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陶瓷知識:壽州窯以生產什么釉色瓷而著稱?

            壽州窯窯址在安徽省淮南市,燒瓷時代始于隋,唐代是其繁盛時期,歷時二百余年。

            壽州窯器物的胎體比較厚重,器多平底,有的底心微凹。碗、盞一類器足的邊棱用刀削去。缽類器物,體形較高,斂口圓唇,腹壁微曲。瓷玩具有騎馬俑等。

            壽州窯瓷器流行施用化妝土,表層是透明的玻璃質釉。釉面光潤,開小片紋。釉色以黃為主,有蠟黃、鱔魚黃、黃綠等。

            壽州窯黃釉瓷的坯體制作有輪制、模制和手制三種。出青釉改為黃釉,形成了唐代壽州窯的時代風格。唐代壽州窯改燒黃釉,并不是原料的不同,而是改變了窯爐的燒成氣氛,隋代用還原燃燒成青釉,唐代改用氧化焰燒成黃釉,胎色也由青灰變為白中泛黃,唐壽州窯已經使用了匣體。與各地唐代瓷窯大體相同。

            taoci52.com擴展閱讀

            壽州窯的釉色


            早期壽州窯產品以燒造青釉瓷器為主,到了唐代改燒黃釉瓷,由青釉改為黃釉形成了唐代壽州窯的時代風格。唐代壽州窯雖然以燒黃釉為主,但是到了唐代中晚期也兼燒黑釉和少量絳紅釉。壽州窯瓷器為高溫石灰釉,含氧化鈣量比較高,著色劑為氧化鐵,由于燒造采用還原、氧化和先還原后氧化等不同氣氛,使釉色形成青、黃、黑與絳紅四種。

            早期青釉色不純凈,是由于釉層的薄厚不均,燒造技術的不穩定,窯膛氣溫不均勻,形成產品釉色的不均,青釉的色調呈現為青灰、青黃和青褐等。到了隋代由于燒造技術的提高,窯溫控制適中,釉色就比較勻凈,呈青色。淮南市博物館藏有隋代管家嘴窯址出土的為數眾多的青瓷片標本可以作為佐證。

            唐代壽州窯改燒黃釉瓷后,技術上有所創新。精致產品裝在匣缽中入窯燒造,從而避免了窯中高溫煙火對胎釉的直接熏染,使釉色純凈光亮,極大地提高了產品質量。壽州窯是較早使用匣缽的窯口之一。普通產品直接入窯疊燒,受到窯中高溫煙火的熏染和沖擊后,造成釉與胎的色澤不勻凈。釉色呈現出黃、鱔魚黃、蠟黃、黃褐、黃綠等不同幾種,往往在器物轉角積釉較厚的部位,呈現翠青色的窯變釉。

            壽州窯在唐代中晚期,用還原焰燒成了黑釉和降紅釉。壽州窯的黑釉產品有些燒造得十分成功。淮南市博物館收藏的壽州窯黑釉瓷注、黑釉盂口膽式瓷瓶及黑釉瓷枕等,不僅造型美觀凝重端莊,而且釉色純凈均勻,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確認為一、二級藏品。黑釉盂口膽式瓷瓶還是首次發現的壽州窯新品種,堪稱壽州窯黑釉瓷器的代表之作。

            尤其需要引起重視的是壽州窯絳紅釉的發現。絳紅釉色彩較灰暗,紅色不夠鮮明,并有大小不等黑色或褐色的斑點。壽州窯絳紅釉的出土,是1000多年來的首瓷發現,顯示了壽州窯匠師們的高超技藝和創新精神,它是壽州窯匠師們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認識了色元素在高溫中化學變化的性能,即改變窯火的氣氛,釉色也可隨之轉變再引起第二次化學變化,獲得新的釉色。絳紅釉就是采用二種以上的不同氣氛一次燒成的結果。

            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非常類似后世宋代定窯名貴的“紫定”,而且它比“紫定”的出現要早200多年。令人十分遺憾的是壽州窯這一新的釉色品種未能得到普遍的應用,因壽州窯的衰落而被淹沒。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與宋代定窯的“紫定”是否存在什么聯系,還有待新材料的不斷發現和深層次的研究。

            壽州窯產品的釉色


            早期壽州窯產品以燒造青釉瓷器為主,到了唐代改燒黃釉瓷,由青釉改為黃釉形成了唐代壽州窯的時代風格。唐代壽州窯雖然以燒黃釉為主,但是到了唐代中晚期也兼燒黑釉和少量絳紅釉。壽州窯瓷器為高溫石灰釉,含氧化鈣量比較高,著色劑為氧化鐵,由于燒造采用還原、氧化和先還原后氧化等不同氣氛,使釉色形成青、黃、黑與絳紅四種。

            早期青釉色不純凈,是由于釉層的薄厚不均,燒造技術的不穩定,窯膛氣溫不均勻,形成產品釉色的不均,青釉的色調呈現為青灰、青黃和青褐等。到了隋代由于燒造技術的提高,窯溫控制適中,釉色就比較勻凈,呈青色。淮南市博物館藏有隋代管家嘴窯址出土的為數眾多的青瓷片標本可以作為佐證。

            唐代壽州窯改燒黃釉瓷后,技術上有所創新。精致產品裝在匣缽中入窯燒造,從而避免了窯中高溫煙火對胎釉的直接熏染,使釉色純凈光亮,極大地提高了產品質量。壽州窯是較早使用匣缽的窯口之一。普通產品直接入窯疊燒,受到窯中高溫煙火的熏染和沖擊后,造成釉與胎的色澤不勻凈。釉色呈現出黃、蠟黃、鱔魚黃、黃綠、黃褐等不同幾種,往往在器物轉角積釉較厚的部位,呈現翠青色的窯變釉。

            壽州窯在唐代中晚期,用還原焰燒成了黑釉和降紅釉。壽州窯的黑釉產品有些燒造得十分成功。淮南市博物館收藏的壽州窯黑釉瓷注、黑釉盂口膽式瓷瓶及黑釉瓷枕等,不僅造型美觀凝重端莊,而且釉色純凈均勻,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確認為一、二級藏品。黑釉盂口膽式瓷瓶還是首次發現的壽州窯新品種,堪稱壽州窯黑釉瓷器的代表之作。

            尤其需要引起重視的是壽州窯絳紅釉的發現。絳紅釉色彩較灰暗,紅色不夠鮮明,并有大小不等黑色或褐色的斑點。壽州窯絳紅釉的出土,是一千多年來的首瓷發現,顯示了壽州窯匠師們的高超技藝和創新精神,它是壽州窯匠師們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認識了色元素在高溫中化學變化的性能,即改變窯火的氣氛,釉色也可隨之轉變再引起第二次化學變化,獲得新的釉色。絳紅釉就是采用二種以上的不同氣氛一次燒成的結果。

            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非常類似后世宋代定窯名貴的“紫定”,而且它比“紫定”的出現要早二百多年。。令人十分遺憾的是壽州窯這一新的釉色品種未能得到普遍的應用,因壽州窯的衰落而被淹沒。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與宋代定窯的“紫定”是否存在什么聯系,還有待新材料的不斷發現和深層次的研究。

            陶瓷因釉色而美麗


            陶瓷一般都穿著一身光潤、平滑的衣裳,特別是藝術陶瓷,對“衣裳”更為講究,有的潔白如玉,有的五彩繽紛,十分美觀。陶瓷的這種衣裳,名叫“釉”。漢字中的釉,其含義是指有油狀的光澤,所以用“油”字來表示瓷器表面的光澤,但又因為“油”字代表食物,經后人修改取表示光彩的“采”,加上油字的“由”,合成為“釉”字。

            釉是附著于陶瓷坯體表面的一種連續的玻璃質層,或者是一種玻璃體與晶體的混合層。釉的產生可能是古代壘石烹食時所用含鈣石頭與炭灰而生成,也可能是受貝殼表面美觀質感的啟發,有意識地用貝殼粉作為原料制成。其實,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我們的祖先就已經學會了用巖石和泥巴制成釉來裝飾陶瓷了。到了漢代又發明了用鉛作助溶劑的低溫鉛釉,后來陶瓷藝人利用窯灰自然降落在坯體上能化合成釉的現象,進而用草木灰作為制釉的一種原料。現代日用陶瓷生產所用的釉分為石灰釉和長古釉。石灰釉是用釉果(類似瓷石的一種天然礦物原料)和灰釉(主要成份氧化鈣)配制而成,長石釉主要由石英、長石、大理石、高嶺土等組成。在石灰釉和長古釉中加入金屬氧化物,或滲進其它化學成份,就會成為各種各樣的釉色。

            一般釉的厚度只有坯體厚度的1%-3%,但經過窯火焙燒后,就緊緊附著在瓷胎上,使瓷器致密化、光澤柔和,又不透水和氣,給人明亮如鏡的感覺。同時可以提高使用強度,起到防止污染,便于清洗等作用。

            釉的種類很多,按坯體類分,有瓷釉、陶釉及火石器釉;按燒成溫度分,1100°C以下燒成的釉稱為低溫釉,1100°C-1250°C之間燒成的釉為中溫釉,1250°C以上燒成的釉為高溫釉;按釉面特征分類,白釉大概是人們出于對銀器的鐘愛,顏色釉是以其五彩繽紛受到人們的歡迎,結晶釉的紋樣變幻美麗動人,窯變紋釉琳瑯滿目、美不勝收,裂紋釉清晰古樸、高雅別致。除上述外,還有無光釉、乳濁釉、食鹽釉等。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出現了千姿百態的流動釉、神奇莫測的變色釉、霞光閃爍的彩虹釉、貴如明珠的夜光釉等新品種。

            春夏秋冬四季更迭,隨著時令的變化我們的穿衣也變幻無窮,在色彩斑斕的衣被里詮釋著個體的性格取向,這個世界也因之異彩紛呈,變化多端。陶瓷因穿上了形式多樣的“釉”,再加上繪瓷大師們的精彩演繹,在風格迥異的筆繪下,藝術陶瓷變得更加絢麗多姿,美輪美奐。

            唐代著名瓷窯:壽州窯與壽州瓷


            壽州窯是目前安徽省發現的古代瓷窯遺址時代最早的一個窯口。它是我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唐人陸羽在《茶經》中,將壽州窯列在當時名窯的第五位,居江西洪州窯之前,并指出:“壽州瓷黃”。它以出產黃釉瓷而聞名于世。

            壽州窯是建國以來安徽省關于古陶瓷考古學方面的首次發現。本文是筆者多年來參加調查、試掘,學習研究壽州窯中的若干淺識,不惴簡謬,整理拙文,就教方家。

            一、壽州窯的分布與年代

            壽州窯分布區域比較廣。從目前發現的被確認為壽州窯遺址的積聚點有10處。地跨古壽、濠兩州,即今鳳陽縣和準南市等地,是一個從東至西長約80余公里延綿不斷的大窯場。以淮南市上窯鎮的窯河、高塘湖沿岸約2公里的地帶上較為密集。

            壽州窯延續的時間長,它創燒于南朝的陳,歷經隋、唐的繁榮期,唐末開始衰落,大約350年左右。隋及隋以前的早期窯址有地屬鳳陽縣的臨泉寺、大劉莊和上劉莊及淮南市上窯鎮的管家嘴地區。唐代窯址主要分布在淮南市上窯鎮的馬家崗、高窯、上窯鎮醫院住院部、余家溝、東小灣、外窯及田家庵區的洞山、泉山一帶。

            二、壽州窯產品的釉色

            早期壽州窯產品以燒造青釉瓷器為主,到了唐代改燒黃釉瓷,由青釉改為黃釉形成了唐代壽州窯的時代風格。唐代壽州窯雖然以燒黃釉為主,但是到了唐代中晚期也兼燒黑釉和少量絳紅釉。壽州窯瓷器為高溫石灰釉,含氧化鈣量比較高,著色劑為氧化鐵,由于燒造采用還原、氧化和先還原后氧化等不同氣氛,使釉色形成青、黃、黑與絳紅四種。

            早期青釉色不純凈,是由于釉層的薄厚不均,燒造技術的不穩定,窯膛氣溫不均勻,形成產品釉色的不均,青釉的色調呈現為青灰、青黃和青褐等。到了隋代由于燒造技術的提高,窯溫控制適中,釉色就比較勻凈,呈青色。淮南市博物館藏有隋代管家嘴窯址出土的為數眾多的青瓷片標本可以作為佐證。

            唐代壽州窯改燒黃釉瓷后,技術上有所創新。精致產品裝在匣缽中入窯燒造,從而避免了窯中高溫煙火對胎釉的直接熏染,使釉色純凈光亮,極大地提高了產品質量。壽州窯是較早使用匣缽的窯口之一。普通產品直接入窯疊燒,受到窯中高溫煙火的熏染和沖擊后,造成釉與胎的色澤不勻凈。釉色呈現出黃、蠟黃、鱔魚黃、黃綠、黃褐等不同幾種,往往在器物轉角積釉較厚的部位,呈現翠青色的窯變釉。

            壽州窯在唐代中晚期,用還原焰燒成了黑釉和降紅釉。壽州窯的黑釉產品有些燒造得十分成功。淮南市博物館收藏的壽州窯黑釉瓷注、黑釉盂口膽式瓷瓶及黑釉瓷枕等,不僅造型美觀凝重端莊,而且釉色純凈均勻,被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確認為一、二級藏品。黑釉盂口膽式瓷瓶還是首次發現的壽州窯新品種,堪稱壽州窯黑釉瓷器的代表之作。

            尤其需要引起重視的是壽州窯絳紅釉的發現。絳紅釉色彩較灰暗,紅色不夠鮮明,并有大小不等黑色或褐色的斑點。壽州窯絳紅釉的出土,是一千多年來的首瓷發現,顯示了壽州窯匠師們的高超技藝和創新精神,它是壽州窯匠師們在長期的生產實踐中認識了色元素在高溫中化學變化的性能,即改變窯火的氣氛,釉色也可隨之轉變再引起第二次化學變化,獲得新的釉色。絳紅釉就是采用二種以上的不同氣氛一次燒成的結果。

            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非常類似后世宋代定窯名貴的“紫定”,而且它比“紫定”的出現要早二百多年。。令人十分遺憾的是壽州窯這一新的釉色品種未能得到普遍的應用,因壽州窯的衰落而被淹沒。唐代壽州窯的絳紅釉與宋代定窯的“紫定”是否存在什么聯系,還有待新材料的不斷發現和深層次的研究。

            三、壽州窯器物的胎質

            壽州窯瓷器的胎體總的來說胎坯較厚重,質粗,堅硬,少有光澤,擊之清脆有聲,吸水率低,耐火度為1200℃。但早期青釉產品的胎體比唐代中晚期的黃釉、黑釉產品的胎體要細。如隋時管家嘴的青瓷胎質較細膩,玻化程度較細,凝結度也高,有光澤,呈青灰色。中晚期黃釉和黑釉器的瓷胎顯得粗澀,呈淡紅或黃紅色,胎泥一般未經淘洗,含有少量的白色或鐵黑色砂粒,形成大小不等的氣泡。正因為壽州窯器物的胎土未經淘洗,比較粗糙,為了彌補這一缺陷,匠師們在器物的胎胚上先施一層瓷衣——一種質地白膩的白色瓷土,謂之“化妝土”,再在瓷衣上施釉料,使表面光潔,增加器物的美感,提高了產品的質量。壽州窯是較早使用“化妝土”的窯口。

            壽州窯胎胚的原料是就地取材。附近的山區盛產粘土(瓷土)礦。這種粘土當地俗稱“老土”、“坩子土”、“拌子泥”,有黃、灰白,棕色,土狀,可塑性強,燒結后為黃白色,耐1200℃的高溫。至今上窯鎮缸廠還在采用。

            四、壽州窯產品的種類

            壽州窯產品的種類,一般說來,早期生產的器物種類偏少,到了唐代壽州窯的繁榮時期,種類逐漸增多。早期生產的主要器物有碗、盞、高足盤、罐、壺、瓶等。造型端莊凝重。壺多淺盤口,頸肩部多飾有凸弦。壺、罐往往都有系。碗、盞為平足,敞口直唇。早期壽州窯盡管器型種類比較少,但是在造型上卻極富于變化,如壺有四系、六系,罐有四系、八系。龍柄壺有單身、雙身兩種,碗、盞、高足盤等口、腹、底部都有不同的變化,給人以線條流暢、造型優美的印象,顯示出壽州窯匠師們高超的工藝技術。早期壽州窯瓷器繼承了當時我國北方青瓷的風格,同時在器物種類上又生產當時南方普遍的盤口壺、四系罐等器物,吸取了當時南方青瓷的一些特色。地處我國南北分界線淮河之濱的壽州窯融合了我國南北方青瓷造型的特點,形成了過渡地帶早期壽州窯器物造型鮮明的地方特色。

            唐代壽州窯在原來的基礎上,生產規模、產品種類、數量都得到了長足的發展。這時期壽州窯的產品十分豐富,有碗、盞、豆、盤、罐、壺、注子、缽、杯、水盂、瓶、枕、磚、碾輪、紡輪、玩具等十余種,基本上是當時人民群眾日常生活中所需要的生產與生活用品。

            五、壽州窯瓷器的制作工藝

            壽州窯瓷器在制作工藝方面比較原始。器物的胎坯用輪制法,即采用旋轉筑成以及慢輪制坯和修整加工等工序。借用陶鈞旋轉的動力,將錘煉成熟的胎泥拉成毛坯,待干至七八成后,再放到陶鈞上用木質旋削器,旋削切除把和加工腹、足部分。有些復雜的器形,還不能一次成器,必須經過拼湊粘合才能成型。器物的流嘴、柄等采用模制而成,待干至適當之時,再用瓷泥和釉料配成漿水掛在胎上。玩具類都用手制。

            壽州窯瓷器在制作工藝上有自己的特點。它的器物胎體比較厚重,器多平底,有的底心微凹。碗類圈足器,因使用上的需要,由平底心微凹,發展成寬圈足,窄圈足等不同階段,這一特征可以作為我們鑒定壽州窯碗類器物年代的參考。碗、盞一類器物的邊棱用刀削去一圈。缽類器物體型較高,斂口圓唇,腹壁微曲。注、壺為唐代流行式樣,喇叭形口,圓唇,長頸,壺柄為寬帶形曲柄,壺嘴為多棱形短流或圓柱形短流,平底。枕類器物都不大,為長方形,平底,棱角作圓形或方形。瓷玩具有騎馬俑,馬頭高昂,短尾,人兩手持韁繩,雙腿夾馬腹,姿態生動,形象逼真。壽州窯瓷器采用蘸釉法施釉,即在胎坯干至適當時,先施白色瓷衣(化妝土)后用蘸釉的技法施瓷釉。早期壽州窯器物一般施釉僅及腹上部,下腹部、底部、圈足無釉。唐代器物施釉至腹的下部,但多數不及底,圈足無釉。通常釉層薄厚不甚均勻,釉色濃淡不一,玻璃質感強。釉與胎有時結合得不甚好,發生剝釉和自然開片現象,時有淋釉現象出現,多集中在腹的下部,出現蠟淚痕。

            六、壽州窯瓷器的裝飾方法

            壽州窯瓷器的裝飾手法是隨著時代的發展不斷變化的。早期壽州窯瓷器裝飾方法主要有劃花、印花、貼花和繩紋四種。都裝飾在瓶、罐、和壺上。劃花有單弦紋、復弦紋、弧紋、波浪紋及蓮瓣紋等。貼花有卷草紋。繩紋是制作成繩子形狀的泥條,當胎坯還未干時,用泥漿水貼在器物面上,組成各式紋樣。一種器物也往往兼用幾種裝飾,組成帶狀或團花狀圖案。唐代壽州窯的紋飾保留早期的裝飾外,又增加了幾何紋、葉紋、云龍紋、鳥獸紋、云氣紋、附加凸弦紋、凹弦紋,還有少量的漏花紋等,更為豐富多采并富于變化。

            七、壽州窯的生產與銷售

            壽州窯位于淮河南岸,背依上窯山區,面臨窯河、高塘湖,這一良好的地理位置,是壽州窯建窯及其發展的基礎。壽州窯所需的原料,包括瓷土、釉料、化妝土、燃料等均為當地所產。淮南市上窯鎮附近丘陵地帶蘊藏著豐富的瓷土礦,釉料則采用山上、河中的“山釉”、“河釉”制造的,化妝土的原料亦是當地生產的“焦寶石”。壽州窯產品通過窯河、高塘湖轉運淮河,暢銷整個淮河流域。根據考古材料證實,在皖、蘇、豫廣大地區均有壽州窯黃釉瓷器出土,甚至隋、唐時期最繁華的商業都市,當時對外貿易重要港口的揚州,也大量出土壽州窯黃釉瓷器。1983年筆者在揚州國家文物局舉辦的古陶瓷鑒定培訓班學習期間,正值揚州舊城改造的起步時期,在揚州文昌閣地段的地下施工中,學員們都撿到了數量可觀的壽州窯瓷器殘件。這足以說明壽州窯產品在當時市場之廣大,銷售之暢通的情況,是深受當時老百姓喜愛的生活用品。

            壽州窯作為隋唐時期的民間瓷窯之一,三百多年間,對當時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常物質生活的需要方面,做出了它不可磨滅的貢獻,被譽為唐代名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陶瓷知識:壽州窯瓷器的特征及演變


            壽州窯是目前安徽省發現的古代瓷窯遺址時代最早的一個窯口,是我國唐代著名瓷窯之一。在《茶經》中,唐人陸羽將壽州窯列在當時名窯的第六位,居江西洪州窯之前,并指出:壽州瓷黃,以出產黃釉瓷而聞名。建國以來,唐代陸羽《茶經》記載的名窯相繼被發現,而瓷黃、茶色紫的壽州窯,一直不知所在,發現這座窯場的窯址成為一個重要課題。1954年洪水后,在千里治淮工地上發現了大量唐代黃釉瓷器,考古專家不知其產自何處。上世紀50年代末期,淮南市博物館周墨兵先生在上窯鎮地區收集了大量窯址標本并做了初步考查。1960年2月,周墨兵和古陶瓷專家胡悅謙先生在上窯鎮一帶進行了深入調查,埋藏了一千多年的一代名窯壽州窯終于被發現和確定。

            安徽省博物院隋壽州窯青瓷盤口六系蓮瓣紋壺

            周口市博物館唐代壽州窯黃釉乳釘紋瓷豆

            壽州窯分布地域比較廣,從目前發現被確認為壽州窯遺址的集聚點有10處。它地跨古壽、濠兩州,即今鳳陽縣和淮南市等地,是一個從東至西長約80余公里延綿不斷的大窯場。以淮南市上窯鎮的窯河、高塘湖沿岸約2公里的地帶上較為密集。壽州窯延續的時間長,它創燒于南朝,歷經隋、唐的繁榮期,唐末開始衰落,大約350年左右。隋及隋以前的早期窯址有地屬鳳陽縣的臨泉寺、大劉莊和上劉莊及淮南市上窯鎮的管家嘴地區。唐代窯址主要分布在淮南市上窯鎮的馬家崗、高窯、上窯鎮醫院住院部、余家溝、東小灣、外窯及田家庵區的洞山、泉山一帶。

            安徽省博物館藏唐壽州窯黃釉執壺

            合肥市文物管理處藏唐壽州窯黃釉褐彩四系罐

            唐代時期,壽州窯和越、邢二窯齊名。有資料記載,在它歷經的350余年間窯火不斷,窯品普及大江南北。壽州窯文化的光芒曾照耀華夏大地,使淮河文化、漢唐文化流傳深遠。古壽州窯產品胎釉選用本地原料,由明火燒造而成。其器件厚重,胎質堅硬,色彩豐富而造型樸拙,以生活用品居多,兼具審美與實用價值。壽州窯到唐末以后漸趨衰落,燒制生產工藝也逐漸失傳。

            壽州窯黃釉四系罐

            根據窯址出土遺物判明,壽州窯是一處較早的青瓷系統瓷窯。從南朝開始就燒造出了胎質堅硬、釉色瑩亮的青瓷,此后一直延燒至隋。陶瓷研究者將這一階段所產青瓷稱為該窯的早期產品。從整體上看,早期產品器型比較單調,主要有瓶、罐、豆、碗、盞等生活用品;產品胎色普遍青灰,胎質較粗,有大小不等的氣孔和鐵黑色斑點,胎泥由于未經淘洗,含有細小的砂粒;釉為透明的玻璃質,青色釉層因厚薄不同而有濃有淡,或青中帶綠、或青中帶黃,積釉處還有紫翠色的窯變釉;裝飾技法主要有模印、堆貼、刻劃,紋飾流行富有佛教色彩的蓮花、忍冬紋等,這一切都表明了壽州窯早期產品的特征。可以看出無論是在器型方面還是在胎釉及紋飾方面,均與同時期的北方青瓷特征相同,而與南方青瓷造型秀氣、胎質致密、氣孔細小、釉色青綠發翠的風格迥然不同。如燒制的盤口瓶,為長頸、鼓腹、平底,肩設兩對復式耳,與山東棗莊同類器完全一樣。碗的造型及腹上刻劃的蓮瓣紋,與山東淄博寨里窯所產同類器極其相似,因此,壽州窯早期產品屬于北方青瓷系統。

            壽州窯黃釉枕隋唐大運河出土

            根據多次出土的器物標本,初步將壽州窯分為五個時期:南北朝時期壽州窯燒瓷規模小,器物的南方因素偏重,另亦蘊含中原北方文化因素,其造型與裝飾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佛教色彩;隋朝時期壽州窯燒瓷規模小于南北朝,器物的文化內涵南北參半,產品種類增多;唐早期壽州窯生產規模明顯擴大,瓷器有了自己的獨特制作方法,它擺脫了南北朝文化束縛,形成了成熟的地方文化。其產品類別有了新的增加,工藝類型形制均小,工藝水平不高,但造型粗獷古樸,頗具神韻;唐中期是壽州窯燒瓷的鼎盛時期,其生產規模大于唐早期,產品種類更多,器物釉色純正,造型渾厚大方,線條流暢,輪廓豐滿,很有神韻;唐晚期生產規模較中期偏小,窯廠較為集中,但釉色卻與中期明顯不同,產品制作工藝不精。壽州窯瓷器的胎、釉都比較粗,因而普遍使用化妝土,并在未施釉以前先經過素燒提高質量。

            合肥市文物管理處藏五代壽州窯黃釉水盂

            壽州窯由青瓷向黃瓷的轉變,在中國陶瓷工藝的演變過程中具有劃時代的意義。這是繼北朝晚期白瓷出現以后,在單色釉方面興起的又一新的品種,是我國陶瓷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壽州窯黃釉瓷之所以聞名,主要是以釉色取勝。唐代,如果白瓷以北方的邢窯最負盛名,南方的越窯青瓷代表當時青瓷的最高水平,那么黃釉則以壽州窯最佳,并以其獨特的風格躋身于唐代七大名窯之列。往往新的品種一經出現,便產生很大的誘惑力,很快便被其它瓷窯仿制。安徽蕭縣白土窯、河北曲陽窯、河南密縣窯、鶴壁窯、陜西銅川玉華宮窯、山西渾源窯和湖南長沙窯等,也多受其影響而生產黃釉瓷器。唐代瓷器生產的成就,與壽州窯的杰出貢獻是分不開的。壽州窯作為隋唐時期的民間瓷窯之一,三百多年間,對當時社會經濟的發展和滿足廣大人民群眾日常物質生活的需要方面,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被譽為唐代名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壽州窯黃釉葫蘆瓶隋唐大運河出土

            全國各地的主要博物館均收藏有壽州窯瓷器。上海博物館、南京博物院、廣東博物館、河南博物館、揚州市博物館等的陳列中都有顯示。香港收藏家一次性捐贈給廣州越王墓博物館的200件瓷枕中就有10件是壽州窯產品。收藏比較集中的有安徽省博物館、揚州市博物館、淮北市博物館、蚌埠市博物館、壽縣博物館等數十家收藏機構。主要分布在長江中下游和淮河沿岸地區。建國以來,在考古發掘中出土最多的是1999年淮北柳孜大運河發掘的數百件壽州窯瓷器。在揚州唐城遺址、大運河工地、無為縣隋代磚室墓、合肥隋代開皇三年墓、蕪湖市唐墓、六安蘇南鄉唐墓、巢湖唐墓、長豐大柿園唐墓等都有壽州窯瓷器出土。

            陶瓷因釉色而美麗_陶瓷常識


            陶瓷一般都穿著一身光潤、平滑的衣裳,特別是藝術陶瓷,對“衣裳”更為講究,有的潔白如玉,有的五彩繽紛,十分美觀。陶瓷的這種衣裳,名叫“釉”。漢字中的釉,其含義是指有油狀的光澤,所以用“油”字來表示瓷器表面的光澤,但又因為“油”字代表食物,經后人修改取表示光彩的“采”,加上油字的“由”,合成為“釉”字。

            釉是附著于陶瓷坯體表面的一種連續的玻璃質層,或者是一種玻璃體與晶體的混合層。釉的產生可能是古代壘石烹食時所用含鈣石頭與炭灰而生成,也可能是受貝殼表面美觀質感的啟發,有意識地用貝殼粉作為原料制成。其實,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我們的祖先就已經學會了用巖石和泥巴制成釉來裝飾陶瓷了。到了漢代又發明了用鉛作助溶劑的低溫鉛釉,后來陶瓷藝人利用窯灰自然降落在坯體上能化合成釉的現象,進而用草木灰作為制釉的一種原料。現代日用陶瓷生產所用的釉分為石灰釉和長古釉。石灰釉是用釉果(類似瓷石的一種天然礦物原料)和灰釉(主要成份氧化鈣)配制而成,長石釉主要由石英、長石、大理石、高嶺土等組成。在石灰釉和長古釉中加入金屬氧化物,或滲進其它化學成份,就會成為各種各樣的釉色。

            一般釉的厚度只有坯體厚度的1%-3%,但經過窯火焙燒后,就緊緊附著在瓷胎上,使瓷器致密化、光澤柔和,又不透水和氣,給人明亮如鏡的感覺。同時可以提高使用強度,起到防止污染,便于清洗等作用。

            釉的種類很多,按坯體類分,有瓷釉、陶釉及火石器釉;按燒成溫度分,1100°C以下燒成的釉稱為低溫釉,1100°C-1250°C之間燒成的釉為中溫釉,1250°C以上燒成的釉為高溫釉;按釉面特征分類,白釉大概是人們出于對銀器的鐘愛,顏色釉是以其五彩繽紛受到人們的歡迎,結晶釉的紋樣變幻美麗動人,窯變紋釉琳瑯滿目、美不勝收,裂紋釉清晰古樸、高雅別致。除上述外,還有無光釉、乳濁釉、食鹽釉等。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出現了千姿百態的流動釉、神奇莫測的變色釉、霞光閃爍的彩虹釉、貴如明珠的夜光釉等新品種。

            春夏秋冬四季更迭,隨著時令的變化我們的穿衣也變幻無窮,在色彩斑斕的衣被里詮釋著個體的性格取向,這個世界也因之異彩紛呈,變化多端。陶瓷因穿上了形式多樣的“釉”,再加上繪瓷大師們的精彩演繹,在風格迥異的筆繪下,藝術陶瓷變得更加絢麗多姿,美輪美奐。

            壽州瓷 


            壽州瓷是唐代名窯之一,窯址在今安徽省淮安市田家庵上窯鎮,此地唐代隸屬壽州。該窯一向以燒制黃釉瓷器而著稱。其瓷器釉色以黃釉為主,但相互有別,有蠟黃、鱔魚黃、黃綠等,形成了自己獨特的風格。

            唐人陸羽著的《茶經》上有“壽州瓷黃、茶色紫”之句,《增補古今瓷器源流考》一文中舊有論述:“江南壽州,唐時燒造,其瓷色黃”,說明壽州窯燒制黃釉瓷最遲始于唐,它的特征是以鉛的化合物作為助溶劑,以氧化鐵作為主要著色劑,呈黃褐色胎質堅硬,釉面晶瑩、豐整光滑、光澤照人。壽州窯黃釉瓷之所以以著名,一是它有別于其他窯口的釉色,有其獨創性;二是生產民間用瓷有著廣闊和市場,不但數量多,而且種類齊全,這些瓷器不僅滿足了當時人們日常生活的需要,而且還起著美化生活的作用。由于唐代飲茶已蔚然成風,文人墨客飲茶時,不僅研究茶的色、香、味,對茶具也十分講究,所以像碗、盞、杯等類的瓷器當時生產較多。陸羽《茶經》中曾對當時各地瓷窯所生產的茶碗所作的細致的比較和評論,就可以窺見一斑。這時的碗、盞、杯等類器物,其器型的胎壁均較厚,線條有直有弧,器口多為敞口,圈足有實足也有壁形足,整個器型雖然不及后世同類器物精致秀巧,卻也體現了另外一種樸實與粗獷的風格。

            壽州窯在當時能區別于“南青北白”局面而創燒起黃釉瓷,這不能不敬佩它不隨波逐流的獨創精神。當然它燒造黃釉瓷也并非偶然。從美學上講,黃色有富貴的含意,充滿著祥和而又熱烈的氣氛,加上當時唐代政治統一、社會穩定、經濟文化繁榮昌盛,所以在這樣一個特定的太平盛世的社會里,民間飲茶之風盛行也是很自然的。總之,壽州窯黃釉瓷器是當時陶瓷百花園中的奇葩,在中國陶瓷發展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它取得的藝術成就無論是在當時或者對后世都具有一定的影響。

            安徽省望江縣博物館館藏有一件壽州窯雞首壺,于1984年在該縣城北村窯廠出土。該壺高23.3厘米,口徑6.5厘米,底徑8.5厘米,上半截涂有一層青黃色釉,厚胎,肩部有四耳,腹上端有一雞首,頸細短,雞頭作仰首狀,曲脖作打鳴狀,柄上端望有龍首形,造型奇特,工藝精湛,雞首龍頭,生動逼真,特別是雞冠豎起,好似雄雞報曉,異常可愛。其造型栩栩如生,情趣盎然,令人拍案叫絕。

            壽州窯


            壽州窯黃釉執壺(唐)詳細介紹>>

            壽州窯系我國六朝至唐朝著名瓷窯之一。1960年以后經多次調查發現,窯址主要分布在上窯鎮的管家嘴、余家溝、上窯鎮醫院住院部、泉山、三座窯、外窯村、馬家崗以及鳳陽縣武店區的臨泉寺、上劉莊、大劉莊等。窯址分布地跨古壽、濠兩州,東西長約80公里,主要集中在高塘湖、窯河沿岸,壽州窯從南朝經隋于唐末,延續約350年。

            壽州窯早期產品有罐、四系瓶、豆、盞等,多著淡青灰色釉、青釉,胎質較細。吸水率低,釉色青中帶綠,系用還原焰燒成,釉層薄而透明,腹下部及底足不施釉。盛期產品有碗、盤、杯、缽、注子、枕、玩具等。釉色以氧化焰燒成,有蠟黃、鱔魚黃、黃綠釉等。釉下施泥質胎衣,釉層呈玻璃狀。在馬家崗、余家溝發現唐代圓形窯爐,窯壁用磚砌或用窯棒砌成,直徑約3米,匣缽上下疊置,匣缽相互之間留有8厘米左右的火路。匣內裝一件或數件,皆仰燒。早期使用的窯具有圓形多足支托,隋初以后,多用三、四岔支托,支釘支捧三角支托等。

            壽州瓷窯的產品大致分為六期。以隋開皇三年(583年)例證,臨泉寺窯燒造的淡青灰釉產品屬第一期,時代約在南北朝陳至隋;以隋開皇六年為例,臨泉寺窯燒造的青綠釉產品,以及管嘴孜、上劉莊出土青釉器屬第二期,晚者屬第三期,時代約在隋。以地層疊壓關系推斷,大劉莊和余家溝瓷址出土的殘瓷器標本青釉屬第三期,黃釉器屬第四期和第五期,黑釉器屬第六期,時代約從初唐至唐末。

            1985年市文物普查時對保存較好的窯址,劃分成五個保護區,即管嘴孜窯址、高窯窯址、柏樹林東小灣窯址、上窯醫院住院部窯址、余家溝窯址保護區。在每一個保護區周圍均落實了“四有”保護措施(有保護范圍、有保護標志、有保護小組、有記錄檔案)。1986年,市人民政府在上窯鎮興建“壽州窯陶瓷博物館”,1987年完成第一期工程。

            1981年9月省人民政府公布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在今安徽省淮南市,唐屬壽州,故名。共發現隋唐窯址六處,是唐代著名的黃釉瓷產地之一。

            其特征和鑒定要領是:

            1、隋代產品

            1)隋代燒青瓷,胎質堅硬,胎體較厚,胎色青灰;斷面較粗,有大小不等的氣孔和鐵質斑點。

            2)釉色青中帶黃或帶綠,光澤很好。器物一般只施半釉,釉面常有小開片。

            3)裝飾方法有印花、劃花、貼花三種。劃花有單弦紋、波浪紋、蓮瓣紋、復弦紋等;貼花僅見卷草紋。圖案的組成常采用帶狀或團花狀。

            4)器形主要有高足盤、四系瓶、小口罐等

            2、唐代產品

            1)胎體比較厚重,胎色白中泛黃。

            2)釉色以黃為主,釉面光潤,開小片紋,表層有透明的玻璃質感。大多施用化妝土,但釉與化妝土結合不牢,有剝落現象。

            3)采用3足支釘或托珠疊燒,碗、盤內心和底足留有3個支釘或托珠痕。

            4)器形有杯、缽、碗、盞、注子、枕、玩具等。器多數平底,有的底心微凹。碗、盞一類器足的邊棱用刀削去。注子有多角形短流,枕為小長方形,都具有典型唐代風格。

            陶瓷知識頻道為陶瓷網重要內容組成部分,我們精選的《陶瓷知識:壽州窯以生產什么釉色瓷而著稱?》內容由編輯撰寫而成,希望您對我們的《陶瓷知識:壽州窯以生產什么釉色瓷而著稱?》一文感到滿意,如需瀏覽更多專題請訪問:陶瓷知識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