等產品遍及國內外,行銷日本、加拿大、美國、意大利等120多個國家和地區。

            建國瓷廠生產的高溫顏色釉瓷獲部(省)以上獎勵33次之多。其中1979年獲國家優質產品銀質獎章,1989年獲首屆北京國際博覽會金獎,1990年彩虹釉獲39屆尤里卡國際發明博覽會金獎。

            以建國瓷廠生產的高溫顏色釉作為國家禮品,贈送外國元首以及部長級官員有97次之多。1978年10月,鄧小平同志訪問新加坡,將象征吉祥如意的“三陽開泰”80件花瓶贈給新加坡總理;1979年1月,鄧小平同志訪問美國,又將該廠生產的色釉綜合裝飾雙耳瓶贈給美國總統尼克松。

            然而,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中,為擺脫企業困境,建國瓷廠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在全廠推行了企業深化改革工作。采取劃小核算單位,以一個班組、一條生產作業線或一條窯為實體,優化組合,調動了職工的生產積極性。2009年,在全市陶瓷國有企業進行改制試點,順利地為全廠職工置換了身份,完成了企業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歷史使命,。

            鳳凰涅磐,浴火重生。當前,在新一輪經濟發展規劃中,我市正著力打造“建國陶瓷文化創意園”:原建國瓷廠憑借深厚的陶瓷文化底蘊和優越的地理位置,更好地保護和開發利用豐富的陶瓷工業遺產,有效地利用羅漢肚、迎祥弄、龍缸弄等處老廠房、老設備以及人文歷史,恢復了明清作群,其中有圓器坯房、琢器坯房和柴窯遺址,包含原來的原料、成型、燒煉廠區在內,建立創意工作室、藝術長廊、瓷展中心……讓傳統手工制瓷工藝和各個歷史階段的陶瓷文化,靚麗地呈現在世人眼前!

            景德鎮樂天陶藝基地落戶景德鎮市雕塑瓷廠


            天空湛藍,春風沸面。5月1日,景德鎮樂天陶藝基地在景德鎮市雕塑瓷廠正式成立。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劉遠長,景德鎮市瓷局、雕塑瓷廠、樂天陶社等有關負責人出席成立儀式。劉遠長宣布陶藝基地成立,同時第三屆樂天創意集市開市。

            樂天陶藝基地位于景德鎮雕塑瓷廠后門,是一座具講廳和工作室為一體的LOFT式大空間。“五一”期間,陶藝基地將現場為陶藝愛好者們表演刻花、陶藝裝飾、釉上彩繪、青花、手工制陶、傳統手制毛筆、竹藝等,同時還可以體驗拉坯、青花和捏泥。讓陶藝者可以一邊向景德鎮的大師學習陶藝制作技巧,一邊玩轉景德鎮這座“陶瓷歷史博物館”,分享陶藝帶來的樂趣。

            記者在第三屆樂天創意集市中看到,120個攤位的創意作品大到三米,小到手指甲,有時尚的或懷舊的、日用的或休閑娛樂的、平面的或空間的,有戴在身上的陶瓷項鏈、耳環,有實用器具花瓶,有掛在墻上的陶藝瓷板、臺燈,有純粹裝飾擺件等等,琳瑯滿目,每一件都非常精致。特別是掛滿飾品的竹編菜罩、擺滿飾品的五豆裝飾架,更是吸引了游客與淘寶者的眼球,甚至還有不少國外游客前來光顧、瀏覽。

            據樂天陶社負責人介紹,開辟創意集市則是希望給年青的陶藝學生提供小小的舞臺,鼓勵他們不僅可以自由的去創作陶藝,也可盡早的介入市場,把創作與市場相結合,把創作與再創作的延續在實際中操作上變成可能。同時創意小集市的開辟也能為景德鎮的陶藝文化發展帶來生機,年青人的創作力與活躍文化氣氛能為千年瓷都帶來新鮮與能量補給。建立陶藝基地是為陶藝家和廣大熱愛陶藝的人士,提供欣賞陶藝及制作陶藝的藝術交流空間,旨在“樂天搭臺,眾藝唱戲、藝術交流、同促共進”,推廣陶瓷文化。

            景德鎮老瓷廠記憶:景德鎮陶瓷廠


            景陶精神卻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上一輩的老瓷都人,談起景德鎮陶瓷廠(以下簡稱景陶),都會清晰地記得景陶門前的運煤專用小鐵路,每當滿載著煤炭的小火車轟隆駛過,那之后的興奮之情;還有景陶辦公大樓的門樓,那是當時全市所有工業企業中最獨特、最宏偉、最氣派的一棟門樓,讓不少瓷都人記憶猶新。

            近日,記者來到景陶,那昔日象征著景陶曾經輝煌的大門,如今已經銹跡斑斑;曾經熱鬧非凡的廠房,已經空無一人……

            建廠初期披荊斬棘

            1958年9月1日,這一天對于每一個景陶人來說,都是值得銘記的,這一天瓷器十二瓷廠、十五瓷廠、十六瓷廠合并為景德鎮市建筑瓷廠。

            談及景陶的前身,現任景陶廠長楊景華滔滔不絕地介紹,景陶的前身是景德鎮市第二陶瓷手工生產合作社(簡稱“二社”),而二社的前身又是余協圣瓷行,老板是人稱“三尊大佛”的資本家余炳哲。

            1950年10月余炳哲抽走轉移大量資金,使生產停頓,瓷行于1951年5月關閉,瓷行93名工人要求資方老板發工資維持生活。當時工人代表與資方老板進行談判達成協議,老板同意付給工人“共同工資”,但“大佛”不肯“善哉”,未履行協議。于是工人聯名上訴到市法院,經過法院裁判之后,將這些固定資產作為股金自動組織起來成立合作社恢復生產。

            恢復生產之后二社逐漸發展,讓工人們看到了對未來的希望,他們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艱苦創業、開拓創新的征程,他們白天生產、晚上義務勞動,在資金不足以全部建設正規廠房時,他們挑來泥土、運來竹子搞基建,用竹片糊黃泥搭起一棟棟簡易廠房。在1958年,這一年二社已有部分工人遷到毛家坡新廠房生產。新廠房的建成,告別了點多面廣,邁出了廠房、設備、人員高度集中的關鍵一步,為今后的景陶奠定了基礎。

            發展期間充滿曲折

            只要熟悉景陶的人都知道,景陶主要出產工業陶瓷,其中三角牌釉面磚更是聞名中外。據景陶老職工回憶道,當年廠里生產的面磚,其特點吸水率適中,光潔度好,耐酸、耐堿性能強,使用周期長。

            可景陶的發展并非一帆風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沖擊著每個角落,由于當時極左思潮干擾,瓷廠生產經營一落千丈,企業也是面目全非,運作十分艱難。

            由于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干擾,景陶已經有十多年沒有招收新工人,工人年齡面臨著青黃不接,就在1973年,這一天下著雨,但是景陶的職工們卻覺得這是一場喜雨,因為在這一天,景陶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迎接了158名生龍活虎、朝氣蓬勃的青年工人到來,這些都是各大院校高才生,他們的到來,及時地為景陶補充了新鮮血液。

            據景陶書記常水根告訴記者,20世紀80年代是景陶最令人羨慕、最值得驕傲和自豪的時期。這一時期,景陶科學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性發展,釉面磚生產量和質量節節上升,產量位居全國之冠八年之久。這一時期,釉面磚品種日益增多,全廠上下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繁榮昌盛的景象。

            “要知道,當年我們生產的三角牌釉面磚,出產上海、北京等地,都是免檢產品,暢銷到連找廠長批條子都買不到,當時時任廠長為了減少上門客戶的糾纏,特意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前剪貼了報紙上的一副“兔開尊口”的漫畫,”常水根驕傲地說。

            從景陶建廠初期開始,經過多年的摸索和經驗積累后,當時的廠領導班子看準了市場對釉面磚需求不斷增長的時機,“咬定青山不放松,”果斷決策,讓效益不高的日用陶瓷和工業瓷逐漸減產直至全面停產,進而舉全廠之力來發展效益較高的釉面磚。

            如何擴大釉面磚生產規模,經過商量之后,最好的選擇是把工業瓷車間改造成釉面磚車間。但是改造的資金在那里?面臨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景陶人利用多種渠道尋求合作伙伴,在1981年至1982年,景陶在難以從銀行貸款的情況下,依靠自己的能力,采取這一變通的靈活措施,使景陶的釉面磚產量大增,一躍成為全國釉面磚產量第一的專業廠家。

            不僅如此,在1980年至1987年,景陶釉面磚產量一直居全國首位整整八年,當時景陶頭上一直戴著桂冠,光芒四射。“三角牌”產品在整個上世紀的80年代暢銷美國、港澳、東南亞、阿拉伯等國家和地區,在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上是最受歡迎的建陶產品之一。

            景陶人的創業精神

            余昌銓1955年就進入景陶,直到1997年才退休,作為一名老景陶人,他有著景陶人艱苦樸實的創業精神。正如余昌銓的老伴常說的,“他就是塊頭木頭疙瘩,笨。上班從未遲到過,就連我生孩子的時候也還在上班,從來都不知道請假這個兩個字,天天就惦記著生產生產”。

            雖然時隔多年,但是余昌銓依然深深地記得,在上世紀50年代時,工人們上下班全靠步行,要走一個多小時,沒有一人叫苦,沒有一人發出怨言。當時工廠搬到毛家坂時,這里還是比較荒蕪的地方,工廠用竹片編成籬笆做圍墻,廠里規定沒有到上班時間是不開門的,來得早的人都老老實實在門外等候。當時有一個姓黃的工人家里沒有鬧鐘,下半夜3時左右就起床,走到廠里還沒有天亮,但他又不敢跨過籬笆進廠,只好在曹家嶺灰棚子里休息一下,不小心睡著了,一覺醒來,到廠里已經遲到了,還受到了處罰。由此可見當年的紀律是多么的嚴格。

            余昌銓在景陶一直都是從事匣缽工作,這項工作又苦又累,但是他絲毫都沒有怨言,起早摸黑的一干就是40年,他說,“我們那時就把廠里當成了自己家,從來都沒有遲到早退,一周就休息一天,休息時還要義務勞動半天;有時半夜刮風下雨,我會習慣性的跑到廠里去看匣缽是否被雨淋濕。”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很少有人能夠堅持做匣缽40余年,但是余昌銓堅持下來,對他那個年代來說,只要認定了這門手藝,就會一直干下去。

            回想起,以前廠里的輝煌,余昌銓自豪地說:“在80年代,我們廠是全市最好的一個廠,也是全市第一個有公交車接送職工上下班的單位,當年6輛公交車停在廠門口,是多么的氣派”。

            景陶的蒸蒸日上,與干部和職工艱苦奮斗是離不開的。老職工老占告訴記者,當年他在廠里的時候,不管是干部還是職工,都是一樣的在生產線上辛勤的工作。現代劇《窯前戰歌》就是以廠里一個職工老董的事跡為原型創作的,1976年的一天,燒練車間窯爐的煙道發生堵塞,煙道不疏通,瓷器要報廢,老董得知此事之后,二話不說,鉆進了煙道,硬是將堵塞煙道的匣屑。磚塊一鏟一鏟掏出來,高溫將老董的臉灼得青紫,在他的影響下許多人加入了搶修行列,終于將煙道疏通了。

            別看現在景陶廠生活區破舊不堪,生活區內公園,絲毫看不到綠意,但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職工宿舍、子弟學校、保育院、職工醫院、食堂、浴室、文化中心等設施應有盡有。生活區內花園不僅綠樹成行,花草芬芳,花園內還有噴泉,環境優美。

            “可是就是在進入20世紀90年代,隨著廣東等地區鄉鎮企業及其他性質的建陶企業的崛起,‘三角’牌受到猛烈的沖擊,經濟效益逐步下降,并出現經營虧損,景陶在1997年全面停產,目前景陶主要以出租方式將廠房、設備租給不同性質的企業進行多種行業的生產經營活動。”老占說。

            景陶從輝煌鼎盛到退出市場,從部屬國家大型二類企業到市屬三類企業,它經歷了五十余個春夏秋冬,這人生漫長的半個世紀,就好似流星在歷史星空劃過的一瞬間。在這期間雖沒有隆隆的炮聲和彌漫的硝煙,但一座座高聳的制粉噴霧干燥塔和一條條建筑衛生陶瓷生產作業線卻是見證了景陶昔日的光輝,盡管如今這種輝煌已不再,但景陶精神卻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一九七五·紅星瓷廠


            采訪黃庭輝是在曙光瓷廠的辦公室內,如今他是曙光瓷廠的廠長,但是聊起往日時光,黃庭輝說得最多的還是紅星瓷廠,從1975年進廠到1996改制,從窯爐車間陶瓷二級工到1995年任廠長,黃庭輝將最美好的年華,獻給了紅星瓷廠。

            對于黃庭輝來說,歲月是一條長河,河的那邊,響著年輕時窯爐帶班長的哨聲;河的這邊,他坐在辦公室內,窗外偶爾響起汽車的鳴笛。只是這鳴笛再響,也掩蓋不了那清脆的哨聲。

            紅星瓷廠前身是建國初期的第一、第四陶瓷手工業合作社,1958年7月這兩個合作社分別改為第十一、十四瓷廠,同年9月兩廠合并為國營景德鎮紅星瓷廠。1975年,紅星瓷廠17歲,這一年,剛進廠的黃庭輝21歲。

            拋開那些喜人的產值數據和技術革新突破不說,當時的紅星瓷廠,是以怎樣的姿態展現在這個21歲小伙面前?如今已過去30多年,但是從黃庭輝的描述中,還是能讀到他當年的自豪與感慨。

            瓷廠有工人1600余名,這還不包括附屬大小集體的成員,廠里建有淋浴式澡堂,職工和家屬都可以憑票洗澡;工廠配有可容納近千人的工會禮堂,里面經常放電影,他剛進廠那會兒,就在那看了不少樣板戲;廠里還配有交通車,接送住宿較遠的職工上下班,同時還有保育院、小學等等;每到過年放假,廠里會組織車隊將家在附近農村的工人送回家,來年開工,又去指定地點將他們接回。

            每到用餐時間,廠食堂便是人頭攢動,當時每個瓷廠食堂都有自己的特色菜,紅星瓷廠食堂的米粉蒸肉就特別好吃。

            剛進廠那會兒,黃庭輝是陶瓷二級工,工資是38.87元,當時他在窯爐車間工作,因為司爐工是特殊工種,因此還有一些補貼,包括營養肉、糖等等,在計劃經濟時代,僅這些補貼,就很可觀。

            紅星瓷廠的燒成車間有2條隧道窯,其中3號窯80多米,而5號窯長40多米,是一條小型的隧道窯,另外還有一些圓窯包。黃庭輝燒的是3號窯,每天三班倒,每班的分工是這樣的:帶班長負責觀察窯內的火勢,窯爐氧化、還原、成瓷段的窯門都有專門的司爐工負責控制火候,儀表房內有一位專門看儀表的工人。

            最開始黃庭輝負責的是氧化階段的兩個爐子,共四個爐門,分別在窯爐兩側,因此他上班的時候需要兩邊跑,同時還要協助儀表工負責進窯。

            整個窯爐操作的命令都是由帶班長發出,他脖子上掛著口哨,眼睛始終盯著窯里的火勢,并以此判斷接下來的操作,如果哪個爐子“漏火”或是需要加煤,他便會提醒相應的司爐工,因為窯爐車間噪音大,此時他便會吹響哨子,嘹亮急促的哨音便如軍號一般,引起了整個車間的注意。

            說起在窯爐車間上夜班,黃庭輝還提到一件挺有意思的事,那時有工人從家里帶來鋼制大飯盒,從食堂領了補貼的豬肉后,洗洗干凈,放進飯盒中,加上水。晚上便將窯爐中燒過但尚有余熱的煤渣鏟出,圍在飯盒四周,這樣換了幾次煤渣之后,飯盒內的豬肉便也熟了,第二天早上,正好帶回去吃。

            提起紅星瓷廠,上了年紀的人都還記得當時廠里生產的高白釉茶杯,這款茶杯到底火到什么程度,從“等外優等”這個極具時代氣息的詞中便可以看出。黃庭輝說當時產品按質量分為優等、一等之類,而等外則說明產品有瑕疵,沒有被列入等級內,“等外優等”,指的就是這些等外產品中比較不錯的,當時人們說這是“等外頭子”。就是這些差中擇優的產品,依然有許多人求購,且并不是每個人都能買到,需要找相關領導“批條子”。

            黃庭輝在窯爐車間只待了兩年,他因為表現突出,離開了生產一線,此后他先后擔任了廠武裝部干事、原料車間黨支部書記、企業管理科科長、勞動人事科科長、副廠長直至廠長。在武裝部工作期間,黃庭輝負責看管廠里武裝民兵班的槍支彈藥。每年拉練的時候,一群年輕人在一起,比試射擊,投彈,黃庭輝說大家在一起揮灑青春的汗水,這記憶很難忘。

            1990年,黃庭輝擔任紅星瓷廠副廠長,分管生產經營,當時的行業情況已經出現疲軟,為了提高生產效率,他決定將廠里閑置的圓窯包利用起來。

            1994年,黃庭輝擔任紅星瓷廠廠長,1996年上半年,紅星瓷廠與其他三家瓷廠一起被評為“景德鎮市扭虧增盈先進單位”,黃庭輝將所得1000元獎金捐給了廠保育院,1996年下半年,紅星瓷廠改制,劃小承包,自此走入歷史。

            景德鎮老瓷廠記憶:廠


            上一輩的老瓷都人,談起廠(以下簡稱景陶),都會清晰地記得景陶門前的運煤專用小鐵路,每當滿載著煤炭的小火車轟隆駛過,那之后的興奮之情;還有景陶辦公大樓的門樓,那是當時全市所有工業企業中最獨特、最宏偉、最氣派的一棟門樓,讓不少瓷都人記憶猶新。

            近日,記者來到景陶,那昔日象征著景陶曾經輝煌的大門,如今已經銹跡斑斑;曾經熱鬧非凡的廠房,已經空無一人……

            建廠初期披荊斬棘

            1958年9月1日,這一天對于每一個景陶人來說,都是值得銘記的,這一天瓷器十二瓷廠、十五瓷廠、十六瓷廠合并為景德鎮市建筑瓷廠。

            談及景陶的前身,現任景陶廠長楊景華滔滔不絕地介紹,景陶的前身是景德鎮市第二陶瓷手工生產合作社(簡稱“二社”),而二社的前身又是余協圣瓷行,老板是人稱“三尊大佛”的資本家余炳哲。

            1950年10月余炳哲抽走轉移大量資金,使生產停頓,瓷行于1951年5月關閉,瓷行93名工人要求資方老板發工資維持生活。當時工人代表與資方老板進行談判達成協議,老板同意付給工人“共同工資”,但“大佛”不肯“善哉”,未履行協議。于是工人聯名上訴到市法院,經過法院裁判之后,將這些固定資產作為股金自動組織起來成立合作社恢復生產。

            恢復生產之后二社逐漸發展,讓工人們看到了對未來的希望,他們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艱苦創業、開拓創新的征程,他們白天生產、晚上義務勞動,在資金不足以全部建設正規廠房時,他們挑來泥土、運來竹子搞基建,用竹片糊黃泥搭起一棟棟簡易廠房。在1958年,這一年二社已有部分工人遷到毛家坡新廠房生產。新廠房的建成,告別了點多面廣,邁出了廠房、設備、人員高度集中的關鍵一步,為今后的景陶奠定了基礎。

            發展期間充滿曲折

            只要熟悉景陶的人都知道,景陶主要出產工業陶瓷,其中三角牌釉面磚更是聞名中外。據景陶老職工回憶道,當年廠里生產的面磚,其特點吸水率適中,光潔度好,耐酸、耐堿性能強,使用周期長。

            可景陶的發展并非一帆風順,“文化大革命”的風暴沖擊著每個角落,由于當時極左思潮干擾,瓷廠生產經營一落千丈,企業也是面目全非,運作十分艱難。

            由于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干擾,景陶已經有十多年沒有招收新工人,工人年齡面臨著青黃不接,就在1973年,這一天下著雨,但是景陶的職工們卻覺得這是一場喜雨,因為在這一天,景陶鑼鼓喧天、鞭炮齊鳴迎接了158名生龍活虎、朝氣蓬勃的青年工人到來,這些都是各大院校高才生,他們的到來,及時地為景陶補充了新鮮血液。

            據景陶書記常水根告訴記者,20世紀80年代是景陶最令人羨慕、最值得驕傲和自豪的時期。這一時期,景陶科學技術不斷取得突破性發展,釉面磚生產量和質量節節上升,產量位居全國之冠八年之久。這一時期,釉面磚品種日益增多,全廠上下呈現出一派欣欣向榮、繁榮昌盛的景象。

            “要知道,當年我們生產的三角牌釉面磚,出產上海、北京等地,都是免檢產品,暢銷到連找廠長批條子都買不到,當時時任廠長為了減少上門客戶的糾纏,特意在自己的辦公室門前剪貼了報紙上的一副“兔開尊口”的漫畫,”常水根驕傲地說。

            從景陶建廠初期開始,經過多年的摸索和經驗積累后,當時的廠領導班子看準了市場對釉面磚需求不斷增長的時機,“咬定青山不放松,”果斷決策,讓效益不高的日用陶瓷和工業瓷逐漸減產直至全面停產,進而舉全廠之力來發展效益較高的釉面磚。

            如何擴大釉面磚生產規模,經過商量之后,最好的選擇是把工業瓷車間改造成釉面磚車間。但是改造的資金在那里?面臨一個接一個的問題,景陶人利用多種渠道尋求合作伙伴,在1981年至1982年,景陶在難以從銀行貸款的情況下,依靠自己的能力,采取這一變通的靈活措施,使景陶的釉面磚產量大增,一躍成為全國釉面磚產量第一的專業廠家。

            不僅如此,在1980年至1987年,景陶釉面磚產量一直居全國首位整整八年,當時景陶頭上一直戴著桂冠,光芒四射。“三角牌”產品在整個上世紀的80年代暢銷美國、港澳、東南亞、阿拉伯等國家和地區,在廣州出口商品交易會上是最受歡迎的建陶產品之一。

            景陶人的創業精神

            余昌銓1955年就進入景陶,直到1997年才退休,作為一名老景陶人,他有著景陶人艱苦樸實的創業精神。正如余昌銓的老伴常說的,“他就是塊頭木頭疙瘩,笨。上班從未遲到過,就連我生孩子的時候也還在上班,從來都不知道請假這個兩個字,天天就惦記著生產生產”。

            雖然時隔多年,但是余昌銓依然深深地記得,在上世紀50年代時,工人們上下班全靠步行,要走一個多小時,沒有一人叫苦,沒有一人發出怨言。當時工廠搬到毛家坂時,這里還是比較荒蕪的地方,工廠用竹片編成籬笆做圍墻,廠里規定沒有到上班時間是不開門的,來得早的人都老老實實在門外等候。當時有一個姓黃的工人家里沒有鬧鐘,下半夜3時左右就起床,走到廠里還沒有天亮,但他又不敢跨過籬笆進廠,只好在曹家嶺灰棚子里休息一下,不小心睡著了,一覺醒來,到廠里已經遲到了,還受到了處罰。由此可見當年的紀律是多么的嚴格。

            余昌銓在景陶一直都是從事匣缽工作,這項工作又苦又累,但是他絲毫都沒有怨言,起早摸黑的一干就是40年,他說,“我們那時就把廠里當成了自己家,從來都沒有遲到早退,一周就休息一天,休息時還要義務勞動半天;有時半夜刮風下雨,我會習慣性的跑到廠里去看匣缽是否被雨淋濕。”在采訪中,記者了解,很少有人能夠堅持做匣缽40余年,但是余昌銓堅持下來,對他那個年代來說,只要認定了這門手藝,就會一直干下去。

            回想起,以前廠里的輝煌,余昌銓自豪地說:“在80年代,我們廠是全市最好的一個廠,也是全市第一個有公交車接送職工上下班的單位,當年6輛公交車停在廠門口,是多么的氣派”。

            景陶的蒸蒸日上,與干部和職工艱苦奮斗是離不開的。老職工老占告訴記者,當年他在廠里的時候,不管是干部還是職工,都是一樣的在生產線上辛勤的工作。現代劇《窯前戰歌》就是以廠里一個職工老董的事跡為原型創作的,1976年的一天,燒練車間窯爐的煙道發生堵塞,煙道不疏通,瓷器要報廢,老董得知此事之后,二話不說,鉆進了煙道,硬是將堵塞煙道的匣屑。磚塊一鏟一鏟掏出來,高溫將老董的臉灼得青紫,在他的影響下許多人加入了搶修行列,終于將煙道疏通了。

            別看現在景陶廠生活區破舊不堪,生活區內公園,絲毫看不到綠意,但是在上世紀90年代初期,職工宿舍、子弟學校、保育院、職工醫院、食堂、浴室、文化中心等設施應有盡有。生活區內花園不僅綠樹成行,花草芬芳,花園內還有噴泉,環境優美。

            “可是就是在進入20世紀90年代,隨著廣東等地區鄉鎮企業及其他性質的建陶企業的崛起,‘三角’牌受到猛烈的沖擊,經濟效益逐步下降,并出現經營虧損,景陶在1997年全面停產,目前景陶主要以出租方式將廠房、設備租給不同性質的企業進行多種行業的生產經營活動。”老占說。

            景陶從輝煌鼎盛到退出市場,從部屬國家大型二類企業到市屬三類企業,它經歷了五十余個春夏秋冬,這人生漫長的半個世紀,就好似流星在歷史星空劃過的一瞬間。在這期間雖沒有隆隆的炮聲和彌漫的硝煙,但一座座高聳的制粉噴霧干燥塔和一條條建筑衛生陶瓷生產作業線卻是見證了景陶昔日的光輝,盡管如今這種輝煌已不再,但景陶精神卻永遠銘記在我們心中。

            “消失”的景德鎮十大瓷廠之:宇宙瓷廠


            1958年9月1日,經中共景德鎮市委批準,宇宙瓷廠宣告成立。在半個世紀的歷史長河中,宇宙瓷廠雖然幾起幾落,但它的產品質量始終名列全市陶瓷系統第一,出口創匯第一,所獲國家、部省、市、陶瓷工業公司授予質量獎項第一。它曾被外商稱為“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在發展史上寫下了光輝篇章。

            5月8日上午,記者走進了這個瓷廠,歷經風霜的廠區大門已被侵蝕得斑痕累累,高聳入云的煙囪已不再吐著黑煙……

            景德鎮市第一家機械化瓷廠

            1954年秋,在反復調研的基礎上,中共江西省委和省人民政府經過慎密考慮,決定開發景德鎮東郊地區,建設1個年產1000萬件的機械化生產的新型陶瓷企業,改寫景德鎮1000多年以來的手工制瓷歷史。

            “在當時景德鎮一些人的腦海中,認為瓷器就是泥做火燒出來的,手工制瓷就是老祖宗留下來的手藝,陶瓷用機械化生產是根本不可能的。”宇宙瓷廠黨委副書記劉長喜對記者說,他們對淘機桶、攪車棍、開窯凳有著深厚的情結,認為機器可以造瓷器,煤炭可以代替窯柴,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

            劉長喜說,新廠第一期工程基建投資為160萬元,這在當年是一筆巨額投資,主要用于建立廠房,購買和安裝機械設備。由于這是一項國家重點工程,參加建設的干部、工人來自祖國的四面八方,這其中有留日陶瓷工程師鄒如圭、留法陶瓷工程師朱乃華、有設計經驗豐富的總工程師黎浩亭、有善理基建財務的王敏等等,還有從九江、萍鄉等瓷廠、輕工業部陶研所、景德鎮機械廠調來的一批技師、機械師,可謂人才濟濟,兵強馬壯。

            “經過全體干部職工的艱苦奮斗,在短短兩年時間內,成型由手工改為機械化生產,燃料由燒柴油改為燒煤。”劉長喜興奮地告訴記者,1958年,我市第一家機械化瓷廠宇宙瓷廠終于誕生了。

            宇宙瓷廠原為建國瓷廠第一分廠,將第十三制瓷社、第四瓷廠并入,易名宇宙瓷廠。

            傳說中的“九龍上天”

            在劉長喜的指引下,記者來到宇宙瓷廠廠區。一位住在廠區宿舍的老職工朱桂花告訴記者,廠里現在已經面目全非了,高聳入云的“衛星窯”不再冒煙,倒焰窯、原料車間和成型生產車間也已經人去樓空。

            她對記者說,宇宙瓷廠最紅火的時候,不管白天還是晚上都是燈火通明。1959年,宇宙瓷廠在全市成功研制陶瓷生產新工藝——成型流水作業線,緊接著,一口氣建成9條作業線,當年被稱為“九龍上天”。

            劉長喜告訴記者,機壓成型和作業線的出現,大大提高了生產力,促進了產品質量大幅度提升,為景德鎮日用瓷上規模開辟了一條嶄新的道路。

            1963年,宇宙瓷廠又著手對原料工藝進行改造,用攪拌機取代水波池,從而大大提高了泥釉料的質量,為生產出口日用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由于技術改造、技術革新的不斷成功,為今后的產品打進國際市場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1965年,宇宙瓷廠一改過去的單件瓷出口,開始生產咖啡具、茶具等配套品種。

            1964年,宇宙瓷廠陶瓷生產達到建廠以來的頂峰,質量一級品達到87.2%以上,產量1328.26萬件。當年上繳利潤158.15萬元,產品質量在全國陶瓷行業排名第二,僅次于河北唐山的“玉風瓷廠”。

            “米卡沙”訂單帶來的轉變

            上世紀70年代,宇宙瓷廠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低迷。1976年,宇宙瓷廠開始試著生產45頭西餐具。廠領導多次與外商洽談,而外商對質量、交貨數量、交貨時間等方面的條件要求都十分苛刻。當時企業無論是生產能力、設備狀況、技術水平以及管理方面都不具備生產高檔瓷的條件。不到半年時間,因質量達不到出口瓷的要求,造成產品大量積壓,資金無法周轉,企業又開始出現虧損,生產經營面臨嚴峻考驗。

            能不能讓產品上檔次?能不能將產品打進國際陶瓷市場?這不僅關系到宇宙瓷廠今后的發展出路,更關系到景瓷在國際市場的聲譽和競爭能力。

            “鳳凰涅槃塑新生。”1977年,宇宙瓷廠接受了省陶瓷出口公司交給的1000套“米卡沙”外貿出口瓷訂單。退休老職工陳新民對“米卡沙”訂單的故事還記憶猶新。

            他告訴記者,“米卡沙”是美國的一個公司,訂貨合同中,外商要求很高,條件非常苛刻,產品質量提出要達到超標準的優級產品。為了企業的生存,為了盡快使產品打進歐美市場,也為了給中國人爭一口氣,在那段非常時期,全廠干部職工夙興夜寐、日夜奮戰,千方百計在提高產品質量上做文章,下功夫,不斷完善和改進企業質量管理體系。經過10個月的努力,終于如期完成了1000套特優級產品的交貨任務。

            陳新民笑著對記者說,當年坊間流傳著這么一句話:“宇宙瓷廠生產‘米卡沙’,閉了痧”。盡管這是一句幽默話,但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宇宙瓷廠干部職工在大打質量攻堅戰中的艱辛。

            “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的由來

            在采訪中,劉長喜用了較長時間向記者介紹了宇宙瓷廠被外國人譽為“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的由來。

            劉長喜說,“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這個稱號的由來,得益于“高嶺牌”《紅樓夢》十二金釵系列彩盤。系列彩盤由已故陶瓷藝術家趙惠民于1981年5月設計,1983年3月通過鑒定,1985年10月投產。產品的內在質量和外觀質量超過GB4003——8311日用瓷高級細瓷的標準,各項技術質量指標均超過了國家標準,彩盤花紙由日本、法國印制,采用絲網膜花紙新工藝。烤花為微機自動控制。

            該產品進入美國市場后,深受美國消費者的青睞,稱贊其制作技藝精湛,畫面圖案精巧自然,色調明快,人物形象栩栩如生,生動地再現了《紅樓夢》這部享譽世界的文學巨著的人物形象。加上彩盤器型秀逸美觀,釉面光滑平整,繼承和發揚了中國瓷器的傳統特色,因此被國內外收藏家視為珍品。從這以后,宇宙瓷廠就被譽為“中國景德鎮皇家瓷廠”。

            唯一一家“國家二級企業”

            從1985年至1989年的五年間,《紅樓夢》藝術系列彩盤成為宇宙瓷廠的拳頭產品,其單件換匯率創全國陶瓷行業日用瓷之最,彩盤為企業創造了良好的經濟效益,僅1987年創匯高達473萬美元。

            繼《紅樓夢》十二金釵藝術系列彩盤之后,宇宙瓷廠還生產了4塊一套的“花鳥”系列彩盤;8塊一套的“紫金城”系列彩盤;8塊一套的“西湖故事”系列彩盤;8塊一套的“頤和園”系列彩盤。各種彩盤均被國內外收藏家珍藏,尤其是紅樓夢十二金釵彩盤,如今,這些可以說是重金難求。

            “一花獨放不為春,滿園春色花滿園”。宇宙瓷廠的領軍人物,不滿足于高檔系列彩盤的生產。不斷推出新品種、新器型,《高嶺牌》45頭西餐具于1991年9月榮獲國家銀質獎。青花斗彩餐具、青花釉中彩茶具、咖啡具,遠銷美國、東歐、中東、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多次被省、部、國家授予優質產品獎。《國徽瓷》還被外交部指定為專供對外使館接待外國元首、貴賓用瓷。成為對外交往的友好使者,為國家爭得了榮譽。

            1989年9月28日,國務院企業管理指導委員會命名景德鎮市宇宙瓷廠為“國家二級企業”。

            在宇宙瓷廠檔案室,記者見到了《紅樓夢》十二金釵彩盤的照片,還有僅剩的一套不完整的《國徽瓷》餐具。

            如今,宇宙瓷廠已經進行了企業改制,曾經的輝煌雖然已經不復存在,但是下一個輝煌即將開始……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陶瓷知識:景德鎮市國營瓷廠歷史資料簡介——紅星瓷廠》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陶瓷知識:景德鎮市國營瓷廠歷史資料簡介——紅星瓷廠》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景德鎮古代瓷器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