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唐詩:且樂生前一杯酒賞識

            詩詞是漢字文化圈的特色之一,詩詞上面的知識猶如廣闊的海洋,無窮無盡,有哪里詩詞是應該摘抄下來的?閱讀完《{唐詩:且樂生前一杯酒賞識》一文你會有所收獲的。

            摘要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于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后千載名?

            出自唐代李白的《行路難三首》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盤珍羞直萬錢。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劍四顧心茫然。

            欲渡黃河冰塞川,將登太行雪滿山。

            閑來垂釣碧溪上,忽復乘舟夢日邊。

            且樂生前一杯酒

            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云帆濟滄海。

            大道如青天,我獨不得出。

            羞逐長安社中兒,赤雞白雉賭梨栗。

            彈劍作歌奏苦聲,曳裾王門不稱情。

            淮陰市井笑韓信,漢朝公卿忌賈生。

            君不見昔時燕家重郭隗,擁篲折節無嫌猜。

            劇辛樂毅感恩分,輸肝剖膽效英才。

            昭王白骨縈蔓草,誰人更掃黃金臺?

            行路難,歸去來!

            有耳莫洗潁川水,有口莫食首陽蕨。

            含光混世貴無名,何用孤高比云月?

            吾觀自古賢達人,功成不退皆殞身。

            子胥既棄吳江上,屈原終投湘水濱。

            陸機雄才豈自保?李斯稅駕苦不早。

            華亭鶴唳詎可聞?上蔡蒼鷹何足道?

            君不見吳中張翰稱達生,秋風忽憶江東行。

            且樂生前一杯酒,何須身后千載名?

            譯文

            金杯中的美酒一斗價十千,玉盤里的菜肴珍貴值萬錢。

            但心情愁煩使得我放下杯筷,不愿進餐。拔出寶劍環顧四周,心里一片茫然。

            想渡過黃河,堅冰堵塞大川;想登太行山,大雪遍布高山。

            遙想當年,姜太公溪垂釣,得遇重才的文王,伊尹乘舟夢日,受聘在商湯身邊。

            人生的道路何等艱難,何等艱難,歧路紛雜,真正的大道究竟在哪邊?

            堅信乘風破浪的時機定會到來,到那時,將揚起征帆遠渡碧海青天。

            大道雖寬廣如青天,唯獨沒有我的出路。

            我不愿意追隨長安城中的富家子弟,去搞斗雞走狗一類的賭博游戲。

            像馮諼那樣彈劍作歌發牢騷,在權貴之門卑躬屈節,那不合我心意。

            韓信發跡之前被淮陰市井之徒譏笑,賈誼才能超群遭漢朝公卿妒忌。

            君不見古時燕昭王重用郭隗,擁篲折節、謙恭下士,毫不嫌疑猜忌。

            劇辛和樂毅感激知遇的恩情,竭忠盡智,以自己的才能為君主效力。

            而今燕昭王之白骨已隱于荒草之中,還有誰能像他那樣重用賢士呢?

            世路艱難,我只得歸去啦!

            不要學許由用潁水洗耳,不要學伯夷和叔齊隱居收養采薇而食。

            在世上活著貴在韜光養晦,為什么要隱居清高自比云月?

            我看自古以來的賢達之人,功績告成之后不自行隱退都死于非命。

            伍子胥被吳王棄于吳江之上,屈原最終抱石自沉汨羅江中。

            陸機如此雄才大略也無法自保,李斯以自己悲慘的結局為苦。

            陸機是否還能聽見華亭別墅間的鶴唳?李斯是否還能在上蔡東門牽鷹打獵?

            你不知道吳中的張翰是個曠達之人,因見秋風起而想起江東故都。

            生時有一杯酒就應盡情歡樂,何須在意身后千年的虛名?

            編輯推薦

            唐詩:勸君更盡一杯酒詩名賞識


            摘要

            王維(701年-761年,一說699年—761年),字摩詰,漢族,河東蒲州(今山西運城)人,祖籍山西祁縣,唐朝詩人,有“詩佛”之稱。蘇軾評價其:“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出自唐代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曲》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一作:客舍依依楊柳春)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勸君更盡一杯酒詩名

            譯文

            渭城早晨一場春雨沾濕了輕塵,客舍周圍柳樹的枝葉翠嫩一新。

            老朋友請你再干一杯美酒,向西出了陽關就難以遇到故舊親人。

            注釋

            渭城曲:另題作《送元二使安西》,或名《陽關曲》或《陽關三疊》。

            渭城:在今陜西省西安市西北,即秦代咸陽古城。浥(yì):潤濕。

            客舍:旅館。柳色:柳樹象征離別。

            陽關:在今甘肅省敦煌西南,為自古赴西北邊疆的要道。

            宋詞: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賞識


            本文的大意:聽一支新曲喝一杯美酒,還是去年的天氣舊日的亭臺,西落的夕陽何時再回來?那花兒落去我也無可奈何,那歸來的燕子似曾相識,在小園的花徑上獨自徘徊。

            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小園香徑獨徘徊。

            唐詩:勸君更盡一杯酒全詩解析


            摘要

            王維(701年-761年,一說699年—761年),字摩詰,漢族,河東蒲州(今山西運城)人,祖籍山西祁縣,唐朝詩人,有“詩佛”之稱。蘇軾評價其:“味摩詰之詩,詩中有畫;觀摩詰之畫,畫中有詩。”開元九年(721年)中進士,任太樂丞。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出自唐代王維的《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曲》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勸君更盡一杯酒全詩

            譯文

            渭城早晨一場春雨沾濕了輕塵,客舍周圍柳樹的枝葉翠嫩一新。

            老朋友請你再干一杯美酒,向西出了陽關就難以遇到故舊親人。

            注釋

            渭城曲:另題作《送元二使安西》,或名《陽關曲》或《陽關三疊》。

            渭城:在今陜西省西安市西北,即秦代咸陽古城。浥(yì):潤濕。

            客舍:旅館。柳色:柳樹象征離別。

            陽關:在今甘肅省敦煌西南,為自古赴西北邊疆的要道。

            唐詩:田園樂 王維賞識


            摘要

            中寫到春“眠”、“鶯啼”、“花落”、“宿雨”,與孟浩然的五絕《春曉》相似。兩首詩寫的生活內容有那么多相類之處,而意境卻很不相同。彼此相較,最易見出王維此詩的兩個顯著特點。第一個特點是繪形繪色,詩中有畫。這并不等于說孟詩就無畫,只不過孟詩重在寫意,雖然也提到花鳥風雨,但并不細致描繪,它的境是讓讀者從詩意間接悟到的。王維此詩可完全不同,它不但有大的構圖,而且有具體鮮明的設色和細節描畫。寫桃花、柳絲、鶯啼,捕捉住春天富于特征的景物,這里,桃、柳、鶯都是確指,比孟詩一般地提到花、鳥更具體,更容易喚起直觀印象。

            【作者】王維【朝代】唐

            桃紅復含宿雨,柳綠更帶朝煙。

            花落家童未掃,鶯啼山客猶眠。

            田園樂 王維

            唐詩:將船買酒白云邊賞識


            摘要

            詩人為我們描繪了月夜泛舟的情形:明月皎皎,湖水悠悠。洞庭秋水澄澈無煙,水月相映,清輝怡人。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云邊。

            出自唐代李白的《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南湖秋水夜無煙,耐可乘流直上天。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云邊。

            將船買酒白云邊

            譯文及注釋

            譯文

            秋天夜晚的南湖水面水澄澈無煙,(不由生出遺世獨立、羽化登仙的“上天”之念),可怎么能夠乘流上天呢?姑且向洞庭湖賒幾分月色,痛快地賞月喝酒。

            注釋

            耐可:哪可,怎么能夠。

            賒:賒欠。

            唐詩:對酒欣賞


            摘要

            《對酒》是漢末政治家、文學家曹操創作的一首表達自己政治理想的雜言詩。此詩中描述了清明太平的社會環境里,人們自由舒適的田園生活,表現了詩人“天地間,人為貴”的人本思想。全詩用語靈活,句式自由,語氣頓斷,意緒連貫。

            [唐]白居易

            人生一百歲,通計三萬日。

            何況百歲人,人間百無一。

            賢愚共零落,貴賤同埋沒。

            東岱前後魂,北邙新舊骨。

            復聞藥誤者,為愛延年術。

            又有憂死者,為貪政事筆。

            藥誤不得老,憂死非因疾。

            誰人言最靈,知得不知失。

            何如會親友,飲此杯中物。

            能沃煩慮銷,能陶真性出。

            所以劉阮輩,終年醉兀兀。

            對酒

            唐詩:樂游原 / 登樂游原欣賞


            本文的大意:傍晚時心情不快,駕著車登上古原。夕陽啊無限美好,只不過已是黃昏。

            向晚意不適,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唐詩:花間一壺酒下一句解析


            摘要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號青蓮居士,唐朝浪漫主義詩人,被后人譽為“詩仙”。祖籍隴西成紀(待考),出生于西域碎葉城,4歲再隨父遷至劍南道綿州。李白存世詩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傳世。762年病逝,享年61歲。其墓在今安徽當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陸有紀念館。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出自唐代李白的《月下獨酌四首·其一》

            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飲,影徒隨我身。

            暫伴月將影,行樂須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亂。

            醒時同交歡,醉后各分散。(同交歡一作:相交歡)

            永結無情游,相期邈云漢。

            花間一壺酒下一句

            譯文

            在花叢中擺上一壺美酒,我自斟自飲,身邊沒有一個親友。

            舉杯向天,邀請明月,與我的影子相對,便成了三人。

            明月既不能理解開懷暢飲之樂,影子也只能默默地跟隨在我的左右。

            暫且以明月影子相伴,趁此春宵要及時行樂。

            我吟誦詩篇,月亮伴隨我徘徊,我手足舞蹈,影子便隨我蹁躚。

            清醒時我與你一同分享歡樂,酒醉以后各奔東西。

            我愿與他們永遠結下忘掉傷情的友誼,相約在縹緲的銀河邊。。

            注釋

            酌:飲酒。獨酌:一個人飲酒。

            間:一作“下”,一作“前”。

            無相親:沒有親近的人。

            “舉杯”二句:我舉起酒杯招引明月共飲,明月和我以及我的影子恰恰合成三人。一說月下人影、酒中人影和我為三人。

            既:已經。不解:不懂,不理解。三國魏嵇康《琴賦》:“推其所由,似元不解音聲。”

            徒:徒然,白白的。徒:空。

            將:和,共。

            及春:趁著春光明媚之時。

            月徘徊:明月隨我來回移動。

            影零亂:因起舞而身影紛亂。

            同交歡:一起歡樂。一作“相交歡”。

            無情游:月、影沒有知覺,不懂感情,李白與之結交,故稱“無情游”。

            相期邈(miǎo)云漢:約定在天上相見。期:約會。邈:遙遠。云漢:銀河。這里指遙天仙境。“邈云漢”一作“碧巖畔”。

            唐詩:小雪賞識


            摘要

            戴叔倫(約732——約789),唐代詩人,字幼公(一作次公),潤州金壇(今屬江蘇)人。年輕時師事蕭穎士。曾任新城令、東陽令、撫州刺史、容管經略使。晚年上表自請為道士。其詩多表現隱逸生活和閑適情調,但《女耕田行》、《屯田詞》等篇也反映了人民生活的艱苦。

            [唐]戴叔倫

            花雪隨風不厭看,更多還肯失林巒。

            愁人正在書窗下,一片飛來一片寒。

            小雪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