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紫砂行業:紫砂陶瓷行業的危機:信譽連“宜興夜壺”都不如

            在古時候,江南一帶有一句順口溜:“江陰強盜無錫賊,宜興夜壺蘇州佛。”筆者對此話的真假不曾考證,也不想去考證。

            再說如今即便有強盜和賊,也不會是一個地方的特產,如此方便的交通可以把他們送往四面八方。有些強盜和賊即便不出門,也能通過廣告從消費者口袋里搶錢和偷錢。蘇州的佛像再大也大不過無錫的靈山大佛,所以蘇州佛肯定不如無錫佛,有靈山大佛的護佑,無錫賊未必多于蘇州賊。

            但有一點不必考證也可以確認:古時候的“宜興夜壺”一定是用正宗的宜興紫砂陶制成的。如果去到一家民俗博物館,取一片正宗的宜興紫砂夜壺的碎片,不管你去做怎么樣的測試,紫砂夜壺的用料肯定好過如今登堂入室的各類紫砂陶瓷精品,坊間有過一句不太文雅的歇后語:宜興夜壺-----獨出一張嘴。即便是獨出一張嘴的“宜興夜壺”也比如今紫砂陶行業工藝師頭銜的可信度高得多。

            宜興夜壺,從古代到近代都很有名氣。夜壺,是男子夜間用來裝小便的器具,在古代雅稱:“虎子”。清代的孫詒讓《周禮正義》注云:“虎子,盛溺器,亦漢時俗語。”

            “虎子”在兩千多年前的漢代就有了,可謂歷史悠久,且普遍流行,肯定價位不高。在帝王的日常起居生活中,“虎子”還有專職官員負責。如果眼下被曝光的“紫砂門”發生在那個時候,用涂顏色的陶土以假充真,把假的宜興夜壺送進宮去;那么,絕不是曝光一下就可以了結的,而是要被滿門抄斬的。

            哪位網上朋友見到過李白、杜甫寫質疑“虎子”質量的詩句?見到過歐陽修、蘇東坡寫辨別真假紫砂的文章?即便是善于捕捉史實的司馬遷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宜興陶土還有大文章可做。這說明在古代即便是一只“虎子”也是貨真價實的東西,即便是一只“夜壺”也用料于正宗的紫砂陶土。盡管制作者都是些沒有工藝師頭銜的制陶工匠,盡管這些制陶工匠更需要銀兩來養家糊口,但他們壓根兒也沒有想到要在用料上做文章,誆騙他人。在這些古代工匠的手上,連制作整日放在床底下,角落里的“虎子”都沒想到要造假,更不用說制作其他東西了。所以才有了千年仍舊不倒的磚塔,所以才有了百年依然堅固的石橋,所以才有了讓不少今人想入非非的古墓。試想:假如老祖宗們的隨葬品都是些假冒偽劣品,別說有人會餓著肚子,頂著陰風去盜墓,就連“盜墓”這個詞語也不會出現在康熙字典中。

            可是現在卻不同了,紫砂陶瓷可以造假,羊脂白玉可以造假、文物古董可以造假、學術論文可以造假、身份學歷可以造假、吃穿住行樣樣都可以造假,以前是只有想不到的,沒有做不到的;現在是沒有想不到的,更沒有做不到的。

            造假是要有膽量的,膽大掙大錢,膽小掙小錢,沒膽不掙錢。造假還要能厚黑,心要黑,皮要厚,下手要狠。就像制造假冒紫砂煲的老板們一樣,明明沒有用紫砂陶,明明加了有害的化工原料,卻還在大談:“全部選用純正紫砂燒制,富含豐富微量元素,補鐵補血,有益身體健康”。有多少人買紫砂煲,就有多少人吃進去化工原料,吃的人還以為自己是在補鐵補血補身體,只有行騙者心知肚明。筆者佩服這個行業老板們的心態,心知肚明又能心安理得,造假臉不紅,害人心不跳。面對如此無恥之徒,就像看到一排張著嘴的宜興夜壺。

            “造假”象賊一樣,時時會出沒在我們的生活里。“造假”正在吞噬著道德,侵蝕著社會。想想看:如果幾百年后,這片土地上的后人們拿起一片造假的紫砂陶片,將會如何評價他們的先人?

            隨著央視對紫砂行業的曝光,紫砂陶瓷行業已經陷入信譽危機之中。用假紫砂,甚至用田間泥巴制作的假冒紫砂煲,售價竟然高達上千元。雖然假紫砂已經打碎,造假者的信口雌黃無法繼續,但把廉價泥土變成高價紫砂陶的戲法還在其他行業里繼續。殺了“紫砂陶”,還有后來人。造假遠沒結束,同志仍需努力。

            從張悟本包治百病的高價藥方到假工藝師們的假紫砂制品,從王亞麗上演的“造假騙官”的鬧劇到明星們振振有詞的造假廣告,在這利來利往的熙熙攘攘之中,可以看到四個字:人心不古。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