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杖鼓伎樂人物磚雕

            瓷器鑒別 瓷磚

            2020-01-20

            杖鼓伎樂人物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www.ft-86.com

            杖鼓伎樂人物磚雕,高30.5厘米,寬16厘米。

            伎樂人頭上包裹幅巾,幅巾上簪花。身穿長袍,腰中系帶。杖鼓橫置,懸掛腰間。頭向左微側,左手上揚,右手執桴,擊打鼓面。此與《夢溪筆談》卷五“唐之杖鼓,本謂之兩杖鼓,兩頭皆杖。今之杖鼓,一頭以手拊之”記載相吻合。它表明遼宋金時期杖鼓的演奏方式有了變化。

            遼宋金元時期,戲曲與說唱的種類很多,如叫聲、嘌唱、唱賺、覆賺、鼓子詞、淘真、涯詞、雜劇、諸宮調、社火、大曲等,除大曲外,其它演唱形式都比較靈活,場面也不大,伴奏的樂器有時只有拍板、板鼓等一二種。而大曲則規模龐大,使用的樂器包括大鼓、杖鼓、拍板、觱篥、排簫、笛、琵琶、笙、方響等,其中大鼓與杖鼓尤其不可缺少,如白沙宋墓大曲壁畫、宣化遼墓大曲壁畫、襄汾南董村金墓磚雕等,皆以大鼓、杖鼓為中心。從制作手法與藝術風格考察,此件作品與山西襄汾南董村金墓磚雕相似,時代應與之相同,地點可能在襄汾、侯馬一帶。值得一提的是,伎樂人頭上的簪花,不禁使人想起明代畫家陳洪綬所繪《升庵簪花圖》。楊升庵被貶滇南,簪花過市,人以為怪。其實,簪花之風,在隋唐宋金時期非常普遍。北宋朝廷舉行御宴,“真宗與二公(陳堯叟、馬知節)皆帶牡丹而行……真宗系取頭上一朵為陳簪之。”“寇萊公為參政,侍宴,上賜異花。上曰:‘寇準年少,正是戴花吃酒時’,眾皆榮之”(以上見吳曾《能改齋漫錄》卷十三)。《夢梁錄》卷六云:“凡遇圣節、朝會宴,賜群臣通草花……自訓武郎以下,武翼郎以下,帶職人并依官序賜花簪戴。快行官帽花朵細巧,并隨柳條。教樂所伶工、雜劇色,諢裹上高簇花枝。”頭上簪花,為我們了解這一時期的社會風俗提供了形象資料。

            taoci52.com精選閱讀

            老萊子娛親磚雕(北宋)


            老萊子娛親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老萊子娛親磚雕,北宋,長19.2厘米,寬26厘米,厚3厘米。

            畫像磚為長方形,磚面內凹呈壸門狀,正中上刻“老萊子”3字。老萊子的父母坐在長方形桌子后面,背后樹枝婆娑。左下角為老萊子,面向雙親,雙腿下跪,兩手各持一玩具,地面上放有4個木偶,樹下擺放一鼓,鼓上置兩杖。

            老萊子娛親為二十四孝故事之一。據傳,老萊子本是春秋時期楚國隱士,后來不知怎的傳為他為盡孝道,都年過70了,還穿著五彩斑斕的衣服,在父母身邊作小鳥狀,以博父母一樂。老萊子的圖像,現存最早的為東漢晚期山東嘉祥武梁祠石室畫像,宋、金時期北方地區的墓室內發現尤多,多表現為老萊子手持鼗鼔(即撥浪鼓),后也有描繪老萊子將挑水桶摔在地上的內容,意在表現老萊子裝成天真爛漫的兒童,為的是讓雙親覺得他們自己還未衰老。老萊子的孝行故事后來發生了變化。后人將其說成是從堂上取水,故意跌倒,將水灑在地上,裝作小孩啼哭。

            使用“詐”的方法描述孝親,并讓孩子們學習效法,是魯迅最為反感的。他在《朝花夕拾·二十四孝圖》中說道:“正如將‘肉麻當作有趣’一般,以不情為倫紀,污蔑了古人,教壞了后人。老萊子即是一例,道學先生以為他白璧無瑕時,他卻已在孩子的心中死掉了。”

            舜子耕田磚雕(北宋)


            舜子耕田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舜子耕田磚雕,北宋,高19.5厘米,寬26厘米,厚3厘米。

            磚長方形,磚面內凹鑿成壸門狀,正上刻有“舜子”2字。畫面上小鳥在天空中飛翔,兩頭大象與三頭小象正在耕地,舜子在后面揮鞭播種。

            舜子耕田為二十四孝故事之一。舜子即帝舜,名重華,父名瞽叟。瞽叟在舜母死后娶后妻而生象。瞽叟喜歡象而憎恨舜,常欲殺之。一次,瞽叟與象令舜鑿井,舜擔心會出意外,在鑿井時預先從旁邊留了出口。瞽叟與象見舜在深井之中便埋土填井,想置舜于死地,舜只得從旁口逃出。盡管如此,舜依舊孝順父親,關愛兄弟。堯很賞識舜的孝行,后來就將帝位傳給了他。舜稱帝后,載天子旗,朝見瞽叟,依然恭敬孝順,而且還封象為諸侯。

            最初舜的孝行圖像是瞽叟與象埋土填井這一場景,寧懋石室還有“舜從東家井中出去時”的榜題。但后來不知為何,轉而成為舜耕種田地、大象為之犁、百鳥為之播谷這一場面。據《孝子傳》載,舜從井中脫逃后,在歷山躬耕種谷,天下大旱,民無收者,只有舜種之谷獲得豐收,舜就將米糶給饑民,使許多災民得以度過難關。

            在家能孝親友弟,出外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舜子之孝,可謂大矣,因此他牢牢占據了二十四孝的首席而從未變位。

            郭巨埋兒磚雕(北宋)


            郭巨埋兒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郭巨埋兒磚雕,北宋,長19.1厘米,寬25.5厘米,厚3厘米。

            畫像磚長方形,磚面內凹鑿成壸門狀,壸門內浮雕人物故事。正上刻有“郭巨”2字。左側男子頭罩巾,著窄袖袍衣,腰中系帶,足穿芒鞋。他手持鐵鍬作挖土狀。右側女子懷抱小孩,女子面龐清秀,神色平靜,仿佛視埋兒為平常事,但小孩卻緊緊抱住母親,神色緊張,似乎意識到危險的臨近。畫面中央偏下一釜黃金閃閃發光。從畫面及題記可知,此畫像磚刻的是孝子郭巨埋兒的故事。

            郭巨,漢朝人,家貧,每次供給母親飯食的時候,其母必分給孫子吃。郭巨便對妻子說,自己的兒子分吃了母親的食物,因為家里窮而使母親吃不飽,這樣是不行的。兒子可以再生,母親卻只有一個,不能讓母親餓著。所以決定把兒子埋了,其妻也認為理所應當,然而當他掘地三尺后卻發現黃金一釜,釜上丹書“天賜郭巨,官不得奪,人不得取”。

            郭巨埋兒圖像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已經出現,美國納爾遜藝術博物館所藏北魏孝子石棺上便有線刻的郭巨形象;河南博物院所藏鄧州出土的南朝彩繪畫像磚中也有此一場景,并有“郭巨”、“妻子”、“金喜釜”等字。此題材在北宋時被列入二十四孝之一,成為當時之流行的故事。

            這個結局完滿的孝道故事,歷代歌頌者眾多,在二十四孝中牢牢占據一席之地并流傳至今。但其很難贏得今人的同情與贊賞。魯迅在讀了《二十四孝圖》之后,不無諷刺地說道,不僅他自己打消了當孝子的念頭,而且也害怕父親當孝子,特別是家境日衰、祖母又健在的情況下,若父親真的當了孝子,那么該埋的就是他了。

            曾參咬指心痛磚雕(北宋)


            曾參咬指心痛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曾參咬指心痛磚雕,北宋,長19.4厘米,寬26.5厘米,厚3厘米。

            畫像磚長方形,內凹雕成壸門狀。正中上方刻“曾參”2字。畫面淺浮雕左側柴門前立一老婦,上穿短襖,下著裙,手持長杖,身體微曲向前,為曾參的母親。右側的曾參剛放下肩上的柴擔,腿微屈,雙手握拳,面向母親,似在詢問事情的原由。

            曾參咬指心痛為二十四孝故事之一。傳說曾參每外出,其母若有事,便會自咬手指,曾參即會感到心痛。此磚雕表現的是曾母咬指,曾參匆匆趕回,母子二人在門口相見的場景。

            平心而論,曾母咬指之事,說其夸張并不為過,即使全為事實,也不足以打動孝子之心。曾參能跨進孝行行列,不僅在于其行,更在于其言。《韓詩外傳》載其事跡云:“初吾為吏,祿不過釜,尚欣欣而喜者,非以為多也,樂其逮親也。既沒之后,吾嘗南游于楚,得尊官焉。堂高九尺,轉轂百乘,然猶北向而泣涕者,非為賤也,悲不逮吾親。故家貧親老,不擇官而仕。”意思是說“當我官輕祿薄的時候,我卻很高興,并不是我覺得錢多,而是因為父母都健在。當父母去世后,我去南方做了高官,盡管得到厚祿,卻依然不時地向著北方哭泣,哭的是父母都不在了啊!所以家里若貧窮雙親年老,就不要選擇做官了(因為做官是要遠離父母去外地的)。”“子欲養而親不待”一語便出自曾參之口,他規勸天下兒女不要等父母去世后才想到要孝順他們,不要因為想孝順的時候父母卻已不在而追悔莫及。他還將孝道分為尊親(讓雙親地位尊崇)、弗辱(使雙親不受屈辱)、能養(使雙親溫飽無憂)三個等級,并謙虛地說自己僅僅能養,不敢說孝。親身去做,又講出道理,曾參可謂孝矣。

            丁蘭事木母磚雕(北宋)


            丁蘭事木母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丁蘭事木母磚雕,北宋,長20厘米,寬26.4厘米,厚3厘米。

            畫像磚長方形,內凹鑿成壸門狀。正中上方刻“丁蘭”2字。中央淺浮雕一老婦拱手坐于菱格紋座椅上,前為長方形桌,桌面鋪布,桌上擺放水果,中央高足托盤上置一帶蓋容器。左側女子縮頸,雙手相交于腹部;右側男子身體前傾,頭上罩巾,身穿圓領袍,腰中系帶,雙手握于胸前。二人小心恭謹地侍奉于左右。

            丁蘭事木母為二十四孝故事之一。曹植《靈芝篇》:“丁蘭少失母,自傷早孤煢。刻木當嚴親,朝夕致三牲。”唐徐堅《初學記》卷十七引孫盛《逸人傳》講了丁蘭的故事:丁蘭自幼失去雙親,長大后便用木頭刻出雙親的模樣,朝夕供養。鄰居張叔的妻子向丁蘭妻借東西,丁妻詢問木人,見木人有不高興的樣子,就沒有同意。張叔喝醉后便來責罵木人,并用手杖敲木人的頭。丁蘭回來后,看見木人不高興,就問妻子原委,得知大怒,提劍便殺了張叔。官吏前來緝捕,丁蘭欲逃走,臨行見木人為之落淚。郡縣官吏得知后,夸獎丁蘭的至孝以令神明感動,為之畫像進行宣揚。

            丁蘭刻木事親圖像,目前所知最早者為東漢晚期山東嘉祥武梁祠石室畫像,北魏孝昌三年(527年)的寧懋石室線刻中也有發現,形象或為母親,或為父親,也有刻劃雙親的,至北宋基本定型為母親形象,此磚雕可為一例。丁蘭刻木為嚴親,以了思親之情,本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若真把木人當作活人,為之鬧出人命,卻不免迂腐,而后人不察,又編出種種神異故事,就未免顯得荒誕不稽了。

            睒子鹿乳奉親磚雕(北宋)


            睒子鹿乳奉親磚雕

            現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睒子鹿乳奉親磚雕,北宋,高31.5厘米,寬30厘米,厚4.5厘米。

            磚近似正方形,磚面內凹鑿成壸門狀。畫面右側騎馬者張弓射箭;左下一人,身披鹿皮,旁置提梁壺,雙手握住飛來之箭,似在向騎射者解釋什么。此幅畫面描繪的當為二十四孝中睒子鹿乳奉親故事。睒(音陜)子,也稱郯子,其父母年老,俱患雙目,思食鹿乳。睒子披鹿皮,裝扮成鹿,在鹿群中取奶。一次,遇見打獵者,睒子只得脫下鹿皮,以實情相告。睒子的孝行感動了神靈,其父母的眼疾也不治自愈。

            此故事源自佛經。據十六國時期佛教僧人釋圣堅所譯《佛說睒子經》記載,過去有一對雙目失明的長者夫妻入山求道。一切妙行菩薩悲憫其意,投胎生于長者之家,取名睒子。睒子至仁至孝,年過10歲,穿鹿皮之衣,提瓶取水。時迦夷國王入山射獵,引弓射死睒子。睒子父母為其祈禱,釋梵四天為睒子口灌神藥,拔下他身上的箭,使他復活,父母驚喜,雙目皆開。敦煌莫高窟北魏時期的睒子本生故事畫描繪的就是這一內容。后人將這一外來故事加以改編,使睒子成為周朝之人,將披鹿皮取水變成取鹿乳孝親。

            華夏文化具有很大的包容性,它不斷吸取外來文化之精華,形成自己獨具特色的內涵。將具有孝悌內容的佛教故事融入其中,為我所用,睒子孝親便是其中一例。

            三彩載樂駱駝俑(唐)


            三彩載樂駱駝俑(唐)

            現藏于陜西歷史博物館。

            駱駝站在長方形底座上,引頸長嘶,駝背上的馱架為一平臺,鋪有色彩斑斕的毛毯,共有八名樂手。其中七名男樂手身著漢服,手持胡人不同樂器,面朝外盤腿坐著演奏,中間有一站立女子正在歌唱,顯然這是一個流動演出團。唐代藝術家用浪漫的手法將舞臺設置在駝背上,可謂匠心獨具。

            唐代的開放,迎來了世界各地的人們,他們帶來的各種奇珍異寶,讓唐代人愛不釋手;帶來的異域音樂和舞蹈,使唐朝人喜不自禁。能歌善舞的各國藝人在唐代首都長安這個大舞臺上,盡情演繹著人們對太平盛世的贊美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這件載樂駱駝俑表現了一個以駝代步、歌唱而來的巡回樂團,有主唱、有伴奏,駱駝背上放置一平臺。一般人坐在高高的駱駝背上都有點心驚肉跳,而這七個人卻圍著圈坐在平臺邊沿上演奏,個個神態坦然,全神貫注,沉浸在美妙的音樂中,達到了忘我的境界。尤其是那位唱歌的女子,你看她梳著唐朝婦女典型的發型,身穿高束腰的長裙,線條流暢,頭向上揚,右臂動作優美,神態優雅、自信,駱駝在走,她卻站在樂隊中間婉轉歌唱,顯然已是唱到了動情之處。整件作品中人物形象個個生動鮮活,連駱駝也顯得沉穩有加,好似踏著樂步徐徐行進。

            西安地區出土的大量唐代表現樂舞藝術的陶俑與眾多的文獻資料一起,為我們再現了那個偉大時代震撼人心的樂舞之聲。它穿越時空,久久回蕩在歷史的各個角落里。直到今天,當我們看著這個駝背上的樂隊時,耳邊又似乎回響起了盛唐時期那優美的歌聲和動人的旋律。

            鑒賞參考:灰陶駱駝俑(唐)

            七旬“瓷癡”別樣樂


            揚城收藏界,家住富麗康城的江蘇油田退休高工吳永筑是個“新秀”,但是,他的收藏種類頗為獨特——古青花瓷片。

            收藏小屋別有洞天

            吳永筑年過七旬,4年多來收藏了千余片古青花瓷片。瓷片雖然殘破,但是瓷片所蘊含的古代陶瓷文化信息卻很豐富。據吳老介紹,他收藏的古青花瓷片,最老的能追溯到元代,“年齡”最小的,也來自清代。

            吳老熱情地將記者領進他的收藏“小屋”。毫不起眼的“小屋”內四處擺放著古青花瓷片,床上、書桌上都有。碎瓷片上有福、祿、壽等字體。

            當提起為何熱衷于收藏這些毫不起眼的古瓷片時,吳老表示,起初是出于自己對書法的熱愛,古瓷片上的文字頗有功力,風格各不相同,對于他提高書法水平有幫助。

            把玩古瓷片到忘我境界

            幾年來每逢周末,吳永筑喜歡去揚州古玩市場淘瓷片,許多經營古瓷片生意的老板知道吳老喜歡,凡遇到有“福”“壽”等文字的瓷片特意為他留著。

            時間長了,吳永筑在古玩市場有“瓷癡”雅號。這一方面是因為他喜歡鉆研,看了大量關于古陶瓷方面的書;另一方面是他沉浸其中,愛瓷如命。每當遇到有文字的古青花瓷片,他都愛不釋手,與喜愛的古瓷片形影不離。玩瓷給他的生活帶來無窮樂趣。

            “一到晚上,他就呆在房間里,拿著放大鏡,專心致志地擺弄那些‘玩具’,都到了忘我的境界。”吳永筑的妻子告訴記者。

            吳老說,瓷片雖然是殘破的,所蘊含的藝術卻是古人留給我們的財富。比如瓷片上的“福、祿、壽”等文字,體現了元明清時期書法的演變過程。

            “您會賣掉這些瓷片嗎?”當記者提出這個問題時,吳永筑鄭重回答:“古瓷片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無法割舍。”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