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stmcj"><s id="stmcj"><wbr id="stmcj"></wbr></s></label>

          1. 淺談中國茶文化對陶瓷飲茶器皿演變與發展的影響

            1、前言

            茶的發源始于中國,被我國古代人民發現利用有了萬余年的歷史。不管是最早發現茶的用途,還是最早飲茶、種茶,都是從中國開始。所以中國對茶再也熟悉不過了。上至帝王將相,文人墨客;下至農夫庶士,平民百姓,無一不以茶所喜愛。茶與人類關系極為密切,既是物質文明的物品,又是社會精神文明的橋梁和紐帶。

            中國人"喝茶"與"品茶"是有很大的區別。喝茶者,消食解渴,重視茶的物質功能,保健作用。品茶者,則不僅含品評,鑒賞功大,還包括精細的操作藝術手段和品茗的美好意境。且不說唐代的茶圣,茶仙和宋代貢茶使君,以及明清藝術茶專家與"茶癡",即便現代的茶道中人,品茶亦非同凡響。以老北京人來說,喝茶先要擇器,講究壺與杯的古樸還是雅致。壺形特異,還要有美韻。杯要小巧,不只為解渴,主要為品味。品茶還要講究人品,環境協調,嘗茶的滋味,同時要領略清風、明月、松吟、竹韻、梅開、雪霽等種種妙趣和意境。連家居小酌,也要包含儀禮、情趣。品茶是一門藝術,除了品嘗的美味以外,通過欣賞茶具設計和茶室裝飾,可以從中獲得藝術的享受,增加知識。人們通過敬茶儀式,可以培養人的道德修養,增進友誼。我國陶瓷飲茶器皿豐富多彩,琳瑯滿目,不少已成為蓋世珍品,如:紫砂茶具中的供春壺,造型精巧新穎,質地薄而堅實,被譽為世上瑰寶,有的陶瓷飲茶器皿繪有山水、人物、花鳥、蟲魚,顯得古雅樸實,充滿詩情畫意。有的茶具上的書文,更是妙趣橫生。如器皿上常見的"也"、"可"、"以"、清"、心"五字,其實是一種回文體只要順時針方向,無論從哪一個讀起,都含相同的意義,均道出了飲茶的益處。另外,茶室的布置有時也是十分講究,領略其四壁的名人字畫以及古色古香藝術陳設,都會把你帶入茶文化的更高藝術境界。

            2、中國歷代飲茶方式的演變與陶瓷飲茶器皿的發展

            唐代以前的制茶初期,飲茶方法大同小異,各地的飲茶器皿也相差無幾。有貯茶、碾茶,煮茶和飲茶四方面的器具。到了唐代,文人雅士把飲茶器皿的互為關系,導致人們追求飲茶器皿的釉色之美和造型之宜及其特點功能。飲茶風俗遍及全國各地,飲茶器皿也頗受重視,專門的飲茶器皿制造業也應運而生,飲茶器皿的種類和花色品種也迅速增加,據陸羽《茶經》一書的皿之器一節所列入附近共有二十四件,包括煮茶、飲茶、灸茶和茶的器具。用現代人的觀點來看,飲一杯茶有這么多復雜的器具似乎難以理解,但在古代人的眼里,則完成一定禮儀,是使飲茶更好,更精的必然過程。

            由于唐代自開元以來飲茶風習的興起,飲茶器皿的制造隨著陶瓷業的飛速進步而愈益愈精。這一時期的飲茶器皿,以南方的越窯和北方的邢窯白瓷競相爭輝媲美。陸羽《茶經、皿之器》上曾對當時各地生產的風格與質量各異的飲茶器皿做了鑒評對比:"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岳州次,壽州,洪州次。或者以邢州處越州上,殊為不然。若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不如越一也;若邢瓷類雪,則越瓷類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綠,邢不如越三也。"我們從陸羽對越窯青瓷和邢窯白瓷的對比中可以看出,越青瓷,邢白飲茶器皿,其質都是非常精美的。越瓷青綠,釉色翠潤,如冰似玉,邢瓷白釉蘊銀,光潔如雪,質地優良。畢竟越瓷飲茶器皿更勝一籌。由于其釉色青翠,造型典雅,裝飾瑰麗,頗受當時茶人和文士們的喜愛。晉杜毓《苑賦》所謂:"器擇陶揀,出自東甌"。品定茶器東甌瓷為最好,"東甌"指的就是浙江溫州一帶。東甌瓷,碗沿不向外卷,而碗底又慢慢向上舒卷,盛水約半升左右,大小適合。越州窯和湖南岳州窯色澤都是青的,有助于顯出茶的本色。在陸羽看來,盛入茶湯之后呈紅、褐黑色的茶具,就不能算好的茶具了,當時南方燒瓷技術超過北方,岳州窯的彩瓷,四川大邑窯的白瓷茶碗都很有名。

            陸羽《茶經》越窯青瓷飲茶器"甌"的器皿,其造型及容量適宜喝茶。這是因為唐代喝茶同今天飲茶方式不一樣。是先把茶時加工烹熟,然后像喝湯一樣,連同茶末,茶湯一起喝掉。對此中唐皮日休《茶中雜詠》序講得很清楚:"稱茗飲者,必渾而烹之,與瀹蔬而啜者無異。"唐代越窯青瓷茶甌的造型及容量,正好適應了這種茗飲方式。

            宋代不再直接煮茶,而用點茶法,因而器具亦隨之變化。從茶藝與茶道精神來講,一方面它繼承了唐人開創的茶文化內容,并根據自己時代的需要加以發展,同時為元明茶文化發展開辟了新的前景,是一個承上啟下的時代。在茶道思想上,隨著理學思想的出現,儒家觀念進一步滲入到茗飲之中。從茶藝講,首先將唐代的茶餅,發展為精制的團茶,使制茶本身工藝化,增加了茶藝的內涵。同時,又出現大量散茶,為后代泡茶和飲茶簡易化開辟了先河。這時,人們崇尚建窯黑釉茶盞,是與當時"斗茶"風靡全國分不開的。衡量斗茶的勝負。一看茶面湯茶色澤和均勻程度;二看盞的內沿與湯花相接處有無水的痕跡。宋代斗茶,先注湯調勻,再加初沸的水點注,茶湯表面泛起一層白色的泡沫。先斗色,以色白為貴,又以青色勝黃白;其次斗水痕,以茶湯先在茶盞周圍沾染一圈有水痕者為負。這就要求茶具是黑色的,建窯的兔毫盞,便由此名聲鵲起。建盞受到斗茶者歡迎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是:其造型及容量,有利于觀察斗試的勝負。建盞的造型底徑和口徑比例相差較大,為斗豎形,盞壁斜直斗茶時出現的湯花容易吸盡茶湯和茶末。宋代文人雅士斗茶,品茶時,用名貴的貢茶,配建窯黑色兔毫茶盞,同其色勝似雪乳的茶湯形成鮮明對比,為品茶、斗茶增添美感的情趣。福建建窯的兔毫盞直徑一握,釉黑青色,盞底有向上放射狀的毫毛狀條,閃出奇幻的銀光,異常美麗多變。用此盞來點茶,以茶面泡沫純白,著盞無水痕,久熱難冷者勝,兔毫盞以黑色相映,對比強烈而名重一時。蘇軾的"來試點茶三味乎,勿驚午盞兔毛斑"和黃庭堅"兔褐金絲寶碗,松風蟹眼新湯"等都對宋代這一極富有特色的茶具都作了生動的描寫。

            這一時期,長江下游的宜興紫砂茶具也開始萌芽。蘇東坡在宜興任職時,對紫砂陶情有獨鐘,酷愛提梁壺,至今被稱為"東坡堤梁";河南禹縣的鈞瓷也改變了以前的單色,燒制多彩的"窯變"倍受人們喜愛;浙江龍泉的茶具則以清奇淡雅,古風純樸的裂紋釉,達到了人們對陶瓷飲茶器皿藝術多樣式、高品位的追求。這種淡雅質樸的茶具韻味情趣融為一體。

            明清廢團茶,散茶大興。烹煮過程簡單化,甚至直接用沖泡法,因而烹茶器皿亦隨之簡化。明清罷團茶,在中國茶學史上具有劃時代的意義,它不僅減輕了廣大茶農勞役之苦,而且使飲茶的方式,飲茶器皿發生了根本變化。當時,人們對茶、飲茶器皿的愛好與審美情趣,也隨著社會飲茶風俗,烹飲方法及陶瓷飲茶器皿不斷演變而發展。如宋代,人們崇尚較大的黑釉兔毫茶盞。可是到了明代,人們卻又喜愛純白小巧的定瓷茶碗。明萬歷年間錢塘人許次紓在《茶疏》一書對《甌注》評論說:"茶甌古取建窯兔毛花者,亦斗碾茶用之宜耳。其在今日,純白為佳,兼貴于小。定窯最貴,不易得矣"。文學巨豪蘇軾,也是一位精通茶道,鑒賞名器大師,他頗欣賞定窯生產的白瓷茶具。在其《煎茶歌》有曰:"又不見今時潞公煎學西蜀,定州花瓷琢紅玉。"定瓷質地潔白如玉,胎薄細膩,釉彩瑩潤,造型典雅。自古有"定州花瓷甌,顏色白天下"之譽。另外,由于飲茶者飲用各類散茶,各類精美陶瓷茶壺就應運而生。制作出現一個色彩紛呈,數量空前的時期,紫砂與瓷器相互競爭,發展迅速。以制壺妙手供春,時大彬等所創造的宜興紫砂壺,在明代中期蓬勃興起,價勝金玉、為人所珍、久盛不衰。除宜興紫砂壺以外,瓷都景德鎮的陶瓷茶具日益向精美的方向發展,越來越受到人們的喜愛。永樂至宣德年間,景德鎮生產的甜白茶具最為精美。質地堅而細密,體胎輕薄,造型精巧,馳名中外。壺的造型也千姿百態,有提梁壺,把手式,長身、扁身等各種造型,壺身繪于人物,山水、花鳥、魚蟲等,裝飾方法也出現了豐富多彩。有:青花、斗彩、釉里紅、顏色釉等;到了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景德鎮陶瓷已達鼎盛時期,其胎質堅細、釉光瑩潤、色彩絢麗、鏤雕精工特色。特別是景德鎮御窯生產的宮廷用茶壺,極其精工,華美絕倫。至明清以來,茶之種類日益增多,茶湯色澤不一,壺重便利,典雅或樸拙、奇巧,杯則爭妍斗彩,百花齊放。

            3、各地飲茶習俗與陶瓷飲茶器皿

            古往今來,人們對陶瓷飲茶器皿的選擇和使用,不僅與時代的飲茶方式,而且同地域飲茶習俗有密切的關系。我們對于陶瓷飲茶器皿的使用方式,也反映了各地域人們以茶學、茶性、茶文化的認識與理解。我國幅員遼闊,少數民族眾多,根據各地域,各民族飲茶風俗習慣,飲用茶類和飲茶儀式不同而有區別。所以,選擇陶瓷飲茶器皿也就不同。

            北京、西南一帶喜用瓷制的蓋碗茶具,即所謂"三件套"。由一個口大底小的茶碗,一個小茶托,和一個碗蓋組成。它有四大好處,一是盅小于碗,上大下小,注水方便,還能讓茶葉沉于底,添水時茶葉翻滾,易于泡出茶汁;二是上有隆起的茶蓋,蓋沿小于盅口,不易滑跌,易凝聚茶香,還可以來遮擋茶沫,飲茶時不使茶沫沾唇;三是有了茶托,不會燙手,也防止溢水打濕衣服;四是保溫性能好。北京氣候寒冷,茶具以保溫為佳,所以蓋碗茶具一時風行。此風一起,影響各地。尤其是四川等地。大街小巷,處處茶館皆備蓋碗茶,至今特色不減。另外回族,東鄉族的"三炮臺蓋碗茶"也是用蓋碗泡沏的。品茶時,先揭開碗蓋給客人看,表示茶碗是干凈的,以示對客人的尊重,然后在碗里放上泡茶或散裝春尖茶,配以適量的冰糖和桂元,注入開水沖泡。即為三香茶。若再配以葡萄干、杏干、就是五香茶。飲時邊用蓋子擋去湯面的泡沫邊喝茶水,并適時添水。蓋碗茶又稱"三才碗"。三才者:天、地、人也。茶蓋在上,稱之"天";茶托在下,謂之"地";茶碗居中,是為"人"。一副茶具里包含著"天蓋之、地載之、人育之"古代哲人的道理。

            浙江和江蘇一帶習慣用紫砂壺沖泡或直接用瓷杯泡茶。紫砂是江蘇宜興窯場燒造的紫砂炻器,之所以受到歷代人們的珍視,除了色澤古樸凝重,造型千姿百態,具有更高藝術鑒賞價值之外,主要在于它內蘊的趨于臻境的實用價值。壺體致密堅硬,不上釉,取天然泥色,泥粒在燒制過程中形成結晶,晶體間有一定空隙,盛茶既不滲漏,又有一定透氣性,用其泡茶既不奪香,又無熟湯味,能很好地保持茶葉的色、香、味。冷熱適應性好,冬天注入沸水或置文火燉燒,均無脹裂。壺體大小適合,一壺握在手中,手感好,既覺溫暖,又不燙手。紫砂壺主要以器型取勝,或仿自然界瓜果花木,蟲魚鳥獸,或以幾何形體造型,"方非一式、圓無一相,器型干變萬化。有仿古,光素貨(無花無字)、花貨(擬松、竹、梅的自然形象)盤囊(幾何圖案)等。色澤古樸,使用年代愈久,壺身經不斷摩挲,愈顯光潤古雅。除用作沏茶外,高級名壺還是藝術精品和古玩。所以,一把好的紫砂壺,往往集哲學思想,茶人精神,自然韻律,書畫藝術一身。紫砂的自然色澤加上藝術家的創造,自然比金玉其外,珠光寶氣的物品價值高的多。

            廣東潮州,汕頭和閩南一帶的人有飲工夫茶的嗜好。關于功夫茶名稱由來眾說不一,有的說是因為泡功夫茶的茶葉制作特別費功夫;有的說是因為喝這種茶味極濃,杯又特別小,需花上好長時間一口口品嘗,品茶要磨功夫。還有的說,是因為這種品茶方式極為講究,操作技藝需要有學問,有功夫等。功夫茶飲茶器皿非常講究,大多為朱砂壺、卵殼杯。茶具包括茶壺、茶杯和茶池。茶壺極小,只有紅柿般大小;杯薄如紙,小巧玲瓏,茶池是用陶做成圓形或方形的池形,上面有蓋。蓋上有些小眼,一則"開茶洗盞"時的頭遍茶從這些小眼漏下;二來泡上茶之后還要從壺蓋上繼續以開水沖來沖去,以加熱保溫。水也從小眼中流下,茶池是為承接剩水、剩茶、剩渣而設。潮汕式功夫茶茶壺,用一般紫砂陶還不行,需要用潮州泥制壺。此地土質松軟,所制陶壺更易吸香。功夫茶極濃,茶葉可占容積七分,以浸泡后茶葉漲發,葉至壺頂,方為恰當分量。第一泡的茶,并非飲用,而是直接以茶水沖杯洗盞,稱為"開茶"或"洗茶。一開始就造成茶的精神氣韻的氣氛。沖二道水,這時不僅茶葉已開漲,而且性味具發,便開始行茶。泡到五、六次,茶便香發將盡,最后一巡過后,主人會用竹夾將壺中茶葉夾出,放在一個小盅內,請客觀賞,稱為"賞茶"。潮汕功夫茶的內涵極為豐富,它既有中國古老儒家精神;又有優美的茶器及茶藝方式,不愧為高明的茶藝,有精神與物質,形式與內容的統一,小中見大,巧中見拙的哲理。單說這功夫茶,便包含了很多內容。

            另外,景德鎮飲茶器皿的青花玲瓏六頭茶具,具有濃厚的民族色彩,深受烏龍茶友的贊賞。東北和華北一帶,多用較大的瓷壺泡茶,其中青白瓷具有"假白玉"的美稱,質薄光潤,白里泛青,雅致悅目。青瓷以龍泉哥窯最珍貴,胎薄質堅,釉層飽滿,色澤靜穆,有粉青、翠青、灰青、蟹青等,又以粉青最名貴。釉面顯現出紋片多樣,大小相間的"文武片",細眼似的"魚子紋"、冰裂似的"白極碎"以及"蟹爪紋"、"鱔血紋"、"牛毛紋"等。黑瓷質地厚重,古樸典雅,保溫性能好,為茗飲者所珍愛。等等。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這是說從事一般勞動工作。飲茶是一種物質活動,更是精神藝術活動,器具則更重講究,不僅要好用,而且要有一定的形式美感。飲茶器皿作為功能效用具有物質和精神雙重性的兩個方面:物質功能是指飲茶器皿必須是生活實用品,是為人們使用需要而創造的物質產品。良好的飲茶功能是構成飲茶器皿形式完美的因素之一,但并不是功能合理的器皿就能成為美的器皿。功能效用不能取代形式美,但是完美的造型必需具有良好的功能。精神功能是飲茶器皿不僅在使用能看到并要接觸,不用時還能作為藝術陳設品,給人們以美的享受。所以飲茶器皿必須造型美觀,以滿足人們的審美愛好,陶瓷飲茶器皿是功能、物質技術和藝術的綜合表現,它既是生活中的實用品,又是具有一定藝術效果的欣賞品,是使用功能與形式美感的統一,科學技術與藝術形式的統一。

            在科學技術、文化藝術高度發達的今天,人們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所需求的陶瓷飲茶器皿要更多、更好、更新。時代賦予現代陶瓷美術設計師的歷史使命,就是去研究中國傳統飲茶文化的精神內涵,探討各地域、各民族的飲茶習俗習慣;掌握陶瓷飲茶器皿生產的工藝材料和工藝技術。創造更多、更好、更新的陶瓷飲茶器皿滿足人們生活的需要。

            小編推薦

            茶文化的發展以及茶文化對社會發展的影響


            明清時期,中國茶業出現了較大的變化,唐宋茶業的輝煌,主要是表現在茶學的深入及茶葉加工,特別是貢茶,加工技術技術的精深。而明清時期,這種傳統的茶學、茶業及至茶文化,因為經過宋元的社會動蕩,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也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1、明清茶葉生產的發展

            ⑴茶類的新發展

            宋元時期,除貢茶仍然采用團餅茶外,散茶在民間俗飲已經得到了較廣泛的普及。但明朝初期,貢茶仍然采用福建的團餅,后來,明太祖朱元璋認為,進貢團餅茶太"重勞民力",決意改制,下令罷造"龍團",改進芽茶。明太祖的詔令,在客觀上,對進一步破除團餅茶的傳統束縛,促進芽茶和葉茶的蓬勃發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動作用。明朝茶業在技術革新、各種茶類的全面發展以及名茶的繁多上形成了自己的時代特色。

            ⑵生產加工技術的不斷完善

            據有關資料顯示,明清時期在原有的基礎上,出現了不少新的茶葉生產加工技術。有如明末清初方以智《物理小識》中記到"種以多子,稍長即移"。說明在明朝,有的地方除了直播以外,還采用了育苗移栽的方法。到康熙年間的《連陽八排風土記》中,已有茶樹插枝繁殖技術。此外,在清代閩北一帶,對一些名貴的優良茶樹品種,還開始采用了壓條繁殖的方法。

            在茶園管理方面,明清時期在耕作施肥,種植要求上更加精細,在抑制雜草生長上和茶園間種方面,都有獨到之處。此外,在掌握茶樹生物學特性和茶葉采摘等方面,在明清時也有了較大的提高和發展。從制茶技術看,元代《王禎農書》所載的蒸青技術,雖已完整,但尚粗略,明代時,制茶炒青技術發展逐漸超過了蒸青方法。

            ⑶品類的多樣化

            由于工藝技術的改進,各地名茶的發展也很快,品類日見繁多。宋代時的知名散茶寥寥無幾,文獻中提及的只有日注、雙井、顧渚等幾種。但是,到了明代,僅黃一正的《事物紺珠》一書中輯錄的"今茶名"就有97種之多,絕大多數屬散茶。

            明清兩朝在散茶,葉茶發展的同時,其他茶類也得到了全面發展。包括黑茶、花茶、青茶和紅茶等。

            青茶,也稱烏龍茶,是明清時首先創立于福建的一種半發酵茶類。紅茶創始年代和青茶一樣,也無從查考,從現存的文獻來看,其名最先見之于明代中葉的《多能鄙事》一書。到了清代以后,隨茶葉外貿發展的需要,紅茶由福建很快傳到江西、浙江、安徽、湖南、湖北、云南和四川等省。在福建地區,還形成了工夫小種、白毫、紫毫、選芽、漳芽、蘭香和清香等許多名品。

            2、明清茶文化的發展

            由于茶類和新的生產技術的發展,明清茶葉生產方式和茶葉飲用方式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飲茶對人們的生活觀念的影響也越來越明顯。明清時期的茶文化的發展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茶葉沖泡方法的藝術性和茶具的獨特性及茶館的普及性。

            ⑴品飲方式的藝術性

            明清時期品茶方式的更新和發展,突出表現在飲茶藝術性的追求。 明代興起的飲茶沖瀹法,是基于散茶的興起,散茶容易沖泡,沖飲方便,而且芽葉完整,大大增強了飲茶時的觀賞效果。明代人在飲茶中,已經有意識地追求一種自然美和環境美。 明人飲茶藝術性,還表現在追求飲茶環境美,這種環境包括飲茶者的人數和自然環境。當時對飲茶的人數有"一人得神,二人得趣,三人得味,七八人是名施茶"之說,對于自然環境,則最好在清靜的山林、儉樸的柴房、清溪、松濤,無喧鬧嘈雜之聲。

            ⑵追求飲茶的器具之美

            明代散茶的興起,引起沖泡法的改變,原來唐宋模式的茶具也不再適且了。茶壺被更廣泛地應用于百姓茶飲生活中,茶盞也由黑釉瓷變成了白瓷和青花瓷,目的是為了更好地襯托茶的色彩。除白瓷和青瓷外,明代最為突出的茶具是宜興的紫砂壺。紫砂茶具不僅因為瀹飲法而興盛,其形制和材質,更迎合了當時社會所追求的平淡、端莊、質樸、自然、溫厚、閑雅等的精神需要。紫砂壺的制造出現了許多名家,如時大彬、陳遠鳴等,并形成了一定的流派,最終形成了一門獨立的藝術。因而說,紫砂藝術的興起,也是明代茶葉文化的一個豐碩果實。

            清代以來,在我國南方的廣東、福建等地盛行工夫茶,工夫茶的興盛也帶動了專門的飲茶器具。如銚,是煎水用的水壺,以粵東白泥銚為主,小口甕腹;茶爐,由細白泥制成,截筒形,高一尺二、三寸;茶壺,以紫砂陶為佳,其形圓體扁腹,努嘴曲柄大者可以受水半斤,茶盞、茶盤多為青花瓷或白瓷,茶盞小如核桃,薄如蛋殼,甚為精美。

            ⑶茶館的普及

            明清之際,特別是清代,中國的茶館作為一種平民式的飲茶場所,如雨后春筍,發展很迅速。清代是我國茶館的鼎盛時期。據記載,就北京有名的茶館已達30多座,清末,上海更多,達到66家。在鄉鎮茶館的發達也不亞于大城市,如江蘇、浙江一帶,有的全鎮居民只有數千家,而茶館可以達到百余家之多。

            茶館是中國茶文化中的一個很引人注目的內容,清代茶館的經營和功能特色有以下幾種:飲茶場所,點心飲食兼飲茶,聽書場所。除了上面幾種情況外,茶館有時還兼賭博場所,尤其是江南集鎮上,這種現象很多。再者,茶館有時也充當"糾紛裁判場所"。"吃講茶",鄰里鄉間發生了各種糾紛后,雙方常常邀上主持公道的長者或中間人,至茶館去評理以求圓滿解決。如調解不成,也會有碗盞橫飛,大打出手的時候,茶館也會因此而面目全非。

            宜興紫砂深刻影響著中國茶文化


            宜興紫砂器的創始與興起

            宜興,古名荊溪,因荊溪河得名。秦始皇滅楚,改名陽羨。晉惠帝為表彰周[王己],改陽羨為義興。北宋時,為避太宗趙光義諱,改稱宜興迄今沿用。宜興盛產陶土,顏色多為絳紫,通稱紫砂,亦有紅、綠、黃、白等色,故又被譽為“五色土”。所做茶器具,多通稱紫砂器。紫砂器的創始,有文字的記載,始見北宋詩人梅堯臣的詩名:“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器泛春華”(《宛陵集》)。其次,歐陽修也有“喜若紫甌呤且,羨君瀟灑有余清”的詩句(《歐陽文忠公集》)。1976年,在宜興丁蜀鎮羊角山古窯址發掘出大量紫砂陶片,其斷代時間為北宋中期,這也是紫砂器始于北宋時期的佐證。

            宜興精品飛翔紫砂壺

            紫砂器興起于宜興不是偶然的,它是中國茶文化大環境陶冶下的突出成果,同時也是中國茶文化發展變革的必然產物。唐代上元年部,陽羨茶更為“芬芳冠入他境”名列貢茶。詩人盧仝有詩為贊:“天子未嘗陽羨茶,百草不敢先開花。”(《全唐詩》)飲茶須好水,宜興金沙泉在唐代就是與貢茶同時上貢的煎茶良泉。同時,據考古表明,自母系氏族社會起,宜興就有制陶業存世,并一直延續到唐、宋、元、明時期的大規模生產。正是這種“絕無僅有”的茶環境和“得天獨厚”的紫砂資源,造就出紫砂技藝,隨著明代茶飲之風的變革,掀開了中國茶文化新的篇章,賦予茶飲藝術新的文化情趣。

            紫砂器受到人們珍視,還在于它具有與品飲散茶相適應的物理特性和實用的藝術價值。近人南海“百壺山館”主人李景康和順德“碧山壺館”主人張虹在其合著的《陽羨砂壺圖考》中總結了紫砂器的這一獨有特性:“茗壺為日用必需之品,陽羨砂制,端宜論茗,無銅錫之敗味,無金銀之奢靡,而善蘊茗香,適于實用,一也。名工代出,探古索奇,或仿商周,或摹漢魏,旁及花果,偶肖動物,或匠心獨運,韻致怡人,幾案陳之,令人意遠,二也。歷人文人或撰壺銘,或書款識,或鐫以花卉,或鋟以印章,托物寓意,每見巧思,書法不群,別饒韻格,雖景德名瓷價逾鉅萬,然每出以匠工之手,響鮮文翰習觀,乏斯雅趣,也。”紫砂器的蘊香特征,至今沒有任務物品能夠替代。它的外形藝術創作,也至今不衰,仍然保持著蓬勃的創造力。

            紫砂器與茶文化的交融

            中國傳統文化對茶飲的滲透,幾乎涉及茶文化的各個領域,尤其是各種哲學思想和美學思想的融會,給茶文化注入了蓬勃的生命力。九流十派,百家爭鳴,儒道釋三家并存,不但深刻影響了中國歷史的整個進程,也給茶文化的發展起著原動力的影響。光從陸羽《茶經》匯錄的茶史人物來看,也幾乎全是儒道釋三家的代表人物。但在三家思想對茶文化的影響中,又以道家思想影響最大,并在茶文化體系建構中占主導地位,尤以柔靜形成茶文化的主體思想特征。明代中期以后,社會矛盾極為復雜,社會問題急趨尖銳,難以解決,促使文化人開始從自己的思想上尋求自我完善和解脫。同時,程朱理學進一步發展,王陽明倡導“心學”,反釋家禪宗與道家清靜溶于儒學之中,形成新儒學,強調個人內心修養。茶文化的柔靜思想恰好與這種推崇中庸沿簡、崇尚平樸自然、提倡內斂喜平的時代思潮不謀而合。表現在對茶器具的追求上,紫砂器的自然古樸形象能夠體現時代思潮與茶飲形式的融合。因此,大量文人參與紫砂器的創作活動,推動了士人的購藏風尚,引導了紫砂技藝在藝術典雅情趣上的豐富與提高。

            文人參與紫砂器的制作活動,有著多種的形式,除了邀請藝匠特別制作外,大多文人是自己親自設計外形,題刻書畫,運用詩書畫印相結合的形式,從藝術審美的角度追求紫砂器的外在鑒賞價值。這樣,也就使一些具有相當文化底蘊的藝匠同時成為制作紫砂精器的大家,象時大彬、徐友泉、陳鳴遠、陳鴻壽、楊彭年等都是兼具文人藝匠雙重身份的紫砂制作大師。文人對紫創作的參與,同時促進了茶文化與文學的交流,這種交流不是湊合附加,而是氣血相容多方面的思想意識的交融。紫砂器外在形制的古樸典雅,凝著茶文化的深厚的自然氣韻,文人在沖泡品飲的意境中尋求到了天地間神逸的心靈感受。

            紫砂制作中的藝術化變革,不但擴大了茶文化的思想內涵,而且豐富了茶了精神的外延空間。中國茶文化本身追求樸拙高尚的人生態度,但唐宋時期繁瑣的茶飲禮儀形式擠掉了茶人的精神思想,留下的只是茶被扭曲的程式形態,喝茶是在“行禮”,品茗是在“玩茶”。而紫砂器的風行,打掉了繁復的茶飲程式,一壺在手自泡自飲,文人在簡單而樸實的品飲中,可以盡心發揮思想,體驗紫砂自然的生命氣息帶給人的溫和、敦厚、靜穆、端莊、平淡、閑雅的精神韻律。

            紫砂器的風行和推廣,也帶給紫砂壺以變革。自時大彬起,一反舊制,制作紫砂小壺。周高起《陽羨名壺系》說:“壺供真茶,正是新泉話火,旋瀹旋啜,以盡色聲香味之蘊,故壺宜小不宜大,宜淺不宜深,壺蓋宜盎不宜砥,湯力茗香,俾得團結氤氳。”馮可賓也在《茶箋》中對紫砂小壺的盛行趨勢作了說明:“茶壺以陶器為上,又以小為貴,每一客,壺一把,任其自斟自飲,方為得趣。壺小則香不渙散,味不耽擱。”紫砂小壺的精巧,帶給人不光是茶的真味,而且融匯著天、地、人、茶的統一意念。

            宜興紫砂器,是絢麗的中國茶文化中的一朵奇葩。它不但是中華民族物質文明發展的燦爛成果,也是華夏文化進步的綜合結晶。它的創始與興盛,即是茶文化歷史演變的必然,同時也對茶藝形式、品位、情趣的提高有關極大的推動力。

            紫砂器是中國茶文化的驕傲,它永遠是中華民族茶文化史上閃爍光芒的燦爛明珠。

            相關推薦
            最新更新
            凯时ag娱乐